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封面  >   别焦虑,教孩子还有“上海方法”

别焦虑,教孩子还有“上海方法”

日期:2017/1/5 阅读 ( 4021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是什么原因,让70后80后父母在摆脱学业压力后不久,又陷入了曾困扰自己的分分计较怪圈? 除了焦虑之外,如何为自己和孩子减压,找到适合每个孩子的成长、成才之路?申城教育圈,正在努力探寻答案。
特约记者|陆梓华
 
      上海学生于2009年和2012年的PISA(国际学生评估项目)测试中在阅读、数学和科学三大领域连续两次取得全球佳绩,初中教师在TALIS(教师教学国际调查)的多个维度处于全球领先水平,上海基础教育的全球影响日益扩大。然而,一方面是基础教育高位发展,另一方面,申城父母的压力似乎也与日俱增。
  从孩子出生起,无数年轻的父母就陷入接二连三的焦虑之中——几岁要开始早教,选择哪个幼儿园,什么时候开始学奥数、学乐器、拼竞赛,到哪去买学区房,拼国内体系还是走国际化路线……孩子成长的每一步,似乎“步步惊心”,每一个环节的闪失,似乎都有可能被击中阿喀琉斯之踵,影响未来前程。
  是什么原因,让70后80后父母在摆脱学业压力后不久,又陷入了曾困扰自己的分分计较怪圈? 除了焦虑之外,如何为自己和孩子减压,找到适合每个孩子的成长、成才之路?申城教育圈,正在努力探寻答案。  
 
方法1:寻找分数外的孩子
 
【成长故事】
  2016岁末,在百年名校黄浦区蓬莱路第二小学,周胡闻亮等8个孩子收获的不仅是一份成绩单,更是一份别样的荣光。前不久,作为《蓬莱小镇之魔法小书店》的8名小作者,他们拿到了学林出版社为他们正式出版发行的新书,并在学校举行了盛大的新书发布会。《魔兽使者》《星球环游记》《植物城奇遇记》《天降喵星人》《星际畅想》《龙虾日记之螯趣冲天》《梦幻奇缘》《My First Fairy Tales》……这些故事源于生活又富有想象,有对友情、亲情的珍惜,有对勇气、独立的追求,有对植物、动物的爱护,还有对世界的美好憧憬与向往,用童话形式表现了孩童眼里的真善美,清新可爱的插图,也是由小作者和小伙伴一起完成的。
  每周五下午,蓬莱路第二小学变身“蓬莱小镇”,教室变成超市、银行、邮局、餐厅等40余个公共场所让孩子们体验“模拟人生”,学校也以此为契机,开始了相关校本课程的研发。这8个孩子正是从小镇“魔法小书店”走出的小作家,孩子们没想到,他们天马行空的想象,有一天真的会印成铅字,摆上书店的货架,而校长余祯相信,这样的体验,远比作文训练班管用,兴趣和生活,是儿童最好的老师,
  而在上海自然博物馆,也有一批品学兼优的孩子利用假期,担任了“青少年科学诠释者”和“实习研究员”。看一本极地动物立体书、做一份昆虫标本、完成湿地底栖生物调查……在别的同学忙着“刷题”时,他们在科学世界里畅游。真如中学学生会主席、高二男生张岂明就是其中一员。2016年暑假,他“奢侈”地花了近20天时间,每天6个小时“泡”在自然博物馆。在自博馆指导老师沈志欣的带教下,他终于掌握了古生物化石模型制作的方法,运用“石膏-硅橡胶复合模具制模法”,完成了作品。今年即将高三的小张说,这段经历也将坚定他大学的专业选择——生物方向。
【申城探索】
  如何为学生松绑,摆脱分数的桎梏?从上海市业已启动的高考综合改革和高中生综合素质评价体系建设,到小学等第制、快乐活动日等措施的推行,可见端倪。
  从2014年9月公布上海高考改革整体方案,到2015年推出《上海市普通高中学业水平考试实施办法(试行)》《上海市普通高中学生综合素质评价实施办法(试行)》两个配套方案, 上海市基础教育正在形成多元评价的局面。2014年起,上海市建立普通高中学生综合素质评价体系。按规定,上海市高中阶段学生社会实践不少于90天,其中志愿者服务不少于60学时,如今,全市已认定市、区两级学生社会实践基地1729个,提供了406038个岗位,学生在社会实践的过程中学会了沟通交往,培养了社会责任感、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上海高考改革背景下的高中教育教学改革,也有力推动高中学生积极参与课题研究、项目设计、社会调查等研究实践活动,自主参加研究性学习已在沪上很多学校蔚然成风。2016年6月针对上海市高二年级研究型课程实施情况的调研显示,本届高三学生在高二年级末已有12057个研究课题,其中188所高中做到人人有课题(占全市高中总数的74%)。
