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演唱会 二三线城市的逆袭

演唱会 二三线城市的逆袭

日期:2017/12/27 作者: 何映宇 阅读 ( 1931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对于很少办演唱会的小城市而言,更容易聚拢歌迷,而这种爆发式的消费在大城市很难出现。这样的情况在欧美同样如此——在洛杉矶这样的城市有太多的脱口秀、综艺节目,音乐会并不是首选,但在小城市情况就完全不同了。明星的出现在那里可能就会成为一场粉丝的节日。
记者|何映宇
 
       自从杨坤参加“中国好声音”嘉宾走红之后,他就有了一个诨名,叫“杨三十二郎”。原因就是他经常在节目中吹嘘自己要开三十二场演唱会,牛逼哄哄的样子,虽然他不算吹牛皮,但实际上,杨坤的三十二场音乐会多在二三线城市,被网友戏称为“全球乡镇演唱会”。
  
音乐会市场正在兴起
  
  2017年6月,中国演出行业协会网站公布的《2016中国演出市场年度报告》显示,2016年演出市场总体经济规模469.22亿元,相较于2015年上升5.07%。其中:演出票房收入(含分账)168.09亿元,娱乐演出收入71.03亿元,演出衍生品及赞助收入31.57亿元,经营主体配套及其他服务收入54.54亿元,政府补贴收入(不含农村惠民)119.74亿元。
  这份报告中专门提到,二三线城市音乐会市场正在兴起:“伴随各地剧院完成建设,北上广一线城市音乐会市场日渐饱和、竞争激烈,许多音乐会项目资源向二三线城市转移。例如,北京交响乐团在2016年下半年与保利院线合作,在常熟、宜兴、昆山、武汉、长沙等14个城市巡演;钢琴家李云迪也选择了惠州、威海、潍坊、舟山、昆山等城市作为音乐会的巡演地;指挥家余隆与音乐家马友友、吴彤则与西安、兰州、乌鲁木齐等城市的乐团合作举办演出。名家名团在二三线城市的演出进一步拓展音乐会市场,培育更多观众。”
  报告统计,2016年演唱会、音乐节演出共2100场,较2015年上升10.53%,票房收入34.88亿元,较2015年上升9.69%。
  北上广一线城市一直是演出机构的必争之地,演出资源丰富,观众可选择的演出类别众多,市场也趋于饱和。而随着这几年的培育,二三线城市演出市场逐渐成熟。与北上广一线城市丰富的演出市场不同,二三线城市的演出内容相对匮乏,而休闲气氛浓郁,文化消费需求日趋增长,无论演唱会还是音乐节或是戏剧演出,北上广以外的区域潜力巨大。在剧场方面,二三线城市近三年已经建成60余座剧场,预计未来五年剧场数量将持续增长,剧场增多必将需要优质内容的支撑。
  据不完全统计,2016年暑期的30余场演唱会中,有半数以上在二三线城市举办。在音乐节领域,恒大星光音乐节将目光瞄准二三线城市。而草莓音乐节继武汉、上海、西安及长沙四站后,又拓展了绵阳、厦门、东莞、成都等二三线城市的演出。
  在一线城市做一台演唱会,主要花费在场租、设备运输费用、报批费用、艺人出场费四方面,如周杰伦、王菲这一级别的歌手,一台演唱会的成本过千万元。而在一线城市,华语乐坛真正能做到票房铁定盈利的歌手不超过20个。相比之下,在二三线城市举办大型演唱会,安保费用、设备运输成本就相对较低。有一些已经不在巅峰状态的港台和内地歌手,在二三线城市还有相当多的拥趸,赞助商可选择的渠道也多,对于演出商而言也稳赚不赔,当地的演出商自然愿意加盟。成本可控,演出风险降低,这都为音乐会或音乐节成功举办奠定了基础。
  对于很少办演唱会的小城市而言,更容易聚拢歌迷,而这种爆发式的消费在大城市很难出现。这样的情况在欧美同样如此——在洛杉矶这样的城市有太多的脱口秀、综艺节目,音乐会并不是首选,但在小城市情况就完全不同了。明星的出现在那里可能就会成为一场粉丝的节日。2015年,泰勒·斯威夫特“1989世界巡回演唱会”在商业上最成功的一场演出,来自位于加利福尼亚州的小镇圣克拉拉中的李维斯运动场。这场演唱会的参与人数超过10万人,门票销售成绩则是1300万美元。
 
