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体育  >   别给校园足球太多压力

别给校园足球太多压力

日期:2017/9/6 作者: 姜浩峰 阅读 ( 3796 )【 来源 : 新民周刊 】
记者|姜浩峰
 
       无论胜负如何,8月最后一天的晚上,中乌大战平均收视突破3%的数据再加上通过网络收看的观众数量可以说明,中国观众,并没有放弃中国足球,中国球迷,给点阳光就灿烂。
  8月31日,中国国足在2018年世界杯预选赛亚洲区十二强赛倒数第二轮的比赛中,以1:0战胜乌兹比克斯坦,继续保有获得附加赛资格冲击世界杯的希望。接下来,国足还要翻过好几座大山,世界杯梦尽管尚早,但,梦想还是要有的。

  中国足球该如何崛起?这个问题,不仅是职业运动的考题,也是体育教育界所思考的问题。2017年,习近平主席访问德国时,在德国总理默克尔的陪同下观看中德青少年足球友谊赛,并同双方小球员亲切交流。来自陕西省志丹县少年足球队的金巧巧向习主席赠送了自己球队的队旗,还好奇地问习主席最看好中国的哪支球队。习主席回答:“我看好你们,我看好你们这一代……最好在你们里边出现球星,出现国际球星,这是我的愿望。寄希望于你们。”
  如今,中国足球的发展已经上升到“国家战略”的层面,2014年国务院印发《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意见》对足球、篮球、排球等集体项目以及冰雪运动给予特别关注,并将中长期足球发展规划和足球场地设施建设规划列入“重点任务”,由国家发改委、国家体育总局和教育部等共同负责。
  校园足球可以普及足球运动,是全民健身的一部分,也可以为职业足球输送后备人才。但是,校园足球目的并非提升职业足球水平,开展校园足球与国足水平提高之间,还有漫长的路要走。
 
让更多孩子踢起来
  
  中乌大战这样的高收视率,在日本是习以为常的景象。在日本,不仅世界杯预选赛、J联赛,即使一场高中生足球赛的决赛,也能收视率爆表。
  为何日本的校园足球这么热?
  “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今后会成为会踢球的数学家、物理学家和其他各方面的人才。当然,也有一部分人会成为有文化、有修养的优秀职业足球运动员。”教育部体育卫生与艺术教育司司长、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王登峰此言,道出了校园足球的真意。
  然而,《新民周刊》记者在采访调查的过程中,仍然发现——有一些足球业内人士,寄希望于校园足球改变中国竞技足球水平,希望校园足球能为职业队提供更多“好苗子”,继而提升国家队水平。诚然,校园足球若开展得好,职业球队选择的范围就会更宽,但代表一国足球水平的国家队水平,是否真的和足球人口呈正比例关系?却是一个问题。
  国足主教练、“银狐”里皮日前接受意大利《共和报》采访时说,“中国有14亿人口,你们想象一下这中间能有多少可用的青少年,发展足球需要球场、机构、青训营、教练员。从明年开始,没有青训梯队的俱乐部便不能注册联赛,我觉得这对于尝试2030年举办世界杯来说是一个良好的开端。”看来,里皮先生非常羡慕乒乓球运动在中国的群众基础。然而,亦有网友跟帖称,“现在的中国孩子,大多数在家里写作业,没空踢球啊。”
  在接受《新民周刊》记者采访时,上海体育学院副教授陶然成说:“开展足球运动,需要校方、学生、家长携手。可以说,如果校园足球能顺利开展,那么,其他校园体育运动,也必然能够顺利开展。这也是将校园足球作为学校体育改革突破口的原因。”
  就校园足球规模来说,王登峰曾说:“我们现在拥有足球特色学校5000多所,希望到2020年达到2万所,2025年达到5万所,如果我们拥有5万所足球特色学校,那么就会有5000万人参与足球,比欧洲某些国家的总人口数量还要多,我们将成为世界上足球人口最多的国家。”王登峰拿德国足球举例。“德国队获得了世界杯冠军,他们的总人口有600万。十年后,我们的足球人口将会是他们的十倍。”
  当然,这只是一种设想,是否能成为现实,还有待国人努力。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蔡振华表示,达到这样的数量,需要学生、家长以及各种社会力量的大力支持。“如果真的能够像愿景中展望的那样,真的是很醉了。那个时候足球不再是一条小船,而是具有社会功能价值的航空母舰。”蔡振华曾如是说。
  早前,针对阿里巴巴投资足球学校等新闻,日本《产经新闻》曾评论认为,“中国民间隐藏着7000个梅西”。亦有英国媒体认为,此轮中国足球改革,通过校园足球瞄准扩大足球人口,很可能激发出中国的人才潜能。
  
