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回眸改革开放40年  >   足球职业化改革:尚未成功,仍在路上

足球职业化改革:尚未成功,仍在路上

日期:2018/4/12 阅读 ( 1622 )【 来源 : 新民周刊 】
记者|刘朝晖
 
  1994年4月17日,新诞生的“中国足球甲A联赛”在成都拉开帷幕。从这天起,中国足球正式迈出了职业化改革的步伐,开启了中国竞技体育职业化改革的先河。比赛日当天,赛场内几乎座无虚席,观众席火爆的气氛犹如欢庆节日……同一天,全国六个城市共有约15万人到现场观看了首轮比赛。从此,“甲A”这个颇具时代性的词汇伴随了所有球迷整整10年。
 
从红山口会议到棒棰岛会议
 
  足球之所以在中国所有体育项目中最先开始了市场化的改革尝试,就不得不提被誉为“新的里程碑”的“红山口会议”。1992年,在邓小平发表了著名的南巡讲话后,全国各地和各行各业形成了深化改革的大潮。当时的国家体委在广东中山召开了体育体制改革的研讨会,并发布了《关于深化体育体制改革的决定》,提出竞技体育要推进运动项目协会实体化,以足球为突破口,部分项目向职业化过渡,逐步与国际接轨。
  1992年6月,中国足协在北京红山口八一体工队驻地召开了全国足球工作会议,探讨足球体制改革,确立了中国足球要走职业化道路的改革方向。1992年中国足协工作报告中,再次明确了“中国足球的出路在于改革”,足球改革的核心是:“紧紧围绕足球体制和运行机制进行改革”。自此,在当时所有的体育项目中,足球率先进入以体制改革与机制转换为核心,以协会实体化、俱乐部制和产业开发为重点的改革进程,并成为整个体育改革的突破口。
  1993年10月,足协的大连棒棰岛会议确定1994年甲A联赛成为职业联赛。联赛与国际接轨,允许引进外援和外教,实行主客场赛制。会议还讨论和修改了《中国足球十年发展规划》,提出国家队在1998年打进世界杯,2002年进入世界杯16强。
  在市场经济带来的竞争机制下,标志中国足球职业化改革进入实质性运行阶段的“甲A”联赛。同时,足球职业化改革给球员的生活也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以前,专业队运动员一个月的工资也就100来块钱,而职业化后,这个数字开始打着滚儿地往上翻。1994年,四川队的主力球员魏群突然拿到了生平的第一笔奖金,不算工资,一次性拿了2000块钱,这大约是平时月收入的20倍。
  自1994年成都体育场的甲A首演到2003年上海虹口体育场的闭幕战,从规模和影响上,足球真正成为了我国的第一运动。据粗略统计,职业联赛开展10年里,共有127个职业俱乐部参与,联赛总场数达到3024场,现场观众达到4695万人次,俱乐部年总收入达7亿多元。
  然而,联赛表面上的火爆和球员收入的大幅提升,并未带来中国足球水平的实质性提高。2001年,靠着一位神奇外教和亚足联政治斗争带来的绝好分组形势,中国男足终于挤进了2002年的日韩世界杯,这也被公认为是中国足球改革的一个标志性成果。但是中国队却三战尽墨,表现糟糕。
  2003年的足代会出炉《中国足球十年规划》,提出了关于职业联赛的一系列指标。但截至2012年,除了中超达到16支球队的指标外,其余关于中甲、中乙以及业余联赛、足协杯等指标没有达成。
 
从甲A到中超
 
  2004年,中国足球开始了新的一轮改革,中超委员会在上海成立,10年甲A改头换面为中国足球超级联赛。名称的改变,并无法掩饰在职业赛场上的一些丑恶现象的出现。
  就在中超开始的前一年,由于足协规则制定上出现严重漏洞,一度发生了“主动输球才能进中超”的咄咄怪事。中超元年,两支联赛中的传统强队相继因为对裁判判罚不满、认为球场上公平环境缺失而在比赛进行中罢赛,并随之牵头掀起一场“足坛革命”。这场“革命”不了了之后四年,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中国男足竞技水平差、行为粗野暴力的拙劣表演伤了所有中国人的心。这一年的中超联赛,暴力事件层出不穷,球场公平环境广受质疑,一家俱乐部愤而退出联赛。同样是由于足协规则制定上的不完善,联赛少了一支球队后,出现了个别球队多名球员在比赛中主动犯规申请黄牌的天大闹剧。
  与此同时,俱乐部的巨额投入、地方政府的倾力相助、球员收入几何级数一样的翻番,都让足球从业人员的心态发生了巨变。足球背后的巨大利益让它不再是一池清水,假球、黑哨风波充斥绿茵场,中国社会转型期一些不良现象对足球的影响开始集中显现。从2009年开始,全国公安机关系统联合,在各地展开调查,掀起了一场足坛的打黑风暴,打击足坛赌球、假球事件。涉及人员从球员到教练员、从俱乐部官员到投资商,甚至足协官员。
  新华社曾发表文章:“中国足球沦落到如此境地,并不是因为职业化改革本身造成的,恰恰是因为职业化改革不彻底、改革半途而废所致,其中,管理体制的弊端是中国足球停滞不前的主因。错不在改革,错在改革不彻底。”
  2015年,《中国足球改革总体方案》出炉。在最新的这一轮改革中,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改革举措无疑是2016年2月底国家体育总局足球运动管理中心的“摘牌”,这意味着中国足协与国家体育总局基本“脱钩”,中国足球“两块牌子、一套人马”的组织构架将成为历史。“脱钩”后的中国足协将拥有更多自主权,对中国足协而言,“去行政化”只是改革第一步,职业化、专业化、现代化才是中国足协转型的目标,唯其如此,中国足球才能在机遇中迎来真正发展和进步。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