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一份工,旺一个家、兴一方水土

日期:2020-10-14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数:0
阅读提示:就业脱贫因地制宜、因人制宜,不仅在规划与落实中展示上海力量,更在细节上传递出上海温度。
记者|王仲昀


  在历史上,喀什是丝绸之路上的重要市镇、东西方文明的交汇点;而如今,喀什凭借深厚的文化底蕴,成为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是新疆旅游必经地。与此同时,作为西北边陲之地,多年来受气候与地理条件限制,喀什地区也是国家重点扶持的“三区三州”深度贫困地区之一。全地区12个县市中,有11个深度贫困县,贫困村1543个,建档立卡户29.48万户119.57万人。

  今天的喀什,希望重新找准自己的定位,再度焕发生机与活力。自2010年上海援疆对口地区由阿克苏转为喀什以来,到2019年底,喀什已有8个县市脱贫摘帽、111.85万贫困人口脱贫。

  十年间,“就业脱贫”始终是喀什当地脱贫工作的重要一环。喀什发生的故事折射出多年来上海对口帮扶各地过程中在“就业脱贫”上作出的多样化探索。


就地就业,家门口的奋斗


  “你写错啦!是‘娜’,不是‘拉’!”24岁的阿米娜一边笑,一边指着《新民周刊》记者写错的名字。

  位于喀什地区叶城县西南1公里处的依提木孔乡14村,阿米娜和她的家人世代生活于此。从前,很多像阿米娜这样的女孩到了本该工作的年纪,常常无处可去。而今,年轻的她们纷纷走进喀什地区的“乡村扶贫车间”,成为一名有着一技之长的工人。

  阿米娜现在已是她所在车间的小组长,每月工资可达2000元,个人年收入超过两万元,稳定超过年度国家扶贫标准线,不愁吃、不愁穿。在这里,像阿米娜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不过,成绩背后并非一蹴而就,个中曲折同样无法忽视。

  其中涉及一个核心问题,也是当地就业脱贫工作中的难点:为什么要就地就业?

  在上海市对口支援新疆工作前方指挥部(第十批)总指挥侯继军看来,“很多贫困家庭的劳动力劳动技能比较低,去工厂工作和外出打工是不可能的。”此外,语言障碍进一步影响了当地贫困户外出就业。

  为此,这些年来依提木孔乡14村党总支将政治建设摆在首位,把脱贫攻坚作为头等大事和第一民生工程来抓,通过建设“乡村扶贫车间”,有效解决了村里富余劳动力、建档立卡户的就业问题,实现了让村民们“在家门口就业”。

  阿米娜所在的西域鸿源玩具制衣厂,总投资374万元(其中上海援疆资金投入230万元,用于建设1200平方米厂房),现有设备240套。《新民周刊》记者在现场看到,将近百名当地女工正忙碌地制作玩具娃娃。这些玩具如今已远销日本、韩国等国家。

  西域鸿源负责人黄费清介绍,工厂于去年3月26日正式开工。起初乡村党总支统一组织本地女青年,尤其是贫困户家庭到这里就业。经过一年发展,工厂目前有140余位女工,其中110人都是贫困户。

  “乡村扶贫车间”在当地时常还有另一种表述——“卫星工厂”。之所以取名“卫星工厂”,是人们希望工厂能够像卫星一样发射出去,从而广泛地吸引人们在本地实现就业。

  对于当地“就业扶贫”工作而言,让贫困户劳动力走进工厂只是迈出了第一步。如何留住工人仍然是需要解决的难题。

  “我们设立了最长可达4个月的培训期。只要工人在培训,我们工资照发,各方面福利都不会落下。”黄费清说。而在阿米娜看来,一开始从事制衣工作,确实不轻松。不过随着培训越来越深入,一切都有了明显改观。