职业球员培养有其他模式
 
  如果有更多人踢足球,的确是有可能给中国足球的运动成绩带来一定的提升,但这需要漫长的时间,想要在短期内提高运动成绩,在陶然成看来,可以采用挑选梯队人才,然后加大训练强度的办法。“根宝模式,早前的健力宝队去巴西集训,都是见到效果的。”陶然成告诉《新民周刊》记者,“包括如今获得世界杯主办权的卡塔尔,在其精英基地,亦在采取此类办法。”
  如今里皮旗下的国足队员中,38岁的郑智,其成长之路,离不开少体校。和他同时代比他大几岁的已经退役的健力宝一代,大多脱胎于少体校模式。在中国足球职业化初期,业界普遍认为少体校模式阻碍了青少年球员的成长。于是乎,各类足球学校如雨后春笋一般开了出来。但随着甲A联赛,包括中超初期“假赌黑”甚嚣尘上,直接导致了足球学校的凋敝。北京获得2008年奥运会举办权后,为了2008年奥运会,中国足协又加强了1985年龄段球员的遴选、调教工作。回首向来萧瑟处,这一年龄段好歹出过被“老爵爷”弗格森挑入曼联的董方卓。尽管此人后来由于情商、球商的关系,最终泯然众人矣,但毕竟是至今为止奥运会上中国男足史上唯一进球者。如今的里皮国家队中挑大梁者——冯潇霆、蒿俊闵、郜林等辈,亦是出身于2008年国奥队者。
  如此看来,如果一定要以提高国足成绩为目的,大可采取精英集训、拉练比赛等办法,特别是增强与高水平对手交流,一定会有所收获。
  一个颇值得关注的问题是——出身教育机构者与出身职业足球者,在足球运动开展理念上的观念碰撞。
  9月1日开学第一天,恒大足校校长刘江南宣布辞职。在其与家长和学员的告别信中,除了描述担任校长这5年半来的一些成绩之外,还大概透露了一些他辞职的原因。曾经作为广州市体育局局长的他是一名传统的职业教师出身,传统的教学理念在他心中根深蒂固,他说,就是因为自己的理念可能已经不被外界所接受,所以选择离职。
  《新民周刊》记者也从一些青少年校园足球教练处了解到,他们确实有困惑。比如,在一些主管领导看来,职业队退下来的所谓高水平球员,在训练场上的价值就比体育教师大。
  “高水平球员就一定是高水平教练吗?我看不见得。”一位体育老师对记者说,“比如意大利AC米兰历史上最为成功的教练萨基,在做足球教练之前,是个鞋店推销员。”
  校园足球,从普及足球运动出发,让青少年在参与足球运动中找到乐趣,找到团队合作的力量,这与提高国家队水平,完全不是一回事。无论中国的人里是否有N个梅西,校园足球的目标并不是提高国足成绩。
  教育部副部长田学军表示,教育部将继续扩大足球人口基数。要继续遴选校园足球改革试验区、试点县(区),签署备忘录,坚持标准,加大政策扶持力度,规范校园足球教学训练竞赛体系和保障体系建设。
 
