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特稿  >   让“蓝色星球”继续蔚蓝

让“蓝色星球”继续蔚蓝

日期:2018/4/5 作者: 阙政 阅读 ( 12579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39个国家的巡回拍摄,6000小时的水下摄影,5年的制作周期,才换来一部7集纪录片。在中国,一群90后正是因为《蓝色星球》系列纪录片,开启了他们的海洋探索之旅。
记者|阙 政
 
       2001年,英国BBC推出系列纪录片《蓝色星球》,向人们揭开了深海世界的神秘面纱;暌违16年,2017年末,《蓝色星球2》再度登场,一举拿下豆瓣9.9的“神级”评分。想当年,看过《蓝色星球》的我们,自以为初探了深海世界,却仍不免被《蓝色星球2》深深震撼——海底世界的大门,原来才开了一条细缝,已经足以令人目眩神迷。
  
7小时的力量
 
  39个国家的巡回拍摄,6000小时的水下摄影,5年的制作周期,才换来一部7集纪录片。得知《蓝色星球》系列在中国受到极高的评价,导演詹姆斯·霍尼伯内特意为中国观众写了一篇导演手记《16年之后,再赴蓝色星球的约定》:“如何拍摄这些海洋生物,让观众以最直观的感受观赏这些神奇的生物?回望过去,我们在拍摄《蓝色星球》时,需要乘坐直升机,用的是16毫米胶片。现在,我们能在任何获得许可的地方设置超高清无人机,拍摄方式发生了根本性改变……凭借革命性的新技术,我们得以进入新世界,并以十几年前望尘莫及的新方法拍摄这些海洋动物的行为。例如,携带超高清和极度低光摄像机的潜水器让我们对深海世界有了前所未有的了解。它们记录下了许多前所未见的事件。”
  虽然5年的辛苦换来的只有短短7个小时的纪录片,但它已经在全世界范围内掀起了人们对于海洋的热情。
  在中国,一群90后正是因为《蓝色星球》系列纪录片,开启了他们的海洋探索之旅。“OrcaVida生活旅行家”,这是上海90后女孩Fiona带头成立的一个潜水爱好者组织。Fiona自称是一个海岛爱好者,因为在美国留学,仅去年就去了8次墨西哥,带着自己在洛杉矶考出的潜水证书,一探坎昆等地著名的海洋盛景。
  “Orca是一种逆戟鲸,Vida在西班牙语里是生活的意思,连在一起就代表了我们向往的海洋生活。” Fiona告诉《新民周刊》,“有人可能会觉得海底很危险,新闻里经常出现鲨鱼咬人的新闻,其实这是一种误解——人类本不在鲨鱼的食物链上,鲨鱼即使偶尔会袭击冲浪的人,也是因为把他们当成了鱼,很多是试探性的test bite,一咬到塑胶衣,发现不好吃,就会游走了。”
  Fiona曾在海底与鲨鱼为伴:“它们可高冷了,理都不会理你。”
  “我们,时时关注着各海域的新闻讯息;我们,渴望倾尽所能保护海洋;我们,是把所有空闲时间留给大海的潜水爱好者。”在自己的公众号“OrcaVida生活旅行家”里,Fiona写下了这样的公告。而她告诉记者,成立这样一个组织的想法,来源于一次让她终身难忘的旅行。
  去年夏天,Fiona在新闻上看到有渔船在南美厄瓜多尔Galapagos的海洋保护区非法捕猎,电视画面中上千条死去的锤头鲨令她痛心疾首。锤头鲨(hammerhead),看过迪士尼动画片《海底总动员2:寻找多莉》的观众都会记得片中那条视力不大好的鲨鱼吧?扁扁的脑袋向两边突出,看起来就像一把锤子——对,它就是锤头鲨。而新闻里的惨烈场面与动画片里萌萌的锤头鲨简直天差地别。
  抱着试试看的态度,Fiona通过社交网络联系到了新闻中采访的科学家Pelayo Salinas,“告诉了他我们迫切想拯救海洋的心愿,以及支持他们当地基金会的想法。没想到他立刻激动地给我们发来了一封邀请信。我们马不停蹄订下行程,决定10 月出发。”
  2017年10月,从上海出发,转机四次,历时三天,坐完飞机坐巴士、坐完巴士坐轮渡、坐完轮渡还要坐出租车,千辛万苦跋山涉水之后,Fiona终于到达了位于南美厄瓜多尔的Galapagos群岛。
  Galapagos又被称为“大龟群岛”,因为这里生活着世界上最古老的动物:Galapagos象龟已经在此繁衍了几百万年。1997年,Galapagos就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为“人类自然遗产”。由于著名科学家达尔文曾在这个岛为他的“进化论”找到论证依据,所以Galapagos又被称为“达尔文与上帝分手的地方”。
  “终于来到了这个曾经只存在于纪录片里的小岛,尽管疲惫,但眼前的景色却让我们无心休息。” Fiona感叹,“在这个被称为‘世界上物种最丰富的地方’,我们真的能在海里看到一整个海洋食物链啊!太感人!”
 