  上海市教委副主任郭为禄认为,坚持素质教育导向,扭转片面应试教育倾向,破除“唯分数论”是高考招生制度改革的重要价值取向,而高中学生综合素质评价的制度设计,正是高考招生综合改革的重大突破。复旦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同济大学、华东师范大学等高校于2016年9月率先公布了对普通高中学生综合素质评价信息的使用办法,虽然各校略有不同,但品德发展与公民素养、修习课程与学业成绩、身心健康与艺术素养、创新精神与实践能力等四大领域是四校关注的共同点。
  高考风向标的转变,也为低学段孩子的成长拓展出更多空间。三年前,上海市在小学一、二年级实行基于课程标准的“等第制”评价,不进行书面考试、不用分数评价、不排名。2016年9月,上海全市将“等第制”评价从小学低年段向中高年段延伸,淡化具体分数,而以A、B、C、D或者“优秀”“良好”“合格”“需努力”等方式来评价。实践表明,“等第制”评价与学生学习状态呈显著正相关。“等第+评语”的方式发挥了评价对学生学习的诊断和改进作用,不把孩子分成“三六九等”,也不是简单地把纸笔测试成绩折算成等第,而是实现教、学、评的一致。  
 
方法2 重新定义学习能力强的孩子
 
【成长故事】
  “家长连夜排队秒杀补习班名额”“周末带小囡四处赶场,为了获得一两张竞赛证书”……无论是在你大众媒体还是朋友圈,这样的感叹,往往会激起很多共鸣。
  竞赛,究竟对学生的成长有什么意义?不妨先来看看两个“非典型”学霸的故事。
  许东,上海中学2015届毕业生,凭借高考557分(语文123分、数学149分、外语138分、化学147分)的绝对高分,被北京大学数学系录取,并入选北大“博雅人才培养计划”。在同学眼中,他用“三不”创造了学业神话——不补课、不打题海战、不开夜车,总分却始终排名年级前十。因为酷爱动漫,他高中时考过了日语等级考试最高等级,并加入了网上翻译组,高中3年,不知不觉翻译了50余万字日语小说。
  许东的小学,读的是家门口最普通的公办小学,徐汇区樱花园小学,父母工作忙,几乎是“散养”长大的。到了初中,不经意间,没想到就得了数学竞赛一等奖。许东妈妈毫不讳言,在学数学这件事上,许东一路高歌猛进,一方面是天赋,一方面是浓厚的兴趣——从小,每到书店,最令他着迷的就是各式各样的数学书,无论是数学解题思路还是数学家生平故事,只要和数学搭边,他都看得津津有味,甚至于读书累了,把看数学书当成“放松”。参加竞赛,只是顺势而为。许东自己总结,取得的成绩,或许和他的人生信条有关——“做一样事情,就把它做到最好。” 
  毕业于西南位育中学的美国罗切斯特理工大学在读博士张渊皞为人所知,则是源自那道来自宇宙深处的引力波。他是引力波研究团队中唯一一名“上海小囡”。而在中学时代的物理竞赛中,他并非佼佼者。“回想往事,打动我的不是他今日之成绩,而是他坚守天体物理这样孤独的梦想,终于在浩瀚宇宙中找到回音。”西南位育中学政教处副主任、张渊皞的物理老师谢敏在朋友圈中如是感叹。谢敏对张渊皞高考志愿表上那一连串的物理专业记忆犹新,她说,遇到过不少学生,参加竞赛无非是为了拿奖,一两次失败后,果断放弃的大有人在。然而,张渊皞却不同,“虽然也会失落,但他从来不会因为拿不到奖就不去拼搏,一到上课,仍旧有层出不穷的‘为什么’冒了出来。”
  “基础教育阶段,老师可能没有办法给学生太多学术上的指导,我们的责任是保护每一个孩子的好奇心,尊重他们的特长,鼓励他们坚持自己的想法。”谢敏的一席话令记者印象颇深。谢敏说,她最开心的,就是看到毕业多年以后,有的孩子因为语文周的一次活动,爱上了戏剧,成长为一名话剧导演;有的孩子因为老师允许他临时缺席几节课鼓捣机器人备战大赛,开始了科技创新创业之路;也有的孩子可能是个“捣蛋鬼”,但因为老师一视同仁的目光,让他带着感恩之心,活出普通人的尊严。  
