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五饼二鱼  >   不知商妇是女侠

不知商妇是女侠

日期:2017/11/2 作者: 林奕华 阅读 ( 1795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我是从巅峰开始进入青春期,所以,血液里一直有个侠字在跳跃。
林奕华
 
  很多人对香港电影的认识,是从上世纪七十年代后期揭开新一页,八十年代全盛时期,九十年代逐渐衰退的三个阶段作依归。但“港产片”只是香港电影业其一,它们之外,还有地道广东文化的粤语片,新移民文化的国语片,其中两大阵营,一是电懋,一是邵氏,电懋人文气息浓厚,邵氏娱乐至上主导,如果女明星是资本,前者主打多才多艺的闺秀,后者栽培任劳任怨的新人。
  有趣的是,女明星到了适婚年龄都会急流勇退,邵氏与电懋的分别是,后者总是坚持到最后一刻才息影,前者却以嫁作归家娘来退出影坛,而且不管手上还有多少片约,或她在行情上仍多被看涨。就算后来复出是为了生计,有些的选择是转行。不久前逝世的秦萍便是例子,不做养尊处优的少奶奶,却在航空公司找到文职工作,天天过其上班族生涯。谁能想象,眼前似曾相识、正在接待旅客的她,以前演得最多的,是女侠?
  《断肠剑》让秦萍第一次进入我的视线,那是古龙时代之前的武侠片,也是在《离别钩》《长生剑》《孔雀翎》《碧玉刀》《多情环》《霸王枪》之前便有的戏名。当时还是个小学生,但己是旺角荷里活戏院的常客,只不过如果外婆和阿姨不感兴趣,我再央求她们也不会带我去看我想看的电影。《断肠剑》失诸交臂,因它不是适合我的迪士尼,也不是对上她们口味的文艺片。但数十年后当我终于看到了它,才知道阿姨和外婆都错了,它不折不扣就是文艺片,导演张彻只是把《双城记》的情怀放进了武侠的世界。
  张彻的武侠片应该是我小时候最早接触到的“个人浪漫主义”:自我想象燃烧的春火。年轻侠客,一身白衣,单骑天涯,知遇之恩,以死相报。英雄,是失落少年的投射。《断肠剑》《大剌客》《金燕子》《飞刀手》,到《保镖》是巅峰。我是从巅峰开始进入青春期,所以,血液里一直有个侠字在跳跃。
  说到划时代的香港电影,不能忽视仙鹤港联的所有武侠片,因为唯它们对得起“新派”两字。是粤语片,又是黑白片,它们比邵氏彩色宽银幕的武侠片更有新的气象,《碧血金钗》《雪花神剑》《六指琴魔》《玉女英魂》《无字天书》《金鼎游龙》《碧眼魔女》《一剑香》,以至奏起仙鹤港联的骊歌的《天剑绝刀》,全都个性鲜明,绝对不会叫人混淆这一部与那一部。
  唯邵氏强在资本雄厚,邵氏的郑佩佩和仙鹤港联的雪妮几乎同期出道,但郑一部《大醉侠》便跃登武侠影后宝座,之后无武不欢,《红辣椒》《玉罗刹》《钟馗娘子》,等到雪妮独当一面成为粤语武侠片的第一人,邵氏己经是所有女明星都舞刀弄枪。
  至于秦萍,和上述名字一样飞檐走壁,只是戏路大不相同。佩佩是文戏武演,秦萍是武戏文演,佩佩是中国舞根底活现女英雄的气概,秦萍是芭蕾舞训练有素,让东方的奥黛丽·赫本允文允武,亦刚亦柔。《断肠剑》《飞燕金刀》《追魂镖》《燕娘》《江湖奇侠》《鸳鸯剑侠》《琴剑恩仇》,绝大多数量身定制,但我最印象深刻的是《十二金牌》。
  都因为小时候爱把历史当回事,也可能是课堂上刚也上到秦桧与岳飞,深深为秦萍被分派到这部电影而称幸。只是秦萍还没把戏全部拍完便出走美国订婚,若不是未来家翁和邵老板有交情,谈成了以拍完余下戏份交换未完合约的条件,她就活脱脱成了现代的女版岳飞。
  而武侠片给女明星打造的光环,随着张彻打造的男明星如王羽日出东方,姜戴维、狄龙改良(中山)时装,到李小龙三脚横扫千军,终于在1973年前后正式寂灭。直至2000年章子怡凭《卧虎藏龙》玉女魂兮归来。而李安向邵氏武侠片致敬的方式有二:(一)邵氏在1967年己把它拍成《盗剑》,片中的碧眼狐狸,是一代明星的李丽华;(二)碧眼狐狸来到千禧世纪,是郑佩佩。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