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封面  >   从“亚太”到“印太”,美国在转变?

从“亚太”到“印太”,美国在转变?

日期:2017/11/15 作者: 姜浩峰 阅读 ( 4212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从特朗普亚太行所发表的言论看,作为一位商人出身的总统,其务实与在商言商的做派确实很突出,而时时不忘“美国优先”的特点亦很鲜明。
记者|姜浩峰
 
  “一个70多岁的老人,下飞机没休息片刻,就去看博物馆。……工作到半夜还要发推文。签完人类历史上至今最大的订单后,在飞机上啃个金拱门汉堡,又赶赴下个场子。”这两天,朋友圈中流传着一张美国总统特朗普坐在飞机里啃麦当劳汉堡的照片,配以如上段子。
  段子当然是戏言。但特朗普此番亚太行,从11月3日至14日,历时9天,按照白宫新闻简报的说法,这是美国总统25年来出访亚太地区时间最长的一次。从来没有一位总统像特朗普一样,马不停蹄一次造访这么多亚太国家。
  有分析人士指称,虽然自上任以来,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亚太政策尚未完全成型,但其利益诉求和政策脉络正在逐渐清晰。
  白宫方面说,特朗普此行——“强调他对美国长期联盟和伙伴关系的承诺,并重申美国在推动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地区处于领导地位。”
  美国阿克西奥斯新闻网站日前报道称,特朗普此行强调两个主题——实体安全和经济安全,即重塑美国与亚洲国家的贸易。
  从特朗普亚太行所发表的言论看,作为一位商人出身的总统,其务实与在商言商的做派确实很突出,而时时不忘“美国优先”的特点亦很鲜明。
 
