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编辑推荐  >   韩国历届总统的悲局宿命

韩国历届总统的悲局宿命

日期:2016/11/9 作者: 姜浩峰 阅读 ( 51286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利用东亚传统文化对妇人干政之反感,是一举击败朴槿惠的有效手段。如今,韩国政坛再次失衡,未来走向,似乎仍未逃脱1988年以来甚至1948年以来的窠臼。
记者|姜浩峰
 
       在“闺蜜门”事件爆发以后,《新民周刊》记者注意到,有不少媒体在报道中提到——韩国历任总统皆结局暗淡。那么,是什么原因造成此现象的呢?
  从韩国的建国方式看,并非由民族革命获得独立,而是傀儡建国,其立国方式,从独裁政权,变为民主政体,并在制度上矫枉过正,外加没能处理好东亚传统文化与西式民主之间的关系,使得韩国国内多股政治力量明争暗斗间手法无所不用其极。而韩国所处东北亚战略要地,又是各大国争相角力之所。由此带来的,往往就是哪怕权力核心风光一时乃至风光十数年也难免最后成为众矢之的。
  
美国傀儡李承晚
  
  1948年,在日军撤离之后冷战阴影之中,大韩民国建国。尽管对外标榜是民主政府,但其实从首任总统李承晚到1980年代初上任的全斗焕政府,皆系披着民主外衣的独裁政体,直至1987年12月,在全斗焕执政期间,全民投票通过了新的宪法,并于1988年2月25日生效,之后,卢泰愚、金泳三、金大中、卢武铉、李明博,包括朴槿惠,都是依据该宪法通过选举走上韩国最高权力之座的。
  与之前军政府特别是李承晚、朴正熙时期大权独揽十数年相比,1988年施行的宪法则规定总统五年一任不得连任,总统施展政治抱负的时间确实有限,也难怪朴槿惠在10月24日于国会就2017年度预算案发表讲话时表示,为争取在任期内完成修宪而努力。朴槿惠说,1987年经修订的宪法规定总统只能一任,五年任期,而时代变迁后该制度已不合乎时宜。
  那么,在1988年施行新宪法之前,韩国总统是怎样一种存在模式呢?
  韩国首任总统李承晚,从1948年7月24日上台,到1960年4月26日因“四一九革命”造成不可收拾的局面而下台,足足掌权12年之久。之后,朴槿惠的父亲朴正熙从1962年到1979年,更是足足把持政权17年。
  作为美国傀儡的李承晚,其上台是因为美国支持,其下台也因美国的不再支持。
  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朝鲜半岛也迎来了颇为尴尬的独立——美苏两军相约北纬38度,提出南北分治。以霍奇为首的美国军政厅统治朝鲜半岛的南方。此时,在半岛南方比较有威望的本国政治家是金九。在朝鲜半岛被日本统治期间,金九在中国辗转27年。他早在1919年就流亡上海,参与韩国临时政府的组织。1932年著名的虹口公园爆炸案,既是金九与王亚樵策划,指挥尹奉吉在日军天长节与一·二八事变祝捷典礼会场投掷炸弹,炸死日军大将白川义则等人。这些义举给中国与朝鲜半岛带来了巨大影响,也极大鼓舞了中国与朝鲜半岛人民的抗日士气。1945年8月回到韩国从政的金九,面对的对手就是李承晚。
