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品评  >   “草疯长”式的电影人生

“草疯长”式的电影人生

日期:2017/4/13 阅读 ( 7458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今村昌平的第一位老师是小津安二郎导演,他虽然推崇小津导演的电影作品,却坦陈自己不会按照小津的路数去拍。
撰稿|王  淼
 
  说出来几乎没有人相信,日本电影大师、两届戛纳金棕榈奖得主今村昌平电影生涯的大部分时间,居然都是在靠借钱过日子。那么,是什么吸引今村昌平一生致力于拍电影这个“不上算的工作”呢?他在拍电影的过程中又有着怎样的骇人之举、体验到怎样的人生乐趣呢?《草疯长》讲述的正是今村昌平与众不同的电影人生。
  从儿时开始,今村昌平的人生就处于一种无拘无束的“草疯长”的状态,五岁左右,祖母即经常带他到法名寺鬼子母神堂玩。年龄稍长,今村昌平经历了战时的艰难生活,他把黑市看作是一个自由的小天地。童年的经历对今村昌平的影响甚大,也几乎都能在他其后的电影中找到一些痕迹,比如,今村昌平的母亲是一位体形高大的豪爽女性,他后来即怀着敬畏的心情,在电影中刻画那些生命力旺盛的健壮女性形象;他的电影有着解不开的农村情结,因为他认定只有在农村才会有真正的人与生活,他由此将一些原本讲述大城市故事的电影挪移到农村,把来自农村、充满活力的女性设为电影的主人公。
  今村昌平的第一位老师是小津安二郎,他虽然推崇小津导演的电影作品,却坦陈自己不会按照小津的路数去拍。今村昌平对小津的不满在于他从来不给演员留下自由发挥的余地。今村昌平觉得,这会使演员逐渐丧失自然生动的临场发挥。今村昌平独立拍摄的第一部电影是根据今东光的小说《帐篷剧场》改编的《被盗窃的情欲》,在这部处女作之中,公司分派给他的能叫座的当红影星,他虽然不能拒绝,但对配角的挑选,他却力主按照自己的意愿来定。正是在这部电影中,今村昌平起用了一些非专业演员,并尽量在外景地拍摄,以拍出原汁原味的的生活形态,今村昌平以此逐渐确立了自己独特的摄制手法。
  虽然开启了自己的独立导演之路,但这并不意味着今村昌平的电影人生踏上了坦途。事实上,对于今村昌平来说,独立导演之路恰恰是他电影人生的一个重要的分水岭——自从今村昌平对父亲编造谎言,拒不继承医生家业,偏偏跑去做电影导演之日起,他几乎一直过着捉襟见肘的生活。尤其是拥有了自己的电影公司之后,今村昌平先是因创办电影学校而遭遇诈骗,背负了上亿债务,其后他又多次被债主追债,处于变卖房产的边缘,其间有三年“简直都不想活了”,更有长达十多年无法拍故事片,只能靠接拍一些纪录片维持生活。不过,尽管生活窘迫,今村昌平对于拍片却是不计成本,对每一个细节都有着近乎苛刻的追求——为了拍出一艘张着红帆的小船在洋面上漂向远方的镜头,他请求飞行员一再降低飞行高度;为了拍出深山荒凉感的温泉,他把搜寻范围扩大到整个日本;为了拍出“山涧里如同龙卷风一般飞出来一大群乌鸦”,他让人大量捕获乌鸦,再一起放飞;为了让影片更加真实,他不惜将花费了大量人力和物力拍摄的镜头全部删除……
  今村昌平的人生是一种“草疯长”式的人生,他拍摄的电影则力图摆脱传统的影响,去探索某种完全不同的拍摄方法。早年的今村昌平即以“吃喝嫖赌”在制片厂里广为人知,他喜欢出入小酒馆寻找素材,在那里看到另样的人生;他喜欢一切“牛鬼蛇神”,经常泡在他办公室里的人,有喝酒或采访认识的女招待,有被逐出僧门的和尚,有败光家产的浪荡公子……今村昌平认为,拍电影是一种探究人性真髓的工作,就要在对好色、贪婪的描写中追寻人类的滑稽、伟大、纯真、丑陋,表现人类的无奈与为了生活的挣扎,表现“当今正在齐声称颂‘表面的繁荣’和‘蹊跷的民主主义’的日本社会”。今村昌平其实是以电影的方式传达自己对社会的认识,袒露自己内心的想法。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