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  >   低价旅游App 想吃馅饼,小心陷阱!

低价旅游App 想吃馅饼,小心陷阱!

日期:2018/3/14 作者: 姜浩峰 阅读 ( 31467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布拉旅行”选择了“先付费、后预约,以低价吸引消费者”的模式,但这种模式要做到集中安排出行难度非常大,很难依靠线路销售盈利,不断推出优质线路只能靠“烧钱”。一旦资金链断裂,馅饼做不成,陷阱成必然。
记者|姜浩峰
 
  “近日,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合同诈骗罪对犯罪嫌疑人徐某、种某某批准逮捕。”3月初,当这一消息传到“布拉旅行维权群”“布拉2万以上群”“布拉邮轮维权群”等几个有关布拉旅行的群时,仍有人恋恋不舍地去“布拉旅行App”的微博看了一眼。
  微博竟然还在!内容停留在1月23日,还是“布拉旅行”一贯“小清新”的风格——“我司为了配合警察和工商的调查,银行账户已被冻结,无法向我们的供应商对接款项事宜。因此,接下来的出行我们将很难保证大家正常出行,当然我们也在努力争取其他方案,积极应对此次危机,请给我们时间和耐心,相信我们会一天一天好起来的!”然而,这“好起来”的一天,于“布拉旅行”来说,恐怕很难。
  自今年1月18日前后“布拉旅行”遭遇所谓的“挤兑危机”,到之后徐某、种某某配合警方调查,布拉App、官网逐步关闭,但其微信公众号直到1月28日还在发“小清新”鸡汤文。及至1月30日,上海市公安局通过相关媒体披露,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已对“布拉旅行”进行立案侦查,公司2名实际经营人因涉嫌诈骗已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当时,仍有不少“布拉旅行”的死忠粉认为,“布拉旅行”可能是被同业不正当竞争所害,资金链断裂的问题,或可通过众筹等办法解决。
  “期待小布回来。”不下十位死忠粉在某编了号的“布拉旅行”微信群里发声。然而,群里以前经常与大家探讨旅行方案的“小布”,再也没有出现过。此前,群里的“小布”一直在安慰群友,并称自己在融资,如果接下来的5000万融资到账,所有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然而,亦有人点明——凭什么就认为群里的“小布”是“布拉旅行”的CEO种某某本人?难道不可以是工作人员替代?他一个人在这么多群里与大家整日聊天,作为一个CEO,难道没有其他工作?早前,在赞助“2017环球小姐中国区总决赛”时,其接受专访时,见诸媒体的介绍是来自台湾地区的钟某某,如今警方称其为种某某。可见,这是个连真实姓名都不敢言说的人,还会有什么诚信可言呢?
 
