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花花世界  >   玩儿国的孩子

玩儿国的孩子

日期:2017/4/19 作者: 苗炜 阅读 ( 9360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年轻男性的学术成就日趋下降,他们不再花时间和女性社交,也不像过去的年轻人那么努力。
苗 炜
 
  《木偶奇遇记》里有一章,匹诺曹坐上一辆马车,马车上都是和他一样的少年,他们的目的地是“玩儿国”。这个国家跟世界上任何国家不同,全国都是小孩子,最大的14岁,最小的8岁。满街都是嘻嘻哈哈的声音,吵闹声,叫喊声,让人头晕。到处是一群群捣蛋鬼,有的打弹弓,有的扔石片,有的打球,有的蹬自行车,有的骑木马,有的捉迷藏,有的玩追人,有的扮小丑吃火,有的翻跟头,有的玩倒立,有的滚铁环……总而言之是一片乱七八糟。所有的广场都只见小戏棚,从早到晚挤满了孩子。所有的墙上都可以读到用炭写的最好玩的标语,比如“玩具万岁!”“我们不再要学校!”“打倒算术!”等等。
  匹诺曹到了“玩儿国”,喜不自禁,开始玩耍。没过几天,他变成了一头驴。“玩儿国”的少年固然可以尽兴玩耍,但这样做的结果是,变成一头驴,终生干脏活儿累活儿。作者吓唬孩子,如果你贪图游戏,不好好读书,那么你会得到惩罚,干一辈子体力活儿。
  现在没有人相信这个惩罚,“玩儿国”却更真实了。它不再路途遥远,要结伴前往,它就在电脑里,在手机里,手指滑动就能去往。那里更好玩了,你可以指挥一支球队,指挥一支军队。VR设备会让玩儿国的体验更真实。那里的居民也不再只是8到14岁的少年,有的20多岁,有的30多岁,他们在玩儿国里都呆了很长时间。有一个玩了十年游戏的小伙子说:“虚拟世界中提供的控制感和可预测性怎么说也不为过,在一个前所未有的复杂世界中,清爽简单的虚拟人生是个让人沉醉的世外桃源。”
  加州帕洛阿托未来学会的游戏开发总监麦格尼格尔估算,一个21岁的年轻人可能已经在电脑游戏上花了10000个小时。而一个大学生从入学到拿到学位,他的学习时间大概是在5000个小时。男生女生对游戏的投入态度不同,男生打游戏的时间通常是女生的三倍,所以一个21岁的男生可能已经花了14400个小时来打游戏。还有一项研究说,在夫妻双方只有一个人打游戏的349对夫妻里,84%的情况是丈夫是游戏玩家。如果两口子都打游戏,73%的情况是丈夫玩的时间更多。过分沉溺于玩儿国,造成这样一种现象——同龄的男性,显得比女性要幼稚,他们迷恋虚拟世界,更不擅与人交往,更不擅处理现实社会的人际关系。
  斯坦福大学曾用核磁共振成像检验打游戏时人脑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们发现,打游戏时,男性比女性感受到了更高程度的奖赏,他们对游戏成瘾的可能性要比女性高三倍。这是一个奇幻科技助力兴奋成瘾的时代,男人们对智能手机、新的平板电脑、新款电视、运算超强的电脑有天然的好奇,他们每周差不多要花60个小时在这四样东西上转来转去,这些电子产品和其中的内容,都使男性发生了一些根本的改变。
  《雄性衰落》一书认为,年轻男性的学术成就日趋下降,他们不再花时间和女性社交,也不像过去的年轻人那么努力。社会期望男人们有上进心,成为积极主动、对自己负责的好公民,然而,我们经常看到的景象是,许多年轻女性聚在一起,声讨她们的男朋友是多么不靠谱。网络世界已经严重阻碍年轻男性的社交能力和兴趣,他们在玩儿国里滞留的时间太长了。玩儿国不断弄出新花招让我们上瘾,所谓唤起成瘾,指的是为了达到和过去一样的刺激程度,你需要新的事物,重复观看一个画面很快会变得无聊,视觉体验的新奇性才是关键。电子游戏正是提供新奇刺激的产业,它造就了大批漫不经心、魂不守舍的年轻人。我们要面临的问题是,玩儿国在侵入现实,那些游戏产业的从业者是互联网企业中的英雄,世上最好的故事设定者、最有创意的技术人员,都在想着怎么把玩儿国弄得更绚烂,让人们在那里花费更多的金钱和时间。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