各种接触旨在生意
  
  唐纳德·特朗普亚太行的首站是日本。尽管他在横田基地向美军和日本自卫队员做演讲,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也谈及朝鲜核问题,并会见遭朝鲜绑架的日本人家属,但在与安倍接触的更多时间里,特朗普都在将话题引入经贸领域。
  特朗普再三表示,希望日本汽车业者能在美国境内建设更多新工厂,或是美国能卖更多汽车到日本。总而言之,特朗普希望美日贸易美国逆差的局面变一变。
  然而,安倍晋三装傻充愣之余,只以“如有必要,日本将拦截朝鲜的导弹”云云搪塞。安倍在与特朗普打高尔夫球时,摔了一个大跟头,这桩小事一时成为媒体焦点,却使得特朗普与安倍打高尔夫球前一起在高尔夫帽上签名之举,被一笔带过。“唐纳德与晋三,让同盟更加伟大”(Donald &Shinzo,Make Alliance Even Greater),这是留在帽子上的话。
  不管同盟如何伟大,特朗普想让日本人买更多美国车,或在美日贸易问题上得到更多实惠的想法,看来要一如既往地落空。难怪特朗普在会见日美商界领袖时直指:“我们希望自由和互惠的贸易,但目前,我们与日本的贸易不是自由的,它不是互惠的……”
  统计数据表明,2016年,日本对美国贸易顺差达690亿美元,仅次于中国对美贸易顺差的3470亿美元,为美国第二大贸易逆差来源国。
  与在日本没谈成几笔买卖不同,当特朗普来到中国,在北京,短短两天时间,中美两国企业签约经贸合作就达到了2535亿美元,一下刷新了两项纪录——既创造了中美经贸合作的纪录,也刷新了世界经贸合作史上的新纪录。
  中国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部副主任白明表示,这样规模的大单令人震撼,也只有世界前两大经济体能够达成如此规模的历史性合作。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副主任宋国友则称,2016年中美双边贸易额为5243亿美元,此次特朗普访华期间中美达成的经贸合作相当于去年全年两国贸易量的近半,这在全球经贸史上是一个创纪录的奇迹。宋国友表示:“中美经贸合作的数字说明了中国正在努力处理好中美之间的经贸关系,中国从未单方谋求对美国巨额贸易顺差,中国正在努力改善中美之间贸易不平衡的问题。这个庞大的数字恰恰释放了一个积极的信号,即中国的市场始终是开放的。”
  特朗普在日本直称,美国退出跨太平洋经贸伙伴协定(TPP)是他自己的选择。11月5日,在华东理工大学举办的“中国与‘一带一路’国家产能合作论坛”上,中国人民大学中国经济改革与发展研究院院长陈甬军教授告诉《新民周刊》记者:“美国退出TPP,是因为TPP对美国来说无利可图。不仅无利可图,甚至美国的小兄弟都在围绕TPP向美国要好处。如此一来,美国当然得退出TPP。我认为美国已看到了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带来的商机,美国会参与‘一带一路’有关项目。”
  果不其然,中美2535亿美元的大单里,确实涉及部分“一带一路”项目。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事务研究所所长王义桅对此表示:“美国人秉承‘如果不能打败对方,就加入对方’的理念,无论从现实形势还是未来前景看,美国都完全有可能参与‘一带一路’建设。事实上,特朗普总统已表达了对加入亚投行的开放态度。”
  对于刚刚结束、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中共十九大,美国政、商、学、军各界均予以极大关注。而作为中共十九大后首个到访中国的外国元首,当选一周年之际的特朗普总统,其身上的意识形态味道似乎比前任要淡些,注重经贸往来在商言商的味道似乎要浓一些。
  在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上,特朗普发表演讲,主要讲的是美国对于亚太地区的愿景,强调亚太地区在推动美国经济繁荣方面的重要作用。之后,特朗普在菲律宾参加了东盟成立50周年以及美国与东盟建交40周年的纪念活动,并在11月14日参加东亚峰会后回国。无疑,在越南,在菲律宾,特朗普与东盟国家各国都提及了双边贸易合作。
  特朗普亚太行,与各国、各国际组织之间的广泛接触,旨在谋求重构贸易体系,保证美国的利益,各种接触旨在生意,这一点是无疑的。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张敬伟说:“有人称,奥巴马时代的亚太再平衡战略又回来了。但我认为,丢弃奥巴马政治遗产的特朗普,是不会重拾奥巴马时代的亚太再平衡战略,即使是TPP,特朗普也没有重启的意愿,只有日本希望去做新的领导者,将没有美国参与的TPP推进到底。”
  而日本与美国、韩国等,未必没有矛盾。特别是日韩之间,由于历史问题产生的矛盾,始终无法彻底解决。
  特朗普访韩最后一顿晚餐,韩国方面的国宴,请来作陪的有一名原“慰安妇”幸存者。在各国媒体眼前,特朗普与这名原“慰安妇”轻轻相拥,并说了几句。
  青瓦台方面称,邀请这位“慰安妇”受害者代表参加晚宴,是基于“有必要展现某种平衡的观点”。当然,韩国方面没有就何谓“平衡”作出解释。
  韩国方面在国宴菜单上还端上了一盘“独岛大虾”。独岛者,日韩相争之岛屿也!日本称之为竹岛。日本战败投降后,一直宣称对竹岛拥有主权。1946年1月29日《有关政治上行政上从日本分离若干的外围地区的事的觉书》和同年6月22日《有关被日本的渔业及捕鲸业认可区域的觉书》规定了日本渔船必须在竹岛周围12海里以外活动。然而,1953年4月,韩国人洪淳七组织起一些退役军人和当地渔民,总共40余人,组建独岛义勇守备队。
  同年4月20日,洪淳七率领着全部队员登上该岛,拆毁了日本人留下的标志,升起了韩国国旗。由此,韩国事实上占领了这座他们称之为独岛的岛屿。
  韩国现如今拥有一艘两栖攻击舰,称之为“独岛”号。1954年9月25日,日本政府向韩国建议将此岛提交海牙国际法庭审理领土争端,不过被韩国政府拒绝。
  无疑,美国无法在日韩之间斡旋独岛(竹岛)问题。
 