足球运动应回归本来面目
  
  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中,对于2025年的发展目标,不仅提到了“体育产业总规模超过5万亿元,成为推动经济社会持续发展的重要力量”,而且还提出“人均体育场地面积达到2平方米,群众体育健身和消费意识显著增强,人均体育消费支出明显提高,经常参加体育锻炼的人数达到5亿,体育公共服务基本覆盖全民。”
  校园足球的开展,无疑会提升体育运动消费的层级——从原本看球、买足彩、买球星纪念品、队服等等,到买球鞋、球衣、足球,以及租用球场等等。
  校园足球的目的应该是让足球、体育回归到其本质中去。
  欧洲南美足球发达国家,特别是欧洲,足球运动长期根植于社区。譬如英格兰,足足有24个级别!其中,从第五级别开始为半职业或业余联赛。值得注意的是,此24个级别的联赛一级扣一级,理论上任何队都有可能升入英超。
  英国国内球队中,不乏拥有百年历史,却又“沦落”低级别联赛的球队。譬如布里斯托流浪队,这支成立于1883年的球队,前两年一直在乙级、丙级联赛浮沉,但球队并不会因为成绩不佳而散伙不玩了。
  反观中国联赛,中超“城头变幻大王旗”,一旦降级,老板说散伙,球队或解散,或转卖。如今的中国联赛,中超、中甲更像是日本1992年之前的产业联赛球队,主要为赞助商或者运营商广告效应服务。这也难怪。毕竟依靠球迷的消费,从前只有京沪穗等城市的消费能力,可以让球队有点儿赚头。如果动经营球队赚钱的念头,无异于天方夜谭。
  田学军副部长日前曾表示,在开展校园足球的过程中,要把足球场地建设作为基础保障。要加大场地设施建设力度,纳入城镇化发展和公共体育设施建设规划,纳入学校标准化建设。交流借鉴国际经验。进一步与德国、法国、英国、西班牙、意大利、巴西、阿根廷等国深化青少年足球交流合作,继续聘请高水平外籍足球教师到国内任教。
  如果学校球场真的能够建设好,并能真正投入到足球比赛中而不是摆设,如果学校真的能够聘请高水平外籍教练,那么,如此投入下的中国校园足球,将有可能开展城市内甚至跨城市的主客场联赛。
  据记者了解,目前日本的高中主客场联赛,开展得如火如荼。今年初,日本第95届高中足球锦标赛决赛——青森山田高中与前桥育英高中,到场观众达到41959人!这比大多数中超联赛的入场人数还要高,当然也高于日本的J联赛平均上座率。
  与中国的中学生足球赛观众寥寥乏人问津相比,由日本足协与日本高中学校体育联盟主办的该项赛事,共有多达43家电视台机构参与,每场比赛都向日本全国转播。尽管青森山田高中曾经出过柴崎岳这样的职业球星,但大多数“足球小将”并不以进入职业队为目的,而是推动青少年体质稳步提升。
  
链接:发展校园足球的五大战略
 
  教育部副部长田学军在今年5月26日的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工作研讨会上,提出了发展校园足球的五大战略。
  田学军指出,校园足球工作由教育部负责推动以来,教育部、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工作领导小组积极主动作为,抓好顶层设计,推动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工作不断迈上新台阶:
  一是构建体系立骨架。注重顶层设计,注重软硬件结合,注重以点带面。
  二是发挥协同机制聚力量。成立7个部门组成的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工作领导小组,研究解决校园足球发展的关键问题。
  三是坚持立体普及打基础。构建“改革试验区+试点县(区)+特色学校”为一体的校园足球立体普及格局。
  四是完善教学训练竞赛体系强基本。不断完善小学、初中、高中和大学四级联赛制度,持续建设“校内竞赛-校际联赛-选拔性竞赛”为一体的中国特色校园足球竞赛体系。
  五是深化国际交流开眼界。与德国、西班牙等多个国家加强校园足球交流合作。
  另外,田学军还强调,为了实现这五大战略,需要在巩固已有经验的基础上探索新的方法。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