中国的“伍德斯托克”
  
  从2000年的第一届迷笛音乐节开始,摇滚乐用了十余年时间,从文艺青年们的客厅和各种秘密基地蔓延到了更大的空间。而关于摇滚乐的新一轮变迁正从北京扩展到全国各地:二三线城市和一些名不见经传的旅游景区,都开始被当地政府借音乐节推向市民和旅游者,其中就包括西安草莓音乐节、成都热波音乐节、厦门海峡音乐节、河北易县音乐节、苏州相城活力岛音乐节、广州牛鱼嘴音乐节和河北的张北音乐节等等。
  河北张家口的张北县是典型的从摇滚音乐节中尝到甜头的。张北原本是国家级贫困县,位于内蒙古锡林郭勒草原和华北平原之间的隆起带,由于生态脆弱,发展农业和工业都有局限。几年前,县里确定了生态旅游文化服务业作为主力发展的第一产业,于是他们和身为张北人、一直想做一个“中国式伍德斯托克”的《音乐时空》主编李宏杰一拍即合。
  虽然问题也不少,但事实是,有那么多人来了,而且知道了张北是个有草原有音乐的凉快地方,
  第一届张北草原音乐节举办的前半个月,当地刚办完“心连心晚会”,当时请了几个歌星,组织了3万群众观看,没想到现场发生了打群架事件,让县政府感到压力很大。当时他们最害怕的就是音乐节会出现安全问题,预估全国各地会涌来10万人,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啊!万一恐怖分子趁机捣乱,怎么办?一边提心吊胆,一边加大了安保力度,第一届,没有经验,也有抱怨的声音,但总体来说还是成功了,最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从此,张北音乐节作为国内最大的户外音乐节,成为了张北的一张金字招牌。
  张北音乐节的规模越来越大,但迷笛音乐节才是是中国音乐节的大哥大。它资格最老,1999年创立至今,俨然已是中国地下摇滚的风向标和里程碑,每天,都会吸引上万乐迷来此吹响摇滚集结号。
  现在,迷笛又开始挥师南下。在镇江,一场让人心潮澎湃摇滚大会战,在此热血上阵。
  长江迷笛音乐节,每天的演出从14时持续到24时甚至更晚,歌迷们支着帐篷就睡在那儿,挥舞着红旗,就好像是一支青年近卫军,是音乐和战士的混合体。即使天公不作美下起了大雨,相当多的人没带雨具,甚至帐篷都泡在雨中,室外温度只有14度,寒意袭人,但是这有什么关系呢?音乐能让热血沸腾,他们异口同声:“让天气见鬼去吧。”在泥浆中舞蹈,放声歌唱,没有人退缩。
  当年北京迷笛音乐学校创办迷笛音乐节的时候,他们也许只是想给自己和听众一个近距离感受音乐的机会和场所,他们带来了快乐,如今,更迅速发展壮大为一种亚文化潮流。
  2002年5月,英国广播公司BBC及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向全世界广播了第三届迷笛音乐节热烈的现场,“迷笛”这个词立即像个神话一样被传播了开来。每年“五一”节的时候,在北京海淀公园,一顶顶蓝天白云的帐篷和一张张灿烂绽放的笑颜组成了难忘的回忆。如今,在镇江这样的三线城市,迷笛的魅力依旧不减,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了解并参与到中国的“伍德斯托克”来。英国伦敦的Glastonbury摇滚音乐节和丹麦哥本哈根的Roskilde摇滚音乐节是世界两大年度露天音乐节,每个音乐节的参加人数都在10万人以上,而在人口众多的中国,迷笛音乐节任重并不道远,在中国的音乐节,不是正在迅速壮大吗?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