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抗疫之战,进入决战时刻

日期:2020-02-12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数:0
阅读提示:湖北一些地方究竟还有多少未确诊病例,未来多久才能像武汉那样完成对所有疑似患者的检测,才是扑灭新冠病毒疫情的关键。


主笔|姜浩峰


  “当前疫情形势仍然十分严峻”“现在疫情防控正处于胶着对垒状态”。2月10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北京调研指导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时,如此指出。

  目前看,这场人民战争、总体战、阻击战,不容人们一丝一毫松懈。

  据国家卫健委公布的数据,全国新增确诊病例在2月3日大年初十到达峰值后,连续多日出现下降。可随着全国许多地方复工人流逐步增加、疫情蔓延风险剧增,京、沪、粤等省市有必要针对性地制定应对措施。

  在武汉,在整个湖北,情况更不容再失!武汉胜则湖北胜,湖北胜则全国胜。

  “应收尽收,刻不容缓!”这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所率中央指导组对湖北省、武汉市的要求。

  截至2月10日晚,武汉市宣布:全市健康普查率达99%,所有疑似患者11日检测完毕;此前于2月8日确诊的1499名重症未入院患者全部入院。10日深夜,武汉最终宣布所有小区实行封闭式管理。从1月23日武汉封城算起,已过去了18天。

  决战之前,人员部署到位。中央政法委秘书长陈一新回到武汉。曾担任过湖北省委副书记、武汉市委书记的他,在担任中央指导组副组长之际,在武汉各区区委书记、区长组成的微信工作群里发言,表示又要与大家一同战斗了。2月10日,湖北省免去张晋省卫健委党组书记职务;免去刘英姿省卫健委主任职务;上述两职务,由新到任的省委常委王贺胜兼任。

  此前,为了收治新冠肺炎轻症患者,在武汉加速建成了十余座方舱医院,床位数逾6300个。而不开设门诊,只收治重症患者的火神山医院、雷神山医院相继建成投入使用。两院相加,床位数2500个。加之武汉既有的于1月26日征用的24家医院上万床位,可以说,抗疫阻击战的分级“阻击阵地”,在武汉已经基本构筑成型。

  在湖北,黄冈、孝感等市疫情也相当严重。这些非省会城市由于原本医疗资源与武汉有差距,抗疫压力不比武汉轻。随着2月7日国家卫健委宣布16省市支援除武汉外的湖北各地,至2月9日0时,全国各地增援湖北的医疗队,达到了150多支,医疗队员1.8万多人。

  抗疫之战,战壕已成,指战员已就位,决战时刻已来临!


武汉的三道防线


  “形势严峻!大批的患者未能及时收治到医院中。而这批患者在社会上的流动、在家里居住,会造成社会和家庭进一步的感染,这是加剧疫情的最重要的因素。”这是中国工程院副院长、中国医学科学院院长王辰2月5日所言。作为呼吸与危重症医学专家,王辰认为,唯有将确诊的病患收治到医院中,进行集中收治和隔离,避免与家庭成员和社会成员的接触,才能最终战胜疫情。

  在武汉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之后,《新民周刊》记者了解到,确实存在大量确诊病人和疑似病人,由于医院没有床位而得不到收治。譬如武汉中南医院产科主任李家福曾披露,有一名孕妇在1月24日除夕夜在他们医院产下一子。此前一天,这名怀孕38周加5天的蔡姓孕妇,因疑似新冠肺炎,辗转多家医院都没有得到收治。

  再一个例子则是今年1月14日发现症状,自行前往就医的武汉女孩素素,于1月19日确诊为新冠肺炎。然而医院没有床位只能在家隔离。她当时听说“这种病会突然恶化”,哭着写下了遗书。在家隔离期间,病毒传染给母亲。在家挺过16天得以痊愈的素素回忆,自己的体重几年来第一次恢复到理想的93斤。

  无疑,素素是幸运儿。当她病愈后将此前手写的遗书发上网的时候,2月7日凌晨3点48分,武汉市中心医院宣布,该院眼科医生李文亮去世。在2019年12月30日,李文亮于微信同学群中预警称,武汉出现疑似SARS的冠状病毒感染病例。遂被公安训诫。此后,他照常工作,不幸感染。李文亮去世后,经中央批准,国家监察委员会决定派出调查组赴湖北省武汉市,就群众反映的涉及李文亮医生的有关问题作全面调查。