  应该承认,作为朝鲜李家王室之后的李承晚,早期确实也为朝鲜的民族独立而奔波。在1910年日本吞并朝鲜之后,李承晚以其政治影响力,于1919年3月21日海参崴的韩人临时政府成立之际,当选为国务总理;同年4月10日,麇集于上海的韩国独立运动人士组织大韩民国临时政府,李承晚在无记名投票中当选国务总理;不久后的4月23日,留在朝鲜的洪震等人在汉城又组建了一个临时政府,李承晚又被推举为执政官总裁。但有意思的是,各种当选各种委任,都是在李承晚不在场的情况下产生的——当时李承晚身在美国。
  日本发动侵华战争,在许多朝鲜人看来是一次民族独立的机缘。然而在李承晚看来,中国国力衰弱无法战胜日本,朝鲜半岛想要脱离日本魔爪独立,还得依靠美国。
  1945年,在金九回到汉城之后,当年10月16日,李承晚乘坐麦克阿瑟的专机从东京抵达汉城。
  显然,金九的政治主张与李承晚格格不入。金九以韩国独立党委员长身份,反对莫斯科美、英、苏三国外相会议声明,主导反对朝鲜信托统治运动。换言之,金九希望得到朝鲜民族彻彻底底的独立与国家的统一。1948年 2月10日,金九发表以《向三千万同胞泣诉》为题之声明,反对韩国独自建立政府。在李承晚被美国扶植为大韩民国总统之际,有着“大韩民国国父”之名的金九,不仅反对韩国独自实施大选的联合国决议,提出应由南北协商建立统一政府,甚至进入朝鲜半岛北部去与金日成进行政治协商,但亦以失败告终。随后,6月26日,金九在京桥庄被李承晚系陆军步兵少尉安斗熙暗杀。
  作为“空降”总统,李承晚一方面要维护国内统治,一方面要应对北方的军事威胁,于是不得不对美国言听计从。尽管李承晚内心反日,却不得不执行麦克阿瑟主导的重建日本战略。李承晚在韩国国内没有根基,没有自己的武装力量,于是又不得不大量扶植日本殖民统治时期的旧警察、旧军人。而因其二战期间曾到莫斯科谋求斯大林帮忙抗日未果,又导致李承晚极端仇视共产主义。
  在朝鲜半岛局势紧张期间,李承晚一度内外交困,不得不让渡一些权力——1950年5月30日国会大选时,众多反对李承晚的无党派人士当选议员。
  当1950年6月25日,朝鲜人民军南下,朝鲜战争爆发后,以日本侵略时期旧警察、旧军人为骨干组成的韩国国军兵败如山倒——6月28日汉城失守。李承晚则自6月27日后率政府人员不断南撤一路逃到釜山。虽然战况不利,但战争的爆发使得李承晚因祸得福,他不仅通过战争机制凝聚了人心,还大大提升了自己的地位。在“联合国军”攻入平壤后,李承晚甚至跑到平壤面对10万人进行演说。
  然而,随着中国人民志愿军参战,半岛战局逐步胶着。李承晚则坚决反对美军与中朝和谈。直到1952年大选将至,李承晚霸王硬上弓通过“拔萃改宪案”,并在1952年8月5日举行的总统直选中成功连任大韩民国第二任总统。其间,还在釜山发生了刺杀李承晚事件。
  1954年,随着《朝鲜停战协定》签署,李承晚为了再次连任,又搞出个“四舍五入改宪”,其核心内容是废除对总统连任次数的限制,允许第一任总统可以无限次连任,随即于1956年当选韩国第三任总统。1960年大选来临,李承晚仍欲耍花招占据总统宝座。辅佐李承晚十多年的美国顾问奥利华(Robert T.Oliver)建议其退休,被李承晚以人民的名义冠冕堂皇地拒绝。而人民给予的回答是——韩国国内爆发了“四一九革命”。李承晚政权发动军队进行血腥镇压,导致186人死亡,6026人受伤。由此其被迫于1960年4月27日向国会提出辞呈,5月29日流亡美国夏威夷。由美国扶植的傀儡李承晚,最终亦因美国的不再支持而黯然告终。
  1965年7月19日,李承晚在夏威夷火奴鲁鲁死去,安葬于汉城铜雀洞国立墓地。
  