  今年,上海援疆资金又在此新增投入,为周边企业建设了两层、共300平方米的生活楼,让这颗乡村扶贫“卫星”的辐射范围进一步扩大。

  在“乡村扶贫车间”走向脱贫的还有比丽克孜·吐尔孙。12年前,她从临近乡镇嫁到喀什莎车县恰热克镇恰热克村2组。结婚后,她每天在地里操劳,还养了牛和羊,可是一年下来,减去各项开支和贷款,她发现自己口袋里连回家探望父母的钱都没有。

  转机发生在2018年5月。她听说镇上建卫星工厂,要招很多工人。她果断报名到工厂工作,并暗下决心“我一定要学会技术”。努力学会技术的吐尔孙,五个月就存下3000多元。这让她每月探望父母时都带着羊肉、清油和大米。

  通过阿米娜和吐尔孙的故事不难看出,就地就业的意义在喀什变得丰富。

  在喀什,就地就业能够让缺乏技术的人们走进工厂、学会技术,也实现了因地制宜。

  莎车县是“中国巴旦木之乡”。过去,当地农民依靠巴旦木的销售致富路径相对单一,而现在,上海援疆企业陆续在莎车县建立起巴旦木深加工厂,这对于“巴旦木之乡”意义重大:就农产品本身而言,深加工厂不仅让那些以往难以在市场销售的异形果和次品果有了新渠道;而且,原本只管销售的农民现在又有了新活。他们纷纷走进工厂,为自己的产品出工出力。

  新疆小蜂农业创新发展有限公司便是其中之一。该公司是上海闽龙实业有限公司于2018年底成立的全资子公司,主要从事巴旦木油精深加工。同时,公司也附带生产每日坚果、琥珀核桃仁、巴旦木牛轧糖等炒货,以及莎车巴旦木蜂蜜、巴旦木营养代餐粉等深加工。

  此外,从2018年起,上海援疆指挥部引进援疆企业,相继在莎车县的伊什库力乡、乌达力克镇等建设了600座智能日光温室并投入使用。这些智能日光温室,由援疆企业引导农户通过土地流转方式,把闲置大棚集中起来进行维修、改建,再重新分发给有经营意愿的农户或大棚持有农户。上海援疆莎车分指项目资金业务组组长、莎车县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徐炯炯此前表示,一个大棚,便能解决一人就业。

  因地制宜,不仅仅是简单收购。在新科技加持下,上海援疆指挥部让越来越多的当地农户在“就业脱贫”过程中发挥了主观能动。

  数据显示,2017、2018两年,上海对口援助喀什四县产业直接带动就业26.5万人(其中带动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就业10.1万人)。而从2014年至2018年,对口四县建设卫星工厂和扶贫车间394个,带动当地群众就业16828人。


劳务直通,打造“品牌”


  年过半百的方瑜(化名)从老家重庆万州来到上海,在这里开始了一段新的人生。方瑜在当年上海对口支援干部的帮助下,通过家政扶贫项目,掌握家政服务技能,最终成为一名出色的“巴渝大嫂”家政服务员。

  距离上海迪士尼乐园仅5分钟车程的地方,巴渝大嫂(上海)基地坐落于此。这个始建于2014年的基地,现已经发展为巴渝大嫂(上海)活动中心、服务示范基地和岗前培训基地。

  这里走出的“巴渝大嫂”,正在更新人们对传统家政从业者的认识,正在成为上海家政服务的响亮“品牌”。

  从2012年“巴渝大嫂品牌家政员上岗培训”项目启动以来,不仅每年为上海输送千百名家政大嫂,更是形成了一套“三级五钻七星”完备评价体系。其中,最顶级的“金牌月嫂”,月收入超过1.6万元,而星级月嫂平均也达到了8000元。

  万州“巴渝大嫂”一步步发展成精准扶贫的代表案例。而回想十余年前,这一群体却是万州当地三峡移民就业问题中最大的难题。从最初被视为就业难、就业不主动的群体,到现在成为家政品牌的主力军,“巴渝大嫂”这些年并非一帆风顺。

  上海第14批援派重庆万州挂职干部黄磊向《新民周刊》介绍,万州地区的移民搬迁从上世纪90年代末至今已超20年,最初那批青壮年劳动力现在年龄都在40岁、50岁及以上。

