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体育 > 正文

“球员讨薪”谁来埋单?

日期:2014-07-23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数:0
阅读提示:深足的欠薪问题并非一日之寒。作为俱乐部的投资人,深圳红钻无论如何都要为欠薪负首要责任,因为他们与球员有着无可辩驳的劳动合同关系。

 

撰稿|伟 伦
 
 
       欠薪,似乎是中国职业足球联赛中永远无法回避的问题。直到今天,在珠三角繁华的经济特区同样曝出了令人震惊的“职业球员讨薪事件”。从当年申思、江洪讨薪,到后来南京有俱乐部因欠薪被取消注册资格;从辽足球员自称“不如民工”,到德罗巴欠薪事件、青岛队长刘健“阴阳合同”,再到日前“深足讨薪风波”持续发酵,这一切恰恰折射出中国职业足球整整20年来无法根除的“痼疾”。欠薪,已是继假赌黑之后,危害中国足球的又一大“毒瘤”……
 
 集体讨薪,血汗钱成白条
 
  别以为中国足坛的球员都是高富帅,他们中也有吃不饱饭的“屌丝”!这些年来听了许多关于农民工兄弟讨薪维权的新闻,当主角换成了印象当中的高富帅后,很多人总是难以接受,顿时疑窦丛生:像郑智这样的国内球员年薪都是以千万计的,中甲球员再差也有几十万元吧?

