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趣有雅俗之分, 玩物不该有误区

趣有雅俗之分, 玩物不该有误区

日期:2018/2/28 作者: 姜浩峰 阅读 ( 35992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诚如著名经济学家于光远生前所说:“人之初,性本玩。”追寻野趣本无错,关键还在于玩物不该有误区。
记者|姜浩峰
 
  爱自然、富有爱心、传播知识……
  玩物丧志、冷血美人、以宠作赌……
  在不同的人群中,对都市野趣一族有不同的看法。爱之者不惜全身心投入,恨之者往往慨叹:“提笼架鸟、飞鹰走狗,那都是八旗遗风亡国之兆……”
  中国人民大学休闲经济研究中心主任王琪延教授认为,休闲是新千年全球经济发展的五大推动力中的第一引擎。休闲经济已经成为中国大城市新的经济增长点。而都市野趣完全能够成为休闲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
  诚如著名经济学家于光远生前所说:“人之初,性本玩。”追寻野趣本无错,关键还在于玩物不该有误区。
 
各种看不惯因为不了解
 
  “我看过一些爬宠论坛,也看过一些爬宠展。感觉超怪。”一位“60后”高校教师如此慨叹。作为女性,她觉得,那些冰冷的蜥蜴、龟类等,看起来好丑,和一些年轻漂亮的女孩子组合在一起,在展台上产生了奇妙的效果。
  “这有点符合中年油腻男的口味哦!”这位为人师表的女士坚决反对自己的儿子去看宠物展,那反对的劲头和反对他去看成人情趣性文化节一模一样,原因是怕正处青春期的儿子口味给带歪了。
  赵艳婷恰是一位年轻漂亮的女孩子。但她坚决反对这位为人师表的阿姨如此说法。在她看来,饲养爬宠等物,本身是上海野趣文化的一种发展。
  赵艳婷告诉《新民周刊》记者:“在我看来,上海本来就是座海纳百川的城市,我们从小到大在上海生活成长,接触过父辈的一些娱乐爱好——花鸟鱼虫,无不精彩。如今,我们自己开始养爬宠等,无非物质条件允许了——市面上有了这些新玩意儿。”赵艳婷认为,目前在国内许多人眼里属于非主流的养宠模式,在欧美实则已有很多年的发展,蜥蜴类、龟类、节肢类、蛇类、两栖类等动物从纯野生范畴进入了人工繁殖的领域,越来越多的人工变异诞生,也让这一大类的动物有了更多“宠物化”的机会。
  然而,即便是 “自古以来”的那些玩意儿,在一些人眼里,也颇有弊端,算作另类,何况又新出现了许多爬宠?
  譬如花鸟鱼虫,如果大致分门别类看,养花养鱼算是被普罗大众广泛认可的,但如果一提起养鸟来,分歧就产生了。有的人将八旗子弟提笼架鸟、飞鹰走狗之类爱好端了出来,只为了解释一点——养鸟,大抵会玩物丧志。如果再进一步提及养虫,许多人就会将之与斗蟋蟀赌博牵扯到一起。
  赵艳婷说:“古来赏花养鱼不足为奇,好养喜鹊、八哥、百灵、画眉、芙蓉鸟的也大有人在。人们养鸟,一是为观赏,二是闻鸣叫。”然而,在上海的一些小区,每逢禽流感季节,就会有人来重点“照护”养鸟人家。
  上海市信鸽协会成员李长利告诉记者:“以前我养了八九十只鸽子,近一两年,因为邻居等反对,我不得不缩小养鸽规模。”眼看着都市养鸽人日益减少,李长利经常将鸽界喜讯、比赛胜利的消息发给微信圈的朋友,以鼓舞大家的养鸽热情。
  实则,单就养鸽来说,上海一直有着不错的管理体系。譬如《上海市信鸽活动管理规定》是所有会员应该遵守的。“鸽棚合格证”的申领,目前来看,必须有这些准备——鸽棚主本人的房产证复印件、物业或居委会、村委会同意搭建鸽棚的文件、所在区信鸽协会同意开“鸽棚合格证”的证明、准确的鸽棚平面图,包括平方数及鸽棚数量、承诺所提交材料均真实有效的承诺书,并由鸽棚主本人亲笔签名。
  遇到紧急情况,信鸽协会也会通告鸽友并采取紧急手段。譬如2013年4月5日,信鸽协会针对当时H7N9禽流感病毒情况,做出全市、区、县信鸽比赛全部暂停的决定,并要求鸽友“封棚,不得家飞”,直到禽流感疫情结束,才恢复正常活动。
  然而,许多人并不知道信鸽协会的有效管理,亦确实有一小部分人私自养鸽子。由此造成不少市民误解,认为养鸽为患贻害无穷。
  “我们看到奥运会开幕式放飞和平鸽,那些鸽子许多都是从信鸽协会会员处征集来的。”李长利说,“去年,我的朋友获得了好成绩,为国争光。许多人各种看不惯养鸽子的行为,原因在于不了解。”
  去年5月19日,崇明东滩鸟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工作人员在例行的水鸟调查中,发现两只“稀客”彩鹮。高中生小李闻讯后,与同学结伴前往观鸟。由于崇明东滩路途较远,来回时间较长,小李和同学们在崇明过了一夜才回。他的母亲对此非常生气,认为孩子为了看一些野鸟闲花,耽误了功课。
  在黄一峰看来,小李的母亲有些过虑了。
  著有《自然怪咖生活周记》《鸟类不简单》等书的黄一峰,自诩“生态摄影师”。他于2013年在上海创立自然野趣 NATURE FUN机构,与民生美术馆、上海科技馆、上海植物园等单位合作,开设自然野趣探索营,带着小朋友们在都市里寻找自然。曾经因数理成绩不好,被分配到“放牛班”的黄一峰告诉记者:“由于在初中时的挫败感,使得我将视线投入到植物园中,那些花草生物,让我的青春期得到些许疗愈与修复。之后,我考取了美术院校,从毕业制作中发现了更多大自然的美丽与哀愁。”
  可以说,野趣,挽救了一个学习成绩不佳的少年。
 
