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童模经济,算不算“血色经济”

日期:2019-07-10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数:0
阅读提示:当童星、童模、童工挣钱,可能就这么几年,接受教育的机会、价值观的塑造,却是一辈子的事。很多时候,我们会发现,童年时的意外收获,会在成年后以数倍的代价奉还回来。被绑架的童模,该谁负责?
作者|陈 冰

  音乐响起,身着长拖尾纱裙的模特缓缓从舞台深处走来,专业猫步、瞬间定格、华丽的甩尾转身,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干练且不失风度……

  除了身材是迷你版的,表情还有那么一丝稚嫩,一切都是T台该有的模样。这是一个高达数十亿元的新兴市场——童模经济。围绕着各种儿童用品的推广,介入这个市场的有儿童模特摄影公司、培训班、儿童模特经纪公司等各个商业机构。它们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闭环,规范与混乱共生

  商家们希望用“网红”童模促进销售,家长们开始抱着“体验生活、磨炼意志”的初心,带着孩子一头扎进了这个名利场,当孩子越来越有名气,一天的收入可能是一个普通白领一个月的工资,年收入高达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元的时候,越来越多的父母开始让孩子们“逐梦童模圈”。

  “成名要趁早,赚钱更要趁早”。在这场浩浩荡荡的“致富潮流”中,童模渐渐异化为家庭的“赚钱工具”。很多时候,这些孩子连选择的机会都没有,就提前被卷入了这个复杂的成人世界。

  他们比大人听话,比大人敬业,比大人还会讨好客户。当一个稚气未脱的11岁男孩面对镜头自鸣得意地表示,自己年收入近百万元,家里的别墅都是自己挣来的。“每个人都想要个富裕的生活,明星太累了,做网红也不错,然后找个好看的老婆,你懂得,迪丽热巴那种……” 你作何感想?

  童模行业是否已经异化为压榨童工的“血汗工厂”?这个产业到底又是如何运作的?


飞速发展的童模市场


  随着新中产阶层崛起,借助“全面二孩”的政策红利,中国儿童消费市场的活力被彻底激发。根据中国儿童产业中心的数据,80%家庭中儿童支出占家庭支出的30%—50%,家庭儿童消费平均为1.7万元—2.55万元,儿童消费市场每年约为3.9万亿元—5.9万亿元,市场空间潜力巨大。

  国内童装市场规模总体呈现增长势头,2017年市场规模已达1796亿元,2018年至2020年,我国童装行业预计复合增长率维持在14%左右,2020年市场规模将达到2679亿元。由此可见,童装市场在未来的发展空间非常广阔,童模的市场也因此不断扩大。

  根据相关数据显示,近三年来,童装的天猫线上市场规模逐年稳步扩大,年增速均超25%。特别是天猫平台上高价位段的童装销售额占比逐年增大,同比增长率同样也是最快的。如此发展广阔、具有潜力的童装市场无疑推动着“童模经济”的不断扩大、向前。

  特别是随着电商的逐渐发展,百货业受到冲击,服装厂商们的阵地逐渐由线下向线上转移,模特的重要性日益凸显。对于线上店铺来说,有无模特图的确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单品的销售量大小,所以一般在新品出库后,往往都会加急预约童模拍摄模特图,拍摄结束后更会加班加点安排上传更新。“赶上双十一、双十二这种大活动,基本要保证全店90%以上的在售款都有模特图,否则很难吸引顾客点击进店。虽然淘宝天猫都没有硬性要求模特图,但销售数据就摆在那里,只有平铺图的单品的爆发力与带有模特图的单品明显无法相提并论。”天猫某童装店铺运营商告诉《新民周刊》记者。

  其实早在淘宝诞生之前,国内就已经出现了童装模特。只不过电商的快速发展加剧了对童模的需求。在中国童装之乡——浙江湖州织里,就汇聚了大量的童模,成千上万的家长带着孩子在这里工作逐梦。普通中国模特基本上是按照服装拍摄的数量来计算薪酬的。

  一件 50-200 元,一天可以拍 150—200 件,这样算下来,每天能够拿到的钱少则 5000元,多则过万元。这也导致越来越多的童模父母放弃自身年薪不高的工作,带领着自家可爱的宝宝步入年入80万元的童模市场。