血溅宫井洞的朴正熙
  
  李承晚下台出逃之后,韩国正副总统空缺,1960年4月25日,外务部长官许政出任内阁首班,执掌国政。6月15日,韩国国会因审议《内阁责任制改宪案》而赋予国会议长郭尚勋暂时代行总统职务的权力,由6月17日开始,直至6月22日审议完毕,才交回原代总统许政继续代理总统职权,直到至1960年8月12日。
  随后,尹潽善担任大韩民国第四任总统。这是继前三任总统李承晚之后,大韩民国第二位正式总统。然而,不出半年,1961年5月16日,军人朴正熙发动政变,成立所谓“国家再建最高会议”,自任“国家重建最高委员会主席”,任命陆军参谋长张都映中将为议长,朴正熙自任副议长。“五一六军事政变”,开启了韩国的“政变模式”。此一模式的开启者朴正熙,最终也“享受”了被政变的悲剧。
  尹潽善下野后,倒是仍参选过总统,担任过议员,甚至因为朴正熙政权签订韩日协定而进行绝食斗争。
  之所以朴正熙主导的韩日会谈受到韩国国内民众反对,甚至由此产生了一大反对党——新民党,原因在于韩国国民对朴正熙曾经是一个真正的“日本鬼子”一直耿耿于怀。而朴正熙得以进入大韩民国国军队伍并迅速担任陆军本部作战情报室室长,原因无非李承晚空降汉城后,必须网罗“人才”建立武装。
  回看1917年出生于庆尚北道的朴正熙之个人历史,其曾经混迹于日本关东军、伪“满洲国”军队、中国的国民党中央军。
  在日本侵占下的朝鲜半岛,朴正熙于1937年毕业于大邱师范学校,成为一名小学教员。1940年,日本控制下的“满洲国”军官学校在朝鲜招生,朴正熙以日本姓名高木正雄考试进入新京(今长春市)“满洲军官学校”就读,结束两年的预科学习后,于1942年去东京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攻读本科。1944年毕业后,这位高木正雄被分配到齐齐哈尔关东军635部队担任见习军官,三个月后,到当时的热河省“满洲国军”第八团担任团长副官,被授予日本陆军少尉军衔,随后又曾辗转于关东军与“满洲国”军队间。1945年1月,高木正雄随部队“清剿”抗日武装力量,在战斗中得到日军上司“果断处理对抗大日本帝国的破坏分子”的评价,而晋升中尉。
  1945年8月15日,日本无条件投降后,高木正雄所在部队拒不投降,并枪杀苏军联络员。苏军展开围歼行动,高木正雄再也不能够以高木正雄为名了,此时的朴正熙带领3名朝鲜籍军官逃出包围。之后,朴正熙竟然乔装成难民入关进了北平,混入国民党中央军。军统调查后得知他的真实身份,立即将之解除武装并羁押,并于1946年遣返回国。随后,朴正熙在汉城参加国防警备队士官学校。1949年,朴正熙任韩国陆军本部作战情报室室长,至1953年已升任韩国第二军炮兵司令,同年7月朝鲜停战后,赴美国俄克拉何马陆军炮兵学校深造。1954年晋升为陆军准将,任第二军炮兵司令兼炮兵学校校长。1960年任釜山地区军需基地司令、第一军管区司令、陆军本部作战参谋次长和第二军副司令时,发动军事政变。
  1962年,不再甘于名不正言不顺的朴正熙,终于夺去了尹潽善总统之名号,自任代理总统。一年后,他宣布结束军政,同年12月当选总统,由此发端,连任了5届,直到1979年被刺身亡。
 
        在此之前,朴正熙起码遭遇过两次刺杀。
  一次是1968年,在青瓦台总统府遭遇朝鲜派出的31名武装特工。因这些特工被识破,与保卫人员提前接火,28人被击毙,1人被俘,2人逃离。
  再一次,则是1974年8月15日,韩国政府在国立剧场举行光复29周年纪念活动。当作为前日本关东军军官的现总统朴正熙致辞的时候,其妻陆英修被朝鲜人文世光开枪射杀。在此之后,朴槿惠替代亡母随朴正熙出席一些正式活动,算是代理第一夫人职责,而逐渐被民众知晓。
  1979年,世界格局又是一番巨变。此时的朴正熙与美国的矛盾已经公开化。当年10月26日晚,朴正熙在同样对美强硬的部下车智澈的陪同下,来到宫井洞中央情报部的豪华休闲餐厅喝酒。正当伴酒的歌舞起来的时候,同在席上的韩国中央情报局局长金载圭突然对朴正熙怒目而视道:“阁下您搞政治要从全局着眼呀!您带着这样的废物搞政治,能行吗?”说时迟那时快,金载圭已拔枪射击——第一枪打中车智澈的手腕,第二枪打中了朴正熙胸膛。当车智澈逃往厕所的时候,朴正熙已经倒在了女歌手身上。惊慌失措的女歌手扶着朴正熙哭道:“阁下,您怎么了?”朴正熙闭上双眼,缓缓说:“我没关系……”这也是他生命中最后一句话。
  作为第一位死于任上的总统,朴正熙获得了真正的国葬。恰恰是在他死前的2个多月,曾在青瓦台的办公室里写下一幅汉字书法赠给女儿朴槿惠:“身与名俱没,江河万古流”。
  被朴正熙逼迫下野的尹潽善,则于1990年去世,享年94岁。
 
