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封面  >   “特朗普时代”的网络变局

“特朗普时代”的网络变局

日期:2017/2/9 阅读 ( 51110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不知道在网络战争层面,“网红总统”特朗普是否能够让美国继续领先,又是否能够让美利坚如他所说:“我们必须在网络和网络战上坚不可摧。”
’撰稿|朱宇伦
 
从“邮件门”说起
 
  “邮件门”的事情本质说来其实很简单,即希拉里在2009年至2013年担任美国国务卿期间,使用私人邮箱处理了大量公务邮件——据悉,涉及其中的公务邮件数量达到6万件之巨,包含部分牵涉美国国家机密的绝密件。
  著名的“维基解密”网站就盯上了希拉里,2016年7月22日,该网站开始对外公布有关希拉里的文件。内容堪称劲爆,从“为赢得大选暗中攻击桑德斯”到“派人去特朗普演讲现场闹事捣乱”,从“通过出售美国驻外大使官职以筹措资金”到“知道沙特、科威特资助ISIS却秘而不宣”,几乎任何一条都能阻碍甚至摧毁希拉里·克林顿女士的总统梦。而“维基解密”则干脆在其推特上声称:“当所有信息被公布之后,希拉里唯一能免于牢狱之灾的方法就是,成为总统之后特赦自己。”
  一番折腾之后,希拉里最终败选。然而,事情到了这一步却还没有完——因为美国人的“老对手”俄罗斯人卷入了“邮件门”事件。早在2016年7月26日,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在接受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采访时说,专家认为是俄罗斯攻击了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服务器并泄露了邮件。而当被问及俄罗斯是否会尝试对美国大选施加影响时,奥巴马则表示:“一切都是有可能的。”
  “邮件门”是否真是俄罗斯人所为,尚且不得而知,众议院情报委员会民主党众议员亚当·施夫所说,俄罗斯非常担心希拉里当选美国总统的情形。反之,特朗普曾多次公开赞许俄总统普京,并表示“期待和普京合作改善美俄关系”,俄罗斯媒体针对特朗普的报道也大都比较正面。
  美国一家名为ThreatConnect的情报公司的网络安全研究者发现,自称是“单独行动”进入民主党服务器获取邮件的黑客Guccifer 2.0使用的是俄罗斯的虚拟专用网络(VPN)。该公司还称,多项证据表明Guccifer 2.0是俄罗斯方面虚构出来的人物。  除去Guccifer 2.0,还有两个据称与俄罗斯情报机构有关的组织分别于2015年夏天和2016年4月进入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服务器,窃取了委员会针对特朗普的对手研究。它们的代号分别是“花式熊”(Fancy Bear)和“舒适熊”(Cozy Bear)。
  民主党内的怀疑之声甚至更早出现,去年6月,民主党方面表示,使得希拉里以及民主党内领导层陷入困境的“邮件门”,其幕后黑手正是俄罗斯黑客。此前,希拉里的竞选经理罗比·穆克也曾对CNN表示,俄罗斯情报部门可能希望通过泄露邮件分裂希拉里与桑德斯的支持者,从而帮助特朗普当选总统。
  2016年10月7日,就在希拉里和特朗普将要进行第二轮美国总统大选辩论的前两天,奥巴马政府公开宣布了官方指控。  指控中提到,美国情报局确信,俄罗斯政府操控了近期的美国政治组织、个人及机构的邮件信息泄露,美方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这些盗窃和曝光行为意图干扰美国的选举进程。
  俄罗斯当然不会承认对于自己的指控。俄罗斯驻美国大使馆表示,民主党部分代表对俄罗斯的指责是“不正当且不合宜的”,“近似孩子气式的毫无根据”。
  真真假假之下,特朗普最终当选为美国总统,这场让希拉里败选的“邮件门”背后,大国之间的网络暗战,才是更为精彩的部分。
 
