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广域 > 正文

零工小胡

日期:2018-05-02 【 来源 : 新民周刊 】
滕文荣(安徽芜湖,国企职工)

  今年早春的时候,我看到这样的景象——人行道旁的银杏树上,几片零星的枯叶,虬枝毕现,寂寞地等待着春天。
  零工们蹲在街边寒风里等活,“木工,油漆,水暖……”他们的身体成瑟缩的姿态,人蜷成一团,仿佛一截截矮木桩,三三两两地围成一团,啃着自带的干粮,他们的眼睛却像鹰隼一样,具有透视功能,扫视每一个过往的行人。只要有路人的视线在他们身上停留哪怕几秒钟,他们便会“腾”地一下站起来,灰蒙蒙的眼一下子亮了。更多时候他们的眼睛里充满着祈求的色彩,让人有悲悯之心。
  同样漂流在异乡,同样是这个小城里最微不足道的一个,彼此好像信守一份无言的约定。从不互相争抢生意、互相压价,更多时都在寂寥地打盹。人们从他们的身边匆匆走过,往往忽略他们的样子,他们像城市里的道旁树一样,在飞尘里呼吸,生存,被人忽略。
  我的一个书柜,可能是年头久了,抑或是书太沉了,隔板弯曲了,我决定找个零工来换一下。一张似乎年轻的脸引起了我的注意。他也注意到了我,脸上立刻堆起了笑,很僵硬的那种。憨厚模样让我想到了《天下无贼》里的傻根。我把要求说完后,他心领神会地点点头,收拾起地上的工具,跟在我身后小心翼翼地上楼。
  书橱很旧了,里面装着工具书之类,舍不得丢掉的原因是这书橱跟我时间长了,我要找的书一定能信手拈来。零工小胡个子不高,把我的书仔细地堆在一角,铺开一张席子大小的垫布便开始了他的工作。我递了一瓶饮料,招呼他歇歇。他羞赧地摆摆手,依旧专注他手中的活计。他的话很少,有点木讷,干活却很精细。很快他便完工了,熟练地收拾着工具。我说:“你出来打零工,孩子谁照顾?”小胡说:“农村现在活不多,我进城干点,孩子由妻子管着呢。”他有点羞涩地对我说:“我看您的书里很多是工具书,又不太使用,能不能匀点给我抵工钱?”我诧异地看着他。他继续说:“家里没电脑,孩子读中学有时需要查点资料……”我找了几本书送他,他千恩万谢却不愿收工钱,我找了一只提袋将书和工钱装进去送他下楼,他矮小的背影很快淹没在城市的五彩霓虹之中,经他修理的书橱光洁如新。
  

精彩图文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