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南辕北辙  >   纪念芬

纪念芬

日期:2017/6/7 作者: 恺蒂 阅读 ( 6174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芬是以她的学识、智慧、同情心及同理心,让约堡人对这个美国女子刮目相看。
恺 蒂
 
  5月17日那天,伦敦阴雨。中午收到乔纳森的邮件,标题是:“芬走了。”
  虽然并不是完全出乎意料,但这个消息,还是让我的心如秤砣般往下沉了许多。在芬2月刚过了50岁的生日后不久,就听到她脑瘤在美国接受治疗的消息,同时,也听到了她进入生命中第五十个年头的纪念:在剑桥大学设立一个教授席位,这个教授席位将专门研究人类在非洲远古至今的历史以及考古,并通过研究、交流及教学把非洲带进剑桥大学等高等学府的主流文化中。那封发给朋友宣布剑桥大学接受捐赠设立教席的信,风格依然是芬典型的谦卑,仿佛这个教授席位,不是她送给剑桥的礼物,而是剑桥大学送给她的50岁生日礼物,接受她的捐赠,她应该感激剑桥大学。 
  这位美国女孩,哈佛大学法学院的高材生,曾在耶鲁大学中文系进修过,还曾做为福伯莱特学者前往香港做研究,原本以为自己事业及成就会在亚洲,没想到二十多年前一位愣头青般的南非小伙误打误撞地在一次晚会后敲错了门,打扰了正在读书的她,永远进入了她的生活,非洲就成了她的第二个家。这位南非钻石家族的传人将一颗自己亲自下车间打磨出来的钻石戴上了她的无名指,女孩从美国嫁到非洲,住在博茨瓦纳,住在南非。约堡依南达区第三街尽头的那片土地被种上了非洲原生的植被, 房子一楼巨大的厨房连接着孩子的活动室,地板装饰的马赛克是非洲各类动物的图案。每个周四下午是孩子们固定的“约玩日”,十几个小朋友们的笑闹声在这片植出的非洲荒原上回荡。
  她的名字叫詹妮芬,娘家姓沃德,夫家姓欧本海墨。大家昵称她芬。她还有一个中文名字,叫欧小龙。我家与小欧家成为朋友,当然芬的中文背景及孩子们相似的年龄是一定的因素,但更主要的是因为芬和我先生共同拥有的激情,那就是对非洲古人类学的热爱。我先生在约堡金山大学建立人类起源中心及人类进化研究所,芬是最充满激情的一位支持者。我先生去卡拉哈里沙漠拍摄布须曼人的纪录片,芬带着她的妈妈一起前往观看。人类起源中心建成之后,她逢人便做介绍,由她介绍前往起源中心参观的人不计其数。当然,由她夫家曾祖父创建的英美矿业集团是起源中心的主要赞助人,虽然我先生在筹集那一笔资金时与芬还不认识。
  南非的矿业是南非经济的主要支柱,但南非矿业又与殖民历史不可分割。以钻石起家的欧本海墨家族也算是南非矿业的一根擎天柱,说起这家南非首富,人们当然会褒贬不一,但有一点是大家公认的: 欧本海墨家族之所以能代代相传,是因为他们家的男人向来知道如何娶到充满智慧而又脚踏实地的女人。正是这些欧家的太太们,让这个家族充满了人情味。
  芬更是以她的学识、智慧、同情心及同理心,让约堡人对这个美国女子刮目相看。她做任何事都会去花百分之一百二十的精力,她会去金山大学参加所有的关于古人类学的学术演讲报告会,笔记本里记得密密麻麻。她看过的每一本书,上面都会有她的批注、问话和感想,所以,她从来不问别人借书看。有一年去欧家在南非西北的自然保护区Tswalu 过周末,出去寻找动物时,她带着一大盒子卡片,每看到一种动物,她都要向小朋友们介绍这种动物的拉丁名生活习性分布区域。还有去伦敦的博物馆,也只有她准备了功课,为小朋友们设计了寻宝的迷宫及线索。
  在南非时,芬除了担任戴比尔斯基金会的主席,还和她的先生乔纳森一起创立了Brenthurst 基金会,鼓励世界领袖人物参与对整个非洲大陆经济及发展的支持,增强非洲在世界上的话语权和重要性。
  夺走芬的生命的,是一颗拳头般大小的恶性脑瘤。她曾辉煌地生活过。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