绕不开的中国
  
  “国事访问+”,这是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对特朗普访华规格的一个定义——“这意味着除了国事访问的规定动作,包括检阅仪仗队、正式会谈、举办国宴等之外,还会有一些特殊安排。”
  从11月8日至10日,特朗普在华期间,游故宫,听编钟,赏京剧,确实体验了一把中国文化。而他也使用平板电脑向习近平夫妇展示外孙女阿拉贝拉用中文演唱歌曲、背诵《三字经》和古诗的视频。
  特朗普夫妇此次中国行,确实达到了解中国的历史、文化,了解中国人民的目的,也让中国人民再次领略了他们家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关注。
  特朗普深入了解中国,对美国的对华政策制定自然有好处。对于美国来说,如今面对的是一个更加开放的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实则与中国经济转型升级大有关系。中国改革开放之初,是融入世界经济,做世界规则的遵守者。比如中国加入WTO,就是一例。”上海社科院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权衡告诉《新民周刊》记者,“然而如今,中国也在做规则的参与制定者。”美国今日面对的,是一个与往昔不同的中国,却又是一个扎根于五千年文明史中的中国,如今在经贸领域与中国合作时,美国面临的是——必须改变过去几十年的陈规。
  特朗普11月9日在北京表示,美中贸易失衡不怪中国,这一表态让美国媒体集体惊愕,因为他此前曾屡屡在贸易赤字上抨击中国。
  作为第八位到访中国的美国总统,习近平-特朗普时代的中美关系,在走向相互尊重、互利互惠,聚焦合作、管控分歧。
  有一个细节颇为耐人寻味,有“推特总统”之称的特朗普,不止一次将自己推特账号的背景照片换成他们夫妇与习近平夫妇的合影。在推特上,特朗普甚至亲手打字,写了这么一段——“习主席,谢谢您准备的这样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欢迎仪式,这是一场真正令人难忘和印象深刻的表演。”在推文的末尾,特朗普还加上了一个“带有闪光灯的相机”的表情符号。
  中国给出的回应是——“太平洋足够大,容得下中美两国。中美在亚太的共同利益远大于分歧,双方要在亚太地区开展积极合作,让越来越多地区国家加入中美两国的共同朋友圈,一道为促进亚太和平、稳定、繁荣作出贡献。”
  特朗普此次亚太行,还带着另一项目的,那就是如何解决朝核问题。行前,美国三大航母编队号称要齐聚亚太,似乎是在给朝鲜上眼药,但通过特朗普的逐站访问,三大航母编队似乎雷声大、雨点小。
  以朝核“六方会谈”成员来看,除了朝鲜和俄罗斯不在本次特朗普亚太行访问国家之列以外,另外三方——中国、韩国、日本都在此次特朗普访问之列。
  比起动辄称要导弹反制的日本,特朗普听到目前韩国的态度是“和平解决朝核问题,敦促朝鲜停止核导计划”。韩国总统文在寅在与特朗普会谈后表示,“朝鲜若以完全的、可核查的、不可逆的方式实现无核化,那么朝鲜半岛将会缔结永久和平机制。”
  震动国际舆论的是,访华期间,特朗普在朝核问题上的平和表态。他说“相信有办法解决朝核问题”,而不似其先前在日韩时放狠话威胁平壤。
  可见,因中美之间经贸合作的稳定器和压舱石作用,使得美国不会在不与中国沟通的情况下,对重大问题擅自做出重大决定。
  宋国友认为,特朗普所言相信有办法解决朝核问题,言下之意肯定就是指的政治外交手段。“给人的感觉是特朗普一定程度上认同了中方和平解决朝核问题的主张。从中美关系角度看,双方未来会保持更大的战略默契度,会就热点问题进行更密切的沟通。”宋国友说,“虽然这只是特朗普的一句话,但这句话背后的信息量很大。这让人明显感觉出中国对美国的塑造力和引领能力比以往加强了。当然,这种引领和塑造的结果是更大地惠及两国的共识,实现两国的共同利益。”
  张敬伟则说:“在全球大国中,中国在朝核、贸易上都在配合美国,两国领导人也建立了不错的私人友谊和工作关系,如果特朗普无视中国善意而对抗中国,中国也会强力反制。这是特朗普政府难以承受的代价。”
 
