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封面  >   “我是一个倔老头, 只会说真话”

“我是一个倔老头, 只会说真话”

日期:2017/11/23 作者: 何映宇 阅读 ( 2095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对于自己的一生,贺绿汀是这样评价的:我是一个倔老头,只会说真话,不会转弯,我看只有讲真话,我们的国家民族才有希望。这是一个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音乐家留给世界最后的声音,如果有更多的人听进去了,那么即使他走了,这个世界依然充满光亮和美好。
记者/何映宇
 
  为黄自“四大弟子”之一,贺绿汀继承并发展了以萧友梅、黄自为代表的上音优良传统,为我国专业音乐教育和创作作出了杰出的贡献,开创了中国音乐教育的“贺绿汀时代”。
  新中国成立后,贺绿汀以教育家身份回到母校上海音乐学院担任院长,1984年后又任名誉院长,一直到去世,为培养新中国的音乐人才,开创有中国特色的专业音乐教育道路,倾注了毕生心血。半个世纪以来,贺绿汀先生共创作了三部大合唱、二十四首合唱、近百首歌曲、六首钢琴曲、六首管弦乐曲、十多部电影音乐以及一些秧歌剧音乐和器乐独奏曲,并著有《贺绿汀音乐论文选集》。他是杰出的人民音乐家、著名的作曲家、音乐教育家和音乐理论家。
  建国之初,上海音乐学院历经战乱的动荡,只剩下二十多位教师,贺绿汀并没有泄气,他想着只要有了好的师资,上海音乐学院的复兴并不遥远。
  他迅即全面投入招聘教师的工作,甚至包括外籍教授、留学音乐家以及年轻的学生,例如旅美钢琴家夏国琼回国探母时,贺绿汀就希望利用这个机会让她留校任教。
  贺绿汀还主动写信给流落海外的校友,希望他们能够回校任教,旅美钢琴家李翠贞女士是真正的大家,她能够任意演奏贝多芬全部32首钢琴奏鸣曲的任一乐章,她就是被贺绿汀的诚意邀请打动,从美国回国到上海音乐学院任钢琴系主任。一时,上音大师荟萃,人才济济。
  
自己动手创“硬件”
  
  纵观贺绿汀的一生,人们往往看到他的音乐创作和理论研究,但其实他还有一大贡献,那就是投身音乐教育事业。”上海大学音乐学院院长王勇感慨,作为20世纪最杰出的教育家之一,贺绿汀对于新中国音乐教育的贡献居功至伟,“他对上海音乐学院更是有着‘父子情缘’一般的紧密关系和深厚感情。”
  根据“音乐教育必须从小抓起”的战略构想,贺绿汀逐步建立了大、中、小学“一条龙”的教学体制,创办音乐学院附中、附小。他还十分关心普通教育中的音乐教育,宣传普及音乐教育对提高整个民族文化素质的重要意义,鼓励音乐教师坚持音乐教育事业。
  面对音乐教育“基础教育残缺不全,高校生源极其不足”等现状,贺绿汀踏破铁鞋,奔走呼号:摆在他们面前的严重任务,是要继承我们祖先几千年遗留下来的巨大而复杂的民族音乐遗产,要加以整理发展,创造出无愧于伟大的中国人民的新的中国民族音乐文化。
  师资力量的“软件”有了,“硬件”贺绿汀也要想办法解决,最初上海音乐学院只有22架钢琴。贺绿汀找到报社刊登收购旧钢琴的启事,然后带领教职员工动手整修,再投入教学,到1956年,学院的钢琴数量已达到150多架,不过,学校购买乐器的资金并不充裕,好的进口西洋乐器售价又十分昂贵。贺绿汀转念想到,为什么我们不可以自己开发制造乐器呢?
  于是,在他一手主持下。1950年上海音乐学院建立了我国第一个乐器制作研究室。随后,我国自己制造的首批高级小提琴和上海音乐学院乐器工厂也相继问世。在贺绿汀的辛苦操劳下,上音进入了她的黄金时代。
  
满腔赤子心
  
  从稳定既有师资队伍到动员海外专家回国任教;从成立音乐研究室到翻译出版音乐丛书;从开设民间音乐课到延聘民间艺人来院任教;从草创民族音乐研究室到建立民族音乐系……作为建国后担任专业高等音乐学院院长时间最长的音乐教育家,贺绿汀在上音打下了深深的烙印,是全体上音人高山仰止的“贺老”。
  改革开放后,76岁的贺绿汀再次成为上海音乐学院的院长,他和1949年第一次履任上音院长时一样,开始重建教师队伍,他开始和这所学校的创办人蔡元培一样,倡导全民美育教育,经过旷世的劫难,他深感这个民族急需美育。
  1980年代,上海的经济开始发展了,有一位记者采访贺绿汀,现在经济建设正在大发展,记者问贺绿汀是不是很关心,贺绿汀回答得相当直接:我不关心经济建设,我关心的是国民的素质教育。
  幸运的是,他生前看到了,上音的很多学生走向了世界,蜚声国际乐坛,中华民族的美育事业在他的垂暮之年出现了转机。他说这样他才没有白活一世。1999年,硬朗倔强活了96年的贺绿汀离开了这个世界,告别了音乐,告别了人民,临终前,他对女儿说了最后一句话,我好像听到了有人唱《天涯歌女》。
  虽然贺老走了,但他的精神在上音人身上得到了很好的继承和发扬。2016年5月9日,以中国音乐的创作、表演、理论、教育和推广研究为其宗旨的高等研究院——“贺绿汀中国音乐高等研究院”在上海音乐学院隆重成立。
  “贺绿汀中国音乐高等研究院”传承以贺绿汀等老一辈音乐家为象征的上音优良办学传统和学风,在新的历史条件下进一步凸显上音在中国现当代音乐发展中的引领作用,以推动、弘扬、整理和推广优秀中国音乐创作为工作核心,拉动和提升学校的“高峰高原”学科建设,为“双一流”建设贡献力量,为中国音乐的发展作出了上音的独特贡献。
  对于自己的一生,贺绿汀是这样评价的:我是一个倔老头,只会说真话,不会转弯,我看只有讲真话,我们的国家民族才有希望。这是一个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音乐家留给世界最后的声音,如果有更多的人听进去了,那么即使他走了,这个世界依然充满光亮和美好。
  1999年4月27日,在上海泰安路76弄,贺老走完了自己96年的生命历程。一副挽联这样写道——
  牧笛扬华音,战歌壮国魂,灿烂乐章谱春秋,满腔赤子心;
  真言荡浊流,铁骨傲鬼神,浩然正气耀日月,一身报国情。(资料来源于上海音乐学院校史馆)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