  和织里的童模主要服务淘宝电商不同,上海、广州、深圳等地童模主要和品牌商合作。新民周刊记者通过调查发现,在上海,童模的报价以小时计算,价位从几百到上千元不等。一般4小时工作的收费在1600元——2000元之间。一家专业广告模特公司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一般推荐客户按时计费而不是论件计费,这样比较划算。“这个行业竞争非常激烈,我们公司手上有上百个专业童模备选,能不能拿到订单,全看客户的喜好。有的可能一年一单都接不到。”

  在给记者发来的童模卡上,一个个孩子,就像一件件商品,被明码标价,身高体重性别鞋码甚至三围、照片,都事无巨细地登记在上面,等待着“买主”来挑选。不同的孩子代表着不同的风格——可爱,呆萌,潮酷……记者挑中的一位曾经获得童模大赛单项奖的6岁女孩,一天的棚拍报价为2000元。


网红童模从哪里来?



  龚明是一位资深的儿童写真摄影师。最近两三年,找他拍摄的童模和商家越来越多,除了帮助品牌商拍摄产品宣传册,他也会帮助淘宝店主拍摄要上新的衣服,这一切使他对近几年流行的童模市场变得很熟悉。

  “童模的兴起也就是最近几年的时间,随着网店流行,逐渐被‘带’起来的。最初的童模都是淘宝店主自己或亲戚的孩子,后来逐渐发展成和成年人模特一样的模式。现在我每年都要接到不少去杭州拍摄的单子,客户会要求带着童模到杭州的商场、摄影基地进行拍摄。”

  据龚明介绍,正规经纪公司会给童模进行表演培训,这使得大部分童模都有一定职业化素养,可以一秒钟一个动作,几分钟就拍完一套衣服。拍摄时父母会跟在孩子身边监督,基本不会出现网传视频中那样的暴力行为。

  一般而言,经纪公司会从中抽取20%-30%的佣金,拍摄完成就结款,操作还是比较规范。但由于现在流行打造网红、网红店,因此很多父母不去找专门的经纪公司,而是自己通过直播平台把孩子包装成网红,等孩子火了后就拿着粉丝数去跟商家报价、谈合作。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也让童模的走红变得更加便捷,它们让童模成名不再单纯依靠苦熬拍摄资历。“最美童模”裴佳欣通过抖音走红后,目前已经收获了149万微博粉丝,并曾经出现在TFBOYS的MV中。

  一些淘宝商家也会在微博、微信朋友圈发布招募信息,从收到的照片中挑选模特并寄出服装,童模拍摄完成后将照片从网络传给商家,几次来回之后达成固定的合作关系。

  “这类网红童模微博上有很多。”龚明表示,这类 “家庭作坊”也会引发各种问题,“一个是孩子没经过专业演员培训,一个是家长可能眼里只有钱”。

  龚明印象最深的是一个10 岁的女童模彤彤。由于很多网红店还有潮牌店喜欢成熟网红的风格,受此影响的彤彤虽然年纪很小,但谈吐已非常成熟。

  在拍摄的间隙,彤彤非但没有休息,反而精力十足地打开抖音、快手开始直播,与自己的粉丝互动。“她和粉丝互动时就像个成年人,聊的东西都很‘社会’。”龚明告诉记者,当时彤彤的父母就在拍摄现场,他们不但对此无动于衷,还挺高兴他们的女儿能有这么多粉丝。

  龚明向记者透露,目前市场上最贵的童模是外国童模,平均时薪比国内的模特高40%左右,有的甚至一小时收费4000元;而国内童模平均一天收费4000元,一天的“工作”时间约为8小时。此外一些网红童模价格更高,还需要预约,“模特要看稀缺程度,很多童模都比成年模特贵,比较火的童模要提前一个月,或者三四个星期预约”。

  在龚明看来,童模和成年人模特的拍摄效率没有太大不同,童模拍照现在已经流程化了,仰头举手转个圈,一天能拍五六十套是家常便饭,有经验的、年纪大的孩子在更换服装的频率、拍片速度较未经训练的童模更快,一天要拍 100 多套也完全不成问题。这也就意味着要换 100 多次衣服,做 100 多次重复的动作。当然,脸上还得一直挂着轻松童真的微笑。

  除此之外,服装拍摄基本都是反季的。这意味着经常要在冬天拍夏装,或者在夏天捂着羽绒服拍冬装。这样的工作强度,即便是大人都难以忍受,更何况一个小孩子。

  可是这些几乎以童模为“职业”的孩子每天都异常忙碌——写作业只能趁着化妆间歇,感冒了也是轻伤不下火线继续拍摄。小小年纪就有了“要让客户满意”的职业意识。

  尽管如此,童模的高收入依然吸引了很多家长,龚明就遇到过不少上着幼儿园请假来拍摄的童模,还有的干脆不上幼儿园了,甚至还有推迟上小学来拍摄的童模。对此他也感到很无奈,“小孩子到年龄还是应该读书,但我遇到的很多童模一天赚的比我一个月都多。我也感觉这样不太好,但也不知道该怎么评价”。