这是什么买卖
 
  如果不是因为1月19日那个周末许多人上门去讨债,更多的从“布拉旅行”App上购买旅游产品的人,根本不知道这家公司到底位处何方。而当人们汇聚到浦东新区申江路5005号,才发现物业方一路贴着的“布拉旅行警方登记处”告示牌,最终指引向的是一家名为“悦行信息科技(上海)有限公司”。
  不管叫什么名头,从2017年11月开始,悦行信息科技(上海)有限公司所经营的“布拉旅行”App,遭遇了一阵紧似一阵的投诉。原因无他,只因退款难。
  何谓退款难?一切还要从“布拉旅行”的特价预售模式说起。“布拉旅行”之所以在近两三年里成为许多旅游爱好者的新宠,就在于其能用超低的价格,促成游客出行。“机票+酒店”的产品模式,价格到底有多便宜呢?
  在“布拉旅行”App尚未关闭时,《新民周刊》记者曾登录,看到标注热销限时闪购的“上海往返北海道双人机票+北海道ClubMed Tomanmu三晚连住”,价格为6888元,预约时间涵盖2018年整年。
  而同样的产品,在诸如途牛、携程等在线旅游网站上的价格通常翻倍,仅仅北海道ClubMed Tomanmu酒店三晚连住的平均价格就在7000元左右。ClubMed Tomanmu酒店的官网显示,其旺季价格三晚连住的话,需花费人民币1万元以上,六七月份淡季价格为三晚4000元左右;同时,各在线旅游网站显示上海至北海道往返机票双人淡季价格在6000元左右,旺季达到万元。6888元几乎只相当于淡季时期的单项产品价格。
  记者注意到,“布拉旅行”当时卖得特别火的,当数马尔代夫之旅的几款产品。以“机+酒”自由行7天5晚的价格而论,一般网上预订的价格动辄近2万元,即使淡季,也在1.2万元以上。而1月25日赶到申江路“布拉旅行”要求退款的张洁(化名),于去年9月20日买到马尔代夫的双人套餐,仅仅6999元——换算下来,平均一人3500元都不到,相当于正常价格的二折!
  “我在河南郑州工作,这两天刚好到浙江出差,在网上看到1月19日上海市消保委官网发布2018年第一号投诉公告,披露了‘布拉旅行’因为预约难、承诺无法兑现引发消费者集中投诉。于是今天一大早我专程赶来上海。”张洁说。
  1月25日,上海狂风暴雪。从虹桥高铁站出来,好在有轨交2号线,乘到广兰路站下车,张洁冒雪直奔申江路。到达5005号时,只看到有上百人正在物业指定的地点填写单子。她看到一个警察跑来,便上去问如何报警。没想到,那位警察也是来填单子的——这是位中招的警察叔叔。
  所谓“单子”,其实是“悦行信息科技(上海)有限公司访客登记表”。张洁在登记表上填写了身份信息和要求布拉退款的金额、消费单号后,告诉记者:“我买下马尔代夫双人套餐之后,预约了五次,没一次约上的!但之前我在布拉买过产品,约上的,出行成功。没约上的,就可以申请退款。记得2017年初,我曾经买过去泰国苏梅岛的套餐,没预约上,于是申请退款。当时布拉保证10天内退款,还真退款成功的。所以我相信布拉,并且在2017年10月13日,又在平台上买了3588元的泰国双人行套餐。可这个泰国双人行,也是约不上,于是12月4日申请退款,12月7日布拉审批通过,但是钱迟迟不到账。我联系过客服,电话经常打不通,联系上的客服一会儿又说银行那边有问题,现在钱都还没退回来。”比起一位自称“老玩家”的上海阿姨来,张洁则是小巫见大巫了。“老玩家”告诉记者,她先后在“布拉旅行”抢购了10万余元的旅游产品。在预约出行的过程中,确实遇到了热门线路、旺季难以预约成功的现象,但也曾成功出行了两次。
  记者调查了解发现,许多旅游爱好者之所以选择买“布拉旅行”的产品,是因为之前曾经买过,有预约成功的,也有预约没成功的。而没成功预约的,大抵在2017年9月前是能正常退款的。
  “去年我曾经买过布拉的产品。在放寒假以前,本想带孩子去坐邮轮,于是订了布拉推的海洋量子号去日本的行程。没想到,预约不成功。我当时就觉得这是家骗子公司——哪有这样的,我必须在孩子放寒假时间段安排旅行的。后来他们倒是退款给我的,但因为出行时间不能保证,我再也不订他家的产品了,再便宜也不订。”一位中学教师告诉记者。由于不相信布拉,这位中学教师旅游爱好者没有中招。然而,她依然心有余悸,因为屡屡在另一些旅行App上下单。“下一个倒下的会是哪个?”这是她一段时间日思夜想的原因——毕竟还有好几单没出行的,又没有空余时间立即出行。
  1月24日,在“布拉旅行”申请退款处现场,一位旅行社经理告诉记者:“我也是来申请退款的。布拉订了我们不少旅游产品,可还差10万元没付。这两天听说出事了,于是来看看,果真出问题了。那我就填个单子吧。”这位布拉的供应商还跟记者讲述了他所理解的“布拉旅行”售卖模式。
  “最早,‘布拉旅行’做的是江浙沪周边游,主要是和一些五星级酒店合作。当时,我觉得还是比较靠谱的,就开始和‘布拉旅行’合作。”这位经理坦言,“我的判断是,由于前几年国内一些地方高端酒店造得太多,而客源不多,导致许多中小城市,特别是旅游资源相对少的县级市的高端酒店,入住率很低。‘布拉旅行’抓住这样的机会,把这些酒店资源归拢来,通过网络超低价预订的方式,吸引了客源。”
  但当“布拉旅行”将触角深入到海外行“机+酒”模式后,这位经理开始有些怀疑。“国内酒店都是人民币在国内结算,我觉得对于游客和合作伙伴来说,都还算安全。当他开始玩海外行,都是极其诱人的目的地,且价格超级便宜——便宜到肯定低于成本价以后,我确实产生了怀疑。毕竟,资金转移到海外,查起来,难度会大。万一经营者耍花招,没去帮消费者预订,转移资金后逃离,就会很麻烦。”
  特别是当去年晚些时候,“布拉旅行”推出“黑金卡”与“黄金卡”,年费分别为3999元和888元,并向消费者承诺“保障出行”“快速退款”等六项会员服务,但在有效期内有的消费者却无法享受会员权利,这引起了这位旅游业者的高度重视:“这不是和某些卖预售卡之后又跑路的理发店、健身房之类如出一辙吗?”
  据称有几家供应商因为“布拉旅行”欠款超千万而濒临破产,及时意识到风险的这位经理,仅仅是被“布拉旅行”欠款10万元,尚不影响旅行社正常经营。“‘布拉旅行’前一段一直支付我们费用的,尽管我想不通为啥他们把我们2000元的旅游产品,以1000元都不到的价格卖给消费者,但有生意么,我还是要做的呀。”
  3月5日,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检察院通过官方微信发布消息称,依法以涉嫌合同诈骗罪对犯罪嫌疑人徐某、种某某批准逮捕。并称:“经查,2016年底,犯罪嫌疑人徐某、种某某通过‘布拉旅行’微信公众号、微博、App等渠道对外发布旅游产品,在明知公司无实际履行能力的情况下,仍以低于成本价的价格进行超卖,以负债来维持公司运作。至2017年底案发,二人骗取客户预付款合计人民币1.8亿余元,及各类供应商款项3632万余元。”
 
