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财富 > 正文

2014,看互联网金融大战

日期:2014-02-21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数:0
阅读提示:如何分享馅饼,防范陷阱,是投资者和监管层共同关心的问题。

撰稿|张安然


  马年伊始,“马上有钱”的祝福成为网络拜年的主题。而余额宝、百发等网上理财产品更以较高的预期收益率、较低的准入门槛、灵活的存取款时间,吸引着大量投资者将资金投向它们。越来越多的互联网企业也正在纷纷效仿余额宝的模式,展开互联网金融的圈地厮杀。
  究竟何为互联网金融?它是指借助于互联网技术、移动通信技术实现资金融通、支付和信息中介等业务的新兴金融模式。其主要涉及两个方面:一是传统金融机构利用互联网销售传统的金融产品,开展传统金融活动;二是网络平台商入侵金融领域,成为传统金融业的“搅局者”。
  自“余额宝”诞生以来,互联网金融的发展就像化学反应一样迅速地发展起来,现在逐渐形成阿里巴巴、腾讯、百度三足鼎立的局面,也有人称之为B.A.T时代。据最新统计,天弘基金余额宝规模已突破4000亿元,在元宵节当天两份共计8.8亿的理财产品短短30分钟内一销而空。利用其第三方支付平台支付宝,余额宝在互联网中拥有巨大的用户群,这给余额宝集资带来极大便利。
  余额宝的成功令对手纷纷效仿。腾讯推出了理财通,用户仅需通过微信平台,就可便捷地查看购买的理财产品及每日收益。而相对于余额宝在“固定互联网”上占有优势,腾讯则发挥了微信的移动终端优势,在新年推出“抢红包”后更是引起了“红包热”。百度百发前期推出的理财产品以到期年化收益率8%作为旗帜,一时也很抢眼球。
  电商巨头之一的京东也按捺不住了,在2月13日推出了“京东白条”。与余额宝提供理财产品不同,京东是根据用户的信用额度,为其提供最高1.5万元的赊账服务。京东此举意在增加吸引力,提高销售量。长远来看,“白条”也是京东互联网金融领域的一个重要布局。
  互联网金融是不是风景这边独好?看看美国吧。美国的互联网金融运营形态也有很多,如第三方支付、众筹融资、信用卡服务、理财社区、小额信贷和P2P等服务类型等。但观察人士指出,美国互联网金融中的重要力量是P2P模式和众筹模式。国内的网络金融理财产品则比较少见。相关专家指出,这是因为美国的利率完全市场化,互联网金融不可能以高出一大截的利率吸引资金,“存款搬家”的现象也就不会发生了。
  有人说,在互联网金融领域,中国的发展潜力巨大,完全有可能超越美国。美国互联网支付是在信用卡发展成熟的基础上诞生的,而我国信用卡支付环境还在成长,互联网支付拥有更大的发展空间。中国互联网金融更依托“移动互联网”,客户黏性更高,而美国更多依托“固定互联网”,需要用户坐在电脑前操作,销售平台受限。
  但是,中国也有十分明显的短板:对互联网金融十分重要的完善的社会信用体系。目前各种平台层出不穷,暗藏风险,监管力度不足,信用体系更谈不上完善,其中网贷风险十分突出。据《南华早报》网站报道,2013年,超过20万人通过中国内地的大约800家网络个人(P2P)借贷平台总计借出1058亿元。在这些P2P公司中,有数十家遭遇经营困难和钱荒,甚至出现公司老板潜逃的现象。
  可以预见的是,2014年互联网金融大战依然会好戏连场。如何分享馅饼,防范陷阱,是投资者和监管层共同关心的问题。为此,《新民周刊》采访了上海社科院金融专家徐明棋研究员。在刚刚出版的《2014上海经济发展报告》中,阐述了互联网金融给上海建设国际金融中心带来的挑战与机遇这个重大课题。
  《新民周刊》:互联网金融已成为公众关注的热点。互联网的一个特点是去中心化,那么一座城市成为互联网金融中心,到底是指什么?它与传统金融中心有何不同?
  徐明棋:互联网的兴起,客观上大大削弱了要素资源向中心城市集聚的需求和动力。因为信息的获取、业务的拓展都可通过覆盖面广阔的网络进行,这就是所谓的“去中心化”。因而,互联网金融的发展使得金融机构集聚于上海这样的大都市的原动力大大减弱,传统金融中心建设可能受到严峻挑战。建设互联网金融中心,已经不再是将重心放在城市的人文、生活、交通便利等条件上了,而是发展网络信息基础设施。尤其是将大数据传输的便利、全天候网络服务和支持、更加安全的网络保障以及对网络犯罪的防范和及时打击提升到更重要的位置。同时,建设互联网金融中心就是为新兴金融机构营造更宽松的氛围,鼓励、支持它们的金融创新活动。基于互联网生存和发展起来的新型电商和金融业务提供者都是创新性的企业,因而中心城市政府的扶持和宽容度对其发展会有很大的影响。
  《新民周刊》:那么上海具有哪些优势,能够在互联网金融时代得以发挥更大的作用?
  徐明棋:发展互联网金融,网络基础设施是必要的前提,而上海已处于国内先进水平。特别是信息通信网络基本实现了宽带化、数字化和广覆盖,基本解决了信息传输瓶颈问题。自然,互联网金融的发展还需要依托良好的信用环境;上海则具有领先于全国的优势。如果将这些优势及互联网业务的开展和集聚吸引至上海,则将进一步推动上海互联网金融的发展。事实上,上海已经并且还会吸引更多的网络平台商将其支付和金融业务的总部和管理部门设立在上海。如:传统金融业“搅局者”的标志性人物——马云也已将互联网金融业务重心安排在上海。
  《新民周刊》:互联网金融在还处于探索性阶段,在当下还需要防范那些具体的风险?
  徐明棋:互联网金融也是把“双刃剑”。其战略挑战,就是如何风险巨大。尤其是信用违约风险,即互联网理财产品在到期后能否实现其承诺的投资收益率。如韩国乐天游乐场的主流建设资金就是通过互联网融资的,而近期却出现了还款的危机,直接打击了韩国金融体系的国家信誉和国民信心。其次,就是市场炒作风险。如比特币,作为互联网金融的一大亮点——虚拟货币,在全世界范围内被热炒。但就像黄金等贵金属一样,比特币的市场已经过热并产生金融泡沫,其价格的浮动也会带来巨大的“郁金香泡沫”风险。换言之,监管需求十分明显。如果上海要打造具有活力的互联网金融之都,更需要及时甚至预先出台相关政策法规。

精彩图文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