【申城探索】
  教育专家表示,奥数和竞赛本身并无罪,但是,这些“拔高”的部分更适合一部分孩子攀登,而绝不该成为普罗大众之选。顺势而为,顺性而教,才能发现最适合自家孩子的发展区。
   “我们应该重新定义所谓‘学习能力强’的孩子,不一定是那些听话、安静、记忆力强、解题能力强的学生,而是有强烈的好奇心,喜欢提问和质疑,喜欢与他人讨论和分享,能形成自己的理解并且能创造性地表达自己想法,遇到困难能坚持,善于合作和解决问题的学生。”长期参与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PISA课题研究的市教科院副院长陆璟表示,我们需要关注教育教学、学生成长的全过程,关注比分数更丰富多样的学生能力和品质,这有助于激发每一个学生的潜能优势,帮助学生找到适合自己的选择。 
  值得一提的是,上海也是全国率先建立中小学学业质量“绿色评价体系”的城市,不以分数至上,而是通过身心健康、学习动力等十项指标对学业质量全面评价。近5年连续跟踪发现,一个现象值得引起关注——学校学生平均的作业时间越长、平均的校外补课时间越长,学生平均的高层次思维能力越低,简单的多做作业和过多的校外补课不是提高高层次思维能力的有效手段。或许,对孩子来说,保证睡眠更为重要——数据分析显示,在九年级学生中,睡眠时间不足6小时的学生学业成绩明显低于睡眠时间在6-7小时的学生,睡眠时间在6-7小时的学生其学业成绩低于睡眠时间在7-8小时的学生。
  
【家长关注1】奥数要不要学?  
  在记者的采访生涯中,遇到过禀赋优异的“许东”们,他们驰骋数学王国,将别人眼中的畏途视为无限风光的险峰,攀援,登顶,一览众山小。但是,也遇到不少家长带着孩子为奥数培训而奔波赶场。
  虽然教育部早在2010年就出台了奥赛获奖学生将取消保送并严格高考加分的政策,但是,奥数培训仍是中小学校外培训机构的“重头戏”,甚至幼儿园的孩子就早早地坐进了各式各样的“思维训练班”“逻辑能力提高班”。家长的目的很明确,在各类数学竞赛中多拿一些奖,让简历“好看”些。
  2016年11月,针对社会上各种培训机构,包括一些没有取得合法资质的教育咨询公司,开设幼升小和小升初的培训班,举办各种杯赛,误导家长和学生、增加学生课业负担的情况,上海市民办中小学校在上海市民办中小学协会网站发出联合声明,表示民办中小学将抵制参与社会培训机构举办“幼升小”或“小升初”的各种学科类班;抵制将“中环杯”“小机灵杯”、“走美杯”“亚太杯”等各类竞赛证书作为录取学生的依据;抵制将学校招生与社会培训机构办班挂钩的行为。 
  尽管如此,给奥数降温,路仍旧很长。奥数究竟意味着什么?华东师范大学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研究中心主任、中国奥数国家队领队熊斌是这么解释的——奥数题通常是课堂内容的提高、延伸和加强,包括一些趣味数学、数学游戏、古代有名的数学问题、现代数学的思想方法等。学奥数不是让每个学生都成为数学家,对于大部分学生而言,是通过提升其逻辑推理能力、空间想象能力、创造能力等,从而对学习其他课程也有所帮助。
  但是,熊斌直言,“奥数旨在培养学生开放性的思维。在孩子能力范围内学一些,对思维能力的提高会有所帮助。但是,如果一味拔高、一味超前地学,反而会起到反作用,影响孩子学习数学的兴趣,甚至扰乱其学习的思路。”他认为,有不少培训机构为了“出成绩”,忽略了解题推导过程,直接让学生背公式、套题型,恰恰是抛弃了奥数中最精华的部分,让奥数变成机械操练,这对能力提升毫无用处。
  熊斌强调,学习奥数必须具备两个条件,才能让孩子真正受益:一是兴趣,二是学有余力。有些家长觉得孩子课内成绩不佳,希望通过课外学奥数促进课内学习,往往会事倍功半;也有一些家长认为,学得比别人早,就一定学得比别人好。家长更应该认识到,每个人天赋不同,并非每个孩子都适合学习奥数。  
【家长关注2】“学区房”要不要买?