为何中招的是他们
 
  2017年,上海市消保委收到有关“布拉旅行”的消费者投诉1036件。
  “布拉旅行”于今年年初公布的“2017布拉旅行用户出行人次数据报告”称,“布拉旅行App”+微信公众号用户总数达到200万人,预约成功率已接近71%,复购率22%,2017年全年流水约7亿元。
  尽管“布拉旅行”的经营者如今已经因涉嫌合同诈骗罪,依法批捕,但以上公布的数据中,诸如微信粉丝数、微博粉丝数,包括App使用者的数据,还是显而易见的。即以检察院公布的预付款金额1.8亿而论,中招人数已经好几万人了——假设中招者平均被骗5000元,则这一数字是36000人。
  “布拉2万以上群”是个有着300多人的大群,中招者大多在“布拉旅行”买了2万元以上旅游产品。其间显示,有不少人买过目的地为泰国、日本、新加坡和马尔代夫的旅游产品。一位自身也是酒店从业者的女士称,尽管知道“布拉旅行”的价格已经低于成本价,但考虑到这是一个新型的App旅游产品,自己还是购买了。“之前布拉一直自称有风投,并且在2017年底还赞助了一个环球小姐大赛。我觉得他们可能是在推广期,希望贴钱用超低价吸引客源,第一步先做到一定的规模。”这位女士还振振有词地向记者讲述“布拉旅行”可能的未来。她自认为能够支持她观点的,譬如共享单车、快车专车之类由互联网而产生出的新产品,在推广之初也曾采用超低价,某些平台甚至有扫码零费用骑车、扫码倒贴打车费之类。“难道这些平台做得,旅游平台就做不得?”
  值得注意的是,使用“布拉旅行”订购旅游产品的,以女性,且以年轻的妈妈们居多。“布拉旅行”App非常注意这一特点,发表的文章,许多都是“小清新”的鸡汤文。
  率先到浦东新区经侦支队三大队报案的郭小米,就曾是个“布拉旅行”的铁杆粉。她不仅购买了布拉产品,甚至还在“布拉旅行”建的群中认识了种某某,并因购买量较大而参加了“布拉旅行”组织的线下活动。
  1月23日,在申江路“布拉旅行”所谓“挤兑”的现场,尽管自己也是来申请退款和询问缘由的,但郭小米仍义务投入工作,请近一两日即将出行的消费者站到一队,请一个礼拜后出行的站到另一队。郭小米称:“出了这么大的事,如果工商、行政介入,是要停业整顿的。停业整顿,倒霉的还是消费者。”与郭小米一样,许多“布拉旅行”的消费者一度希望这个App渡过难关好起来。
  然而,当获悉“布拉旅行”确实涉嫌刑事问题后,郭小米是最快跑去报案的人!上当受骗的滋味不好受。
  价格便宜,外加有着心灵鸡汤文章关怀,再加上确实有人出行成功,这么“优质”的旅行产品,怎不让人动心?
  在“布拉旅行”事发后,亦有群友自我总结道:“我们不是去非法集资的,我们买的是旅游产品,我其实都不指望他退钱,只要保证我们出行就好。有时候,与‘布拉旅行’类似的价格,也会在其他平台出现,往往是一些尾单。但布拉以尾单的价格,常年销售。只要预约成功,当然美滋滋。然而,我们没有意识到,这里头有巨大的风险。”
 