上海需要怎样的健康野趣文化
 
  蟋蟀,在赵艳婷看来,属于传统“虫文化”的代表。
  “在大多数情况下,斗蟋蟀会被认为是赌博的一种。”赵艳婷告诉记者,“其实撇开小部分人以赌为乐之外,本身斗蟋蟀算是健康积极的爱好。年纪大的人更偏好这个娱乐活动,因为在选蟀、购蟀、养蟀的过程中,能体验到饲养动物的乐趣。斗蟀其实考验的是大家的选功和养功,而并非是一时的运气与热血,所以老爷叔的斗蟀文化也是中国传统娱乐文化的一部分。”
  而在真正的老爷叔看来,选蟀之外,还有个到野外寻找蟋蟀之乐。从前,上海市区范围没有扩大的时候,诸如中山公园以外的延安西路附近、七宝古镇周边,都是一众“40后”“50后”小孩野外抓蟋蟀的好地方。到了改革开放以后,许多“60后”乘着绿皮火车到山东诸如宁阳等地抓蛐蛐,成为一时之乐。
  在丁师傅看来,蟋蟀之乐在于斗,蛣蛉子之乐在于听。退休前是某大型国企司机的丁师傅,平日里爱好养虫。“年轻辰光也玩过‘赚积’,感觉伊拉都是来钱的。那时候,阿拉姆妈还在世,劝我不要去赌。说老实话,我就是喜欢养虫。比如秋天一到,会去野外找虫,我的乐趣在于养,所以就不玩‘赚积’,改玩蛣蛉子了。一玩,就玩了这么几十年。”丁师傅一口沪语所言“赚积”,本是蟋蟀之意。近些年来,上好品相的蟋蟀动辄数万元一只,许多从野外抓来的蟋蟀,获得了主人家的厚待——在中秋节前不能喂坚硬的食物,防止咯坏了牙;用井水洗澡而决不能用自来水。有些人还会给蟋蟀买一只几万元的古董瓦罐,给它们当“别墅”。这些蟋蟀,在上海、江苏一带的地下赌局中,确实领风骚于一时,有的场子输赢达上百万元。
  比起在违法犯罪边缘的一些蟋蟀玩家,丁师傅的乐趣是一种“独乐乐”。他喜欢把蛣蛉子养过冬,在春节时候,能从羽绒服内兜里掏出一个小方盒,听活的蛣蛉子鸣唱,那可比任何手机音乐来得入味。
  在赵艳婷看来,喜欢爬宠,实则是养蟋蟀、蛣蛉子的一重延伸。如果将视线放大到整个人类历史上看,爬宠又是人类从野外找到生物进行驯化的新阶段。“猫狗这类普通的宠物,本是千百年间经过不断的人类选育,从而成为当今的几百种宠物猫、宠物狗的。爬宠中的一些品种正在走的也是这样的道路。比如原产自阿富汗中东地区的豹纹守宫、产自非洲的球蟒、产自美洲的玉米蛇、产自南美的角蛙、世界范围内的大部分水龟陆龟等等。”赵艳婷说。
  2015年,她和老公开了微信公众号“爬魂”,在淘宝上主营爬宠产品、活体等。他们参与过淘宝造物节、各大爬展等,在爬宠圈内逐渐有了一定的知名度。日前,他们发起众筹拍摄的《国爬征程》纪录片已经摄制完成,并在微信、腾讯视频、哔哩哔哩等国内网站以及国外的Youtube等网站轮流投放,总计浏览量过十万。
