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  >   故乡、他乡 沪昆高铁上的春运

故乡、他乡 沪昆高铁上的春运

日期:2017/2/9 作者: 黄祺 阅读 ( 34146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多年前,人的流动也如“一江春水向东流”,西南腹地的人们急切地希望摆脱内地封闭的环境,到东部谋求更加广阔的人生,不再回头。如今,沪昆之间长长的纽带上,有人上车、有人下车,有人从西向东,也有人从东向西。
记者|黄 祺
 
      开通不到一个月,崭新的沪昆高铁线,就迎来了它的第一个春运。沪昆高铁线是目前中国东西向里程最长、经过省份最多的高铁线,可能也是故事最多的高铁线。
  这条高铁线一头连接着东海之滨的上海,另一头是西南繁荣而美丽的昆明,途经浙江、江西、湖南、贵州,总里程2252公里。
  对于阔别家乡在城市工作的人来说,春运中的沪昆高铁,是化解乡愁、找回记忆的载体,乘上它,家就不远了。于假期中赶往春城旅游的人来说,沪昆高铁,是追寻高原温暖阳光的载体,乘上它,久居城市的人终于可以体验旅途人生。还有一些特殊的人——上海知青、上海支边干部、上海支边医生,坐在时速300公里的沪昆高铁线上,他们的心中涌起的情感,一定比普通人复杂得多、丰富得多。
  原本,中国东部长三角地区,与西南内陆,在经济、文化、社会等各方面发展水平差异巨大,但随着包括沪昆高铁线开通在内的交通改善,内地与沿海地区的差距正在迅速缩小。2016年中国各省GDP增速排行榜上,贵州省名列前茅,贵州经济发展的提速,就有沪昆高铁的贡献。2015年6月沪昆线上海至贵阳段通车,让贵州旅游经济和大数据产业的发展如虎添翼。
  多年前,人的流动也如“一江春水向东流”,西南腹地的人们急切地希望摆脱内地封闭的环境,到东部谋求更加广阔的人生,不再回头。如今,沪昆之间长长的纽带上,有人上车、有人下车,有人从西向东,也有人从东向西。
  故乡、他乡,都有各自的精彩。
 
云南有多远?
 
  从考上硕士研究生开始算,50岁的闻桦,在上海生活已经快30年。只要没有特殊情况,离家后的20多个春节,闻桦一定回到云南过年。今年春节长假的最后一天,闻桦将妻儿送上飞机,自己作为大学教授有寒假,可以多陪父母几天。
  “父母在不远行”“儿行千里母担忧”——古时的中国,用很多诗词、俗语来告诉人们,远行不易、客居他乡多苦楚。这些担忧,是古代交通不便的恶果,离了家,不但人回不了家,连音信也难以传递。世易时移,交通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但中国人传统中对家庭和亲情的重视,植根于基因中,无法改变。
  家乡有多远?云南有多远?闻桦亲身经历了回乡之路的巨大变化。
  1990年代初,闻桦考上了一所上海的高校读研,5年中每个寒暑假都要回到家乡云南,每次归途和返校都是一种考验,唯有心中见到亲人的期盼,让苦也变成了快乐。当时,闻桦乘的是绿皮火车,上海到昆明单程需要60多个小时。回家的火车票在学校内购买,基本可以保证,但从家乡回上海的票,则只能靠运气,运气好则能够买张硬卧票,至少睡眠和上洗手间能够得到保障。运气不好只能买到硬座票,尤其寒假遇上春运,车厢挤得水泄不通,为减少上洗手间的次数,闻桦只能尽量少喝水。
  上海到昆明火车途经的地区,多年前一直是欠发达的西南内陆,因此,春运中,进城务工的农民工和从内地到大城市上学的大学生,是火车上最主要的群体。如此漫长的旅程,如此难熬的环境,只有这些一心回家,而又没有其他选择的人才能忍受。
  春运火车难坐,暑假也不会好多少。闻桦记得,绿皮火车没有空调,经过浙江、江西、湖南都热得不得了,坐在硬座车厢里经常大汗淋漓,空气中的气味极其难闻。哐啷哐啷两天两夜后,入贵州,火车终于被一个接一个的山洞吸走了热燥之气,车厢中的气氛也愉悦了不少。
  多年后回忆,闻桦觉得,火车车厢也许并非因为进入山区变得清凉,是近乡之情驱散了所有的烦恼,让每个人都变得友善。“最难忘的是火车即将进入昆明站,广播里响起萨克斯演奏的《回家》,至今时时在脑海里浮现。”
  工作以后,闻桦终于可以乘坐飞机回家,告别绿皮火车。今年春节前,他看到沪昆高铁贯通的消息,沉寂在记忆深处的火车记忆,猛地重上心头。闻桦想乘高铁回家,重温紧贴地面的回乡路,遗憾的是票已售罄。不过,他已和同事相约,暑假里一起乘高铁到云南。
  闻桦说,回想20多年前,他最大的愿望,是回家车程能够缩短一半,这个理想,在当时来说已经非常超前。上海距离昆明,飞机航线距离也有2000公里,如今沪昆高铁时速可以达到近300公里,每天4班列车中最快的一班只需要10小时36分钟,这个速度在当时是无法想象的。
  云南有多远?对于上海知青来说,记忆中的云南,则仿若另一个世界。
  1994年,根据叶辛同名小说改编的电视剧《孽债》播出,曾在社会上引发巨大的反响,掀开了尘封的特殊历史记忆。故事中5个从西双版纳出发的孩子,坐着摇晃的绿皮火车,跨越数千里寻找自己在上海父母,他们是上海知青在云南留下的孩子。
  2016年12月28日沪昆高铁首班列车上,就有结伴到云南故地重游的上海知青,50年前,他们以为自己永远不能再回到上海,上海与云南的距离,仿若一生一世,如今追忆,唯留无尽感叹。
 
