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城与事  >   想念“老慕”

想念“老慕”

日期:2017/7/12 阅读 ( 3412 )【 来源 : 新民周刊 】
刘泰然(海南海口,大学生)
 
  今夜海风轻吹。掉头北望,我忽然很想念我的“老慕”。“老慕”,是在家时我对母亲的昵称。
  从父母平时的笑谈中,我零星知道出生时自己呛羊水,被安排到观察室暖箱,以排除羊水呛肺可能的后遗症。其间,护士抱我去做肺部拍片,我大声哭喊。老爸于是上前从护士手中接过我,呵呵地颠动着。哭声即止。小护士笑说,生命真是神奇,这么点小的小东西,就知道欺生认亲。当然,我的出生,老爸充其量不过是个配角;而“老慕”才是绝对的女一号主角。
  小时候我顽劣,刚上小学一年级,就被老师骂为“黑鱼精”,可以想象我的颠覆破坏能量。我尤其不喜欢做作业,经常将“这个破本那个烂册”藏起来,找都找不到了,还做什么做?因破坏纪律,我被老师罚抄学生守则N遍。而“老慕”是个要强要面子的人,她将这一切都归咎为我老爸的娇宠,让老爸在家和学校两头受气。我知道老爸也是高中语文教师出身,出版各类书籍多种,近年还频频应邀出入高校讲坛。以他的学识,做我当时老师的老师都绰绰有余,但儿子不争气,犯下事情了,他也只得被老师骂。
  于是,“老慕”就开始漫无边际地表扬别人家孩子的好来。人家孩子作业好,人家孩子穿衣好,人家孩子吃喝拉撒睡也都好,不好的只有她儿子。有时逼急了,我说,那你去做人家老妈好了!我家“老慕”看孩子,似乎是俗语中的“这山看着那山高”,明明相差不大,在她的眼里,也是人家的孩子比自己的孩子好。于是,我就称其为“老慕”。是老母的谐音,同时字面上更多的则为老是羡慕人家。
  一晃,我已考上了一本学校,还是“211”的。这时,她才明白,她的孩子不比人家差,甚至略微超越。
  如今在外地求学,距家千里,一切都要自己来。吃饭有食堂,但洗衣必须亲自动手,洗了还要晒,晒了还要收,收了还要叠,一波三折的劳作中,就想到当初的舒适省心。我在家,从来都是早晨醒来干净衣服已叠得整整齐齐放在床边,出门换鞋,干净袜子一只鞋口搭一只。饭后的水果,她从来都是削好皮切成块给我。吃橙子,她都不但切成花状的四瓣,为了节省我的时间,还会细细撕开三分之一,让我快速如鱼一样叼下鱼饵而不碰鱼钩。给我最可贵的正能量之处,还是她对自己很严格。她的专业是英语,凡是有重大外事活动,领导都会安排她出马。而她从不啃老本,年过四十大几的人了,身上总是充盈着青春朝气。这就是我的“老慕”。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