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财富  >   大众出行: 互联网给我们插上翅膀

大众出行: 互联网给我们插上翅膀

日期:2017/12/13 阅读 ( 9424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我们运用互联网技术,不是要颠覆行业,而是要给企业赋予更多的能量。传统出租车企业在运用互联网技术后,可以提升运营和管理水平,提升质量和效率,让企业的竞争力变得更强,从而促使司机提供更好的服务。
记者|刘朝晖
 
  年之前,关于网约车政策的大讨论还是最热门的话题。在去年交通运输部发布《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和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关于深化改革进一步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以及各地方对于网约出租车的管理细则陆续落地之后,被横行一时的网约车打得措手不及的传统巡游出租车行业,在强大的挑战面前看到了生存和转型机遇。在上海这座中国最国际化的城市,骨干出租车企业都开始了网络化的尝试,曾被视为洪水猛兽的互联网,如今成为了传统出租车企业自我革新和转型的翅膀。作为上海出租车行业的龙头企业,大众交通集团通过拥抱互联网技术,开发上线“大众出行”约车平台,为这个传统行业的转型提供了积极的示范作用。
 
压力之下的转型机遇
 
  一辆辆薄荷青色车身的大众出租汽车,是上海街头最常见的风景之一。在新兴的网约车平台巨大的冲击下,大众出租也曾深受其苦,营运收入下降,司机跳槽转行也不可避免地发生。在巨大的压力之下,大众交通的领导层并没有一味叫苦,而是在冷静的思考中,寻找危机之中的转型机遇,那就是在交通部新政和地方细则的指导下,打造自己的“大众出行”平台,用合规的车辆、合法的员工、公司化的经营,来顺应网约车时代的来临。
  机遇总是青睐有准备的人。大众出行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袁栋梁向《新民周刊》记者介绍,其实在互联网时代来临之后,作为一家老牌传统出租车企业,大众交通转型的步伐走得是比较快的。早在2010年世博会时期,大众交通就想往互联网方面转型,但受限于当时的技术,不过已经成立了电子商务公司,互联网的思维也已经萌发。近三年来,大众交通革新与转型的步伐走得相当坚决,外界有评价:大众迈出了勇敢的一步。虽说和最前沿的互联网技术还是有差距,但是在出租车行业已经有百年历史的上海滩,大众交通和互联网的结合是最快的,介入最深的。
  2015年12月,上海市交通委一纸《关于同意大众出租汽车公司增加约租车网络平台经营资质的批复》,使得大众交通成为全国首家获得开展约租车网络平台服务合法资质的出租汽车企业。2016年3月30日,大众交通的“大众出行”平台正式上线,这意味着传统出租车行业的“正规军”正式进入了网约专车的市场,这也是国内首家由正规出租车企业打造的移动互联网打车平台,在这一平台上,乘客既可以叫巡游出租车,又可以叫网约车。
  “大众出行”平台的问世,在业内引起了很大反响。平台上线时出租汽车驾驶员注册数量超过5000名,首批投放网约车500辆,有帕萨特、别克GL8和奔驰或奥迪等高档车型,采用上海市交通委颁发的“沪A.M”约租车专用牌照,显示出一家传统出租车企业转型的大手笔。
  当时,国家和各地政府对于网约车的管理政策尚未出台,但在上海这个国内外约租车企业的必争之地,发展合法合规的网约车服务是大势所趋。当时有业内人士评论:大众出行平台是上海出租车行业开启多元化服务的重要一步,可预约的出租车服务,也是大型出租车企业面对市民多样化出行需求及出租车市场变革主动谋取经营模式转变的有益探索。大众交通集团董事长杨国平也表示,“大众”进军互联网打车市场,有助于满足目标消费人群的需求变化,为传统出租车企业的转型发展找到破冰之路,推进出租汽车行业的“供给侧改革”。
 
