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南辕北辙  >   一位阿拉伯公主的传奇

一位阿拉伯公主的传奇

日期:2017/3/21 作者: 恺蒂 阅读 ( 8982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在她的墓碑上,刻着这样的文字:“在她的内心最深处,她挚爱着她的故园。”
恺 蒂
 
  桑给巴尔老王宫斑驳的墙上满是雨水的痕迹,霉斑蔓延开来,地板吱吱呀呀,红地毯已是褐色。然而,王宫宏伟的骨架还挺直地站立着,厚重的木门上巨大的铜钉保持着显赫一时的威严。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访问桑岛的照片,巨大的穿衣镜,全套盥洗室的用品,能够被关进抽屉里的洗手盆。这里曾经是多么现代的居所! 
  在这空无一人的老王宫里呼吸着历史的尘埃,突然撞上了一个灰头土脸的小展览。油漆斑驳的墙上贴些老照片或复印件,发黄的文字说明道出了一位传奇的阿拉伯公主的故事。
  塞尔玛公主,Sayyida Salme,出生于1844年。桑给巴尔第一位苏丹赛义德最小的女儿,母亲是苏丹的一位小妾。公主从小就会说阿拉伯语和斯瓦希里语,哥哥们教她骑马打猎,她则通过在一块骆驼的肩胛骨上偷偷抄写古兰经而自学读写。1856年苏丹萨义德去世,塞尔玛公主只有十二岁,她的两位哥哥分管马斯格特和桑给巴尔,她也继承了领地和财产。1859年,年仅十五岁的塞尔玛卷入两位哥哥的争权夺利之中,马斯格特与桑给巴尔正式分裂,阿曼帝国逐渐衰落。
  当时的桑给巴尔是国际化的海上贸易的枢纽,赛尔玛的文字描写了宫廷中的各类人物,呈现出一个多元文化的画面:“在我们宫殿的长廊中,一个画家可以找到许多他可以描画的对象,在长廊上过往的,至少有八到十种不同的肤色,还有那些色彩斑斓的服饰,一位艺术家只有使用最生动的色彩,才能够描画出真实的图像。对我们这些孩子们来说,最有意思的是大家会说那么多不同的语言,除了阿拉伯语之外,我们还能听到波斯语、土耳其语、切尔斯克语、斯瓦希里语、努比亚语、阿比西尼亚语……”
  展览上,还有一张1863年的桑给巴尔的素描,从海上看宫殿城堡街道、单帆船和小渔船,风景依然如今日。这幅画的作者,是一位年轻的德国商人海因里希,Heinrich Ruete 。他的住处与公主的只隔一条窄窄的小街,公主后来写道:“在我哥哥Majid的统治期间,欧洲人在桑给巴尔很受人尊敬,与我们也都友好相处。我在从Bububu回到石头城后不久,就认识了我丈夫。我们俩的房子相邻,他平屋顶的房子比我的要低,从我的窗户,我能看到他的住处,我常常看到他那些快乐的绅士晚会,他还特地安排给我演示欧洲餐饮的习俗。” 
  两人相爱,斜窗偷情,公主怀孕。1866年8月,身孕日渐明显的公主与海因里希私奔,乘坐英国军舰前往英国殖民地亚丁。为了能够与海因里希结婚,她放弃伊斯兰教,接受洗礼,皈依基督教,改名为Emily Ruete。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在前往德国的途中夭折,在汉堡定居后,他们又育有一子二女。
  在欧洲的生活不容易适应,她在家书中写道:“一开始的欧洲生活对我来说有多困难、多复杂,难以言表……相比之下,欧洲人到了我们的家园,总是能够保留他们的生活习惯,与我到欧洲的境遇相比,那简单得如同儿戏………”
  1870年,海因里希在一场交通事故中丧生,德国政府冻结了她的大部分财产,她移居贝鲁特,写作回忆录,目的之一是为了养家糊口,这就是1886年在柏林出版的《一位桑给巴尔的阿拉伯公主的回忆录》。这是第一部由阿拉伯妇女书写的自传,它不仅记录了19世纪中期的桑给巴尔,提供了阿拉伯女性生活的第一手资料,还描述了公主在亚丁、叙利亚和德国等地的生活状况,通过一位非欧洲女性的独特视角来看19世纪的欧洲,充满了对多元文化的审视和对妇女医疗教育等问题的关注。 
  离开桑给巴尔之后,赛尔玛公主只回过桑岛两次,但故乡已成异乡,她都是过客。1924年2月29日,她在德国耶那去世,她的骨灰被运回汉堡与丈夫合葬,同葬的,还有一包桑岛海滩的沙子,是她1888年重返桑岛时带回到欧洲的。在她的墓碑上,刻着这样的文字:“在她的内心最深处,她挚爱着她的故园。”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