网络战的前世今生
 
  别看这回被俄罗斯摆了一道,作为互联网的创造者,美国人自己,其实就是互联网战争的重要参与者之一。
  早在1991年的第一次海湾战争中,美军就对伊拉克使用了网络战的一些初级手段。开战前,美国中央情报局派遣特工到伊拉克,将其从法国购买的防空系统使用的打印机芯片换上了染有计算机病毒的芯片。在战略空袭前,又用遥控手段激活了病毒,致使伊防空指挥中心主计算机系统程序错乱,防空电脑控制系统失灵。
  而在1999年的科索沃战争中,双方都动用了网络战手段进行对攻。南联盟使用多种电脑病毒,组织“黑客”实施网络攻击,使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军队的一些网站被垃圾信息阻塞,北约的一些计算机网络系统曾一度瘫痪。北约一方面强化网络防护措施,另一方面实施网络反击战,将大量病毒和欺骗性信息注入南军计算机网络系统,致使其防空系统陷于瘫痪。
  当然,这个时期的网络战,往往还只是无法摆上台面的“背地使坏”,又或者说还未能形成模式化、制度化的作战体系,顶多作为一种作战的补充。
  或许是认识到互联网战争的重要性,自2002年12月起,美国海、空、陆军开始组建自己的网络部队。2009年奥巴马上台后,宣布成立网络司令部,将之前陆海空三军的网络部队进行扩充和重组。2010年5月21日,美军网络司令部正式启动,10月开始全面运作。2011年,美国防部“网络空间行动战略”出台;2012年,美国家网络靶场正式交付军方试用。
  2013年,美国又热炒黑客攻击事件,借机将网络司令部由900人扩编到4900人,并且已经建成了133支网络部队。2015年4月,美国国防部首次公开表示将网络空间行动作为今后军事冲突的战术选项之一,表明美国已形成了网络攻防的有效模式,具备了发动网络战争的全部能力。也就是在一年之后,面对在互联网上肆虐的“伊斯兰国”,美国宣布将对其发动网络战。至此,美国人终于首次将网络战作为公开的攻击手段。
  而在这之前,美国网络部队的存在尽管相对低调与隐蔽,但却依旧“战绩彪炳”。2011年,美军利用“震网病毒”,攻击了伊朗纳兹坦核电站的核设施,使得其用于提炼浓缩铀的约1/5离心机报废,导致伊朗在当年11月一度暂停了铀浓缩活动,外界认为这次攻击大大延迟了伊朗核计划。据称,整个攻击过程如同科幻电影:由于被病毒感染,监控录像被篡改。监控人员看到的是正常画面,而实际上离心机在失控情况下不断加速而最终损毁。
  至于被斯诺登曝光的“棱镜”计划,其中显然也有着美军网络部队的影子,更为可怕的是,类似的计划还有“Xkeyscore”“矛枪”“鹰哨”“极光黄金”等数个对内对外的大规模监控监听计划。事实上,美国人凭借先进的科技,以及掌控域名资源的天然优势,在网络战争领域,早已领先于世界。
  此番“邮件门”事件中的另外一位主角俄罗斯,在网络战争上的造诣恐怕也没有比美国低上多少。据外媒报道,俄罗斯军方拥有大型“僵尸网络”、无线数据通讯干扰器、扫描计算机软件、网络逻辑炸弹等多种网络攻击手段。目前俄军正在研发的远距离病毒武器,则能对敌方的指挥控制系统构成直接威胁。
  至于战绩,2007年爱沙尼亚曾经遭受的网络攻击,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2007年4月,爱沙尼亚政府决定将首都塔林市中心的一座苏军雕像拆除,并将其移至市郊的军人公墓。此举引发了爱沙尼亚的俄罗斯人强烈不满,俄罗斯政府也对爱沙尼亚政府的行为表示强烈抗议。
  拆除雕像当天,爱沙尼亚总统府和议会的官网、政府各大部门网站、政党网站的访问量突然激增,导致服务器过度拥挤而陷入瘫痪。同时遭到攻击的还有爱沙尼亚六大新闻机构中的三家,以及两家全国最大的银行和多家通信业务公司的网站等。在随后的几天里,类似的网络攻击又发生了两次,目标均是政府和议会等重要机构和行业的网站。这一事件被全球军事专家称为是第一场国家层面的网络战争。
  此后,2008年的俄格战争、2014年的乌克兰危机以及2015年土耳其击落俄军驻叙战机等事件中,网络空间都无一例外地成为了俄罗斯的重要战场。
  而无论此番俄罗斯与美国之间的网络龃龉会发展到何种程度,网络层面的斗争已经成为了大国博弈的重要一环,网络战争也无疑已经成为现代战争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特朗普的网络战争观
 
