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观察家  >   日本政坛还不需要女人

日本政坛还不需要女人

日期:2017/11/22 编辑: 和静均 阅读 ( 4465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正如小池所承认的,“希望之党”骄傲自满了,一个“合并党”的崛起,势必引来新合并连锁反应,随着更有分量的玩家的出现,冲击了根基不牢的“合并党”。小池的“希望之党”投机行动宣告失败。
作者/和静均
 
  当下世界政治最引人注目的符号是什么?是政坛上风起云涌的女权主义政治。有“铁娘子”之称的德国总理默克尔进入令人惊叹的第四任期,而英国首相特蕾莎·梅,诚如当年的“狮心王”理查一世一样,率领英国人上演脱欧的“出埃及记”大戏。甚至在遥远的非洲,领导“40一代”少壮派的穆加贝夫人格蕾斯也差一点成为津巴布韦总统的接班人,成为继利比里亚女总统约翰逊-瑟利夫之后第二个非洲女强人。
  然而,在日本,一个有望成为日本第一位女首相的女性政治家,今年9月如明星般冉冉升起却很快暗淡无光。她就是小池百合子。
  11月14日,日本希望之党党首、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辞去党首之职,希望今后精力只专注于都政。虽有人认为,小池想以都政之业绩作为未来翻身的筹码,但很多人认为小池政治前程大势已去。
  小池在政治上崛起是在自民党一党独大的背景下产生的。9月27日,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在东京召开记者会,宣布以她为党首的新党“希望之党”即日成立。正如任何一个新党总会沿袭对既有政治弊端的自我切割之路一样,小池的“希望之党”也声称将构筑没有人情世故和盘根错节人际关系的“清新政治”,通过一个与既得利益没有关联的政党来“重置日本”,以唤回希望。小池的“日本什么都有,唯独缺少希望”之语,相当于对安倍罕见的长期施政作出一个否定性的脚注,意味着安倍施政以来日本政坛并没有改变国民所痛恨的门阀政治,反而更是深陷其中。
  2017年是安倍晋三支持率忽上忽下的一年。7月初,安倍因各种亲信丑闻导致其支持率大滑坡,降到30%以下。所幸的是,执政党民意低迷之际,最大的在野党也好不到哪里去。由于在野党长期意志低沉,最大反对党民进党支持率甚至一直没有超过个位数,所以安倍的“7月信用危机”,并没有转化为执政危机。这一政治生态失调,引发了日本选民的忧虑,希望出现一个强有力的反对党以制衡安倍自民党的恣肆。小池于一年前先从组建地方性政党下手,在今年东京都议会选举中击败自民党,初战告捷。
  而从安倍的政治算盘角度看,安倍利用应对朝核等方面获得支持率反弹之机,出人意料地抛出解散众院提前大选之策,其目的就是在野党未成气候之机,利用规则再续执政时间。
  安倍没料到小池会举旗起事,解散众议院提前大选之声刚落,小池就宣布脱党,自建“希望之党”,一时声势大振。小池的组党之出手,出乎安倍的算盘,因为在小池组党宣布之前,安倍并没有看到任何有意义的反对党或其联盟的存在,但小池的出现,一时扭转在野党的长期相对颓势。
  小池的“希望之党”,其重要成员来自执政党自民党和最大在野党民进党资深议员或干部,“希望之党”并不是一个从弱到强、从小到大的自然成长的“有机党”,而是萃取两大党之精华之“合并党”,来势凶猛,两大党内的要员纷纷脱党投奔小池麾下。小池素有“政治候鸟”之称,经历过各大党,历任过各内阁要职,多次打破过政坛纪录,如“第一个女防相”“第一个女东京都知事”,其政治个人魄力并不输于安倍,差就差在门阀和派阀之传统支持上。从政治取向上看,小池更保守,更趋于右翼,甚至积极迎合民粹,一定程度上代表了日本整体民意向右转的趋势。
  然而,正如小池所承认的,“希望之党”骄傲自满了,一个“合并党”的崛起,势必引来新合并连锁反应,随着更有分量的玩家的出现,冲击了根基不牢的“合并党”。从民进党分裂出来的立宪民主党一举成为最大的在野党,安倍的自民党与其联盟党则拿下了超过三分之二的议席,小池的“希望之党”投机行动宣告失败。
  随着小池退出、小池推举的新党首走上前台,关于权力交接不透明等质疑,势必使这位女强人未来再次冲击首相之位的意愿下降。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