  移民子女,通过大学、中高职院校的学习,普遍具备就业能力,绝大多数已自主走上工作岗位。现在,40岁、50岁及以上人员占未就业移民总数的81.2%。尤其是在家的适龄未就业人员中,老人和妇女偏多,部分女性移民要承担一家老小的生活起居,就业意识和技能,以及文化素质都不够;另一方面,由于现行低保、医疗保障等社会保障政策,令移民有了基本生活医疗保障。因此,这几类人群最初的再就业的积极性不高、主动性不足。

  面对这样的现实困境,“巴渝大嫂”应运而生。2006年,在相关部门的指导下,重庆巴渝子弟劳务有限公司成立,承担起了服务、引导和提升库区家政品牌的重任,开始全力打造“巴渝大嫂”家政。到2012年,该公司专门设立“巴渝大嫂品牌家政员上岗培训”项目,进一步提升“巴渝大嫂”的品牌效应。

  除了这一项目本身缘起于现实难题,“巴渝大嫂”近年来在沪就业过程中,同样遇到过一些困难。“一是技能认证沪渝不互通。重庆家政服务人员经过培训和重庆认证之后到上海需要第二次认证,增加了千里迢迢赴沪求职的重庆劳动者的经济和时间成本;二是上海帮扶政策不能惠及为上海提供劳动力支撑的重庆家政企业,导致管理和培训成本大增,形成竞争壁垒,不利于渝籍员工的人文关怀和有效管理。”黄磊告诉《新民周刊》。

  为了解决第一个困难,巴渝大嫂(上海)基地落成,这是上海对口支援万州的干部们所作的创新。

  他们在上海设立“巴渝大嫂”家政服务示范基地,将以前输送到上海、稳定上岗的优秀家政人员凝聚起来,轮流召回基地,为那些新招的“巴渝大嫂”们现身说法,增强项目的可信度。

  方瑜当年就是“新大嫂”中一员。起初,她在重庆参加家政服务的培训,但因丈夫离世的悲痛,导致学习不在状态,一直未能通过考核。后来,她又被黑中介坑骗,差点脱不了身。历经曲折来到上海基地,方瑜在有经验的“巴渝大嫂”帮助下,从餐饮、本地习俗、待人接物开始学习,再到护理技能、家庭保洁、家用电器使用,进行了全新培训。

  近年来,“巴渝大嫂”家政项目共培训移民573人,建档立卡户459人,带动就业数千人,输送至上海的家政人员超过2000人,人均收入大幅增长,真正做到了“一人就业,全家脱贫”。其中,仅2018年一年,就通过基地平台帮助促成425名巴渝大嫂在上海实现了异地转移就业,稳岗增收形势喜人。

  预计到今年年底,“巴渝大嫂”在长三角地区的在册人数将达到9000人的规模,年创劳务收入达人民币5亿元以上。

  和万州“巴渝大嫂”一样,建于上海与贵州遵义之间的“沪遵劳务直通车”近年来也在劳务输出实现就业脱贫的进程中形成了自己的“品牌效应”。

  30多年前,以遵义市正安县300娘子军南下广东番禺打工为发端,一场农民工到广东沿海打工的滚滚浪潮由此拉开序幕。从“田间”走到“车间”, 劳务输出成为贫困群众增收脱贫最直接、最有效的一条途径。

  30年后,2018年7月24日,一班特殊的K496次列车从遵义市桐梓县驶向上海。这是“沪遵劳务直通车”开通后的首列班车。自那时起,“沪遵劳务直通车”高频发车,有组织劳务输出成效明显,遵义当地不少建档立卡户和易地扶贫搬迁劳动力顺利踏上了赴上海就业的旅程。