美国优先
  
  当然,美国不可能一味单纯向中国示好。
  在越南,在菲律宾,特朗普与东盟国家的交流,包含了南海自由航行等内容。而在特朗普来华之前,则在公开场合说:“我们将寻求新的合作伙伴以及与盟友之间的合作机会,力争建立一个本着自由、公正与互惠的印度-太平洋地区。”
  “印度-太平洋地区”不是一个新提法。早在1920年代,德国地缘政治学者卡尔·豪斯霍夫即已提出了“印太地区”的概念。如今,这一搁置略久的提法,被特朗普放到了公开场合,其用意何在呢?
  中国人民大学国发院国际战略研究中心研究员刁大明认为,这是美国的一种希望——希望在太平洋和印度洋区域之间搭建一个长期的战略弧,实现在经济、政治、气候、军事等领域里的两洋联动。除了美国,印度、澳大利亚、日本都是主要参与国。“某种程度上说,这可以看成是奥巴马‘重返亚太’战略的延伸,是以制约中国为出发点的。”刁大明说。
  如果单论亚太地区,中国无疑是核心国之一,在政治、经济领域拥有很大的话语权。但是如果能够拉上印度,就能对中国形成较大制衡。
  就在特朗普访华前夕,11月5日,印度国防部长西塔拉曼跑到其所谓的“阿鲁纳恰尔邦”的印军防区。印度称之为“阿鲁纳恰尔邦”者,乃是其非法侵占的中国藏南地区。这是继今年早些时候印度阻挠中国在洞朗地区修路之后,又一次在边境地区滋事。
  中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华春莹对此事如此表态:“中方在中印边界上的立场非常清楚。中印边界东段是存在争议的,这是客观事实。我们认为印方官员去中印边界争议地区活动,可能会使边界问题复杂化,不利于双方维护边境地区和平与安宁的努力。希望印方能和中方一道共同努力,继续为双方通过谈判妥善解决边界问题创造良好的条件和氛围,维护好两国关系发展大局。”
  美国手里攥着印度这张牌,在“印太”语境下,中国的地区影响力被人为淡化,海洋活动受到格外关注。如此一来,对美国当然就有一定好处。
  特朗普此行亚太,在越南的APCE会议上,至少与俄罗斯总统普京有过三次私下短暂交流。普京,算是特朗普总统之路上不能绕过的一个人物。在美国国内发酵多时的“特朗普通俄门”,让特朗普曾经很被动。11月11日,特朗普向媒体表示:“我相信俄罗斯总统普京没有干预去年美国大选。普京一再被问到干预美国大选的问题,我觉得这是一种侮辱。”
  有美国媒体报道,特朗普在登上“空军一号”前往越南河内途中,向随行记者表示普京一再向他否认俄国干预美国总统选举,更指信服对方的说法:“他说他没有干预,我便再问一次,但你不能多次重复问同一条问题,他斩钉截铁表示他没有干预我们的大选。”
  普京亦在越南向记者重申,通俄指控是美国的“内部政治挣扎”,认为只是幻想成分居多。
  在张敬伟看来,特朗普的亚太战略是碎片化、功利化的。“在执政后的几个月里,特朗普关切的地缘战略重点是中东地区,美国借力修复和深化对沙特、以色列关系,开始重返中东地区。但在亚太和欧洲,特朗普陷入了和盟友的安保费用均摊及贸易争执中。在欧洲,特朗普开罪了包括德法英在内的主要国家,被分离主义和恐怖主义搞得焦头烂额的欧洲,对特朗普已经失去信心。德国和法国为双核的欧盟,开始准备构建欧盟自己的安保体系。这需要时间进行,但大西洋两岸的传统战略关系已经开始离心离德。”
  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许利平认为,虽然特朗普的亚太战略尚未完全成形,但其在亚太事务上的诸多政策表现正逐渐显示出清晰的诉求,即在“美国优先”思路的主导下,重双边合作,轻多边合作。具体就是,在经济领域,全力消除美国与亚太国家的贸易逆差,增加亚太国家对美制造业投资,增加美国本土就业;在安全领域,以朝核等问题为抓手,稳固同盟体系,密切伙伴关系,同时加大在亚太的军事存在,满足国内军工集团利益。由此,其希望达到的“美国再度崛起”才有了那么点可能。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