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财富 > 正文

“禁读令”冲击商学院

日期:2014-10-22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数:0
阅读提示:起步只有20年的中国商学院市场,因为政府官员及国企领导这一部分生源的骤减,提前进入了调整期。
记者|金 姬
 
 
退学风波
   
  近日,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主办的2014年第五届全球商学院院长论坛上,会场气氛比前几届略显凝重。此次与会的160多家机构以中国内地商学院居多,心情或多或少因为2个多月前中央一纸“禁读令”而略显低落。
  今年7月31日,中央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领导小组、中组部、教育部联合下发通知,严格规范领导干部参加社会化培训有关事项。这里的“领导干部”指的是党政机关、国有企业、事业单位的领导干部。通知要求,严禁领导干部参加高收费的培训项目和各类名为学习提高、实为交友联谊的培训项目,已参加的要立即退出。同时,通知严禁各级各类干部教育培训机构和各高等学校举办允许领导干部参加的高收费培训项目,或委托其他社会机构举办各类领导干部培训班。
  “高收费社会化培训”如何界定?另一份配套文件称,目前各种EMBA(高级工商管理硕士)、后EMBA以及各种打着政商联谊、交友、游学等名义的总裁培训班、高级领导人员研讨会、研修班等,属于社会化行为的,领导干部一律不得参加。即使是自费或者免费的EMBA、总裁班等社会化培训项目,领导干部同样一律不得参加。
  “禁读令”最直接的影响就是通常在11月开班的EMBA秋季班。厦门大学EMBA招生办透露,以前该校的MBA班上,来自政府部门、银行等单位的学员不少,今年情况就大不相同了。8月中旬以来,30多名已报名的EMBA学员中有4人选择退出,他们均是政府部门和国有银行的领导。而以“官员多”为卖点的哈尔滨工业大学EMBA班,由于招生启动较晚,目前没有一名官员报名。
  各政府机构也开始严格执行禁令。9月5日,商务部公开通报称,通过自查清理,商务部已有8名领导干部按要求办理了参加社会化培训项目的退出手续。
  从今年8月底开始,包括长江商学院、北大光华管理学院、清华经管学院、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在内的EMBA课程开始遭遇官员退学。中欧甚至把官网上3位毕业学员的信息删除了,他们分别是1998届EMBA学员、某直辖市市长,2005届EMBA学员、中南部某省省长,以及2007届EMBA学员、中部某省省会市委书记。
  “金融班”是这次禁令发布之后的“重灾区”。以上海财经大学商学院的EMBA课程为例,此前与国有银行、国有保险证券公司机构达成合作培养的EMBA项目将受阻。
  据悉,“禁读令”下退学的主要是一些刚刚报名的领导干部,即将毕业的学员一般获准继续完成论文答辩。
   
腐败温床?
   
  现在念个EMBA可价格不菲。以2013年长江商学院EMBA春季班为例,学费达68.8万元,中欧国际工商学院EMBA学费要56.8万元,清华大学EMBA学费56万元,北大光华EMBA学费53.8万元。
  这些仅仅是2年的学费,没有包括其他活动经费,而EMBA同学聚会一般都是“高大上”的活动,再加海外游学考察,有时候读个EMBA最高花费要近百万元。
  根据《新民周刊》调查,两年制的EMBA课程通常分两年缴学费,而一旦学员注册后自行退出或因违纪被开除,商学院不予退还学费。如此说来,今年报名EMBA春季班的党政机关、国有企业、事业单位的领导干部似乎损失最大,因为他们应该缴纳了第一年的学费,而现在不得不主动退学。
  不过,领导干部念商学院,通常不用自掏腰包、全额付款。以长江商学院为例,今年5月份入学的EMBA新生共5个班级,其中某班65名学生中有2人来自政府部门,还有2位国企高管,这4人都享受了学费优惠待遇,只需要付4万元,不到正式学费的6%。据长江商学院副院长梅建平介绍,长江商学院对公务员学员所占的比例,严格控制在10%以内。至于公务员的学费,则是减免的。他们的学费通过奖学金等形式,由李嘉诚基金会出一部分,另外由企业家学员的学费贴补一部分,公务员学员本身只需象征性交一点学费,他们主要是负担自己上课的路费、住宿等杂费。
  民革广东省委委员何杰调查发现,官员就读EMBA的学费来源有三种方式:官员自己承担、所任职单位承担和商学院减免。而事实上,官员自己承担学费就读EMBA几乎没有,目前主要是后两种方式,“专门对官员免学费,一些教育机构的目的无非是把官员作为招生金字招牌,搭建政商联姻的平台”。以北京大学两年制的“后EMBA班”为例, 今年在“禁读令”之前已招满4个班,每班40人,其中一半是正处级以上的政界人士,学费66.8万元,一次性付清。但是,官员如果能推荐3名企业家学员,学费就能得到减免。
  中国 EMBA起步较晚,但发展蓬勃。自2002 年国务院学位办下发64号文件允许30所学校开办EMBA课程以来,EMBA在中国已经发展了 12年,如今至少有60多所高校有资格开设EMBA课程。《福布斯》杂志此前对中国商学院EMBA项目的调查结果显示,政府官员在EMBA学员中所占平均比例为8.3%。其中,清华五道口的EMBA学员中,官员比例在10%以上;长江商学院的比例达到11%。
  国有企业、政府官员的学生比例甚至成为某种招生宣传。长江商学院2014年EMBA项目招生说明书中列出该校有22%的学生来自国企。而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2014年EMBA项目招生简章中的数据则为:国有或国有控股学员比例为37%,政府部门和事业单位比例为8%。
  EMBA的招生与其他学历教育招生方式不同,以资格审查、面试和笔试3种途径相结合来进行。其中,笔试仅作为参考,最重要的是资格审查。这意味着,招生方对于挑选EMBA学员有很大的自主权,而这也是领导干部趋之若鹜的原因之一。“官员们不至于为考得不好而丢了脸面。”哈尔滨工业大学EMBA招生办指出,“另外,以前在GDP主导的政绩观影响下,官员通过读EMBA和企业家处好关系,然后招商引资。这也是一些地方政府支持的。”
  值得注意的是,国外的EMBA课程,有大约70%的知名高校要求学员通过GMAT(经企管理研究生入学考试),而国内却并没有相应的要求。而且,国内EMBA招生人数已明显高于国际平均标准。一般来说,国外商学院为了保持EMBA精品化的地位,每年招生人数最多都不会超过100人。根据《新民周刊》调查,国内一线商学院的EMBA班每年招生高达五六百人甚至更多,成为政商人士联谊会。院方通常对领导官员的出勤率睁一眼闭一眼,虽然现在请秘书代听课的现象比以前少多了。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称,一些民企老总赚钱后学EMBA,一方面是为了学习,但更重要的是可以给自己积累人脉,结交一同学习的党政官员、国企领导,建立关系网络,特别是跟官员建立联系,读EMBA比其他途径更方便。而对国企领导、党政官员来讲,用公款读EMBA,至少可以在不花钱的情况下学习,而且可以建立很多人脉关系。因为高昂的学费,甚至有官员会在费用报销上做手脚。基于这些因素,官员涉足EMBA“很容易滋生腐败”。
   
