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财富 > 正文

有钱难买枫叶卡

日期:2014-02-20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数:0
阅读提示: 20多年来,在向加拿大政府缴纳的税额上,投资移民比技术移民平均每人少交20万加元,甚至比住家保姆还要少交将近 10万加元。

记者|任蕙兰


  加拿大突然在当地时间2月11日宣布,停止联邦投资移民计划(IIP)和联邦企业家(EN)移民计划,现有的5.9万投资移民申请和7000份企业家移民申请将被返还。根据加拿大《环球邮报》的数字,其中来自中国的申请就占据了57308宗。
  将主流国家的投资移民门槛排个序,加拿大无疑是一处洼地,投资人可以选择向加拿大政府指定基金投资80万加元(约合440万元人民币),五年还本无息,或一次性支付22万加元(约合121万元人民币)不还本,就能换取枫叶卡。
  这么低的门槛,和相对宽松的政策,令有意移民的中国人对加拿大趋之若鹜。此次突然关停联邦投资移民政策,意味着加拿大也不愿意提供便宜午餐了。


  

有“前科”的突袭 


  
  当地时间2月11日,加拿大联邦财政部公布2014年度的财政预算,提交国会下院表决,这份预算附加了联邦公民及移民部的两份动议。其中之一,是希望在2014年终止联邦投资移民(IIP)和联邦企业家移民(EN)计划。
  这份动议让一些中国人在马年开头就深深失望。“官网上贴个公告就说投资移民要停了,一点提前量都不给,让申请人措手不及。”一位资深移民顾问说,加拿大在处理移民问题时一贯变化很大,而且采取变化总是很突然。
  2012年6月,加拿大也是在突然之间对技术移民关闭大门,联邦政府宣布将2008年2月27日之前的申请退回,涉及到的申请者规模达到28万人,加拿大联邦政府退还了1.3亿加元申请费用。2012年7月,除了已经被雇主录用及取得博士学位的申请人外,所有技术移民的申请被暂停。
  “加拿大移民部只承诺退还申请人的申请费用,但申请人在准备移民过程中投入的金钱、精力和时间怎么算?如果他申请其他国家,可能已经走成了,所以损失的机会成本是很高的。但加拿大移民部连个道歉都没有。”中智海外教育中心总经理袁正翔说。这一刀砍掉的近30万个积压的技术移民申请中,有2万多个来自中国,不少受牵连的亚洲申请者在香港的加拿大领事馆前抗议游行。
  加拿大的“突袭”并非大多数国家在变动移民政策时的常态。在加拿大关闭技术移民的同一时间,澳大利亚移民局也出台了新的投资移民政策,但平缓的过渡没有引起太大波澜。
  2012年7月1日,澳大利亚移民局宣布将原先13类商业移民项目合并为3类,而之前颇受中国人青睐的163转892商业移民正式退出历史舞台,为新的188转888签证类别所替代。澳大利亚此举的目的显然是将投资移民的门槛提上来,163最低投资额是30万澳币(约合165万元人民币),188最低是100万澳币(约合550万元人民币)。
  “澳大利亚政策变动前经过充分讨论,对后面的安排做得比较好,对老的申请人和新的申请人都有交代,给了半年以上提前量,规定在次年某个时间点以前递交的申请按照老办法算,有些申请人看看截止前达不到要求就撤申请了。”
  2012年以后,很多移民中介做加拿大业务时会很谨慎,因为和其他移民国家相比,申请加拿大移民等待时间很长,政策的不确定因素很大,风险随之上升。


  

移民的“卧室”