  上海市教委负责人多次表示,所谓“学区房”的概念,并不受到官方认可。上海市义务教育阶段公办学校采取就近入学的方式,而“就近”并非“最近”,区县教育行政部门根据本地区公办学校的资源配置状况和义务教育适龄学生的分布和需求状况,确定辖区内公办学校招生入学范围和招生人数后,为每个孩子提供“就近入学”的义务教育学额。也就是说,随着地区内适龄儿童数量的变化,每所学校对口的街道居委是有可能发生变化的。
  尽管如此,在房产中介的概念炒作和社会焦虑情绪等因素的推波助澜下,一些多年对口名校的小区仍受到追捧,房价也一路飙升。甚至产生一套房子内,连年都有适龄儿童入学的“怪事”。为防止炒作所谓的“学区房”,保障适龄儿童入学的公平公正性,2014年起,静安区率先出台新政,严格规定“每户地址五年内只享有一次同校对口入学机会”。这一政策也得到了市教委认可。从2015年开始,市教委鼓励各区参照静安经验,一个门牌号、一个居住户,五年内只接收一名学生入学。
  事实上,为了让更多老百姓迎来家门口的好学校,学区化集团化办学成为上海市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化发展的重要举措。根据规划,至2017年,全市学区和集团数预计为118个,覆盖学校近六成越来越多的市民可以便捷地在家门口享受优秀教育资源带来的红利。 
  在徐汇区,已经率先实现了学区“全覆盖”。在康健学区,把培养具有“中国心、世界眼”的适应未来社会发展的有用人才和合格公民,作为学区化办学的核心目标,探索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课程与国际课程的融合。在“徐家汇-枫林”学区,将培养“科学素养、艺术修养、人文涵养、文化教养”作为核心目标,探索建立科技创新“创客”课程,启动了古诗词吟诵项目和艺体推广项目。在“天平-湖南”学区,着力培养涵养“隽雅”的学子,探索构建 “体验式老洋房课程” “访谈式名家坊课程”和 “探究式名人故居课程”三大课程平台,让学区内的孩子在丰富的社区资源滋养下全面发展。此外,从2013年,徐汇区启动了一项名校和薄弱学校委托管理计划,日前,在上一轮委托管理取得实效的基础上,该区又有10对学校签订委托管理协议。康健外国语实验中学是徐汇区康健街道一所普通公办中学,由于周边地区人口结构变化、生源质量下降,在2013年以前,该校对口入学率仅为30%。然而,短短三年之后,这一数字迅速回升至75%,康外中学逐渐成为居民心目中家门口的好学校。
  在静安区,经过“撤二建一”后,该区现有各类教育单位195个,全区在校学生总数超过9万人。根据规划,新静安将在义务教育阶段组建8大集团、1个教育学区,推动1个城乡一体化建设项目,覆盖全区超过1/3的义务教育学生。风华初级中学永和路校区(简称“东校”)和风华初级中学延长路校区(简称“西校”)组成的风华初级中学教育集团本学期正式成立。崭新的西校区迎来了首批6个班级预备班新生。校长堵琳琳介绍,为了满足大宁地区小学毕业生的入学需求,两年多前,教育管理部门已经开始筹划集团建设,将一所民办初中迁址,并于2015年底完成校舍重新的规划修缮。与此同时,50余名教师也作为储备师资在东校区跟岗教学。东、西校区联动之后,风华初中招生规模从32个班级扩大至60个班级,对口小学从3所扩大至5所。“以往,一些在闸北实验小学就读的孩子居住在共和新路以西,虽然对口风华初中,车程也要在一刻钟以上,现在,在人户一致的情况下,我们允许学生申请在就近校区入学。”堵琳琳说,2016年就有十余个孩子提出了申请,消除了家庭的后顾之忧。不少家长感言,风华初中两个校区的师资水平、教学质量都比较均衡,相差不大,而且就近入学可方便接送,更好地保障孩子的睡眠时间,这是他们提出申请的重要原因。据悉,新成立的风华初级中学教育集团已通过资源配置、课程建设、师资研训、质量评价四个维度的联动,实现了学校管理平台、教师备教平台、学生评价平台的一体化建设。