一抬头,感觉天是满的
 
  当晚,在市中心的海鲜大排档,Fiona一行见到了和他们联系的科学家Pelayo Salinas:“一直脑补他是个胡子拉碴的严肃大叔科学家,结果居然是个没事就傻笑的白胖小伙子。跟所有年轻人一样,Pelayo爱party爱喝酒,不一样的是,他简直是用生命爱着海洋。”
  交谈中,Fiona得知Pelayo是在岛上无偿为非营利组织Charles Darwin Foundation工作。这个以达尔文命名的基金会在全球设有多个分站,Galapagos的分站里大约有70多名工作者,所有人都是无偿服务。“Pelayo一年里有好几个月是在为美国国家地理杂志或者英国BBC工作,赚够了一年的生活费,他就回到岛上。”
  《蓝色星球2》在拍摄过程中也找到了像Pelayo这样的海洋科学家进行合作,导演詹姆斯·霍尼伯内写道:“我们和世界各地的海洋科学家合作,希望能够深入挖掘那些最受人们喜爱的海洋动物的生活,同时表明我们的所有选择和活动都会对它们产生怎样的影响,也为上述提到的海洋问题探寻某种可能的措施。”
  是的,在展现海底世界深不可测的奇观的同时,《蓝色星球2》也拍到了令人揪心的画面:“例如,我们日常生活随处可见的塑料制品,现在广泛出现在全世界的海洋中,甚至包括北极的冰层中。据估计,每年倒入海洋中的塑料制品高达800万吨。这就相当于每分钟将一辆垃圾车的垃圾倒入海洋,或者在世界上每2.5厘米的海岸线上丢弃五个装满塑料的食品袋。因此,我们摄制组只要看到海上漂浮的塑料,都会收集起来,有时是在拍摄之后,再从海洋中收集塑料制品。”
  在Galapagos的海岛上,Fiona一行与Pelayo聊天,也涉及到了这样沉重的话题:“说到自己无偿的工作、为了留在岛上放弃交往了十年的女友,他始终轻描淡写,感觉在讲别人的故事。直到他说到某次在1000米深的海洋中探测到了塑料颗粒时,居然哽咽着红了眼睛。我们被这个一直笑眯眯的大男孩感动得稀里哗啦的,赶紧闷两口啤酒止住眼泪。”
  接下来的几天,Fiona跟着Pelayo和他的同事一起出海潜水。“真的太美了,没有别的地方可以比,你在海底下潜水,一抬头,感觉天是满的——高冷的鲨鱼自顾自游着,五彩缤纷的小鱼成群结队,海龟笃悠悠地从你身边晃过,不时还会有海豹以极快的速度蹿进海里捕鱼,吃饱了它还会绕着你,好像想跟你玩。” Fiona自打下过海之后就再也没去过水族馆:“水族馆里的生物都太可怜了,尤其是海豚,它们是群居动物,在水族馆里的生活环境很差,很多都因为抑郁症而死。”
  除了观赏美景,Fiona一行也成了基金会的临时志愿者,帮助Pelayo给鲨鱼和鳐做标记。“我们在海面上连续开船6个多小时,寻找鲨鱼和鳐,鲨鱼在水面上只会露出一个小尖角,扁扁的鳐鱼更是只能看到若隐若现的小三角形,很难找,找到以后,就用一根升缩杆去戳它们一下——杆子的尖端有小针,戳到就会留下标记,从而可以探测它们的活动范围、生活习性。还不能让它们发现,一发现就会躲回海里。”与此同时,科学家们还要在海底设置许多接收器,才能通过软件跟踪它们,而这些接收器也会因为海底环境而遭腐蚀,需要定期更换。
  