  7月19日,深陷“讨薪风波”的中甲深圳红钻俱乐部在主场艰难地以0:0与北京八喜队握手言和。与平静的比分形成巨大反差的是,“讨薪事件”被持续关注。此前,深足球员们本来已打算集体罢赛,但在比赛前夜突然有赞助商买下了球衣背后的广告。有了钱,就有了希望,于是说好了“板上钉钉,一致罢赛”,结果神奇逆转,立即披挂上阵。当晚的比赛,球员们表现可圈可点,在10天没有正规训练的情况下,依然收获了平局。然而,让俱乐部无奈的是,杯水车薪的赞助费根本弥补不了俱乐部的巨大亏空……
  曾几何时,深足还曾是中超赛场上一支强大的生力军,在中超元年当时的深圳健力宝队(深圳红钻的前身)在欠薪长达8个月的情况下拿到了冠军,那时队中有李玮锋、杨晨、李毅,当时“李毅大帝”作为主力队员捧起了奖杯,如今的他已是这支球队的教练,在感叹岁月无情之余,相同的感叹是俱乐部依然缺钱。
  十年间,“欠薪”成为了深圳足球队的代名词。李毅的言语中有着无奈,却也不可回避,眼下这支球队正面对着乱象纷呈的困境。作为深圳红钻俱乐部的投资人万宏伟,当时在前深足球员范育红的介绍下收购了这家俱乐部。以私募基金起家的他在这五年里投入了数亿资金,如今连自己也没有想到,球队居然已经沦落到了无以为继的地步。近两年来,因为俱乐部没有钱,球队训练没有固定基地和宿舍,球员生活没有“三金一险”保障……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全队只好在赛场拉出横幅,发起轰轰烈烈的“讨薪事件”——7月15日,足协杯第三轮,深圳红钻队在比赛现场以消极比赛的方式表达自己的诉求和不满,而这场比赛的对手是以待遇优厚、管理规范著称的鲁能队。一条中场线,划出了中国足球的两个极端。讽刺之余,这无疑是中国足球大环境的一个缩影:除了所谓的BIG4(打亚冠的几个球队)之外,中超大部分球队和中甲、中乙联赛很多俱乐部的财政状况其实都不容乐观。
  讨薪风波骤然又起,中国足协第一时间成立了工作小组南下调查,并与深圳足协、深圳文体旅游局官员一同来到俱乐部。从与球员交谈的态度看来,他们似乎很愿意平息“罢赛事件”,然而当看见球员手中白花花的一堆“白条”,愤怒地拍桌子说起自己的生活艰难时,他们明白,深足的风波,并不是他们简单的安抚能解决得了的。用球员们的话来说:“我们真的是被逼无奈、走投无路了。”随后,球员们平静地诉说着一个个惊人的故事:“任鹏的父亲去世,借的买墓地的钱一直还不上;凌思浩买的婚房已经断供,收到了法院传票面临被强制没收的危险;刘帅去年在球场上向女友求婚,如今过了一年却因为缺钱无法举办婚礼。”房子断供、买墓地的借款还不上、求婚后无法完婚……这正是这群在中国经济最发达地区足球从业者的现状。
  上赛季效力于深足的日本籍球员乐山孝志今年“挂靴”后仍生活在深圳,他说欠薪事件在日本足球历史上只有过一次,当时一家俱乐部只欠薪一个月便引起足坛轩然大波,此后日本足协制订了严格的准入制度,如果一家俱乐部连续三年财政赤字,那么这家俱乐部将面临易主,“在日本,像红钻这样的俱乐部不可能存在。”
  作为俱乐部的投资人,深圳红钻无论如何都要为欠薪负首要责任,因为他们与球员有着无可辩驳的劳动合同关系。深足队员拿到的欠条上,是跨年度21场比赛的奖金,还有若干场津贴和基本工资,深足的欠薪问题并非一日之寒。让球员感到无助的是,在目前的环境下足球俱乐部投资人也并非强势群体,讨薪将会是难上加难。