  从不满35岁的李文亮之去世,可以看出素素当初在染病后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的。无论年龄大小,新冠肺炎病人确实有可能突然病情恶化,有生命危险。然而,武汉的医疗资源一度极其不够用。武汉市急救中心的调度员周婵披露,1月22日湖北启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二级应急响应后,她和同事们在高峰期人均日接听急救电话超15000人次,是平时的七八倍。“连睡着了做梦都在接电话。”周婵说。但武汉的急救车数量有限。每天有效转送病人从300车次增加到700车次,仍无法满足危急病人的用车需求。特别是在全市交通管制,出租车、私家车无法上路的情况下,周婵有时候还没来得及派车,下一秒等来的就是患者已死亡。

  诚如王辰院士所言,必须要想办法扩充收治容量。

  在1月26日征用24家医院为抗击新冠肺炎医院以后,床位上万,但仍无法满足重症患者需求。为此,早在1月23日和25日,武汉市相继决定兴建火神山医院和雷神山医院。由此构筑起抗疫之战的核心防线。

  依据抗击非典小汤山模式兴建的火神山医院于2月2日交付。这一总建筑面积3.39万平方米,编设床位1000张的医院,从方案设计到建成投入使用,只用了10天时间。2月8日,编设床位1500个的雷神山医院亦投入使用。

  对于施工建设单位来说,他们是在同时间赛跑,实际上也是和死神抢人。除了网友在“云监工”上所看到的土建施工以外,两座专门收治重症传染病患者的医院,其呼吸机、监护仪、移动医用快速影像仪器、输注泵及体外诊断等设备,也需要尽快投入使用。以火神山医院的200台呼吸机为例,以正常工期来看,组装、调试需要7天时间。然而,这一次,工程师们仅用了3天时间就保质保量完成了任务。采用什么方法缩短工期呢?无非提前进场,日以继夜。在火神山医院的室外部分还一片泥泞之际,工程师们就进入室内进行设备安装。从上午9点干到清晨5点,然后也不回宿舍了,直接在车里睡会儿,9点钟回场再战。

  2月2日,当人民军队医务工作者进驻火神山医院后,火神山医院院长张思兵大校看到,很多工人师傅彻夜未眠,在做一些特别细致的施工。而当时,他正组织、抽组医疗队骨干,进入医疗区,进行场地环境熟悉、工作流程设计、值班排班等准备工作。2月3日子夜时分,首批患者被转运往火神山医院。

  由此可见,新医院筹备进程一环紧扣一环,堪称磁悬浮列车般的速度……

  尽管如此,武汉抗疫床位数仍远远不足。“有限的床位主要用于收治危重症和重症患者,大量的轻症患者未被收治的情况是存在的。”王辰在看到这样的情况后,提出借用一些大型场所,从速改造成方舱医院,构筑武汉抗疫的第二道防线。

  所谓方舱医院,是一种模块化的野战医院。此前,在汶川地震、玉树地震时,都曾设置。武汉是大都市,拥有足够数量的场所改建方舱医院。相比起来,各方舱医院不需要安装太多重症监护、医疗设备,但方舱医院的床位总数很大。以2月4日开建,不出24小时建成的三所方舱医院为例——洪山体育馆800张床位、武汉客厅2000张床位、武汉国际会展中心1000张床位。2月4日24时前,同时建成的还有位于汉阳、江岸、硚口、洪山、武汉开发区、东湖高新区、江夏区、黄陂区等城区的8座方舱医院。

  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建成这么多医院,显示了当下中国的国家动员组织能力,以及平战转换能力。以建设方舱医院为例,2月3日晚,中国人民解放军驻鄂部队抗击疫情运力支援队组织官兵通宵达旦调运物资,确保方舱医院如期建成。

  在医院硬件达标的情况下,中央指导组陆续从全国调集优秀医务人员驰援武汉,统筹调配使用各方面医疗资源、医用物资,最大限度提高运转救治效率。由此带来的变化则是——武汉所有疑似患者检测完毕。李家福所在的中南医院接管了武汉客厅2000张床位的方舱医院,即是一例。这里除了中南医院医生以外,还有8个省市的援鄂医疗队队员。一旦有轻症患者病况加重,可立即转到类似火神山这样的重症医院。而大多数病患可以在这里隔离,接受科学观察,并正常就医、用餐,还可以使用读书角、大屏电视等设施。心情真好起来,大叔大妈患者可以顺带聊聊子女的婚事。未来,仍然美好……

  在武汉,更外围的防线,则是正在加快征用的宾馆、培训中心以及党校、高校宿舍等。这些地方将成为集中收治隔离场所,增配医疗设备和医务人员,对疑似患者进行隔离治疗,对密切接触者进行医学观察。2月9日,武汉还整合了市直机关企事业单位党员干部、职工及高校教师,共16739人,下沉到疫情较重的社区,统一编入街道社区工作队,全天候覆盖排查,确保应收尽收,不漏一人。