正本清源
   
  据悉,在国外是没有官员“禁读令”的。
  以商学院发源地美国为例,很少有在职官员会去商学院念EMBA,因为这会引发民众的诸多猜测:如果享受学费减免入读待遇,就可能涉嫌滥用特权;如果是公费资助,就可能假公济私、浪费纳税人的钱;如果是自己买单,经济来源又会成为一个问题。
  美国沃顿商学院毕业的Leon对《新民周刊》表示,选民投票选举出的政府,做预算非常谨慎,不会有多余的闲钱去资助官员去深造。“你要是这么干了,一定会被反对党抓住机会在下届选举中攻击你。谁会愿意冒着断送自己政治生涯的风险?”而且,EMBA所学的内容完全针对商业环境,官员也许更适合去念MPA(公共管理硕士)。此外,Leon认为中国缺少官商正式接触的渠道,“美国有专门的游说公司,企业可以通过他们与政府搭上关系,提供竞选资金来影响政策。但中国没有,民企老总不得不去商学院和官员攀关系。”
  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上海办公室主任严俊告诉《新民周刊》,新加坡虽然没有对在职官员或国企领导的“禁读令”,但是法律上严格禁止企业为官员念书买单。如果是所在单位出资送官员来读EMBA,必须单位出具证明,而商学院对官员和其他学员一视同仁。
  严俊强调,新加坡官员在职期间重回学校参加EMBA课程的比例非常少,因为他们不像很多中国官员以建立人脉、结交商贾为主要出发点,而是以学习知识为主,因此就会选择公共行政管理等和自己工作直接相关的课程。以新加坡国立大学为例,商学院和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合办的公共行政与管理课程就更适合公务员。
  有业内人士认为,此次“禁读令”不该一刀切,EMBA培训对推动国企的改革发展具有积极意义,特别是从事经济管理方面的领导干部,如果愿意自己全额缴学费,去商学院“充电”也未尝不可。对此,严俊的看法是,“一刀切”在当下更便于操作,中央宁愿先严格一些,也不愿因为执行不到位而让“禁读令”形同虚设。      
  EMBA是学位课程,和普通的培训不同。如果“禁读令”可以让EMBA等商学院课程回归本质,不再是“富人俱乐部”,也有利于商学院本身。“有些学员对教授上课的内容不感兴趣,更想打探内幕消息。这显然违背了EMBA教育本质。”严俊表示,EMBA学费的疯狂上涨也将戛然而止。
  在第五届全球商学院院长论坛上,印度MBA Universe协会创始人Amit Agnihotri透露,中国大陆共有1082个商学院。伯克利大学的一位教授在调研后表示,美国有一半以上的商学院在未来10年内有倒闭的可能,因为全球化、技术革新等力量正改变世界商业和管理的格局。
  而起步只有20年的中国商学院市场,因为政府官员及国企领导这一部分生源的骤减,提前进入了调整期。
 
精彩图文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