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  >   外卖骑手,为什么上演生死时速?

外卖骑手,为什么上演生死时速?

日期:2017/11/8 作者: 金姬 阅读 ( 2977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公安部交管局统计数据显示,外卖送餐员最常见的交通违法行为有闯红灯、占用机动车道、逆向行驶和超速。
记者|金 姬 实习生|吴遇利
 
  着中国互联网订餐行业的风生水起,外卖“骑手”也成为最危险的职业之一——部分外卖送餐一味追求速度,无视交规导致的交通事故频频发生。目前全国各大城市外卖“骑手”交通违法较为普遍。公安部交管局统计数据显示,外卖送餐员最常见的交通违法行为有闯红灯、占用机动车道、逆向行驶和超速。
  以上海为例,2017年上半年,上海市送餐外卖行业的伤亡道路交通事故共76起,这意味着每2.5天就有一位外卖骑手在上海伤亡。而南京的情况更严峻——今年上半年,南京共发生涉外卖送餐电动自行车交通事故3242起,导致3人死亡、2473人受伤。其中,94%的交通事故中,外卖送餐员存在不同程度的交通违法情形。
  我们不禁要问,是什么让外卖骑手在马路上成了“亡命之徒”?
  
奖罚制度惹的祸?
  
  为什么同样是配送服务,外卖骑手就比快递小哥更容易违反交通规则?这可能和外卖配送的特质有关——消费者网上订餐,除了不愿出门就餐外,外卖快速送达速度也是考虑因素。
  为了吸引更多消费者,外卖平台对旗下“骑手”就有了这样的奖罚制度——如果未在规定时间内送餐,外卖骑手就要被扣20元;如果顾客投诉(超时是被投诉的主要原因之一),就要被扣200元。而外卖骑手一个月的底薪只有三四千元,必须保证一个月送餐600单以上才能拿到,超过这一总数再按每一单奖励,而一旦被扣钱,相当于三单白送,而被投诉就相当于一天白干了。
  2016年12月,一名送餐员在午间高峰时段送餐,由于写字楼的电梯每层都停,外卖小哥担心迟到而号啕大哭,短短几秒的视频给人很大震动。而在马路上,他们不得不在送餐高峰时间“玩命”赶时间,而闯红灯就成了家常便饭。
  北京一位外卖骑手透露,虽然公司提供住宿,但自己要掏上千元房租,每月饭费也得上千,还得租电瓶车。一个月就算应得6000元,碰上路不熟找地方、被多次罚款的情况,再减去必要花销,不拼命跑的话,连3000元都剩不下,不闯红灯是不可能的。
  以外卖骑手交通违章频发的南京为例,南京一位交警回忆,自己一次晚高峰执勤时,查处了多辆电动车闯红灯,其中包括三四辆外卖送餐车辆,根据法规,均要处以50元的罚款。部分外卖小哥直接嚷道,“不就罚50元吗?”扔下现金就打算继续上路。一名南京外卖骑手坦言,闯红灯罚50元,但订单延误被投诉,会被罚款200元;收到一个好评奖励1元,但收到一个差评,则需要30个好评抵消。
  事实上,几大外卖平台为争夺客源,纷纷向客户允诺可以在更短的时间内送餐上门,最终的压力实际上转嫁给了没什么话语权的送餐人员。对于这种非理性竞争导致的行业乱象,相关职能部门有必要加以关注并积极引导。
  
缺位的个人安全保障
  
  当交通事故发生后,外卖骑手的安全保障问题也十分重要。然而现实中,他们时刻都处在不安中,因为保险得不到落实。
  根据媒体的调查,外卖骑手的用工形式分为三种:平台自营配送员、代理商配送员以及众包配送员。发生交通事故的时候,三种不同用工形式的员工根据相应的保险方案理赔。
  平台自营配送员跟平台签约,属于劳动合同工,签订五险一金,但比例很少。
  代理商配送员跟代理商签约,属于劳务派遣工,由第三方公司劳务输出。虽然声称的保险标准与自营一样,但实际上很容易出现扯皮的现象。这些代理商多为私人企业,钻外卖小哥文化程度不高的空子,混淆劳务合同与劳动合同。很多外卖小哥聊起自己的保险,也是迷迷糊糊的,但又不敢去查个清楚,将信将疑地盲干。
  第三种是众包配送员,与平台和劳务公司都没有关系,相当于平台下面的个体户。据悉,自营和代理商配送员为全职骑手,众包配送员为兼职骑手,所以在设置众包配送员的保险时,按月来扣是不太合理的,因此采用的是众包配送员的保险按天结算,保险费强制从送出的第一单工资中扣除,每天扣3块钱购买意外险。值得注意的是,由于众包配送员没有合同,权益保障被推给了保险公司。而外卖骑手的电动车大多没有号牌,也没有行驶证,如果没有合法的牌照,出了交通事故后保险公司也会拒绝赔付。
  
必须得多管齐下
  
  如果仅仅靠外卖骑手自觉,很难从根本上杜绝外卖途中交通违章现象。因此,政府和外卖平台已经纷纷“出招”共同解决这一“老大难”问题。
  2017年9月,公安部交通管理局提示,互联网外卖企业要加强对员工的交通安全教育,提醒送餐员和相关从业者自觉遵守交通法规。全国公安交通管理部门将持续开展路面严查严管,针对电动自行车进行整治,严管电动自行车闯红灯、逆行、占用机动车道等违法行为,同时将进一步加强外卖送货公司源头管理,对违法频次较高,不服从管理的列入黑名单。
  以沈阳为例,网络订餐平台企业将交警部门转递的外卖送餐驾驶人违法信息与交通事故信息进行统计,对于严重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的“外卖骑手”,以及存在3次或以上交通违法行为的、或两次以上交通事故且负主要以上责任的“外卖骑手”坚决予以辞退,并列入“交通违法外卖骑手黑名单”。
  企业也在不断规范自己,如饿了么执行骑手记分卡制度,按照骑手道路交通违法行为的严重性及危害程度设立相应记分分值,记分分值将作为交警检查和饿了么强化内部管理和考核的重要依据。饿了么还在上海实行外卖骑手身份识别系统,包括统一制作外卖箱编码以期全面实现“一人一车一证一码”的管理标准。如果市民发现饿了么骑手有交通违法行为,可以根据骑手餐箱喷码进行举报。
  这样的效果如何?那就要看今年下半年交管部门对于外卖骑手的统计数据了。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