OTA先付费后预约模式隐患大
 
  在“布拉旅行”出事以后,消费者纷纷建立起了各种维权群,探讨该如何报案,并互相交流报案办法之类。
  浦东警方亦通过贴通知等办法,告知报案者可以采取到经侦支队三大队报案,或者快递相关材料的办法报案。而据记者在申江路5005号“布拉旅行”原办公地点现场观察,以及在几个维权群中观察,本次“布拉旅行”受害者表现大多较为理性,凡事讲究程序。
  “我们虽然有着不小的经济损失,但比起一些理财P2P骗子产品来,我们这些钱本身是闲钱,或者旅游用款。尽管也都是血汗钱,但毕竟没有被逼到搭上身家性命的地步。”一位群友在群中如此发言,继而被人嘲弄两句也就算了——毕竟许多人都是这么想的。
  有群友称,“布拉旅行”如果真遇到困难,就应该把供应商名单提供出来给消费者,以便大家联系出行。“如果钱不够,甚至让我们补齐缺口也行,我们只想出行。”然而,预定1月底开始出行的订单,大多数供应商并没有收到“布拉旅行”支付过来的费用,完全不存在“补齐缺口”一说。
  在“布拉旅行”出事后,有消费者身在马尔代夫机场,却被告知回程机票由于没收到费用而取消。有人含泪买了全款机票回来。也有出行在路上的人,被酒店告知取消之前的预订。
  1月28日从上海出发的“盛世公主”号邮轮中,有一部分从“布拉旅行”预订的内舱房游客得以出行,而海景房游客大多没能出行。有邮轮从业者向记者分析,可能的原因是“布拉旅行”从不同的旅行社预订房间,而有的旅行社将部分费用支付给包船公司众信旅游,有的则还没来得及支付。
  有旅游业内人士向记者分析,无论是众信,还是途牛,包括“布拉旅行”,广义上讲都是OTA,全称为Online Travel Agency,中文译为“在线旅行社”。而这个行业的龙头老大,目前是携程。
  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12月,中国的在线旅行预订用户规模达到3.76亿,较2016年底增长7657万人,增长率为25.6%。网上预订旅游度假产品成为新增长点,手机成为在线旅行预订的主要渠道。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数据则显示,2017年中国线旅游市场交易结构占比分布情况中,度假市场份额进一步提升,占比为18.1%。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升,在线度假市场将保持高速增长,预计2018年市场份额将突破19%。值得注意的是,“布拉旅行”之前做的主要就是度假市场。
  据一位业内人士透露,“布拉旅行”之所以能做到比携程、途牛等平台更低的价位,原因是多数平台与供应商之间采取的合作方式是,签订合同后先预付少部分款项,之后根据平台的实际销售数量和金额进行分批付款,等该产品正式结束后付清尾款。而“布拉旅行”则一次性就能提前就把货款全部结清,这样能在价格上取得更多优势。这就必然需要大量的资金来盘活产品。
  由于“布拉旅行”的产品大部分有效期限在3个月以上的,有些更是长达1年。不少消费者通常会提前数月来购买所需的产品,这期间所支付的预付资金必然会被无偿沉淀。而从严格意义上来说,对于境外游的保证金收取国家有相关的明确规定,必须有第三方银行进行资金监管,平台需开设专户进行专款专用,不能随便挪用。之所以资金链会断,说明平台确实挪用了这部分预付款。
  易观智库报告则称, 2016年OTA市场份额占比最大的前三位分别为携程、去哪儿和飞猪。如此庞大的市场,又被携程等几家瓜分殆尽,使得一些新入局者从小众、轻奢等概念做起。为了生存,“布拉旅行”选择了“先付费、后预约,以低价吸引消费者”的模式,但这种模式要做到集中安排出行难度非常大,很难依靠线路销售盈利,不断推出优质线路只能靠“烧钱”。一旦资金链断裂,馅饼做不成,陷阱成必然。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