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体育 > 正文

铁榔头“郎才”尽?

日期:2014-08-27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数:0
阅读提示:郎平上任主帅整整16个月过去了,里约奥运会的备战周期也已经过半,但如今的中国女排却依然没有半点儿“冠军相”!

 

特约记者|后 稷
 
 
       四天内两负日本队、大比分2比0领先被俄罗斯逆转,世界大奖赛总决赛被外界寄予厚望的中国女排令人大跌眼镜。作为女排统帅,郎平开始遭遇前所未有的质疑。“铁榔头”和“中国女排”是几代球迷心中挥之不去的“情结”,曾几何时郎平成了中国女排的救世主。然而,在最近一年多的时间里郎平和她的郎家军表现得不能令人信服。作为“振兴三大球”的排头兵,眼下的中国姑娘似乎让人看不到称霸里约的希望……
 
权威名帅,唯我唯心?
 
  郎平的回归,顺应全国球迷的愿望,响应一个时代的呼唤。可是,当郎平真的来了,中国女排真的就能行吗?8月24日,世界女排大奖赛在日本东京落幕,中国女排两胜三负,排名倒数第二。志在磨练阵容的中国姑娘交上了一份不及格的答卷。
  自陈忠和离开之后,蔡斌、王宝泉、俞觉敏先后走马上任,然而,中国女排的每一次换帅都遭遇外界的强烈质疑,尤其是在伦敦奥运会后长时间陷入选帅之困,国家排管中心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于是,趁班子换届,女排选帅重打锣鼓另开张。体制内上上下下,体制外各色人等,多种观点交错冲突,最后的交会点就是:女排必须有一个具有号召力的教练来带领。
  郎平的出现,似乎让外界很快忘掉了陈忠和。毕竟,在当代中国体坛,“铁榔头”郎平绝对是一个特殊的、不可复制的符号,除她以外,没有一个运动员或教练员能在30多年的时间里,从始至终,被无数的拥趸崇拜;她经历过四夺世界冠军的辉煌,享受过全民敬仰的荣誉;30多年来,她始终走在排球运动的最前线,也最深刻地体会着中国女排的特殊意义与使命;近几年,恒大给了她500万元的年薪,郎平又在恒大掀起了一股“排球热”……
  郎平第一次为中国女排“救火”,要回溯到19年前。当时,在袁伟民的召唤下,昔日“铁榔头”回归,这无疑是给低谷中的中国女排注入了一针强心剂。无论是事前事后,没有人会质疑这次换帅的正确性,因为这次换帅可谓治标治本,立竿见影。作为主教练,无论是资质平平的李耀先,还是理论占优的栗晓峰,都没能及时服众,队伍内部的管理更是无从下手,而偶像的力量是无穷的,郎平头顶的光环足以震撼住那些看她打球长大的队员;技战术上,海外镀金后的“铁榔头”眼界更宽了,理念更先进了,执教水平自是一流,很快便让女排重振雄风。在她执教的四年时间里,中国女排虽然还没有获得大赛冠军,但实力提升明显。最重要的是,郎平用她的个人魅力,为中国女排重建了凝聚力,队员们的自信刻在了眉宇间。
  如今多年过去了,郎平的身价和知名度日益高涨。众所周知,郎平是唯一的一位率领着外国队在奥运会上打败中国队、却又能得到中国老百姓爱戴和拥护的教练,郎平的影响力实在是太大了。于是,一年前在郎平克服种种困难、下定决心重返国家队那一刻,无数球迷激动不已、欣喜若狂——中国女排东山再起、重登世界之巅指日可待……
  然而,让人着急的是,如今整整16个月过去了,里约奥运会的备战周期也已过半,中国女排依然没有半点儿“冠军相”!