让整个行业更美好
 
  “大众出行”平台的运作,很快在上海市民中引起了积极反响,其专业、安全、优质的出行服务,提升了市民的出行体验。2017年6月13日,上海市交通委向“大众出行”正式颁发了“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这是上海地区发出的首张网约车经营许可证,可在全国范围通用。这无疑是对“大众”积极进行改革的姿态的最好褒奖。
  为了确保符合上海网约车新政的规定,推进城市智慧交通的改革和发展,大众出行做了大量的工作,包括对前期招募的司机和车辆做了一些调整和清理,确保沪牌沪籍;随着正规巡游出租车的大量接入,平台出租车网召业务得到提升,大众出行逐渐在市场树立了品牌效应,培养了核心用户。
  传统出租车行业有过自己的辉煌,曾经为这个行业做出过很大的努力与贡献。但调查显示,在上海这样的公交都市,公众的出行已经大多选择轨道交通等公共交通出行方式,传统出租车对全市公共交通客运量的承载已经下降到了14%左右。这充分说明了出租车只是城市公共交通的一种补充,而不应当是主流出行方式,尤其是在上海这样的一线大城市。袁栋梁认为,一些互联网打车平台之前所鼓吹的“打车越来越便宜,越来越方便”的论调,实际上对于政府推动从小客车出行向公共交通引流起到了负面作用,也向公众传递了错误信息。“如果让所有人都觉得乘坐出租车出行方便便宜,那整个城市的交通出行就要出大问题的,可能就要瘫痪。”袁栋梁说。
  袁栋梁认为,严格意义上,政府要解决的是老百姓整体的出行问题,不是打车难的问题。他表示,作为龙头企业,大众出租必须要树立起对大众出行的一种社会责任担当。“大众出行”的理念,是要用优质高效的服务和互联网技术,让交通出行变得更美好,其中包括了整个行业,行业从业者和市民乘客。“互联网企业挂在嘴边的是要颠覆传统行业,但我们认为,互联网技术要做的绝不仅仅是单一地让打车更方便,更便宜,而是应该让司机、乘客得利的同时,让行业能更健康地发展。如果自身不能做得更好,却一味把传统出租车行业颠覆掉,对社会,对市民,对政府行业主管部门都是不负责任的。”
 
