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城与事  >   房老板和“农民”

房老板和“农民”

日期:2018/4/12 阅读 ( 1597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陈振学(江苏南京,职员)
   
  被推拥着进了卧铺车厢,找到我和妻子的下铺。咦,铺位上有个醒目的牌牌,一看,是“龙明”,于是喊:“谁是龙明?”从隔壁闪过来一个人:“是我的是我的,刚才认错铺位了。”拿起牌子就走。我上面的中铺说话了:“这人,连个‘谢’字也不会说,真没素质。”
  中铺这位最多也就六十吧。和我们一样,也是第一次乘坐旅游专列。比起高铁,甚至大巴,这里的条件不算好。厕所挤、洗脸池挤,哪里都是人。中铺对这次旅行有点失望,尤其是看着这一车厢的工薪阶层甚至“农民出身”,中铺直摇头。交谈中得知,他主要做房地产生意:“赚得不多,也就五六百万。”又说:“怪我这人,太胆小。”他的眉头皱起来。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隔壁的那位龙兄正坐在边座上拉开架势修脚指甲,一副龇牙咧嘴十分享受的样子。中铺不屑地说:“真是‘农民’。”
  龙明是一位园艺师,在县城有大房子,但论出身,他还真是农民。他带了很多月饼来,说他们村的作坊做的,里面的果仁都是他们村里的树上采摘腌制的,绿色食品,大家尝尝。房老板直摇头,说:“这种高油、高盐、高糖的三高食品,还是少吃为妙。”又小声说:“这东西农民吃最适宜。”这一顿,“农民”似乎干掉了四个大月饼。房老板说:“他真能吃!”
  除了“吃”,房老板对“农民”的呼噜也很反感。夜里,用他的自拍杆一下一下敲打着“农民”:“你还让我们睡不睡觉?”“农民”半天才醒,嘿嘿地歉意地笑。
  发现房老板这人很细致且很有规律。比如吃药,早上8点下午3点各一次,也不知他吃的什么药。而且药吃完,他还要将药瓶收到箱子里,常用物品他也喜欢用完就放到箱子里。箱子架在行李架上,用一根长链子固定。另外,箱子上还挂着一把密码锁。一般情况,他轻轻拖动箱子,打开密码锁,就可以打开箱子。如果存放或取出的东西较大,他就得先将锁在行李架上的长链条锁打开,搬下箱子,再打开密码锁。问题来了,现在他的密码锁打不开。调试、再开,不行;再换密码,还是不行。也不知他鼓捣了多长时间,终于房老板抬起头,用求救的目光看着大家。我们也纳闷,你又开又锁也不知多少回了,怎么就打不开了呢?房老板黔驴技穷,便骂儿子不该给他这把密码锁。这时有人说话了:既然是你儿子给你的密码锁,那就打电话,问你儿子密码。房老板如梦初醒,当即拨了儿子的电话。房老板也顾不得保密,口里念念有词:“1101?”还是不行。半天房老板明白,儿子说的是箱子的密码锁,而他现在用的是另加的一把密码锁。最后,儿子也没辙。在一边看着的“农民”说话了:“这锁一撬就开了。”房老板如遇救星:“那你还不快给我撬!”“农民”拿出自己的钥匙,拣一把厚实的,一撬,搞定!房老板笑了:“农民兄弟,真有你的!”
  为了表示自己的谢意,房老板给“农民”订了个20元的晚餐。“农民”有点不好意思。房老板说:“别不好意思了,这样吧,我到敦煌鸣沙山会骑骆驼,你跟着我帮拍几张照片吧。”“农民”表态,一句话的事。房老板悄悄告诉我,别人告诉他,如果骑骆驼走鸣沙山,让牵骆驼的人给你照相,没个三五十元人家根本就不给你照。第二天游鸣沙山,果然,房老板潇潇洒洒跨上骆驼,“农民”老老实实拿个手机随其一边。等我们鸣沙山、月牙泉玩一圈回来,集合时间也快到了,看看“农民”独自呆着,问他怎么不去玩?他说房老板骑完骆驼回来,又跟他借了防沙靴去看月牙泉,所以他哪也去不了。有人忍不住说:“15元一双防沙靴,他自己不能去租?”又有人说:“你到鸣沙山月牙泉来了,可你就跟在房老板身边给他拍照,其他什么都没看,你傻不傻?”众皆忍无可忍异口同声:真是“农民”!
  “农民”憨厚地笑笑:“我就是个农民。”
  沙海无垠、无语,闪着金色的光。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