  
  实行了28年的加拿大投资移民政策突然关停,申请人感到措手不及,但当地人对移民的不满已非一日之寒,收回枫叶卡的呼声持续多年。
  根据加拿大《环球邮报》报道,自1986年以来,超过13万人通过投资移民项目来到加拿大。最近几年加拿大投资移民项目的申请人数出现了爆炸性增长,从原来每年2000-3000个申请一下子增长到5万多个,而且几乎全部来自中国。
  加拿大驻中国大使赵朴(Guy Saint Jacques) 在接受加拿大广播公司采访时说,投资移民项目原来没有太多波动,但2010-2011年间,突然申请人数大幅度上升,从而触发了加拿大政府对投资移民项目的复审。
  这些激增的投资移民,并没有像政府预想中的为当地带来可观的经济效益。移民部给出取消投资移民的理由,首先是投资移民比其他经济类别移民支付更少的税收。联邦政府称,取消投资移民可为提高移民吸纳效率、吸引有经验的专业人士铺平道路。
  温哥华《太阳报》发表了一篇标题为《富有投资移民交税少,与官方语言做“斗争”》 的文章。根据加拿大公民和移民部发言人索尼娅·勒萨热(Sonia Lesage)的一份声明,20多年来,在向加拿大政府缴纳的税额上,投资移民比技术移民平均每人少交20万加元,甚至比住家保姆还要少交将近 10万加元。
  为何移民的经济表现甚至不如保姆?当地人看来显而易见的现实是,温哥华被投资移民当成了“卧房”,大量的投资移民本人继续在亚洲做生意,在亚洲缴税,但却不给加拿大纳税或交很少的税。加拿大政府发现,有钱的投资移民未必真正打算为加拿大社会做贡献,在加拿大定居、经营的投资移民比例只有16%。
  相反,这些移民在享有加拿大社会资源上却表现积极。大部分亚洲移民继续在亚洲打拼的同时,把家人送到加拿大享受舒适的生活和免费的医疗保健以及社会服务。加拿大是福利国家,福利项目繁多,比如孩子在6岁以下,每个孩子每年可获得税前1200加元的托幼津贴;在加拿大居住10年以上,65岁后可以享受每月超过1300加元的退休津贴。
  移民享有福利,买单的是穷人。2013年加拿大个人免税额只有11038加元,因此很多纳税人并不富裕。
  投资移民要得到这些福利,需要付出的相对很少。一张枫叶卡只要花20万到80万加拿大元就能买到。加拿大的投资移民项目要求申请者把80万加元在5年内“贷”给政府,联邦政府把这笔钱交给申请者将定居的省政府,由省政府用于创造当地的就业机会,5年后,这笔钱将无息返还给投资移民。他们依靠给加国提供一笔无息贷款获取加国国籍后,给其贡献的税收也不多,也根本谈不上创造就业机会。
  如果一定要说投资移民对创造就业有什么贡献,那就是给房地产经纪提供了很多饭碗。
  加拿大广播公司报道说,在投资移民项目叫停后,温哥华的房地产经纪人纷纷对当地高端房地产走势表示担心,因为豪宅的购买者大多是来自中国的有钱移民,不让投资移民进来,会把西温哥华的豪宅交易削减80% -90% 。
  关于移民炒高加拿大当地豪宅房价的现象,很多研究已经有所关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一份关于加拿大经济的评估报告中表示,加拿大房地产市场价格被高估。加拿大道明银行发布的住房分析报告也显示房价被高估了10%。从地区来看,相对于靠近大西洋的一些地区而言,多伦多、渥太华和温哥华等大城市房价高估情况更为严重。据德意志银行的统计,目前加拿大房价已经超过历史平均价格的80%,房价和该国民众的居民收入比也超过历史平均水平。
  投资移民占有的资源多,纳税少,炒房成瘾,成为当地社会不可承受之重。一些移民我行我素的豪奢做派也引起当地人的不满。根据温哥华媒体报道,政府为移民提供的免费ESL英文课程,移民学生的车位上停着奔驰宝马,而当地教师的车位上只是寒酸的二手车,这不得不让辛勤工作的当地人怀疑自己的劳动价值,认为给这些人提供免费培训是社会资源的浪费。


  

有钱无声


  
  维护社会公正性是加拿大关闭投资移民通道的主要理由,用钱买身份的投资移民被视为当地社会秩序的扰乱者,民众的声音通过议员和媒体表达,左右移民政策走向。
  事实上,在当地人声讨移民的呼声中,加拿大移民政策早已呈现收紧之态。2月6日,加拿大公布了《入籍法》修订案,入籍的各项要求更严,入籍成本提高。
  入籍法修订案的主要规定包括延长入籍申请的居住年限,必须参加语言能力考试的年龄段扩大到14-64岁,把移民法官的部分权力转移到移民官手里,并规定了更严格的“实际居住”证明要求。这是加拿大《入籍法》自1977年实施以来第一次全面修订。
  在公布入籍法修订案前夕,加拿大总理哈珀在社交网站推特(Twitter)上吹风,并放了一段45秒钟的视频,移民部长亚历山大在视频中说,“成为公民要付出更多代价”,移民需要花更大努力融入当地社会,提高公民素质。
  香港《南华早报》报道说,渥太华收紧移民政策,主要是为了针对“蜂拥而至的中国移民”。加拿大每年吸收25万新移民,最大来源是亚洲,以中国为首,其次是菲律宾、印度和巴基斯坦。
  加拿大移民部门统计数据显示,驻香港加拿大领馆2011年收到的移民申请占全球申请的86%,其中 99%来自中国大陆。2013年,在香港递交的加拿大联邦投资移民申请积压达53580份,占投资移民申请积压总数的70%。
  EN移民计划始于1983年,IIP则始于1986年,设立之初并非专门针对亚太或中国移民,但随着上世纪90年代一大批香港富人纷纷选择IIP或EN移民加拿大,这两项移民计划逐渐变成了亚洲、尤其是中国富人的“专用跳板”。进入21世纪后,主体从香港富人变成大陆富人。
  虽然来自中国的投资移民数量逐年上升,但在主流社会发出的声音却和人数以及财富规模不成正比。中国投资移民在当地政治参与度低,发声机会少,也不在意追求政治权利。就像移民部的动议中指出的那样,投资移民往往缺乏技能,官方语言能力差,而且对于定居加拿大意愿淡薄。前者造成他们参与政治的能力不足,后者是他们局外人心态的来源,即便是对于和自身利益有关的政策变动也显得淡漠。
  BBC指出,加拿大政府堵塞移民法律和系统漏洞之举,获得反对派和自由人士欢迎,政府此刻宣布改革,不排除为明年大选拉选票之意。显而易见的是,这项改革中利益受损的是中国移民,但执政者似乎没有理由去担心得罪这个群体的后果。


