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财富 > 正文

中国富人如何状告加拿大

日期:2014-06-12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数:0
阅读提示:伤了“中国心”的加拿大移民部已经抛出了橄榄枝。对于中国富人来说,是否会“加国虐我千百遍,我待移民如初恋”呢?

 

记者|金 姬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没兴趣。
  距离加拿大政府突然宣布“一刀切”终止联邦投资移民项目后的不到4个月时间,1500多名从惊讶之中及时恢复理性的投资移民在移民律师和移民中介的提点下决定拿起法律武器,在加拿大当地的联邦法院状告加拿大公民与移民部(CIC)。他们的诉讼要求很简单:要么继续处理他们此前被积压的投资移民申请;要么向每名申请人及家人各赔偿500万加元(约合人民币2859万元),而非仅退回申请款了事。
  原告代理律师李希(Timothy Edward Leahy)告诉《新民周刊》,此次诉讼共有1397名中国投资移民申请者加入。“500万加元的赔偿额要求只是为了施压,原告的真正诉求还是希望移民加拿大。”
  此次庞大的原告队伍中,有一部分是和中联合投资咨询有限公司(Well Trend)的投资移民客户。总裁王力民对《新民周刊》表示:“两年前加拿大政府突然‘一刀切’技术移民导致2万多中国申请者受到影响,李希律师代表30多位中国技术移民打赢了官司。这一次中国人的公民和法律意识更强,所以还有希望。”
 
聆讯会,有戏
  
  除了中国人,参与此次诉讼的还有来自英国、法国、土耳其、印度、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南非和新加坡的投资移民申请者。由于原告数量庞大,6月4日的聆讯会分别在加拿大多伦多和温哥华同时举行。李希律师和搭档加拉提律师(Rocco Galati)在多伦多联邦法院,主审法官是格里森(Mary Gleason);温哥华的主审法官为莫斯里(Richard Mosley),控方代表律师为王仁铎。
  当天,控方指出加拿大移民部存在以下问题:没有在承诺的时间范围内处理档案,甚至不能预测何时开始处理有关档案;没有合理的理由不处理这些档案;偏袒魁北克省导致申请人得到不公平对待,因为自2006年以来,加拿大联邦投资移民项目收紧,唯有魁北克省的投资移民项目接收申请的比例几乎是其他省份的4倍。
  聆讯会当天,女法官格里森表示,此案需要最先解决,会尽快做出决定,但也需要时间,不能预计出结果的具体时间。加拿大保守党政府今年2月把终止投资移民的内容捆绑在年度预算案(BILL C-31)中,而预算案在今年6月26日加拿大国会休会之前通过是毫无悬念的。李希估计联邦法院可能在今年秋季做出裁定。他强调,由于诉讼出现在联邦预算案通过之前,不排除法官要求移民部再评估这些诉讼者的投资移民申请。但法官的裁定只适用于本案诉讼的当事人。这意味着,没有参与诉讼的余下6.5万投资移民申请者已经失去了最后一搏的机会。 
 
“刺头”律师
  
  李希不止一次和加拿大移民部对簿公堂。对于加拿大移民部来说,李希是个“讼棍”;对于移民加拿大申请者而言,李希是个“英雄”。这个美国人精通加拿大移民法律,2012年就为投资移民打赢了官司。
  2012年3月29日,加拿大移民部宣布2006年9月1日至2008年2月27日送件、但尚未审理完毕的联邦技术移民积案全数作废。这意味着全球多达28万申请者直接受到影响,其中2万余人来自中国大陆及港台地区。随后,他们掀起了一场诉讼潮。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3年4月,总计1400余名申请者通过至少7名律师提告,指称加拿大移民部违宪。
  其中,只有李希代理的一例诉讼获得胜利。原告梁东(音译,Dong Liang),2007年10月提出技术移民申请,2010年3月获得通知,初审获得81分(合格线为67分),但他又等了一年半,迟迟没有收到终审通知。对此,法官认为,梁东在移民部宣布“一刀切”技术移民的时间前初审合格,对于这样的申请人,移民部没有理由拖延最终决定。2012年6月18日的判决令使得李希手头35个与梁东情况相同的申请人收到最终审核结果。
  而此次官司的投资移民客户也在那之后慕名找到李希。“2012年7月,一名中国投资移民申请者的妻子希望我也能为投资移民打官司。我当时并不愿意,因为我当时打赢技术移民的论据并不适合投资移民。”李希回忆道,“而后,我找到一个切实可行的论点,于2012年10月28日为他们和另一些人代理此案。”
  2012年12月6日,李希因“不当行为”被加拿大安大略省律师协会吊销执照60天,罚款5827.08加元(约合人民币3.33万)。这样的“小小惩戒”反而激起了他和加拿大移民部斗争到底的斗志,他开始到处游说投资移民申请者加入他的诉讼队伍,虽然很多人都觉得这是徒劳,直到今年2月11日“一刀切”政策出台。
  
移民中介“先礼后兵”
  