  在网络已经高度发达的今天,特朗普对于网络社交媒体的运用,实际上在其竞选之路上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因此,不少人认为他才是真正意义上第一位网络时代的美国总统。
  那么,在今后至少四年的总统任期里,这位商人出身的美国总统,会给美国的网络战争,带来怎么样的变化?上升到世界层面,网络战争的发展又会如何?
  可以肯定的是,无论是之前的民主党执政,还是如今的共和党再度上台,美国人在网络层面的战略方针是不会改变的,甚至可以说,网络战争的深度与广度,只会越来越扩张。
  这一点,从前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卸任前夕,美国方面针对俄罗斯的一些动作,就能看出些许苗头。奥巴马政府在对俄罗斯提出指控之后,宣布制裁包括俄罗斯情报总局和俄联邦安全局在内的5个俄罗斯实体机构和4名俄情报总局高层官员。此外,美国国务院勒令35名俄驻美大使馆和俄驻旧金山领事馆官员及其家人在72小时内离境,同时宣布将关闭位于纽约和马里兰州的两处俄罗斯政府持有的房产。
  尽管目前来讲并没有实质性的证据能够确切证明俄罗斯政府参与了“邮件门”事件,“维基解密”创始人阿桑奇也罕见地出面表示俄罗斯与被解密的邮件无关。但是,美国政府实际上需要的或许并不是证据,而是警惕性——警惕于俄罗斯网络部队力量的发展。正如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克拉珀1月5日在出席参议院军事委员会听证会时所说的那样,至少30个国家正在发展网络攻击力量,俄罗斯是其中之一,而且对美国政府、军方、外交、商业运作以及基础设施构成越来越大的威胁。一场网络军事力量的军备竞赛即将拉开大幕,美国与俄罗斯则极有可能是两位主演。
  而网络战争的影响,实质上已经从最初的软性杀伤,逐步加强为硬杀伤,并且隐隐有触发现实世界武装冲突的可能性。2011年的“阿拉伯之春”以及随后引发的雪崩式的西亚北非“颜色革命”,推特等社交网络无疑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时至今日,在伊叙边境依旧挣扎不断的IS,其起家也正是有着网络新媒体的助力。无数难民的遭遇,或许正是网络战争破坏力的最直观体现。
  当然,不管特朗普赢得大选是否真与俄罗斯的网络战有所关联,也不管他在推特上会不会出点乱子,至少这位与互联网关系密切的总统,对于网络战的态度还是端正的。
  1月20日,特朗普正式就职之后,就在白宫网站上指出,“网络战是一类新兴战场,我们必须采取一切措施以保护我们的国家安全机密及各类系统。我们将优先通过网络司令部开发防御与进攻性网络能力,同时招募最出色且最睿智的美国人才以服务于这一关键性领域。”
  这不是特朗普第一次公开呼吁提升美国的网络攻击能力。2016年10月3日,特朗普在一次面向美国退役军人的演讲中表示,“我将确保我们的军队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网络进攻与防御能力。以今天为起点,我们将重拾这一长久以来遭受忽视的国家层面决议,讨论如何发展必要的网络攻击战略,从而在21世纪取得关键性安全优势。”
  2016年11月21日,特朗普则通过一段几分钟的视频对外宣布了白宫过渡阶段前100天的政策规划,其中提及了制定全新的美国国家网络计划,但没有透露细节内容。特朗普称,将会要求国防部和参谋长联系会议主席制定综合计划,保护美国关键基础设施免受网络攻击威胁以及其他类型的攻击。而在白宫的外交政策页面中,也可以看到特朗普当局将“参与到网络战当中,旨在破坏并阻止恐怖分子借此进行的宣传与招募活动”置于重要位置。
  此外,在竞选期间,他还批评称美国在发动网络战的能力方面不及其他国家。去年3月,特朗普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指出,“首先,我们的网络已经严重过时。我们曾经是积极进行创造的群体,但现在我们已经落后于时代。大家可以选择拒绝,可以坐视美国缺乏强大网络能力的现状。但我认为我们不会作出这样的选择。我认为我们的网络先进程度已经不及其他国家。”特朗普称,美国政府需要准备好使用攻击性网络武器来回击其他国家的黑客行为。
  特朗普所提名的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的看法与他如出一辙,弗林认为美国的网络能力已经落后了,正在被竞争者快速赶上,他曾关注并指出:中国、俄罗斯、伊朗和跨国犯罪组织攻击美国网络的频度令人震惊,美国明显没有准备好应对。
  特朗普在自己的就职演说中曾再三强调“America first(美国优先)”,不知道在网络战争层面,“网红总统”特朗普是否能够让美国继续领先,又是否能够让美利坚如他所说:“我们必须在网络和网络战上坚不可摧。”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