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前廊众生  >   小猪灰灰

小猪灰灰

日期:2017/12/27 作者: 胡展奋 阅读 ( 1289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快递小哥说他要。瞥他一眼,我就否决了。看他的灼灼眼神,灰灰只是一堆烤肉。
胡展奋
 
  动物和人的关联实在找不出比猪更强的了,除了我等餐桌几乎“不可一日无此君”外,我们的日常谈话,特别是很情绪化的聊天,有多少不捎带上“猪”呢。
  故而那天走进小区第一眼看到它的时候,我会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咦”?!
  一头小狗般大小的香猪。短吻,“两头黑”,肚腹白中透出粉红,看到我,“哼”了几声后继续拱它的草丛。小区养狗的多多,养猪的着实少见,谁的呢?门卫老廖说是朋友送的,当时一冲动,收下了,但很快发现家里没法养,才三个月大,便赶紧送了小区的花匠夫妇,后者带着5岁的孩子毛毛住地下车库,一见小猪就喜欢,地下车库有的是闲置空间,遂定居。
  大家很快粉上了它,因为刚来时通体灰色,便叫它灰灰,灰灰爱吃馒头,尤爱菜包子,任谁,只要蹲着叫它,它就哼哼唧唧地走来,憨态可掬,全无戒心,细看,像是巴马香猪,夏天时,花匠夫妇为它洗澡,用尼龙板刷刷它,它会像小孩一样撒娇,四脚仰天在池中打滚,发出锐利的、像是被挠痒痒时的快意的尖叫。
  每当这时,灰灰一党都笑了,大家争相挠它,很多老头老太一天最大的乐趣就是蹲着挠它,都说,比狗好,狗随时有咬你的可能,小猪不然,天天洗澡的香猪不但比狗干净,而且性格憨厚,微信圈老有“鸡汤”指出,猪其实是家畜中最爱清洁的动物,观察灰灰,果然如此,为能保持睡窝的干洁,灰灰无须指导,便在远离睡窝的一个固定地点排泄。又因为吃的是稠食,所排之物如兔粪一样呈颗粒状,这又为它的合法存在加了分,灰灰一党常常大声嚷嚷:多干净的小猪啊!多干净啊!
  但它的厄运还是不期而至。一个星期六的早上,城管来了,街道也来人了,凶巴巴地直奔小猪,麻利地捉进了铁笼,花匠夫妇哪见过这样的阵势,居然吓得叫“救命”。毛毛抱着笼子大哭。
  天并不冷,但灰灰吓得直抖,哀哀地看着我们。我说,慢,这是宠物,凭什么把它带走?
  城管说,有人举报,影响环境卫生。再说了,无证豢养,非法。我带着一大群灰灰党围上去说,本小区的狗,已多得溢出来,影不影响环境卫生?你们怎么不管?再说,有哪条狗是有证的?执法的第一原则是公平,你们做到了吗?
  见城管悻悻,街道说话了:居民可以收养宠物,但是外来务工人员不宜收养,尤其养在工作场所,比如配电间,比如水泵房,大家说合不合适?!
  街道这句话是明显占理的。我马上说,那,我认领了。话一出口,就暗暗后悔,我家在18楼,怎么可能供养一头猪呢。
  如同一手烂牌,这一天开始我被套牢。我得为灰灰找份好人家安置了。城管只给出两个星期的时间。
  快递小哥说他要。瞥他一眼,我就否决了。看他的灼灼眼神,灰灰只是一堆烤肉,只等刷上糖水与酱油了。专收报纸废纸的老潘也不行,这个金华人喜欢腌渍,打量它的眼神分明已在计算宰了以后得放多少花椒,多少粗盐,海盐还是井盐。最让我失望的是那批“灰党”,好几位都住底楼,有院子,按理都有条件收养,但平日里壮怀激烈,此刻却一声不响,倒是我的一批“微友”仗义,纷纷上门慰问,送草窝、送电热毯的都有,但最后也都摇摇头,叹一口气,源于“猪脏”的成见,谁都不敢把一头猪请回家。
  眼看灰灰成了烫手的山芋,我松江的朋友,“松泖山庄”庄主谢大白来电,说欢迎灰灰过去,山庄有良田百亩,有茂林修竹,有亭台楼阁,更有鸡埘牛栏羊棚猪圈,安排一个灰灰,简直不算事情。
  如此才算功德圆满,而隔壁的老年活动室里,灰灰一党正集体哼唱着哀怨的《三套车》,我便直白地对他们说,得了得了,以后请不要轻易认识一头猪。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