  俱乐部投资人万宏伟表示,因为主业环境不好,近两年俱乐部的现金流一直十分紧张,“红钻集团的主业之一高端酒市场近两年来受到明显抑制,造成现金流非常紧张。红钻接手深足以来,对球队的投入已超过3亿元人民币,而收入则微乎其微。”万老板还透露,目前深圳俱乐部长期经营困难、出现资金缺口与一笔旧账有关:6年前深圳市足协在托管深足时曾欠下的一笔超过600万元的债务,这笔债务成为俱乐部的沉重负担。“当年足协托管时,包括球员、教练、体育场和经纪人的欠款总计600多万元,债权人在诉讼有效期内提起诉讼,于是我们承担了连带责任,被法院强制执行,我们的账户和股票甚至都被冻结。现在我们因为这个钱打了很多报告,但没有取得任何进展,”万宏伟无奈地说。
  “深圳的GDP应该说在全国都遥遥领先,深圳也拥有很多世界500强企业,为什么一个富城市,到头来拥有的是一支穷球队?”深圳红钻俱乐部总经理李虹曾经在中超公司任职,对于深圳队当下的处境,她也十分无奈,对于这个问题,她认为深圳足球发展不起来,一是地方政府关注不够,二是深圳这座城市足球凝聚力太差。
  其实,像万宏伟一样深陷“欠薪风波”中的老板大有人在。这不,在东北极为繁华的大都市、有着北方香港之美誉的大连,同样爆发了球队欠薪事件。与深足不同,大起大落的大连阿尔滨的际遇实在让人唏嘘不已。两年前,在同城老大哥大连实德退出足坛后,作为升班马的阿尔滨扛起了大连足球的大旗。他们相继引进了陈涛、于大宝和于汉超等国脚,外援的名气均如雷贯耳,分别是前巴萨球星凯塔、伊布的替补瓦罗、前巴西国脚罗申巴克。上赛季,大连阿尔滨阵容之豪华较恒大有过之而无不及。可惜,因为合并实德被叫停,加之选帅耗费过多时间,这支被认为可以跟恒大争锋的豪华之师一直没形成合力。
  本赛季,阿尔滨急剧陨落。因为阿尔滨集团资金链断裂,球队受到了非常大的冲击。此前名声在外的外援全部被更换,除了留下于大宝外,内援仅引进一名留洋球员。据了解,阿尔滨已经数月发不出工资。在主教练马林“下课”后,二次转会期间,阿尔滨不仅没有引进任何内外援,反倒是队内多名实力派内援遭到众多中超豪强的争夺,转卖于汉超和李学鹏只是开始,更多的人才流失似乎在所难免。
  老板赵明阳喜欢足球,网上盛传阿尔滨仅有20亿资产,但他最近这几年投入足球的就有15个亿。他可以和球员称兄道弟,将豪车、豪宅通通赠送。不过,和球员走得过近也成为了阿尔滨球队不好管理的根源。今年年初,赵明阳在给全队开会时对球员说过一句话,“你们不都有我电话吗?有问题就给我打电话!”试问,广州恒大的哪个队员敢绕过里皮直接给许家印打电话?而在阿尔滨,任何一个队员都可以抄起电话直接打给赵明阳,直接给大哥诉苦,这又让主教练处于何种境地?
  然而,赵明阳又和其他中超老板不一样。几乎每一个中超老板都有房地产的背景,那是一个水更深的江湖,而赵明阳的阿尔滨却是一个建筑公司,是给房地产老板盖房子的,说白了就是“包工头”。在今年,恒大要买大连于大宝,其中的条件就是恒大在大连的楼盘项目交给阿尔滨来做。换言之,如果此事成立,那么许家印就要做赵明阳的老板了。地产圈的水要比足球圈还深,这一点赵明阳是知道的。阿尔滨作为建筑方,任何一个项目他们都需要垫付资金,最后当项目交付的时候,才能收到钱。但这个时候能不能收到钱,能收到多少就完全看地产老板的脸色。现在,据说阿尔滨集团有十几个亿的资金收不回来,这也是导致集团无力支撑足球的关键所在。
  从阿尔滨资金拮据,到深足欠薪门,中国足球的丑闻并没有随着联赛的繁荣消减,反而层出不穷,中国足球的管理者们难道不应该直面和反思吗?
 