互联网技术给企业赋能
 
  据袁栋梁介绍,在政府严格控制价格的背景下,上海的出租车价格也许是全世界同等级城市中最便宜的。如何让传统出租车企业降低成本,获得利润和生存的空间,提高经营积极性,同时能让司机收入增加,行业吸引力也增加,在他看来,互联网技术的运用必不可少。在吴中东路的二层办公楼里,袁栋梁畅谈了互联网平台给传统出租车企业带来的积极影响,以及对“大众出行”平台未来的畅想。
  《新民周刊》:在互联网叫车平台如此发达的当下,传统出租车企业的管理是否被淡化?
  袁栋梁:我们认为,传统实体经济必须加上互联网的翅膀,但挥动翅膀的还是这些企业。现在很多互联网平台都希望一个平台打天下,认为不需要企业这一级,希望通过网络和技术,就可以引导司机做好服务,做好安全等等,但我们认为企业的主体作用还是不可忽视的。因为技术也好,网络也好,平台也好,任何一个行业的管理都是有边界的,不可能光靠一种技术就能把管理触角伸到这么低,管好每辆车、每个司机。实施管理的还是公司,适合中国国情的还是公司化经营,不能只出牌照和车辆,其他什么事情都不管了。
  我们运用互联网技术,不是要颠覆行业,而是要给企业赋予更多的能量。传统出租车企业在运用互联网技术后,可以提升运营和管理水平,提升质量和效率,让企业的竞争力变得更强,从而促使司机提供更好的服务。
  《新民周刊》:目前“大众出行”平台由哪些部分组成?有哪些规划功能?
  袁栋梁:大众出行的App,分为乘客端、司机端,以及后端。
  传统的出租扬招服务,乘客上车前根本不知道这个司机好不好。我们希望通过平台的互联网技术把车辆和司机的信息分享给每个乘客,让乘客在叫车之前,就知道车是新还是旧,车型是什么,司机的服务好不好,接单率是多少,千公里的事故概率是多少,从业经历等等信息,同时乘客也可以进行评价,从而促使司机在每次运营中都高度重视服务质量,这样才可能接到更好更多的业务。我们可以在乘客端做推荐上车地址推送,可以做扬招点的引导。
  我们也想通过互联网技术,引导司机改变运营方式。现在每辆出租车每天的营运里程在350公里以上,里程利用率在75%左右。如果司机能通过平台,让业务方式变成以电话调度、网络约车、站点候客为主,改变现在以巡游为主的揽客方式,可以减少对路面的占用,这对于交通也是一种大大的贡献。还有就是可以让司机更聪明更智慧地应变淡季和旺季,调剂业务繁忙区域和业务清淡的区域。同时,司机端将来可以为司机提供更多的生活帮助,提供就餐、如厕等指引,增加企业对司机的人文关怀。
  此外,我们也希望和交通委的司机车辆信息平台对接,做成可以兼容上海所有出租车司机的一个平台。司机只要提交注册信息,我们和交通委数据库比对,确认无误后就可以通过。
  我们下一步是要实现在平台上能够区分不同公司的车,改变只知道车号和司机电话的局面,可以让乘客根据自己的喜好选择,通过大数据分析也有利于各家公司进行自我认知和评价。
  《新民周刊》:“大众出行”希望打造成上海巡游出租车统一的网召平台,这在实行上有什么难度?统一平台对于行业合作有什么好处?
  袁栋梁:上海的出租车大企业多,大家都认为自己的车在市场上有一定的占有率,可以单干,集中表现在每家公司都有自己的调度中心,这实际上很浪费。2010年世博会期间,曾经有过全市统一的世博调度中心,指挥中心就在大众这里,大众的调度中心圆满高效地完成了调度全上海所有世博出租车的任务。这证明各家企业存在合作的基础。
  随着互联网技术发展,我们想把企业之间的合作壁垒降低一些。我们的平台可以向行业内的所有企业和司机开放,软件和硬件之间可以打通,只要司机愿意,只要有订单,就能够通过相应途径进来。
  我们将来还要提高各出租车公司管理上的资源共享程度。比如说,如果所有安全人员都在这个安全平台上,驾驶员如果发生事故,可以向平台发送信息,让就近的安全员前来处理。此外,大出租车公司的场地每天都有一定时段的空闲,而一些中小型企业的停车场地资源紧缺,通过平台,可以大家开放共享,这样可以有利于骨干企业和中小型企业管理和服务标准的一些融合,另外可以帮助它们降低成本,提高营运效率,它们可以用更多的资金和精力做好管理和服务。
  现在我们的网约车信息已经对接给交通委,如果平台能聚集所有司机和车辆的话,也省去了政府部门开发管理平台的成本,可以直接到平台上查看。如果公司和公司间驾驶员流动,也可以通过平台查看过往表现与评价,筑立起一个安全壁垒。
  我们的设想是,通过这个平台,除了在乘客和司机之间提供信息渠道、实现叫车服务之外,还可以通过信息技术、大数据分析技术和管理优化技术来全面提升企业在出租车、网约车领域的管理水平、服务品质和盈利能力,为出租车企业找回失落的出租车名片,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转型找到突围之路。
  《新民周刊》:现在“大众出行”平台的开发运营在行业内处于什么水平?在外地市场的拓展上有什么举措?
  袁栋梁:现在很多传统企业都想自己去开发一个平台,互联网的打车平台绝不是一个调度中心,绝不能用建设调度中心的思路去开发,调度中心的模式和技术,与现在的互联网技术差距太大。我们的平台前年10月中旬开始开发,去年3月30日正式上线,现在开发团队非但没有减少,还在不断壮大,因为这个系统的功能会越来越多,可延展性要比传统的调度中心大得多。互联网技术的特点,使得整个系统的核心算法和调派的逻辑可以随时根据需要改变,比如视情况可选择抢单制还是派单制,比如设定优惠券的使用范围和期限及时段。一个看来简单的代叫服务,就需要程序员写出8000行代码来完成。设计到支付方式问题,就需要更多的对接和技术手段完成。
  我们目前的产品部和技术部的技术开发团队来自全国各地,硕士学历达到三分之一,其余都是本科学历,一半左右都有海外留学经历,目前团队在50人左右,未来规划至少在200人左右。
  我们和首汽约车的平台,是交通部认可的两家出租车企业开发的主流平台,目前我们两家已经实现了战略合作,平台打通,可以在平台上叫对方的网约车。我们目前在长三角地区主流城市实现了覆盖,尤其是大众出租和大众租赁的连锁企业所在的城市。我们不会像互联网公司那样靠烧钱来实现野蛮生长,市场的推进还在等待时机。
  一方面要呼吁政府去落实网约车方面的管理政策,一方面我们也要自强,拿出自己好的产品和思路,获得政府和市民的支持。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