说走就走,东西之间
 
  速度改变的不仅仅是时空距离,更是人们的生活方式和观念。
  如今,沪昆之间,沉重、艰苦被愉快、舒适的气氛代替,春运的沪昆高铁上,回乡的人和旅游的人,已经很难辨别,无论是去故乡还是去异乡,说走就走的旅程,不再是奢望。
  沪昆高铁贯通之前,上海游客去西南旅游,大多选择飞机,而且多为跟团游。上海到贵阳段高铁开通后,2016年的夏天,乘坐高铁进入贵州清凉游的散客大幅度增加。高铁直通昆明的这个春节,不少游客也开始选择搭乘高铁去云南享受冬日暖阳。事实上,除了从上海、浙江出发的旅客,这个春节长假,从江西、湖南、贵州出发搭乘高铁去云南的旅客数量也非常多。这三个内地山区省份,都有着阴冷潮湿的冬季,有了沪昆高铁,说走就走的旅行变得可行——只需要顶多四五个小时,盘踞在头顶灰色的多雨云层,就会被抛到脑后,前方,是彩云之南慷慨的阳光和清新的空气。
  有人从东向西追逐艳阳,也有人从南向北寻找新的玩法。今年春节,香港、深圳市民开始尝试自己的旅游新路线:从深圳搭乘高铁到昆明,时间从过去的20多个小时缩短到7个小时。到达昆明后,再乘沪昆高铁,南国的游客就可以畅游云南、贵州,领略与岭南完全不同的山区风景和文化。
  沪昆线上,从来就不缺少风景。
  位于中国西南边陲的云南,是很多人心目中的神秘之境,石林里的阿诗玛、西山的碧水、西双版纳的密林、泸沽湖的女子、大理的世外桃源、玉龙雪山的孤傲伫立……云南拥有丰富的旅游资源,沪昆高铁的开通,让云南游的形式更加多样。
  尽管被称为云贵高原,但与云南相邻的贵州,无论地貌、景观还是风土人情,却与云南截然不同:黄果树瀑布、青岩古镇、千户苗寨、织金洞、梵净山、威宁草海、赤水竹海……沪昆高铁线在贵州境内停靠的好几个站点,下来就是经典旅游区,过去需要行车数小时的景区,如今轻松到达。
  有了高铁,无论是城乡之间的联系,还是大城市与小城市之间联系,都变得更加容易也更加紧密。如此一来,西南内陆的年轻人,不必离家千里,也能寻求到适合自己的成长和发展空间,越来越多人选择留在中小城市,既可以方便地回家照顾家人,又有自己的一方天地。    
  因为交通变得快捷,离乡还是回乡、走还是留,选择变得多样,抉择也不像过去那么艰难。
  沪昆高铁线在云南的终点,是全新落成的昆明新南站,这座火车站是目前西南地区规模最大的火车站,更是我国唯一通往南亚、东南亚的高铁枢纽站,作为泛亚铁路起点站,它将成为连接与南亚、东南亚地区的重要桥梁,是“兰昆通道”“沪昆通道”“南部沿海及西南通道”和“泛亚铁路”等四大通道的会合点。
  因此可以说,昆明是沪昆高铁线的终点,同时又是中国西南“一带一路”的起点,“泛亚铁路”蓝图中,昆明将把境外和中国内地高铁连接在一起,促进周边地区的互联互通。
  泛亚铁路是一个统一的、贯通欧亚大陆的货运铁路网络。2006年11月10日,亚洲18个国家的代表于韩国釜山正式签署《亚洲铁路网政府间协定》,筹划了近50年的泛亚铁路网计划最终得以落实。
  中国始终在争取实现泛亚铁路网,这对中国以及周边国家来说,都将带来经济上的巨大利好。位于云南以南的东盟国家,是中国重要的贸易伙伴,对于中国来说,泛亚铁路不仅连接了马六甲海峡的丝绸之路,而且也打通了从阿拉山口到伊朗到土耳其到德国的陆上通路。
  如果泛亚铁路贯通,从昆明同向东盟国家的旅游线路也将形成,会给周边国家带来更多的旅游客源和收益。
         
