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观察家  >   “江歌案”背后的留日生态

“江歌案”背后的留日生态

日期:2017/12/20 编辑: 刘 迪 阅读 ( 6027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新一代留学生,要学的有很多。他们要懂“忍耐”,要学会“交友”,最要懂的是,尊重生命。
作者/刘 迪
 
  “江歌案”震撼中国舆论场。中国人日益走向世界,此前在国内发生的,今天在国外会发生,今后也将会在国外发生。此案本是一普通杀人事件,但因其发生背景特殊,与案人员背景特殊,更牵涉道德感情,这是国内及海外华文媒体高度瞩目的原因。
  今天,每年数十万中国学子赴海外留学,这些留学生,日益成为国内媒体关注焦点。但对这一群体,国内媒体报道其光鲜多,但他们遭遇的问题、苦恼,都隐藏在高光焦距外。
  不久前笔者在东京JR高田马场站附近一家居酒屋中,遇到不少中国留学生。他们饮酒,高谈阔论。听他们交谈,竟是附近补校温习备考,准备升学的高中生!这一幕,对日本高考生来说,根本无法想象。那些穿着校服的日本高中生,甚至不敢入居酒屋门一步。其实,早在十余年前,中国留日群体即出现异样,那些本该在日语学校读书的同学,时有在餐馆中饮酒作乐的情形。    
  改革后,大批中国学生进入日本。便利店、居酒屋、报纸店、工地,到处可见中国学生在收款、洗碗、送报、挖土,这类艰苦劳动现场中国学生占据半壁江山。而今,这类地方,中国留学生已被越南、缅甸留学生取代。有一日语学校经营者告诉笔者说,他们学校中国学生,仅两三成人打工,其他多依靠国内家庭汇款。毕竟,日本商业银行与中国银行关系很好,留学生用银联卡,可直接从日本银行的ATM中提取日元。
  中国留学生重返20世纪初模式:学资父母出具,自己一心向学。对这些父母来说,教育为大,升学为重。无论自己如何苦,不让孩子苦。送孩子留学,是要实现自己未竟的留学梦。
  但是,这种全包的留学,目的是好的,但效果未必就好,尤其是与社会隔绝式的学习,总缺少些留学的快乐。
  的确,很多学子从开始就很茫然。首先,他们留学目标并不清晰,其留学并非自己主体选择,而是秉承父命,想在海外求一新天地。另外,他们似乎没有上一代留学生背水一战的气概。
  不论在任何国家,中国留学生,已非早期那种最优秀集团。今天的留学行为,已转为“平均高中生的个体”,他们的海外留学,面临巨大未知与不安。如何为这些学子排忧解难?中国人大规模的全球留学运动,成就了世界各地的“中国人开办,由中国人主讲,面向中国留学生”的补习学校。开办这类学校,门槛低赚钱快,对国内广大中产阶级子弟,提供了升学捷径。
  另一方面,不少留学生,缺乏沟通技巧,他们教室宿舍两点一线,在语言学校就读两年,竟未交到一个朋友,更不用说外国友人。在东京茫茫人海中的孤独,许多留学生刻骨铭心。JR新大久保站附近日语学校聚集处,街头、站内甚至车中,常见年轻男女学生举止狎昵,其中说中文者众。
  新一代留学生开始两极化。优秀者迅速考入名牌大学本科或研究生院,进入著名公司或创业。这些学生,多是大城市中产阶级子弟。另外有些普通留学生,对他们来说“留下来或是回去,这都是一个问题”。因为,他们真没时间坐下来扎扎实实读几年书,甚至日语都成问题。
  留学如何坚持下去?不少留学生,在学业逼迫下,精神濒临崩溃,悄悄去看心理医生的不少,更严重的是那些讳病忌医者。这一代留学生,“自我中心”倾向值得注意。而“自我中心”崩溃后的自暴自弃更值得重视。对95后的同学来说,“忍耐”很重要。
  古人说“同门为朋,同志为友”,交友首先从同学中开始,从爱好开始。交友既要技巧,更要有心。毕竟人生要有一两个“知己”。
  这代人是玩电玩成长起来的,在他们行为中,虚拟与现实境界不清。对他们来说,需要懂生命价值。
  新一代留学生,要学的有很多。他们要懂“忍耐”,要学会“交友”,最要懂的是,尊重生命。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