童模培训火爆



  早在淘宝诞生之前,国内就已经出现了童装模特。当时的童装模特多数局限在一定的地域范围之内,除了厂家自身的人脉联系外,也会有一些地域性的中介,但基本没有专业的经纪机构。国内当时也没有专门的童模培训机构,只有为了满足家长“望子成龙”心态而开设的童星培训机构。模特作为其中一项童星培训项目,被视作打造基本功。

  一些儿童培训机构会针对性推出“少儿平面模特培训班”,培训内容主要集中在训练体态、控制表情、走好台步几个部分。2004年前后,星姿态等早期的少儿模特机构开始出现;2007年,知名模特机构新丝路举办了第一届儿童模特大赛,童模产业初具雏形;2008年林妙可在奥运会走红、2013年《爸爸去哪儿》爆红,进一步刺激了童星培训机构数量的增长,专业化的童模培训机构也开始增加。

  为了满足广告、影视界的需求,各类童模培训机构、童模中介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市场上,他们挖掘、培养、包装、营销儿童模特,许多家长和孩子则抱着童星梦步入低龄版“娱乐圈”。

  在网络上以“招聘童模”为关键词检索,可以得到上百万个检索结果,童模之火可见一斑。记者在大众点评上随便以童模培训为关键词搜索,仅上海一地就出现了上百家培训机构的名称。

  作为童模诞生的源头,不少培训机构水准良莠不齐,其中不乏滥竽充数、趁乱捞金者,利用家长的“望子成龙”心态,来诈取培训费用。2018年,央视就曾经报道过童星培训的骗局:有童星培训机构以三年包装培训、拿国际顶级大赛金奖为条件,开价近24万元“学费”。但在家长签约之后、选拔百名童模赴美参赛时,却发现所有的参赛选手都是中国孩子,而且每个人都有奖,所谓的“国际大赛”根本名不副实。

  胡老师是上海一家连锁童模培训机构的负责人,他们的店铺都有统一的装修风格和课程体系,对外宣称授课老师也都是拥有职业资格证书的模特。这家培训机构的课程报价为1.36万一年。

  胡老师说:“我们的特色就是每年都有十几次外出演出的机会,而这些演出都是免费的。“我们将这些演出视为社会实践,光在教室里练习是找不到感觉的,参与演出就是我们的教学特色。通常外面的培训机构都不包含走秀内容。因为我们公司本身就会组织很多模特比赛和演出,所以不存在再缴纳演出费的问题,学费里就包含了。”

  胡老师告诉新民周刊记者,如今的少儿模特也有等级考试,“总共10级,1到3是初级,主要是启蒙的台步;4到6是中级,会有一些平面拍摄的技术考核;7到9是高级,侧重慢步、礼服展示;10级是专业级,一般14岁以上的少年参加。这样的考级一年进行两次,也就是说,经过一年半的训练,就可以考到高级证书。而要走上海时装周、高定品牌秀的小模特,必须拥有高级证书。如果要参加时装周的演出,外面的培训机构每个小模特要收四五千元,我们就只收一个成本价,1000-2000元左右”。

  新民周刊记者看到另外一家童模培训机构开设童模基础班1980元(12节课/6次),童模T台班9800元(40节课/20次)和童模精英班26800元(90/45次),培训内容从基本的模特走姿、台型、表情、气息等基本功训练,到不同风格造型展示、舞台应变能力、不同T台训练、常用拍摄造型再到高阶的强化表情、眼神、节奏乐感训练;提高舞台应变能力、表现力、舞台台风训练;道具灵活运用以及展示;平面拍摄技巧……

  虽然也号称老师都为专业的模特,但老师的宣传照都带着一股浓浓的影楼风,男女老师的美瞳让人想起了郭敬明的《爵迹》。实际上,家长是很难核实这些老师的真实身份的。宣传人员的说辞是,教师的履历不能说明问题,能不能上好课才是关键。

  对上述两家培训机构的评价也呈现两极化:有的家长说孩子很喜欢上课,通过训练锻炼了自信和形体,孩子还因此获得了走秀机会,非常开心;也有的家长认为机构培训的专业性不够,教师的授课方式方法有很大问题,存在打骂情形,并不适合少儿教育;而且组织孩子外出演出,活动安排非常混乱,感觉极其不专业。

