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品评 > 正文

地图也可以是历史

日期:2018-08-01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地图是科学和艺术的完美结合,自古以来就具有重要的科学意义、军事和政治价值。
撰稿|郑渝川

  提到爱德蒙·哈雷,你会想到什么?没错,他就是你知道的那个哈雷,发现“哈雷彗星”的那个人。但哈雷的科学成就,对于人类的贡献,却不仅仅是一颗彗星。
  爱德蒙·哈雷20岁时(1676年)就前往南大西洋的圣赫勒拿岛(多年后成为拿破仑的流放地),从事南天球星图的绘制工作,他标出了341个星体的坐标。这趟行程让哈雷声名鹊起,22岁时就被选为英国皇家学会的会员。
  在那之后,他与牛顿建立了友谊,帮助牛顿出版《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一书。后来,牛顿投桃报李,在自己担任伦敦皇家铸币厂管理员时,举荐哈雷出任待遇优厚的切斯特铸币厂副厂长。
  1686年,30岁的哈雷出版了一幅地图,标示出了世界各大海洋的盛行风风向。这是世界第一幅出版的大范围气象图地图。这幅地图具有重要的开创意义,让全球海运航行变得更加安全和频繁,使得世界不同地区通过海路联系得更为紧密。
  这之后,哈雷继续在全球各地航行,将地图、海图上拥有相同磁偏角的地点用线条连接起来,并称之为等偏角线。1703年,被任命为牛津大学几何学教授的哈雷,开始了对彗星的研究,发现了那颗以他自己名字命名的明亮彗星,并算出了回归规律。哈雷的科学成就还包括,发现北极光的磁场性,证明大气压会随着海拔增加而减少,最有意思的是,他还汇编出死亡率表,开创了保险精算师计算寿命保险的保费计算方式。
  在绘制地图上作出杰出贡献的伟大科学家,并非只有哈雷一人。1800年前后,德国博物学家亚历山大·冯·洪堡在南美旅行中,发现了欧洲人此前许多从未见过的植物。洪堡用了20年时间整理出一部二十三卷的巨著《洪堡和邦普兰的新大陆热带地区旅行记》。这本书中,洪堡使用了统计地图,第一次制成了等温线图,还在气象图中引入了等压线。这本书后来成为了达尔文环球航行中随身携带的参考图书。洪堡绘制的地球磁场地图,对于科学界产生了巨大影响。
  最近出版的《地图中的历史》一书,以人类文明史上不同时期的地图为媒介,以独特的方式展现了历史发展进程。从早期人类文明的泥版雕刻到而今的卫星投影,从海洋洋流的测绘图到城市全景地图,从城市地铁线路图到贫穷地图、“霍乱地图”,以及各种基于幻想而绘制的想象中的世界、大洲的地图,《地图中的历史》这本书都收入其中,作者并加以详细解说。
  正如《地图中的历史》一书开篇所提到的那样,地图表现为抽象化、理性化的空间感知,这与人的视觉探察往往存在很大出入。地图是科学和艺术的完美结合,自古以来就具有重要的科学意义、军事和政治价值。自古以来,人们就试图绘制居住地、所在国家乃至整个大洲、世界的地图,虽然许多地图而今看来错漏百出,甚至可以说是荒诞不经。但这已经代表了当时时代背景下,最具科学素养、最有想象力的人们对世界的看法,象征着不同时期的人们对于未知的憧憬。
  《地图中的历史》还介绍了各时期的军事地图,美洲、非洲的划界地图和北美大陆铁路里程图,以及基于幻想而绘制出的亚特兰蒂斯大陆地图等地图。最有意思的是,书中收入了19世纪地图绘制家威廉·哈维出版的《地理真好玩》儿童版地图册。威廉·哈维将欧洲国家的地形、民族性格转换为人物形象,还配上了四行小诗。比如,英格兰的形象就是当时的维多利亚女王,苏格兰则被描绘为扮着鬼脸的萝卜头风笛手,法国人的形象不太好,呈现为有着鹰钩鼻子的皇后在正对镜子搔首弄姿。
  正如你所看到的,地图并不只是地理,有时候,也可以是历史,

精彩图文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