  因为是郎平,因为她太伟大、太权威,所以中国女排每一次人员大调整、每一次输球,几乎听不到质疑的声音。或许,媒体和球迷也都有耐心,正如郎平所说,她需要时间和空间,她需要方方面面的支持和理解。可竞技体育毕竟要靠成绩说话,当中国女排在大奖赛上接二连三输给日本时,很多球迷还是坐不住了。有网友公开质疑:“大奖赛总决赛我们输给日本,可以找借口,中国排出了替补队员为主的阵容。那么四天前呢,在澳门站比赛中,我们几乎都是主力队员,而日本队却是以替补迎战,我们同样输了。”
  郎平出任中国女排主教练创下了很多纪录:她是中国女排有史以来最有话语权的主教练,据说从队员的入选到教练班子的人选,都由郎平自己选定;郎平也是中国女排史上第一位以俱乐部主教练身份兼任国家队主教练;郎平还是中国排管中心第一位公布年薪、同时也是获得最高年薪的主教练。郎平在上任之初曾明确表示,中国女排要三年后出成绩。如今时间即将过半,可中国女排依然无法展现一流强队的风采,面对昔日手下败将日本队,居然越来越没底气。多少有些讽刺意味的是,在大奖赛总决赛上,日本女排反倒越来越像昔日的中国女排,快速多变的打法,丰富的战术变化,细腻的小球技术,顽强的拼搏精神,都让外界印象深刻。
  毫无疑问,郎平曾经是世界排坛最成功的名帅。从郎平的本意,她或许是不愿出山的。郎平是女排精神的见证者与缔造者之一。她比谁都清楚,一旦承担起国家女排主帅这个角色,需要承受怎样的重荷。当年与郎平同一批的国家队员,有的从政,有的经商,唯有郎平,一直在教练岗位上,一干就是几十年。但郎平先是在意大利,后又在美国、土耳其长期执教,所以有人说她在相当一段时间里,已经在国内排坛被“边缘化”了,排管中心有什么活动也不邀请她,外界感到郎平和排管中心之间也许存在着什么不愉快。从多年经历看,郎平更愿意把排球教练当做一个谋生职业,一边发挥所长,一边周游列国,她已经习惯于这种自由自在的生活。五年前陈忠和下课,由郎平接替陈忠和的呼声就最高,但体育总局领导层没有考虑起用郎平,当时的国际排联主席魏纪中曾说:“我们的体制不适合郎平的教学。”为什么这样的一位高水平教练会一直游离于国家队主帅之外呢?
  显然,在太平盛世,体育界某些决策者,对郎平这样的能人或许会敬而远之,时过境迁,处于低谷和混乱中的中国女排比任何时候都需要靠郎平这样的名帅来救火。可事实证明,郎平不一定是救世主,面对目前女排从管理体制到训练模式的弊病,她也不一定是包治百病的“神医”。
  前不久,一位名为“孤独王者”的网友,发表了一篇质疑郎平的帖子,很快成为球迷热议的话题。对此观点有反对、有支持,有赞同、有谩骂。帖子内容大意:郎平从上任以来用人上一直在犯着蔡和俞的错误。一年多来,郎平对惠若琪的的过分依赖导致了中国女排兵败泰国,导致了恒大女排创造联赛最差成绩被老板打入冷宫。惠若琪的综合能力和心理素质在国内主攻的排名上应该在朱婷、李静、刘晓彤、陈丽怡、刘晏含之后,过分迷信重用的后果很严重。郎平一心追赶国际潮流,一定要让主攻接一传,想把朱婷打造成金延璟一样的全面型主攻。要知道朱婷不是金小姐,在国青时是从不接一传的,从朱婷现在的状态来看,朱婷将会和王一梅一样,被练成一个场上最大的黑洞。其实,排管中心用郎平做主教练就是个巨大的错误。郎平虽然名气大,带队经验丰富,具有国际眼光,但如今随着年龄增长,缺点和优点一样明显,唯我唯心,听不进任何劝告和忠言,一意孤行。有时候名气越大,越不能用,当年陈忠和可是一点名气也没有,只是个陪练。郎平年龄在增长,但是能力却是下降的,而脾气则越来越大。惠若琪被练得一传接得满天飞舞,而朱婷不但更不会接一传,连进攻能力也下降一大截。网友的观点很犀利,难失偏颇,而且仅以球迷角度去审视、去批评,不可避免地带有浓重的“业余色彩”,其看到的或许更多的是表面现象。然而,逆耳忠言同样有很多值得深思的地方。比如,在用人方面,有专业教练也指出,郎平的确很执著,执著到近乎“偏执”。
 