  和以往的直接劳务输出相比,新时期的“劳务直通车”有了自己的时代特征:政府充分发挥“店小二”作用,9家人力资源公司投入人力、物力到就业扶贫一线,让贫困劳动力及时准确了解就业单位工作。如此一来,解决了过去企业与贫困劳动力之间信息不对称的难题,探索出“政府引导、市场主导、中介服务、企业用工、群众脱贫”的就业扶贫新格局。


学业+就业,招生即招工


  成为一名空乘、空姐,是很多年轻人梦寐以求的职业。然而,除了对外形条件的高要求,其前期高昂的培训费用也令许多来自贫困山区的孩子望而却步。上海春秋航空公司宣传部部长毛懿告诉《新民周刊》,该公司乘务员的初始培训费用通常接近人均两万元。

  而就在两年前,竞争激烈的空乘岗位向云南红河各族青年开放。春秋航空在当地举办了专场招聘,经过筛选后,35名“红河学员”来到上海。在他们当中,有8名建档立卡和9位少数民族特困户学员。

  这些贫困户学员,培训期间费用全免。而后,经过近一年培训,2019年9月起,红河班正式签约入队,迄今月平均收入超过8000元/人。来自红河县的李文英接受采访时表示,她家五人,原先只有她一个人上班,月收入3000元左右,勉强维持一家人的生活。如今飞行大半年,收入也有了飞跃。

  徐晓与徐锐这对“红河姐妹花”,也受益于这一帮扶项目。今年4月,春秋航空扶贫工作组与上海开放大学航空运输学院联合组队前往红河州红河县、绿春县,实施面向建档立卡高中毕业生的“筑梦蓝天计划”现场招生面试。这是新冠疫情之下,上海企业第一个奔赴对口帮扶地区实施“学历教育+职业培训”招生。

  5月16日蓝天筑梦计划学员开班,18名红河贫困学子将在此完成为期两年的免费学历教育和空乘职业培训。贫困户学员徐晓原本是大一学生。她说:“我曾梦想成为一名主持人,但艺术类院校学费较高,家里负担太重。空姐也是一份我喜欢的工作,有这样一个帮扶项目,机会难得。”而徐晓的姐姐徐锐,正是两年前第一批“红河学员”。

  先招生培训,后签约入职,这一套“学业+就业”的就业脱贫模式近年来正在上海对口帮扶的各地区推广开来。

  2018年4月,上海市委书记李强在云南考察沪滇扶贫协作情况时强调,加强教育结对帮扶、推动当地职业教育,是脱贫攻坚的有效切入点,也是当地老百姓最为直接受益的帮扶模式。

  同样在云南,昆明主城区向南24公里是知名的呈贡大学城。在这里,云南交通职业技术学院的二级学院——云南同济中德学院,正在闯出一条“以职教促就业”跨越式发展的路径:“招生即招工”。

  具体来说,从产业、岗位和技能的需求出发,中德学院贯彻“校企协同育人”的办学方针,将专业设置与地方产业发展对接,教学标准设定与职业标准要求对接,教学过程与工作流程对接。他们携手上海外服集团、京东物流、华为、携程、光明集团、复星康养集团等行业标杆共建产业学院,探索“校企双主体、招生即招工”育人模式,把德国职业教育“双元制”本土化。

  上海对口帮扶的工作对象,往往涉及各个年龄段。如果说“巴渝大嫂”主要服务的是“4050”群体,那么“招生即招工”的新模式,显然更适用于尚未走向社会的年轻学子。“学业+就业”的帮扶模式,不仅解决了贫困学生求学过程中的经济压力,也让他们未来的就业道路更为清晰。

  “一人就业、全家脱贫”,就业扶贫一直是最有效最直接的脱贫方式。从祖国西北边陲喀什的“乡村扶贫车间”,到西南的红河班乘务员,再到上海“巴渝大嫂”培训基地,不同年龄段和不同需求的人,在上海对口帮扶的努力下都找到了最合适自己的就业脱贫之路。

  就业脱贫因地制宜、因人制宜,不仅在规划与落实中展示上海力量,更在细节上传递出上海温度。(记者 王仲昀)

编辑推荐
精彩图文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