地球上最后一块净土
 
  “有一天出海,看到海里有一坨不明物体。拉上来以后才发现:是一张连接着上百只钩子的巨型渔网!但这片海域是严禁此类非手工的捕鱼行为的,因为这类没有目标鱼群的捕鱼方法,很容易造成‘副捕捞’(bycatch),杀死许多渔民并不需要的海洋生物。”Fiona拨开浮标,“最先看到的是一只被网缠住的绿海龟。幸运的是,我们只割开了绳子便救下了它。可接下来这位大兄弟就没那么幸运了。一船人好不容易捞出了整个渔网后,我们在最后一只钩子上看到了一条被勾住了嘴角的鲨鱼。钩子似乎已经在嘴里数天了,用上钳子也是纹丝不动,最后只能慢慢割开它的嘴角,才取出了钩子……看它摇着尾巴远去,一行人不禁感叹,尽管鲜有机会如此近距离接触,但还是不如远远看着健康的它们来得幸福。”
  其实这已经是一条幸运的鲨鱼了,更多的时候,科学家们只能让钩子留在鱼的嘴里,放它们回海里慢慢等死。还有些时候,好不容易被做上标记的鲨鱼,科学家们眼睁睁地看着它的活动红线超出了正常范围,在一个地方绕行许久之后,彻底消失于追踪范围——显然已经被捕猎了。
  “每年都有7500万条鲨鱼因为鱼翅被捕杀,其中大部分都被运往了中国大陆。”Fiona想通过媒体疾呼,“不要吃鱼翅!不要吃鱼翅!不要吃鱼翅!请大家不要再因为无知吃鱼翅,鱼翅根本没有营养价值,鲨鱼才是唯一需要鱼翅的族群。Galapagos是一个在海里就能用肉眼看到一整个食物链的地方,如果继续捕杀鲨鱼,50年后,鲨鱼将会变成只活在我们子孙课本里的生物。”
  Galapagos曾被称为“地球上最后一块净土”,但如今也出现了许多和地球上其他海岛相似的物种危机。《蓝色星球2》曾拍摄到的“珊瑚白化”,这里也有——当海水变暖,珊瑚会出现白化现象,迫使那些原本进行光合作用、为珊瑚提供颜色的微生物离开珊瑚,最终导致珊瑚白色的骨骼全部裸露在外,慢慢死亡。
  “除了气候因素,珊瑚白化最主要的原因之一便是人类使用的防晒霜中的oxybenzone(氧苯酮)成分,可见人类的力量是多么可观。短短十年内,全球的珊瑚已经经历了大规模的白化,曾经绚烂的活珊瑚死后变成了惨白、毫无生气的石头。”Fiona说,“大家喜欢用的某些热门防晒霜里都是含有oxybenzone成分的,每次看到下海前狂喷这些的群众,我们都不禁想把他们拉进卸妆液里泡着。当然也不是不能使用防晒霜,希望大家以后购买防晒霜的时候,留心一下背后的成分表,选择以zinc oxide(氧化锌)为主的防晒霜。”
  回国后,Fiona的“OrcaVida生活旅行家”通过组织海岛爱好者的潜水旅行,将所获收益全部捐给了Charles Darwin Foundation。据她所知,Pelayo自己的网站也收到了很多中国人的捐款,大家都在尽自己的能力表达对海洋的爱。接下来,她还准备在上海举办分享会,向更多人宣传海洋保护知识,让“蓝色星球”继续蔚蓝。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