全村龙鳞汇湖北


  2月7日,国家卫健委宣布建立16省市支援湖北武汉以外地市。用网友的话说:全村的龙已把最硬的鳞给你,哪怕自己也伤痕累累。

  从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后的数据看,黄冈、孝感这些靠近武汉的地方,确诊病例都已达两千多。还有一种情况是病死率高。以2月9日的数据来看,天门市以5.08%的病死率成为湖北病死率最高的城市。更值得注意的是——天门确诊病例分散在各乡镇。除了属于市区的竟陵街道等地确诊病例较多以外,净潭乡、蒋湖农场这样在该市属于偏远农村地区的地方都有发病。如果对湖北这些地区疫情防控稍有大意,本来可能在武汉扑下去的疫情之火,是有可能在湖北甚至国内其他地区复燃的。

  谷歌、中国电科等对新冠肺炎疫情有大数据建模,甚至预测了一些疫情拐点何时到来等数据。但在王辰院士看来,现在疫情的底数尚不清楚,各种判断的根据仍显不足。主要原因在于一些地方的社区、社会上未能进行隔离的病人仍有存在。

  更有甚者,湖北一些地方究竟还有多少未确诊病例,未来多久才能像武汉那样完成对所有疑似患者的检测,才是扑灭新冠病毒疫情的关键。可比起武汉来,湖北一些地市的医疗卫生条件要差,面对的人口流动压力也不同。譬如紧靠武汉甚至正在融入武汉都市圈的黄冈市,就经济发展来说,是湖北省除武汉之外人口最多的城市,也是打工人口最多的地方。可黄冈的医疗条件比武汉差。在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之初,这一常住人口750万人的城市,竟然只有一家三甲医院,在市区都找不到一家符合条件的传染病医院。如今,黄冈市临时征用、启用了4家医院,改造成传染病医院,但医护人员、医疗设备和检测能力等方面均相对滞后。黄冈如此,就莫论更为偏远的湖北省内很多地方了。

  2月1日20点55分,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卫健委高级别组专家组成员李兰娟在杭州东站登上Z257次列车前往武汉。记者了解到,之所以李兰娟选择坐这趟从上海南站始发、凌晨4点20分到武昌的火车,还在于可以携带更多医疗设备。

  值得一提的是,在湖北,潜江市是最早决断大力度抗疫的。早在1月17日上午,钟南山还没到武汉,潜江就及时收治集中管理32位当地确诊的肺炎发热病人。目前看,整个湖北正在向潜江看齐。在黄冈等较大城市,地方政府已经发动社区,采取了坚决阻断病毒的举措。黄冈规定,从2月8日起,“四类人员”都必须由村、社区负责,对其居住的楼栋单元等实施封闭管理,并在疫情防控指挥部报备。以黄州区江岸名都小区为例,该小区共990余户,留守过年的2000余人。小区综合党支部书记郝诗光称,该小区按楼层序号依次包保给66名党员,由党员协助传达各项指令,协调物资和生活必需品及防控居民串门、下楼、外出,对疑似楼栋采取封闭措施。在此之前,黄冈还分别推出交通管制、居民出行管控、市区经营性场所管控、电梯消毒管理、“四类人员”集中隔离管理等举措,严防疫情蔓延。

  相比武汉、黄冈,湖北其他一些地市,特别是农村地区的防控措施仍有待加强。据记者观察,湖北一些农村地区,春节期间仍有人外出拜年、打麻将等。而随着防控力度的深入,各地市结合自身情况,在做改进。

  天门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在2月9日发布通告称,建立疫情防控有奖举报制度,举报范围为在疫情期间,凡与确诊病例、疑似病例或发热病人有密切接触,且没有在村、社区登记,没有隔离观察的;有发热、咳嗽等症状在村、社区未登记、未隔离观察的;组织举办或参与聚餐、聚集性活动、抹牌赌博的情况。如果举报线索真实有效,予以最高1000元的奖励。而在十堰市房县,如果发热主动就诊的,就奖励1000元。

  这些举措,使得湖北各地市也构筑了新冠疫情阻击战的阵地。


链接:新冠肺炎命名


  2月8日,国务院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成员决定,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暂命名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英文名为“Novel coronavirus pneumonia”,简称“新冠肺炎”,英文简称NCP。


方舱医院是否有感染风险


  中国工程院院士王辰认为,方舱医院对医护人员来说,危险程度与在其他传染病医院是一样的,都是在一个共同的污染的环境中,防护条件是一样的。对于患者来说,方舱医院收治的都是轻症患者,都是核酸检测呈阳性,属于同一种病毒感染,因此不存在交叉感染的问题。

编辑推荐
精彩图文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