豪赌背后,几分胜算?
 
  日前,在青奥会期间一知名教练与记者聊起了昔日女排重炮手王一梅。时至今日,王一梅依然没有放弃重归国家队的希望,自上赛季全运会结束后,便孑身一人、克服语言障碍去海外打球。圈内人都知道,在海外打球除去房租和生活花消,挣不了多少钱,而憨厚、率真的大梅之所以始终坚持,就是希望自己能保持良好的竞技状态,等待郎平的召唤。可是,多少有些悲情色彩的是,正值当打之年的王一梅一旦错过里约奥运会,可能就永远没有机会为国效力了。对于大梅无缘郎家军的现象,他感慨地说:“这就是郎平,这是她的权威,也是她的个性,这么做她有自己的想法。可是,在某种程度上分析,我认为她同样也是在做一个赌博。”
  赌博?“为了中国女排重返世界之巅,为了里约奥运会冠军,郎平在用人方面或许做了一次赌博”,有业内人士分析,这一点从郎弃用重炮手王一梅,边缘化国内最好的二传手魏秋月,便可见一斑。
  其实,郎平有如此惊人之举,在国家队早已不是第一次了。分析者认为,郎平是一个比较强势的人,这既是她个性,也是多年来工作经历给铸就的气质。在她于上世纪90年代中期第一次担任中国女排主教练时,郎平在二传位置就逐渐弃用一批颇有实力的老将,并将比较有个性的诸韵颖按到板凳上,重用老实听话的何琪。亚特兰大奥运会后,因王怡在训练中“不听话”,郎平将其排除在新一期女排集训名单之外,顿时外界一片哗然。王怡身高1.89米,高而不笨,拦网好,防守卡位比较出色,长飞很有特色,高度在当时来说是很突出的,是一个很有天赋的队员。或许,但凡有灵气的队员都有耍小聪明的通病,她的个性突出,训练不够刻苦,曾在栗晓峰在任时和栗发生过严重的冲突。
  郎平担任国家队教练之后,认识到国家队的最大问题是骄娇二气突出,训练不刻苦,队员之间不团结。郎平在训练中重点抓了这个问题,对重点队员和尖子尤其要求十分严格。人说她独断专行,但对于一个主教练来说,如果不能树立自己的威信和权威,就无法管理一支军心涣散的队伍,无疑郎平的做法是必要的。那一次郎平没有选王怡进队,其实早在奥运会之后的大奖赛上已经有了苗头,当时试用自由人,郎平竟然用王怡担当自由人。论防守,王怡在高大副攻中相当突出,但比起还在板凳上的王子凌和老将崔咏梅还是有差距的。郎平这么用她,无疑是放弃的信号。郎平当时想法或许挺简单,就是想让王怡反省一下自己,等适当时机再调回国家队。但对王怡本人来说,这确实非常残酷。各路媒体竞相报道王怡如何骄娇二气突出,被国家队放弃,这对王怡的自尊心打击巨大。于是,极富个性的王怡进行了毁灭性报复:你不是折磨我么,我不陪你玩了!于是爆发了王怡出走事件——不辞而别,搭上飞往美国的飞机,从此再也没有回来。这曾让郎平非常地伤心,甚至直到现在也是一个解不开的心结。当时,另一个没有进国家集训队的队员是全国联赛最佳扣球手殷茵,连媒体、球迷都很不理解。究其原因,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殷茵之前在国家队的个性很突出,出现过打骂助理教练的事情。
  这就是郎平,一个绝对权威,不容挑战的人。此后在近二十年里,郎平虽江湖游走,但从没有做过其他人的助理或助手,她习惯于自己能够说了算。因而她喜欢那些能够对自己绝对服从、甚至能够对自己抱持一份敬仰的队员。去年,郎平再次入主国家女排,昔日主力二传魏秋月一直被排除在国家队大门之外,对此郎平给出了“球迷有球迷的说法,国家队有国家队的需要”的解释。今年4月份,魏秋月尽管获得了重返国家队的机会,可依然不是铁打的主力。对此,有业内人士认为,魏秋月比较有个性,比较强势,对主教练不能言听计从,而郎平恰恰也是个强势女性,这种个性冲突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女排比赛,郎平是央视的解说嘉宾,她亲眼看到了这一幕:在四分之一决赛2∶3输给日本队那一刻,中国队主教练俞觉敏伸出手来准备去与上场队员握手并示安慰和歉意时,作为队长的魏秋月居然“很气愤地”避开了。实际上,那场比赛中国队的发挥是相当好的,比小组赛战胜塞尔维亚、土耳其、韩国等,发挥都要好;但运气不佳,碰上了状态最好的日本队。当然,最后的决胜局俞觉敏的指挥或许还是有点问题。可是,不管俞觉敏的指挥有多失当,魏秋月当时的表现,是不应该的。这一切,郎平恰好看在眼里。
  与魏秋月不同,王一梅被弃用的原因,则完全是因为王的特点与郎平的战术思想有太大分歧。目前,郎平一心想让中国女排欧美化,希望主攻能接一传,而且一定要漂亮、扎实,可是王一梅偏偏不会接一传。可话又说回来,如果完全就是因为接一传不好,就否定了王一梅,实在有些说不过去。因为在网上的实力,大梅太强大了,可以超手进攻,势大力沉,一锤定音,在这一点上即使惠若琪也自叹不如。有人说,看王一梅打球,很解气。她的重扣时常犹如炮弹一样,射穿对手的防线,狠狠砸在对方场内。看王一梅打球,很感动。她的毅力和品质,让人想起了以往的女排精神。
  甚至直到今天,很多球迷也想不明白,郎平为何就是看不上大梅。8月22日,在中国女排0∶3被日本狂虐之后,有网友感叹地说:“很怀念王一梅!如果大梅还在,多好。打个替补也行啊!”可是,这就是郎平的个性,她喜欢挑战,选择了“豪赌”,不成功便成仁。于是,当年陈忠和倾尽心血、精心打造出的“重炮手”王一梅只能成为牺牲品。
  目前,距里约奥运会开幕不足两年时间。中国女排主力二传依然没有定论,主力阵容依然在考察。这也难怪,每次谈到里约奥运会的目标时,郎平显得极为低调:争取获得奥运会资格!可是,对于无数球迷,包括郎平本人在内,中国女排的目标绝非于此。接下来,郎平率领她的郎家军在今年的世锦赛和亚运会、明年的世界杯、后年的奥运会上强势亮相。中国女排能收获怎样的成绩,让我们拭目以待。
  自信而执著的铁榔头还会再次给国人带来惊喜吗?
 
精彩图文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