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时政  >   一辆小绿电单车的中国梦

一辆小绿电单车的中国梦

日期:2017/11/2 作者: 金姬 阅读 ( 3128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享骑始终坚持创新驱动发展,以“匠人”精神做好每一辆电单车,恪守“中国原创”的创新烙印,保证人工智能技术、大数据、物联网等现代前沿技术并进前行,不断地保持产品的巅峰状态,不断地自我突破,从而追求极致完美的精神。
记者|金 姬
 
  2017年10月28日,全球创立最早、成长最快的共享电单车物联网创业公司享骑迎来了2周岁生日。两年来,享骑已在中国9座城市(上海、南京、合肥、武汉、西安、南昌、长沙、宁波和厦门)投放20万辆电单车,日订单超100万,为800万注册用户提供超过3.5亿人次出行服务。
  据悉,享骑小绿车的身影已占据当下中国共享电单车90%的市场份额,意味着在神州大地驰骋的每10辆共享电单车中就有9辆是享骑小绿车。值得注意的是,在今年8月交通运输部首次公开表示“鼓励投放符合国家标准的电踏车”,享骑电单车就完全符合要求,为国内共享电单车的发展指明了方向。
  享骑创始人兼CEO施银锋表示:未来,享骑始终坚持创新驱动发展,以“匠人”精神做好每一辆电单车,恪守“中国原创”的创新烙印,保证人工智能技术、大数据、物联网等现代前沿技术并进前行,不断地保持产品的巅峰状态,不断地自我突破,从而追求极致完美的精神。
 
电动车世家走出来的海归创客
  
  在《致享骑电单车2周年庆》中,施银锋这样写道: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并做出了“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重要论断。享骑正是为了解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应运而生。时代在发展,共享在进步,享骑在前进。
  当共享单车解决人们出行最后一公里问题时,共享电单车则改变了人们3-8公里的出行选择。但和全面铺开的共享单车相比,共享电单车稍显沉寂。“单车模式比较简单,投放也比较快,而电单车由于涉及到维护、充电、虚拟围栏等等,要解决的问题更多,面临的责任也更大。”施银锋表示。
  即便如此,施银锋还是选择了共享电单车作为自己的创业领域,这和他的家庭有关。施银锋的父亲经营着一家早已在海外上市的电动车工厂。施银锋从英国留学回家,一开始负责家族电单车品牌海外销售。这些年,国内电动车市场趋于饱和,“去产能”成为解锁行业的关键。
  2015年,房屋租赁市场在“互联网+”的风口中探索出分时租赁的运营模式。“从房屋分时租赁借鉴来的想法,我就想电动车是不是也可以通过出租的方式获得新的市场机会。”2015年10月,施银锋在上海闵行区创办了享骑电单车。
  2016年9月1日,享骑App正式上线,投放的电单车也全部升级——采用GPS定位、智能中控全自动机锁、免维护轮胎、液压减震等,全方位提升了车辆的安全系数和骑行舒适度。
  至此,享骑也成为国内共享电单车的龙头老大。
  
政策:不鼓励电动车、鼓励电踏车
  
  和很多共享电单车企业一样,享骑也曾遭遇“政策寒冬”。
  虽然都是“共享交通工具”,共享电单车和共享单车的待遇却不尽相同。2017年春天,交通部等10部门公布了《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其中引人注目的一条是“不鼓励发展互联网租赁电动自行车”。而在此之前,上海、北京等地交通委已经先后出台对共享单车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分别明确提出“不发展共享电单车”“暂不发展共享电单车”等。
  一时间,各地的共享电单车企业如被念了紧箍咒。施银锋觉得,大家对电单车和电动车的概念有点混淆,把符合国标的电单车与违规电动车混为了一谈。“政府头疼的问题在于市场上的改装车和非标车,速度很快,重量很重,事故很多。目前速度最快的已经达到80公里每小时,重量达到100公斤,非机动车的事故基本都是由于电动车速度过快造成的。”
  8月1日,交通运输部等10部门正式出台《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仍旧保留了“不鼓励发展互联网租赁电动自行车”这一条。有意思的是,就在第二天,也就是8月2日,交通运输部在《关于政协十二届全国委员会第五次会议第4141号(工交邮电类381号)提案答复的函》中首次公开表示,鼓励投放符合国家标准的电踏车。文中重点强调了推进电踏车绿色出行,有利于发展绿色交通,促进社区宜居,构建生态城市。
  很多消费者可能并不了解“电动自行车”和“电踏车”的区别。事实上,交通运输部答复的提案正是九三学社中央参政议政部的《关于推进电踏车绿色出行的建议》。此次议案的主要起草人、清华大学交通所副所长杨新苗对《新民周刊》表示,“电踏车”是有电的自行车,只有脚踩才有动力。电踏车会在爬坡、逆风骑行、负重等时候,自动提供助力,使得骑行更轻松。而电动车是完全靠电力驱动的两轮车,靠右手的转把或者按钮来调节速度。
  在杨新苗看来,电动车由于使用者双脚不动的操作特性,时速达到20公里时并不觉得快。这就是为什么愈来愈多的电动车主会追求超速的原因,时速常达到40到50公里。我国城市安全骑行的时速是20公里,安全速度下摔一跤可能只是皮肉伤,要是时速50公里以上出现事故则有80%的致死率。使用脚踩电踏车,因为使用者一直在用人力参与骑行,超过规定限速则切断电助力,完全依靠人力骑行,从技术角度上最大程度规避超速带来的风险。
  而交通运输部在回复中也认为,电踏车作为“人力+电助力”混合驱动的自行车,不同于一般的电动自行车,对于发展绿色交通工具有积极作用。交通运输部重点强调了符合国家标准的电踏车主要包括:必须设有脚踏板,支持人工助力;时速不可超过20公里;电池连续输出功率应不大于240W;整车重量应不大于40公斤;需装载制动断电装置。
  对此,享骑方面就是属于交通运输部“鼓励投放符合国家标准的电踏车”。施银锋表示:“享骑作为国内首家符合国标的共享电单车,采用‘非零启动’模式,骑行时速控制在20公里内,电动机额定连续输出功率小于240W,车身重量仅为24公斤,车辆装有制动断电装置。为了进一步保障用户的骑行安全,享骑更为用户购买了中国平安的保险。”
  所谓“非零启动”是一种自控的电单车启动技术,就是从选择骑行的那一刻起,不直接通过转动拧把启动,而需要借助脚踏板,通过脚力踩踏两圈后,电单车达到一定速度,再转动拧把才能开始启动电助力。这一技术能有效防范使用电单车时由于不小心转动手把,带来“马立前蹄”式的突发启动。要想启动电单车,不再只是转动拧把的事情,而需要骑行者在集中精力后,通过脚踏至一定速度后转动拧把,双信号启动电单车。
  目前,国内市面上普遍贩卖的电单车为追求速度普遍采用“零启动”模式。这种沿用自摩托车的使用习惯,只要轻轻转动拧把,极易造成电单车不小心“蹿出去”,无论是对刚准备出发的骑行者,还是对电单车周边的人,都是有一定风险的。而享骑的“非零启动”,则从技术上彻底杜绝了这种安全隐患。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之前政策的“不鼓励”,包括享骑在内的很多共享电单车企业开始去那些对共享电单车更加包容的二三四线城市谋求转型。享骑企业运营总监钱赟透露,从2017年5月份开始享骑就没有继续在上海投放新车。
  从那时起,享骑开始渠道下沉的准备——6月18日,进入南京和合肥;9月5日,进入武汉;9月15日,进入西安;9月21日,进入南昌;9月29日,进入长沙和宁波;10月11日,进入厦门。而在这些城市,享骑投放的电单车都是脚踏力控的,这意味着用户需要脚踩才能启动电单车,骑行过程中有电助力,这也是真正意义上的电踏车。
  