  “爬宠因为主要是爬行动物,涉及蜥蜴、蛇等在中国人传统观念里形象比较可怕的动物,所以很多国人会觉得不能接受,更少有女生接受。”赵艳婷说,“更有人认为女生玩爬宠,是在展示一种冷血性感。但是实际上这些动物往往都对人无害,它们虽然是变温动物,但并不‘冷血’,能够在合适的饲养环境下适应和人类一起的生活,并且在很大程度上比猫狗的饲养更简便,可以说是一种相对而言的‘懒人宠物’。我了解到,喜欢蛇,喜欢蜘蛛,喜欢蜥蜴的人很多,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趋向接受这些新鲜事物,因为现在年轻人的知识结构中,许多人不再会有老一套的爬行动物‘有毒有害’之类见解,而是会用更科学的方式全方位去了解动物,这样我们可以做到不‘以貌取人’,能更好地理解动物与人类的关系,更辩证客观地看待我们身边的事物和我们生存的环境。”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黄一峰认为,寻找自然野趣,能引导人们去发现身边的美。“在上海,我们不必非得跋山涉水到很远的地方去感受自然,美术馆、植物园、动物园,平时要上班的年轻爸妈,可以坐着地铁带孩子去这些地方,完全找得到野趣,何乐而不为?”黄一峰说。
  当然,寻找野趣,需要有健康的野趣文化。
  2016年4月,南京市玄武区警方抓获过一个非法狩猎团伙。该团伙的头目孙某,人称“南京鸟王”。孙某的团伙长期从事捕鸟贩鸟勾当,将这些鸟儿运到南京及周边地区花鸟市场非法牟利。玄武区检察院詹新红检察官披露,孙某一伙仅在2016年4月22日一天,就捕获了252只暗绿秀眼鸟。
  此类鸟,早在2000年8月就以列入中国国家林业局发布的《国家保护的有益的或者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名录》。2013年,更是列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
  对于野生保护动物的围猎、贩卖,即使不是用以一饱口腹之欲,而是为了将之饲养起来,也是非法行为。
  对于爬宠类,国家亦有类似规定。作为爬宠爱好者,赵艳婷则有不同看法。“在我国和一些国家,例如球蟒、黄金蟒、陆龟等受保护的动物未能让民众合法饲养,因为相关法律条文不区分‘野生’和‘家养’的概念,而在有些国家,法律会严格区分野生和家养。对野生动物走私行为会严格管制,但对家养的爬宠,法律上则是允许饲养的。”赵艳婷说,“在美国、欧洲等地,比如球蟒和陆龟的人工繁殖宠物化是非常寻常的一件事。人工繁殖的动物和野生动物大有不同,并不能一概而论。我觉得,人工繁殖动物也能从侧面抵制野生动物走私,因为很多走私行为就是因为成本低、利润高,且走私目的地没有规模化的人工繁殖造成的,比如豹纹守宫这个爬宠动物,因为它得到了充分的推广和关注,饲养和繁殖的人数众多,这个动物就能被人工繁殖发展出更多变异个体,从而作为宠物饲养。野生的豹纹守宫就因为外形对比等方面的欠缺被玩家市场淘汰,从而被野生动物走私淘汰。除了环境保护外,这也是对野生动物的一种保护。”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