  实际上,除了模特培训机构,专业的经纪公司也开始涉足童模领域。经纪人作为连接服装厂商和童模的桥梁,渐渐构建起完整的产业链条。业内人士曾预言,“未来3-5年,会是中国儿童时尚行业的爆发期”。而据相关预测,未来十年儿童数量将急剧增加,到2025年0-14岁儿童将达到峰值约2.72亿人——这或许会进一步推动童装与童模行业的扩张。


光鲜背后的混乱


  娜娜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当初也是抱着纠正孩子体形、增强孩子自信的想法报名参加了一个童模培训班,差不多学习了3个月,孩子就可以上T台走秀了。因为孩子生得乖巧,被同样有宝宝从事童模行业的朋友推荐加入了一个童模经纪机构,在向童模经纪机构缴纳了一笔费用之后,娜娜就收到了一些企业拍摄的订单信息。然后娜娜拿着孩子的童模卡四处向企业投递简历,很幸运地,虽然没有经过任何平面培训,娜娜家外形不错的儿子上岗了。

  进入童模这个江湖,娜娜才发现市场不是一般的乱。虽然经纪公司声称不能让模特乱来,但是一些家长为了孩子能够抢到单子,肆意压低价格,导致整个行业出现恶意竞争。略过经纪公司,家长直接与厂家对接的后果就是童模的劳动报酬、工作时间等全部失控了。

  “等到我们去参加平面拍摄的时候,市场的价格是非常混乱的。有的孩子一天五六百元,有的孩子一天一二千元。我们当初拍摄的费用就是500元。我和儿子从深圳赶到广州,往返的高铁费用、打车费用,再加上一天两餐饭,基本上啥也没剩下,纯粹就是锻炼去了。”

  娜娜说,进入童模市场的家长有两种不同的心态,一种就是像她这种比较天真的,想着孩子可以去拍拍照,走走秀,锻炼锻炼挺不错的,增加孩子的自信心,表现力,从孩子的发展角度考虑,不太在意孩子能够挣多少钱。“走个秀,有时候给300元,有时候给500元,我觉得都无所谓吧,反正是去为了学习的,不是为了挣钱的。”

  但是,呆了一段时间之后,发现其实慢慢就变味了——很多家长把孩子送过去,真的就是为了赚钱。让孩子从小体会什么叫吃苦,什么叫竞争。放完学就被家长带来做童模拍照,有的甚至拍到半夜两三点,只能在化妆间后台抽空写作业,第二天照样上学。有的童模,甚至没有上学,主要工作就是赚钱。这样真的值得吗?

  还有的孩子,因为情绪控制不好,或者配合不到位,就会遭到家长的打骂,摄影师的呵斥,日积月累,孩子变得越来越麻木,视频中3岁的妞妞不哭不耍赖就是明证,这对孩子得造成多大的心理负担啊!

  让这么小的孩子去直面这么残酷的竞争,真的变味了。比方说,童模企业来挑选模特儿,会对你的孩子挑三拣四,说鼻子不好看啊,眼睛不漂亮啊,胖了,瘦了什么的,童模的黄金期很短,高矮胖瘦都有要求,业内甚至有身高不超过 130cm 的规定。在这种近乎“变态”的潜规则下,一些父母还会限制孩子的进食量。为了眼前的利益,牺牲孩子的健康,值得吗?

  “所有这些让我们家长意识到这件事情并不是像我们想的那么纯粹,并不是让孩子获得了锻炼,而是非常商业的一种操作。举手投足间,是千篇一律的姿势,是精心打理的发型,连原本应该充满童真的微笑,都是设计好的弧度。”

  娜娜的儿子做了两年童模,就毅然决定退出童模圈子。女儿出生之后,因为形象气质都不错,也不断有老师过来想让小姑娘进入童模圈。娜娜说,虽然女儿的确比哥哥更有天赋,但她断然拒绝了这种邀约。“因为我觉得这个圈子特别不健康,拜金的风气太严重。有一些同行也不尊重孩子,让人感觉很不舒服。如果想培养孩子,锻炼孩子的话,还有很多渠道很多途径,不一定非要踏入这个不纯粹的圈子。”

  当然,并非所有的经纪公司,包括童模的家长都是这么想的。毕竟自家的孩子可以一年就帮家里挣出一套房子来。在功利世俗的现实面前,金钱也许比童真更宝贵吧。

  迫于妞妞事件的网络压力,淘宝号召110家淘宝童装店主联名呼吁规范童模拍摄保护儿童权益。妞妞事件中的服装厂商,也在事件发酵后第一时间终止了和妞妞的合作。但是在童装行业飞速发展的大背景下,我们基本上可以悲观地预测,暴利的童模行业背后急功近利、压榨儿童的风气仍然难以遏制。年仅3岁的妞妞和妈妈依然活跃在拍摄现场就是一个明证。

被绑架的童年?


