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上海爷叔保安”的历史记忆

日期:2018-10-10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数:0
阅读提示:这些老爷叔做保安,就是要养家糊口。经历过下岗的苦,他们特别珍惜岗位。随着生活条件的改善,一些已经到了退休年龄的保安爷叔继续工作,则完全是为了“解解厌气”消愁解闷,顺便赚点老酒、香烟铜钿而已。
作者|姜浩峰

  小区门口岗亭里,戴着大盖帽的是上海爷叔;学校门口戴着头盔的,是上海爷叔;邮局、银行大厅里帮着叫号的,是上海爷叔……

  曾经,上海爷叔做保安,是上海城市中的一道独特风景。随着当年“4050人员”逐渐到了退休年龄,上海爷叔保安的身影越来越少。



下岗再就业带来的保安爷叔


  民居爆燃,60出头的陈建华徒手搬开老人身上的衣柜和石板,救出伤员。在医院进行简单包扎后,陈建华又回到了小区岗亭继续值班,直至次日清晨5点下班。这是发生在去年杨浦区控江路398号的感人故事。

  送他去就医的邻居说:“他身体不好,我们叫他等警察来,也不听,拦也拦不住,只说救人要紧。”陈建华早年做过出租车司机,算是“差头爷叔”中的一员,如今作为保安爷叔,他又一次不辱使命。

  随着这一批上海爷叔保安陆续退休,上海大多数物业公司,大多与保安服务公司签合同,小区保安换成了年轻的面孔,上海爷叔保安,成为了记忆。

  上海爷叔保安,来自各行各业。

  1990年,黄永年虚龄40岁。年轻时梦想当空军,却在一家国有汽车配件厂做了20年检测员。那时候,上海产业结构调整还没有完全起步,下岗大潮还没有涌起。干到40岁,黄永年想去收入更高的外企,他通过了上海商城的面试,但只能从最低级别的保安开始做起。

  国有汽车配件厂训练出的良好素质,让黄永年在新的岗位上表现优秀,此后连升四级,变身上海商城级别最高的保安。据说,当时外籍高管力排众议:“无论是礼貌还是微笑,你们没有他做得好,所以我升他。”一年以后,黄永年从上海商城的保安转任波特曼酒店的保安。又干了一年,1992年3月,波特曼酒店经理把他调到了礼宾部。这次,他算是和保安岗位告了个别——成为波特曼的领班。今年,已经67岁的黄永年仍在波特曼做迎宾。

  1990年代中后期,随着一次大的产业结构调整和城市功能转换,上海百万职工下岗。经过数年努力,上海探索出“4050工程”,亦即男性在50岁以上、女性在40岁以上的大龄下岗失业者,不管是寻求再就业、还是自主创业,均能享受相应的优待。世纪之交,对从事保洁、保绿、保养、保安等公益性劳动的大龄下岗失业人员,上海市失业保险基金会根据个人的困难程度,给予一定的岗位补贴。

  2003年,上海又陆续开发了一批“万、千、百人就业项目”,对托底安置的协保人员给予就业岗位补贴。

  曾在仪表厂里工作十余年的阿宽师傅(化名),就曾经享受到岗位补贴。阿宽告诉记者,自己从仪表厂下岗后,协议保留劳动关系,到闸北一处老公房小区做保安。“那个小区,是上个世纪80年代初造的,本来没有围墙,也没有保安。后来物业管理水平必须要提高啊——家家户户有了助动车,特别是到2006年以后,汽车越来越多,如果没有保安的疏导,小区里车子都没法停。”阿宽说,“我家住彭浦新村,距离那个小区蛮近的,2002年到那里做保安,做到2012年退休,有退休工资可以拿了,物业经理跟我说,让我再多做几年。我想想,这份工作还是蛮好的,小区里的阿婆、爷叔,邻舍隔壁都熟了,就再做了几年,一直到2016年,女儿结婚后有了小孩,我要带小孩了,最终下定决心不做。”

  肖先生是公务员,由于工作关系,从2000年开始经常要和上海火车站附近一些社区打交道。他所接触上海爷叔做保安的,绝大多数都是1990年代晚期“4050工程”时入行的。“保安爷叔中,有过去在仪表局的、纺织厂、铁路局下属的站段多种经营企业下岗的。这批人加入保安大军后,直接和物业公司签工作合同。这些老爷叔做保安,就是要养家糊口。经历过下岗的苦,他们特别珍惜岗位。”肖先生说。随着生活条件的改善,一些已经到了退休年龄的保安爷叔继续工作,则完全是为了“解解厌气”消愁解闷,顺便赚点老酒、香烟铜钿而已。


保安本土化为何难


  最近,记者在上海街头有一次“偶遇”。一位推着自行车的上海老先生在马路口问路,但辅警听不懂这位老先生的上海话。

  “由于职业的特殊性,保安员必须对所保区域的人、事、物充分了解,才能做好安全防范和犯罪预防。” 保安问题研究者伍杨说。伍杨还特别提到了一点:在一般人印象中,保安应该是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但其实不然。“保安员的职责是减少损失,预防犯罪,以防为主。在技防手段越来越先进的今天,一旦发生案件,保安员最需要的是第一时间发现、报警,同时最大限度地制止犯罪,保护现场,维持秩序,配合警察打击犯罪。”

  伍杨认为,类似上海爷叔保安这样的例子,倒是符合欧美发达国家的趋势。“在美国洛杉矶,社区保安必须是社区自己推选出来的。被聘用的保安必须在社区里有良好的声誉,有稳定的家庭,而且必须是长期居住在本社区的人。”伍杨说,“日本在聘用保安员时,也强调要让了解本地情况的人担任保安。”

  “我有一天出门,在过马路的时候遇红灯,一位男士蠢蠢欲动被一位交通协管大哥拦住。那位男士颇不服气,指着前面一位‘冲破封锁线’的女士背影说,这位怎么能冲过去的?可协管大哥却是和颜悦色:‘我这么做难道你还不明白吗?你的命比她值钱。’”一篇博客文章曾经如此写道,“这位大哥用这种典型的海派幽默,很艺术地把‘协管’演绎成了‘谐管’。”

  就协管员来说,2013年,一次悄然的改革在上海所有的协管员队伍中展开。按照市政府的相关部署,所有协管员全部退出公益性非正规就业劳动组织的管理范围,实行转制。7万协管员,一年中全部转变身份。表面上来看,似乎只是简单地增加了一纸合同,从此,协管员有了正式的劳动关系,收入发生了改变,从原来的“三金”变为可享受公积金和带薪休假等待遇。实际上,则是改变了协管员的非正规就业模式。

  曾经非正规就业的上海爷叔保安,终将退出历史舞台。但如何吸引新一代的本地居民来做保安,则需要多方调查研究。

精彩图文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