民主化路上的拉锯
  
  接替朴正熙的是崔圭夏。不出一年,崔圭夏即被韩军保安司令官全斗焕中将赶下台。
  全斗焕最为人不耻的举动,就是在韩国爆发民主化运动中造就了光州惨案。1979年底,由金大中等民主人士发表《促民主化国民宣言》。1980年4月,韩国全境爆发工人和学生示威游行。在5月初全斗焕公布戒严令后,5月15日,汉城10万民众上街集会。次日,光州亦有3万人集会。直至21日凌晨,全斗焕下令向示威人群开火。而全斗焕的行为,当时恰恰得到了美国政府的支持!5月27日,美国国务院发表了《不能坐视韩国的无秩序和混乱》声明,容许全斗焕开枪。
  韩国政府截至2005年4月的统计表明,光州惨案造成4362名的人身伤亡,其中154名死亡。
  全斗焕政权支撑到1988年,期间,他曾力图与金日成举行南北和谈。但金日成公开说:“因为全斗焕是杀人魔鬼,是逮捕、监禁南朝鲜民主人士和政界人士、并阻挠他们活动的罪犯。我们不能同这样的人进行会谈,是不言自明的。我们并没有关闭北方和南方进行会谈的大门。但全斗焕不包括在我们的会谈对象范围之内。”尽管金日成明着这么说,但朝韩先后举行总理会谈、国会会谈、经济会谈、体育会谈、红十字会会谈,均已取得一定进展。
  1987年韩国通过了新宪法,全斗焕不再谋求连任,而推出其同学卢泰愚做总统。卢泰愚任期届满后,新上任的金泳三立即彻查全斗焕与卢泰愚。1995年11月16日,全斗焕和卢泰愚两位前总统相继因筹集和侵吞秘密政治资金而被逮捕。1996年8月26日以主动参与军事叛乱和内乱罪、谋杀上司未遂罪及受贿罪,判处全斗焕死刑,后来改判终身监禁。1997年12月得到特赦获释。至于卢泰愚,作为全斗焕的追随者,因贪腐案发遭到起诉。1997年4月17日,韩国大法院终审判决他17年徒刑,罚款2628亿韩元。
  然而,所谓民主斗士金大中,在其短短五年任期未满之际,即已爆出公司丑闻,以及其两个儿子竞相逃税、受贿。金大中之后,卢武铉于2003年出任总统,任职刚满一年,这位平民出身的总统就被停职接受调查,在任期届满后,2009年卢武铉又因受贿丑闻案发遭受检方调查,随后竟然跳崖身亡。
  卢武铉的继任者李明博在任职后期,亦因其兄长、前新世界党议员李相得及亲近助手腐败一事向国民道歉。
  韩国政坛在1988年民主化后产生的一系列总统丑闻,初看似乎以经济丑闻居多,但仔细点数,又会发现这些经济案件背后,有诸多势力在角力。卢武铉当选总统后曾经警告政府官员们如果谁滥用职权就让他“身败名裂”,然而最后卢武铉也承认他很难保证自己所有的亲友都能“出污泥而不染”。“身败名裂”的卢武铉最终跳崖自杀,韩国人称“总统卢武铉杀死了普通人卢武铉”。
  在卢武铉的“告别仪式”上,前总理读了祭文,其中有一句“来生千万不要当总统”。可见,即便1988年之后的韩国历届总统,尽管是民选,其悲剧结局某种程度上也是注定的。这就难怪朴槿惠希望再次修宪,可使总统能够连任。在韩国民主化的拉锯战中,每一任总统及其反对派背后的财阀、外国势力云云一旦失去平衡,必然有人付出代价。
  
谁能干政
  
  当“闺蜜门”事件持续发酵之际,韩国上下千夫所指崔顺实,称其干政。假若检察机构查实朴槿惠的闺蜜崔顺实在操纵总统权力,当然可以依法依规对其进行处理。但一众媒体以“干政”之名对之讨伐,足可由此探看韩国大众、媒体潜意识里对此事件的观察视角。
  朴槿惠是韩国历史上第一位女性总统,因其是朴正熙之女,在朴正熙任总统期间,常常随父出现在各种场合,某种程度替代第一夫人的职能,而在韩国国民面前混了个脸熟。朴槿惠得以搏得大位,与此段历史不能说没有关系。而崔顺实则不同,由她私底下操控总统权力,在韩国大众心目中,简直是中国汉朝妇人干政的翻版。故而媒体很少把焦点对准崔顺实干预政事是否合法上,而直指闺蜜云云。
  熟读《三国演义》崇拜赵子龙的朴槿惠,自然也懂得为何在此时此地有人祭出崔顺实。利用东亚传统文化对妇人干政之反感,是一举击败朴槿惠的有效手段。如今,韩国政坛再次失衡,未来走向,似乎仍未逃脱1988年以来甚至1948年以来的窠臼。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