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城与事  >   校园“乘船”记

校园“乘船”记

日期:2018/1/10 阅读 ( 1540 )【 来源 : 新民周刊 】
刘泰然(海南海口,大学生)
   
  一晃,在竖琴般美丽的世纪大桥下的海南大学校园里,走进了大四的年轮。
  作为一个跨海峡而来的内地学子,对这座城市我已经十分熟悉,气候饮食也都很适应。某种意义上,假期回故乡,反倒有些不习惯了,无处躲藏的干燥寒冷,让我思念起“第二故乡”海口,思念悠悠海风,思念婆娑椰影。所以,每季的收假开学,我都是早早归校,享受校园的美丽。
  似乎是有意让我增加对校园的印象,前不久的一场迅猛台风雨,让我领略了校园的另一番风情。
  节令已然小雪,但我们校园内毫无萧瑟之意,下起雨来,更见葱茏一片,摇曳生姿。这场雨是下午三点多大起来的。一开始也没人注意,下雨嘛,在海口来说再正常不过,“晴带雨伞饱带干粮”的前半句,好像就是专对这座城市而言,尤其是女性,都习惯在精致的手袋里搁一把精致的雨伞。可这场雨下着下着,雨就人来疯了,持久战不说,还越下越大,地上开始积水淌水。
  我从东门的海口人民医院配点药回来,感觉雨伞已不足以抵御斜泼的大雨,就躲到门口大榕树下的校内电瓶车棚躲雨。不料棚内已是人满为患,工作人员是一位胖嫂,咋咋呼呼地怨天尤人。
  这个电瓶车,可坐二十多人,平时就是校园内穿梭于四门的使者,投币一元,它就可以一声不响地快速载到目的地。两边挂着帘子,是遮阳的,无烈日天气,帘子卷起,清风四面,如同在平静的湖面荡舟,比坐豪华汽车舒服多了。
  但今天情况不妙,电瓶车停着,却没有开起的迹象。面对众人询问的目光,胖嫂一会儿举起棍子捅捅棚顶的积雨,以防压塌,一会儿咕哝着骂老天爷,进入冬天了反倒像老不正经的轻狂汉,撒野着下雨,戏弄人。她对不断增加的候车人也越发横眉冷对。偏偏棚顶漏下一注水,不偏不倚全浇在她肥臀下的塑料座椅上,湿了裤子,暴露内衣轮廓,窘态四溢,火得她一脚将椅子踢到棚外雨中。
  一个老者上前求情,说是来看孙子的,路又不熟,愿出双倍价钱请求开车。胖嫂冷笑,双倍?十倍也不过十块钱,这么大的雨开什么开?
  雨越来越大,好像是海洋里的水,被风裹挟着舀起,哗地倾覆到了海大校园。棚里的人,脚下皮鞋也都进水了。
  一个女生等不及,将伞干脆收起,弯腰就要往雨中冲,被她的同伴一把揪住:要死了,你是大姨妈期间啊……
  胖嫂一愣,她倒是一头冲进雨中,眯缝着被雨鞭子抽打得睁不开的眼睛,骂司机,死家伙,像个男人就快快开车!她扶着老者上车,又奔跑着上蹿下跳,把车两边的帘子迅捷放下,为车内人挡雨,自己完全成了落汤鸡。
  司机是个小伙,笑嘻嘻地大喊:早就等着这句话了,我们起锚啦!电瓶车犁开一道水痕,开上了海韵路,往校园深处进发,车后,留下长长的“人”形波纹。
  经过旅游学院时,看到一位仁兄竟然弄来了一艘皮划艇,在雨中笨拙地划动。我们的车开过,巨大的水浪让皮划艇成了海韵路上的摇篮,狂颠,几近倾覆。司机也人来疯,恶作剧般哈哈笑,喊:百年修得同船渡,大家有幸了坐水陆两用车。
  车上,虽然两边的水浪不时冲上来,打湿了大家的脚和腿,但大家都超开心,不时浪出夸张的尖叫。手中伞全部打开,一致对外,共同御敌。我问老者,知不知道孙子是什么专业的,他说是机电工程学院的。一个女生立马接话,说她就是这个学院的,她会负责送他见到孙子。
  老者突然从随身包中掏出一大块姜来,让开车的司机带给胖嫂,让回家熬点姜汤喝喝,可别让大雨浇出毛病来。
  开车的小伙笑,说,放心,她这虎背熊腰的身板,还在乎一点雨浇?说是这么说,他还是接下了老者的那块姜。
  这块姜,立马让车上添了温暖。
  我想象着,如果在世纪大桥上俯瞰我们海大校园,目光一定会追光灯一样,紧紧锁住雨中的我们这条“船”。若干年又若干年后,在自己的岁月年轮上,也一定会不经意间浮现这雨幕中的一叶轻舟吧?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