  在黄浦区,以向明中学为龙头,向明初级中学、清华中学、卢湾二中心小学、七色花小学为两翼的向明教育集团也于近日成立。这是该区继格致、大同两个教育集团后成立的第三个教育集团。集团理事长、向明中学校长芮仁杰介绍,从2004年起,向明教育联合体已经开始了教育资源共享的探索,而新成立的集团,将使得学段之间的衔接更为紧密,实现资源合理共享、师资柔性流动、学生深度互动的良性循环,以实现成员学校整体办学水平的共同提高。“初中任教的一年给了我很大收获,学生喜欢听故事,我就准备了一些数学史的小故事给他们听。”向明中学数学老师叶莎莎说,回到高中后,她在备课的过程当中仍然秉持着这样一种态度。根据集团规划,初中生将参与高中的升旗仪式、进入高中实验场所,提前感受高中校园文化;向明初中将安排各类教师到小学为五年级同学开设各类课程,寻找初小衔接的契合点;向明高中开设的科技周末班,则为初三学生进入高一的学习生活提供了知识和经验储备。根据计划,在相对薄弱的清华中学,集团将从向明初级中学选派优秀师资执教“联盟班”,推动该校师资和生源质量提升。
  在普陀区,随着上师大第二实验中学正式启用真如镇新校舍,该区也确定了“一环”“一园”“十街镇”的义务教育发展蓝图。其中,“一环”是指环华东师大优质教育资源圈;“一园”即曹杨二中教育园区;同时辅以桃浦、长征等10个街道镇教育联合体,整体提升各学区的办学质量与水平。  
 
方法3:让职业教育不再有“失败感”
 
【成长故事】
  2016年中考,上海延安初级中学男生马旭峰凭借着超过市实验性示范性中学分数线的590分总分,被上海市工业技术学校——上海二工大“中本贯通”机械工程专业录取,受到媒体广泛关注。小马说,当初,决定要把职业教育作为自己的第一选择时,完全是尊崇了自己的兴趣和梦想。小马的父亲是一名工程师,动手能力很强,家里没有他搞不定的电器。小马非常崇拜父亲,加上从小也喜欢科技制作,因此,中考前,小马在父母支持下填报了中本贯通专业。小马妈妈算了笔账,用7年的时间学了技术,又拿到了文凭,孩子将来就业还是很有竞争力的。据统计,2016年上海市中本贯通录取考生972人中,最高分为590分,平均分545.86分,接近重点高中控制线,18个专业录取的考生超过七成分数在530分以上。
  正如小马期待的那样,如今的职业教育,并不再是所谓“失败者”的选择,而正在为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创设舞台。在信息技术学校一场毕业生座谈会上,不少学生感激学校为他们的创业之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物流与管理专业2008届毕业生泮冰清创立了汉潮工作室,在年轻人中间传播传统文化,如今已在沪上小有名气。她的成长故事可谓一波三折。她坦言,刚进职校时,确实对自己有些失望,是老师发现了她的越剧特长,并鼓励她创办了校越剧社团,让她重新发光发亮。受到鼓励的女孩不仅参加了电视台“越女争锋”的比赛,进入全国8强,专业学习也不马虎,学开叉车,成绩也是全班第一。她带着校学生会主席、全国优秀学生干部、上海市学联主席团成员等数十个光环毕业,但是却放弃外企工作,选择开了一家奶茶铺。这个选择,一度让所有对她寄予厚望的老师大跌眼镜。老师们赶到她店里才知道,泮冰清是为了积攒“第一桶金”,实现自己的越剧梦。三年后,泮冰清梦想成真,她最想感激的是信息技术学校的老师们,用对待自己孩子般的细致,给她一路向前的勇气。虽然并没有“专业对口”,但那份遇挫后的坚持、坚强和独立精神,一辈子受用。“老师不是设计他的人生,而是要关注学生究竟需要什么,让梦想发芽。”华师大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研究所匡瑛认为,职业教育的精髓并不仅仅教会知识和技能,更是塑造品格。