  按照网上曝光的3岁被打童模妞妞的拍摄记录,一天119件衣服计算,如果拍摄一件衣服需要5分钟,忽略不计所有换衣服、休息、吃饭喝水上厕所的时间,也需要10个小时才能拍完。这样的工作强度,应该不逊色于职场996了。

  除了工作强度大,其他隐含的问题也不可忽视:比如说严重的睡眠不足问题。3-6岁的幼儿,每天都要有午休时间,可是赶上拍摄,这样的时间根本不可能有。再加上拖延至深更半夜的拍摄,儿童的睡眠时间很难得到有效保证。

  摄影师也一再强调,拍摄的闪光灯和强光刺激对孩子的眼睛和皮肤都会造成一定的伤害。高强度的频闪会对孩子的视网膜造成损伤。而很多家长为了孩子能够顺利完成拍摄,还会主动让孩子在化妆、休息、候场的时候玩手机,看平板电脑,这无疑进一步加重了孩子的视疲劳。此外,饮食不规律,主动喂食垃圾食品……孩子的身体健康受到损害,似乎是童模界普遍存在并接受的代价。

  更严重的伤害还在心理上。妞妞的被打视频里,妞妞的反应让人震惊:她不哭不闹,呆呆地站在那里任人摆弄,像个布娃娃。这说明,在长期的疲倦、重复、打压与折磨下,妞妞已经习惯了,麻木了,她的情绪控制能力出现了问题。而在拍摄档口用言语和动作“威胁”小孩配合本身在童模基地几乎就是一种常态,只是不凑巧,妞妞的视频被曝光了。

  表现好,就买好吃的好玩的嘉奖;表现差,就打骂;这种简单粗暴的“胡萝卜”+“大棒”的管教方式,很难说能够给孩子幼小的心灵树立起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流量和赚快钱,把人的贪欲放大,入侵到每一个可能的行业里去。现在风生水起的童模行业正在重现这一景象。这样的现况让人担忧,和所谓的吃苦耐劳、直面竞争比起来,这种童年的伤痛恐怕来得更加彻底——在他们的潜意识里,妈妈爸爸是爱我的,但是比起赚钱,他们更爱钱。所以,赚钱是最重要的。

  但是钱,真的能够解决所有问题吗?

  现在很多家长的如意算盘是,年纪小的时候做童模,稍微大一点可以去做童星、网红或者明星,继续收割流量赚快钱……没错,你家的孩子可能先天条件极好,成为了这个残酷游戏的优胜者,可是这么早接触这样一个大起大落的高压环境,对孩子而言真的合适吗?幼小的童模们不过只是接触到了这个金银堆砌的世界的边角。

  北美最著名的童星歌手贾斯汀比伯,12岁一炮走红后,完全被名气和金钱冲昏了头脑,在很多年中,都是全球媒体口诛笔伐的对象、人人声讨抵制的最大笑话。他吸毒、粗暴对待粉丝、和狗仔队打架,一度曾被捕,还有27万美国人来到白宫请愿,希望把他驱逐回加拿大。

  在众叛亲离的情况下,他渐渐从众人眼中消失了,脱胎换骨后再次携专辑重新出发,这时的他,即使演唱会上有人向他扔瓶子,也会温和耐心地和观众讲道理。其背后成长的痛苦和艰辛,必然是常人难以想象的。

  《哈利·波特》里马尔福的扮演者,成年后在采访里,说过这样几句话:“如果你问我,由于工作的性质,我错过了什么,我不会说是派对和学校出游,而是我没有去上高中,我真的非常后悔。”作为形象大不如从前的童星,他在演艺界的前途十分暗淡,连高中都没上过,想改行,也是十分困难。

  当童星、童模、童工挣钱,可能就这么几年,接受教育的机会、价值观的塑造,却是一辈子的事。很多时候,我们会发现,童年时的意外收获,会在成年后以数倍的代价奉还回来。

  被绑架的童模,该谁负责?

编辑推荐
精彩图文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