  

便宜午餐不再有


  
  精心衡量移民的贡献和收益之后,加拿大政府难免得出枫叶卡被贱卖的结论,关闭投资移民通道并不难理解。
  现任联邦公民及移民部长克里斯·亚历山大表示,加拿大经济类移民门槛太低,移民身份“太贱卖”了。其实很早就有消息称,政府计划抬高门槛,可能会把原先的投资80万加元、5年还本不付息,改为投资160万加元且不还本。
  过去加拿大实行低门槛的投资移民政策,主要是为了吸引海外投资,创造本国就业机会,增加财政税收。而得到投资移民无息贷款的省级政府并没有善用这笔款项,换句话说,它没有惠及加拿大经济。因此加拿大势必会追随其他移民国家,提高投资门槛。
  相比之下,目前其他移民国家的投资门槛要高得多。澳大利亚要求每个投资移民把500万澳元直接投资到澳大利亚的公司和企业。新加坡投资移民门槛也在逐步提升,几年内从150万新币涨到350万新币,目前在1000万新币。
  公民和移民部发言人索尼娅·勒萨热抱怨,我们要求的投资比澳大利亚、英国和新西兰的可比项目明显少得多。
  取消投资移民通道很可能是“大涨价”的前奏。此次移民部动议发布后,在对投资移民和企业家移民一刀切的同时,联邦政府推出了一个“投资者风险资本基金”(Investor Venture Capital Fund)试点项目,有报道说,该项目将需要申请人做出“真正和显著”的投资。
  可以预期的是,加拿大如果再推出投资移民计划,价格会追平同等条件的其他移民国家。那些等了几年还被拒之门外的申请者只要在新门槛前够格,自然还可以重新排队等候。
  在和加拿大投资额门槛差不多的移民国家中,美国的EB-5项目风险系数很高,英国给出的条件是永居权而非公民身份,因此加拿大原本是块价值洼地,随着加拿大关闭通道,可以想见的是,未来低额度的投资移民会越来越少,全球投资移民门槛只会越来越高,廉价午餐不会再有了。
  另一方面,移民国家通过提高投资门槛限制申请人数,也有利于稳定主流社会情绪。由于加拿大投资移民门槛太低,符合条件的申请人很多,涌入的人数激增,当地主流社会对移民的“存在感”才会有切肤之痛。
  “6.6万个申请家庭如果都通过,就有20万人进去,这会给当地带来什么影响?肯定对加拿大社会资源损耗会很高。澳大利亚调高门槛以后,目前只有800多申请家庭,涉及到的人少,主流社会就不会有强烈反弹。”袁正翔说。
  一些高投资额的移民国家对移民的纳税不再充满期待,索性解开“移民监”的自我束缚,因为强制移民在当地生活,只会消耗当地资源,提高培训成本,随着移民把生活习惯带进来,势必会冲击主流社会的习俗,“谁喜欢满大街看到豆浆油条店?”澳大利亚188项目规定,移民一年只需在当地住满40天,“明摆着就是让移民去度假花钱的”。


  
  链接:


  
加拿大(原)投资额:
1,企业移民:10万至300万加币创业(折合55万至1650万元人民币),需要提交投资计划书和资金来源。
2,投资移民:在联邦或魁北克省投资80万加币(约合440万元人民币)买政府债券
入籍要求:
     申请约2至3年。
新西兰
投资额:
4年内投资150万纽元(折合750万元人民币)
入籍要求:
     投资者4年内首3年每年在新西兰居住149天以上。
    
澳大利亚投资额:
1,企业移民:80万澳元创业(折合约440万元人民币)
2,投资移民:150万至500万澳元(折合约825万至2750万元人民币)购买省政府无息债券
入籍要求:
     企业家跟投资者申请约2至3年。
    
葡萄牙投资额:
50万欧元(折合约400万元人民币)以上房产,为期5年,其间可买卖,但必须保持在50万欧元以上。
入籍要求:
     投资满五年续签永久居民身份2次为期2年,每次累积居留14天。
    
塞浦路斯投资额:
30万欧元(折合约240万元人民币)购买住宅房地产;或在商业房产中投资100万欧元或以上。
入籍要求:
     连续居留6年,每年离开不超过6个月。
    
英国
投资额:
1,企业移民:以20万英镑创业(折合200万元人民币)
2,投资移民:100万英镑(约合1000万人民币)购买政府债券或指定投资组合,为期5年。
入籍要求:
     申请时间约3个月。

精彩图文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