火车怎比汽车快?
 
  云南十八怪,其中一怪是“火车没有汽车快”。多年来,云南境内以及云南与周边地区的铁路交通,一直比较落后。
  事实上,云南人可谓看尽了关于火车的世间风云。一百多年前,云南是中国最早通火车的省份之一,滇越铁路曾经跑出过120公里/小时的高速。但后来,地处边境的云南由于战乱、经济的落后和特殊的地理条件,在铁路建设上逐渐落在了后面。
  沪昆高铁线的建成,让云南人重新搭上快速列车。沪昆高铁线建设采取分段施工、分段开通的方式建设,在建设过程中,这条铁路挑战了三大技术上的难题。
  第一个难题是穿越地震断裂带。云南地处欧亚地震带的东段侧缘,属于地震多发区,有的区域处于破坏度大的9度断裂带上。在这样的地方修建高铁,并要保障列车安全快速平稳行进,对于建设者来说是没有先例的挑战。
  同时,沪昆高铁沿线多山,铁路架设在桥梁上,在地震断裂带上如何保证高铁桥梁的安全,也是难题。
  沪昆高铁线云南段中的南冲大桥,就是一座经过9度地震断裂带的桥梁,虽然长度只有164米,但设计和施工却必须倍加谨慎。建设单位介绍,经过反复论证,桥梁设置了一系列减震措施,这样,就算发生强烈地震,地震对桥梁的破坏也能得以减小。南冲大桥两端连接的两座隧道也处在9度地震带上,隧道被用特殊材料加固,设计时隧道中预留了30厘米的修补和救援空间。处在地震区的高铁路基,也进行了特殊的设计,这一系列措施,使得高铁运行的安全得到最大程度的保障。
  沪昆高铁线创造的另一个奇迹,是桥隧比达到约七成。所谓桥隧比,意思是在铁路总里程中,桥梁、隧道所占的比例。高速铁路为了保证速度,必须尽量减少弯道和起伏,因此遇山开洞,遇渊架桥,沪昆高铁线大部分在山区行进,带来了史无前例的桥隧比。
  全长14.8公里的壁板坡隧道位于滇黔两省交界处,是沪昆高铁全线最长隧道,也是全线3座Ⅰ级风险隧道之一。壁板坡隧道经过六个断层,隧道还穿过煤层煤线采风区,坍塌、有害气体等等因素都威胁着施工安全。
  沪昆高铁线上还诞生了一项世界桥梁之最——北盘江大桥。贵州省境内的北盘江大桥主跨达445米,是目前世界尚最大跨度的混凝土拱桥,代表着目前高速铁路桥梁建造技术的最高水平。
  喀斯特地貌给云贵高原留下神奇的自然景观,云南的石林、贵州的织金洞,都是喀斯特地貌的鬼斧神工之作,但是,喀斯特地貌给高铁的修建带来极大的考验。在喀斯特地貌区域,看起来寻常的大山,开凿进去却有可能是溶洞、暗河、碎石,容易带来塌方等危险。
  工程技术上的难题被逐一攻克,中国高铁建设能力因沪昆高铁线的开通,再次迈上了新的台阶。
  科技,改变了时空距离,也改变了人的生活和想法。沪昆高铁线上,新的故事正在上演。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