  王力民说,李希在两三年前就和中国的很多移民中介取得联系,和中就是其中之一。“2012年李希打技术移民的官司时,当时中国人法律意识和公民意识并没有像发达国家那么健全,和中也参与了动员工作,但当年愿意参与诉讼的客户非常少。”在王力民看来,李希这一次在“一刀切”政策出台前就联合投资移民打官司,很有战略意义。“真正等到政策出台,再上诉就太晚了。”
  2013年年底,李希飞到中国与投资移民申请者会面,详细讲解他会如何向加拿大移民部提出诉讼以及诉讼的流程。当时,他的原告队伍拉到了近100位中国内地投资移民,集体向加拿大移民部提出诉讼,要求18至24个月内处理完他们的申请。
  在这场诉讼中,李希占据了先机。等到今年2月11日移民部宣布“一刀切”政策后,早有预感的和中联合加中寰球、亨瑞、杰圣和加成等移民机构,于3月4日在北京召开了中外记者招待会,现场的10多名中国富人控诉加拿大移民部“商业失信”。他们中有的人2009年就提出了移民申请并辞去了国企工作,有的已在加拿大购置高档房产,有的将孩子送到加拿大学校读书。有位来自上海的申请者是和中的客户,她的家庭很民主,表示当初全家人决定申请移民加拿大以为是“最好的决定”,想不到是“最糟糕的”。
  王力民说,和加拿大移民部交涉分两步走,先讲理,“坚持争取自身权利并不是很多中国人的天性,但很多客户已愿意在这一问题上发声”。对此,加拿大政府当地时间3月4日迅速回应:对被“一刀切”的申请者全额退款,“除了投资移民,我们还提供包括联邦技术移民和联邦技术行业计划在内的途径可申请移民加拿大”。
  2010年初通过和中申请投资移民的北京宋先生告诉《新民周刊》,加拿大政府单方面毁约,而全额退款也没有详细时间表,他感到非常失望。
  今年3月下旬,加拿大公民与移民部长亚历山大(Chris Alexander)首次进行海外访问,第一站就来到中国,试图安抚愤怒的中国投资移民。他表示,“终止”投资移民是一种误读,实际上,加拿大在“调整”历经近30年的老移民政策,受影响的“老”申请者可以转向申请新的投资移民项目。
  与此同时,受理李希案件的法官决定在6月4日召开聆讯会,要求加拿大移民部派人出庭应诉,还允许更多投资移民申请者在此之前加入控方。为此,和中与其他一些移民机构再次动员客户拿起法律武器,宋先生就在这种情况下成为了原告之一。由于是集体诉讼,律师费相对低廉,宋先生支付了6000加元(约合人民币3.43万)。
  现年43岁的宋先生一直在外企工作,妻子则在国企从事财务工作,女儿今年9月就要上初一了。他2010年初考虑投资移民时主要是为了孩子今后的教育。再加上自己和妻子的英语都不错,又希望在北半球生活,所以首选加拿大和美国。“当时加拿大是投资40万加元(约合人民币228万元),美国EB-5是5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12.5万元)2年内创造10个就业机会,权衡之下就选了加拿大。”宋先生说,他们都是工薪阶层,40万加元对他们一家而言也不算是小数目。
  2010年6月,加拿大政府暂时冻结了投资移民。同年12月1日重启,申请者需要有160万加元的个人净资产,而原来的标准是80万加元;同时将原先40万加元的投资额度提高到80万加元。对此,宋先生当时还感到自己很幸运。
  一家人也就此开始为移民加拿大做准备。“我当时女儿念小学三年级,觉得两三年应该能批下来,所以考虑她去加拿大念初中,对她的英语就很抓紧。”为此,宋先生把女儿送到私立双语学校,平时让她参加英语培训和考级,寒暑假把她送到英美国家参加夏令营,每年还会带着她出国旅行。与此同时,妻子攻读加拿大承认的会计证书,还去加拿大考察过,希望今后可以定居圣约翰,而不是华人居多的多伦多或温哥华。“我们希望融入当地社会。因为有朋友在加拿大,计划自己到那里也能做点中加之间的贸易生意。”
  到了今年2月,宋先生全家的加拿大梦破灭了。“四年来40万加元一直没敢动,如果像我同事那样买房子或者投资其他方面,估计有更多收益。”让宋先生生气的不仅是金钱的损失,“我是从新闻上得知这一消息的,然后马上联系和中,他们也很无奈。”后来,和中告知宋先生有李希律师代理的集体诉讼,宋先生觉得要为自己向加拿大政府讨个说法。
  宋先生没有见过李希律师本人,一切都由和中作为中间人沟通,他从邮件中得知案子最新进展。宋先生做好了最坏打算,“如果官司输了,加拿大移民不成功也没关系。我打算让女儿去新加坡南阳女子中学,妻子可以过去陪读。”
  伤了“中国心”的加拿大移民部已经抛出了橄榄枝。今年访华期间,加拿大移民部长亚历山大表示,今后投资移民申请者需要投资160万加元以上的金额;此外,这笔投资作为风险资金投入加拿大企业,意味着申请者可能得到投资回报,但也要承担失败的风险。好消息是,从2015年1月1日开始,加拿大移民的申请者只需6个月即可知道是否获得移民签证。对于中国富人来说,是否会“加国虐我千百遍,我待移民如初恋”呢?
 
精彩图文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