【申城探索】
  根据《上海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建设规划(2015-2030年)》,到2020年,上海市中等职业教育在校生达到13万人左右,专科层次职业教育在校生达到15万人左右,本科层次职业教育规模明显扩大;到2030年,中等职业教育在校生13万人左右,接受本专科层次职业教育在校生规模超过30万人。
  “我们希望给职业教育不再是不得不的选择,越来越多的学生因为兴趣走进职业教育。”在2016年上海电台《市民与社会·市长热线》以“职业教育,美好时代正在起航”的一期节目中,上海市副市长翁铁慧说。在这期节目中,还有这样一个花絮——翁铁慧的一袭套装上,别着一枚精致的银质胸针,一只灵动的舞蝶正在花儿上翩翩起舞。她特意向听众介绍,这是她向上海工艺美院毕业生张佳慧订购的。毕业没多久,这个心灵手巧的姑娘已经用所学技能,创立了自己的珠宝品牌,也在一次座谈会上,吸引了副市长的目光。
  上海市教委资料显示,上海市现代服务业、高端制造业、文化创意等产业欠缺中高级应用型人才,中高职贯通和中本贯通正在尝试形成技术技能型人才上升通道。从2010年开始,上海市开始试点中高职贯通培养模式,已设“中高职贯通”试点专业117个,就读学生近1万人;2014年开始又打通了中职和本科的直通道。学生报名踊跃,分数线逐年提高。上海市正在积极探索开展“专科高职-应用本科”贯通培养模式试点,完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建设。。为顺应这一模式要求,上海市也将调整本科专业设置,作为国家教育综合改革试验区,上海已经向教育部申请,按照行业和社会需求调整本科专业设置。今后,上海市本科课程中,将有超过50%为应用类和实践类课,70%左右的硕士将为专业硕士。
  为加强职业教育横向融通,上海市教育与人社部门联合开展“双证融通”专业改革。推动职业教育与职业资格证书的融通,把技能考核和职业行为规范等要素全面融入日常教学,建立学业评价与技能鉴定融通机制。上海市已经建设94个职业教育开放实训中心,涉及14个专业大类,覆盖56所学校。经过多年努力,上海职业教育体系框架已初步构建,为进一步完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打下了坚实基础。与此同时,国际经验也将为上海之夜教育发展助力。“十二五”期间,上海市78%的中职学校与国外教育机构有不同程度的合作交流,合作培养了5605名上海中职生。这些学校中,有的融合德国双元制经验,培养大国工匠;有的融合英国现代学徒制经验,校企协同育人;有的融合澳大利亚TAFE经验,获取TAFE证书,建设共享型教学资源库;有的融合法国经验,开展职后培训。如今,52个国际水平专业教学标准均为“上海制定”。
  在2016年12月成立的跨国职教联盟启动会上,上海市医药学校、上海工商外国语学校、上海市交通学校和上海电子工业学校,分别与澳大利亚、俄罗斯、英国和德国的相关院校与机构签订了成立职教联盟合作意向书,双方将在专业教学标准开发、师生交流、企业实训等方面开展互动交流,实现资源整合共享。在上海中职校园,拿受到国际认可的“洋文凭”,触手可及。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