矛盾突显,足协纸上谈兵
 
  近3年来,以恒大、鲁能、国安为首的中超俱乐部纷纷加大投入,这种以点带面的发展模式并没有缩小中超俱乐部之间的差距,反而让整个联赛的运营成本水涨船高,类似哈尔滨毅腾这样的小型俱乐部已经深感困难。中超金元时代的到来,在吸引大部分球迷眼球的同时,掩盖了中甲、中乙联赛的落寞。
  德罗巴欠薪事件、刘健阴阳合同事件、中乙山东滕鼎队弃赛事件、阿尔滨资金链断裂,再到如今的深足欠薪事件,上至中超球队,下至中乙俱乐部,均存在俱乐部管理不规范、劳资双方存在矛盾的情况。据统计,从1999年至今,国际足联争议仲裁委员会已经向11家中超、中甲俱乐部开出了15张罚单,其中朱骏时代的上海申花领取了中国足球历史上金额最大的罚单:因为欠薪德罗巴,申花需要赔偿对方1618万美元(1200万欧元)。
  其实,欠薪已经是中国足坛的老问题了,足协一直很重视。但为什么现在依然有俱乐部敢欠薪?笔者在调查采访中发现,中国足协制定的规则本身,以及中国足球圈的“特殊性”正是欠薪赖以生存的温床。在发生过十几起严重的讨薪事件之后,中国足协对于俱乐部的欠薪行为进行了约束,首先在《纪律准则及处罚办法》中进行了明确规定:凡经仲裁委员会或相关联赛委员会认定,俱乐部违反与运动员、教练员签订的工作合同,拖欠运动员、教练员工资、奖金超过3个月的,将给予俱乐部警告、罚款及其他处罚。在新赛季注册开始前仍拖欠运动员、教练员工资、奖金的俱乐部,将给予俱乐部取消注册资格的处罚。
  足协相关人员告诉笔者,以上是因为欠薪针对俱乐部的处罚规定。对于球员,如果有足够的证据证明俱乐部欠薪超过3个月,则球员可以立即终止与俱乐部的合同。在中国足协制定的《球员身份及转会暂行规定》中,专门就欠薪事宜的结果进行了描述:俱乐部违反劳动合同约定,一年内累计拖欠球员工资或者奖金超过3个月的,该球员有权单方面终止合同。欠薪超过3个月之后,是俱乐部违约在先,球员将成为“自由人”,可自由转会至其他俱乐部。然而,为何直到现在也没出现球员转会敢吃螃蟹第一人呢?有知情者认为,其实不是球员不想转会,而是不敢转会。一名球员直言不讳地告诉笔者,“按照我们俱乐部拖欠的工资,我们全队都该是自由球员了。但是,并不是你成为了自由球员你就可以找到出路的。之前我也曾联系过国内一些俱乐部,他们给我的原话是,‘你是这样离开的,我们可不敢收留你。’后来,别人告诉我,两家俱乐部的老板之间关系很好,这个时候谁也不会给对方拆台。”
  对中国足协出台的很多规定,球员也表示:“设想很好,实现很难。”足协规定,俱乐部注册之时必须要有队员和教练签字确认俱乐部不欠薪的文件。但很多俱乐部年年欠薪,直到俱乐部注册之时也不解决,但他们还是有办法可以注册成功!显然,在现在中国足球的大环境里,要想踢出一个好球员很难,但要想废掉一个队员实在是太容易了。在欠薪已成圈内潜规则的情况下,球员们要想争取到自己的利益实在是难上加难。
  上赛季美国NBA球员工会和老板们曾就薪资水平讨价还价,最终导致NBA推迟开赛,但是这样的事情在中国足坛绝对不可能发生,因为目前我们连球员工会都没有。中国足球看似走着职业化道路,但是没有球员工会,这是中国与日韩以及其他高水平地区在球员利益保障方面最根本的区别。日韩在这方面已经和欧洲接轨,球员工会对外为球员说话,对内对球员也有约束力。
  国外球员工会的一个重要作用就是在发生欠薪的时候组织球员维权,和老板、协会、联盟进行博弈。不过,在中国并没有球员工会,球员们的合法利益受到侵害,自然也无法通过这一渠道求得公平解决。曾经因为合同问题而和重庆力帆俱乐部对簿公堂的谢晖直言,“归根到底还是我们的制度,没有经纪人,没有球员工会,一开始来签订合同的基础就是不平等的,现在再来寻找一个公平的结果,是没有意义的。”
  目前,中国足坛欠薪讨薪事件有愈演愈烈之势,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恐怕就在于“合同”本身大有问题,合同不明,合同不清,甚至在一份“公开合同”的背后另有一份“地下合同”。五年前,因为在合同上与俱乐部有不同意见,一直没有与俱乐部签本赛季合同的天津泰达队员以罢训的方式与俱乐部正面对抗。同时引发的另一个焦点问题是:如果泰达俱乐部没有和球员签订合同,那么俱乐部是如何在中国足协注册的?
  记得9年前,上海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在审理申思起诉上海国际俱乐部欠薪案时,惊奇地发现申思与国际俱乐部签订的是两份薪金额度差距巨大的“阴阳合同”。当时,多家媒体都披露了这样的细节——交由中国足协备案的“阳合同”中,规定申思的工资仅为每月1.2万元人民币;而签约后由俱乐部和申思各自保存的“阴合同”中,规定在2003年至2005年的三年中,申思的年收入高达250万元人民币。正是“地下合同”的存在,让教练和球员在一旦遭遇俱乐部欠薪待遇时让自己弱势群体的地位更加凸显,“地下合同”令中国足球从业者在规避风险方面常因无法可依而不得不“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据知情人透露,国内俱乐部在与教练和球员签署工作合同时,真正能履行正式书面工作合同的,恐怕只是一个非常少的数字;更多的被俱乐部雇用的教练或球员,都是以一种非正式甚至是得不到法律保护的方式为俱乐部效力,因此一旦出现劳资纠纷,被雇用者的合法权益很难得到追讨。
  与此同时,除了几家财大气粗的俱乐部外,更多俱乐部资金链脆弱也是“欠薪”的一个重要原因。中国绝大多数足球俱乐部的投资方都是民营企业,民营企业投资足球所承受的压力远远高于国企,成本控制、资金链等问题都现实地摆在投资人的面前。的确如此,但如果仔细分析了中国足球资金链吃紧的原因与现状,就会发现,这只是中国足球资金链吃紧的表现之一。
  另外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中国俱乐部普遍缺乏造血的功能。事实上,中国俱乐部恐怕没有一家是盈利的,球员工资的标准、发放是否准时更多凭俱乐部投资人的热情。而国外俱乐部的主要收入来源是电视转播、门票、赞助商,在中国的俱乐部中都几乎接近于无。所以,曾经出现年终足协为俱乐部分赞助商顶账啤酒的 “奇事”,其实一点也不足为奇。一方面是球员高工资积重难返;一方面,俱乐部又无法开源造血。最后只能在节流上做文章了,于是包括欠薪在内的各种措施都成为俱乐部省钱的重要手段。很多球迷都不会忘记,十年前一幅极具震撼力的照片以半个版、5栏的巨大篇幅出现在深圳一家报纸上,画面上是当时深圳科健队队员高举横幅在深圳街头向俱乐部抗议并讨薪的全家福场面。如今十年过去了,类似令人震憾的一幕又惊人地重现了:深足全队将士高举讨薪横幅,向足协向政府要个说法!
  可见,深足“欠薪门”并非只是一地一时的丑闻,更让中国足球职业联赛管理上存在的一连串弊病浮出水面:联赛准入审查不力、从业者和投资者的权益保护沦为纸上谈兵、阴阳合同已成公开秘密……而一些问题更值得中国足球的管理者思考:如何更有效开发市场让俱乐部实现良性收支、如何保护球员权益、地方足协应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如果不下定决心做出痛改,近几年职业联赛迎来的难得繁荣局面将会没有制度的根基,随时可能倾覆,为此埋单将是整个职业联赛甚至中国足球!
 
精彩图文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