技术:始终规范的行业标兵
  
  十九大报告指出:坚定“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加快建设创新型国家”,强调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是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战略支撑。
  作为网络科技共享先锋企业,享骑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和许多野蛮生长的创业公司不同 ,享骑从诞生之日起就十分规范——投放上海市场的电动自行车均已取得合法的上路运营牌照,经过上海交警部门核准后,每一辆享骑电单车牌照信息均已备案,随时可查。
  而且,享骑也从技术上率先解决了其他共享电单车和共享单车难免的乱停放问题——首创了电子围栏技术——享骑的用户只能停在平台指定的区域才可以关锁,否则将一直进行计费。
  “这个过程没有前例可循,完全是我们逐步探索出来的,特别是定点停车,在当时随停随走成为主流的时候,造成了许多用户的不理解。骂声特别多。”施银锋说用户其实是需要引导的。因为电单车的特殊性,必须对归还区域严格规定,这反过来其实是对被共享单车随停随走宠坏的用户一种引导,“我们的老用户其实很能接受这样的模式,习惯了哪些站点有车就去哪”。
  钱赟表示,享骑每增加一个运用电子围栏的停车站点前,都要事先评估该地能容纳的车辆上限,据此进行设定预警值,站点超容及时调度,避免对公共空间的侵占。
  电子围栏让享骑用户不得不定点停车,而这不仅解决了乱停放的问题,也让享骑便于管理维护。毕竟电动车需要及时更换电瓶,以保证每辆车的适航性。
  以享骑的大本营上海为例,享骑设立了7000多个停车站点,每50个站点分配数个运维人员。为了更加方便管理,享骑还对站点做了网格化管理。比如浦西分了4个大区,每个大区又分成7个小区,在每个区域里每名运维人员负责的站点是固定的,运维也更加方便。
  每天运维人员都会收到后台推送的辖区内电动车电量数据,对于电量过低的电动车,后台会推送位置信息让运维人员前去更换电瓶。享骑在中环外环之间设定了多个瓶充电仓库,每个仓库可以同时为20000个电瓶充电,原则上一个仓库将覆盖20公里区域。每天这些仓库中充满电量的电瓶都会被分批次地运送到市内的中转站,运维人员再从中转站将它们更换到各个站点的电动车上。
  线上的后台则有“蚩尤”和“天眼”看护:蚩尤系统是管理车辆情况的,看哪些地方车辆的电瓶处于耗尽状态;天眼系统则是按照借还率配合算法管理投放车辆的频次,并能防止某个区域内车辆摆放过于密集,
  从整个过程看,这是一个繁琐的过程,但享骑坚持了下来,并已开始实现盈利。根据享骑的测算,更换电瓶、运维车辆的成本不及一次骑行的费用。也就是说,一辆电动车骑行一次,收费2元就可以覆盖掉为该车更换电瓶的成本费,而一个满电的车辆可以骑行4-5次。享骑电单车联合创始人黄奇透露:“一辆电动车的成本约为2000元,使用寿命约为3年。以此折旧速度计算,在今年7月份的时候我们在上海已经实现了盈利。”
  施银锋表示,我们始终坚持笃行苦干实干。“道虽迩,不行不至;事虽小,不为不成。”以坚实脚步,行滴水穿石的韧劲,在坚持中开辟发展道路、在坚守中提升服务品质、在坚定中实现既定目标,最终服务全社会。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