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财富 > 正文

西风不与瑞郎便

日期:2015-01-29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数:0
阅读提示:瑞郎升值而无处可去的避险资金势必流入贵金属市场。
记者|金 姬
 
 
       这是有史以来最贵的一届达沃斯论坛年会。1月21日至24日,当来自全世界大约2500名参会者聚集瑞士东南部滑雪胜地达沃斯小镇参加2015年世界经济论坛时,他们发现当地的衣食住行和服务费用都变贵了。不仅如此,全瑞士的物价都在一夜之间涨了不少,这要归因于论坛开幕6天前的一个意外政策:1月15日,瑞士央行意外宣布取消瑞士法郎(以下简称“瑞郎”)对欧元汇率的上限政策,外汇市场上瑞郎兑欧元暴涨近30%。花旗分析师估计,瑞士央行的储备货币因此损失了600亿瑞郎(约合人民币4250亿元)。
  “这一举措引发全球资本市场巨震,瑞郎就像挣脱了缓缓下沉的鱼钩的浮子,一路狂飙暴涨,欧洲股市全线下挫。”中欧国际工商学院金融学副教授余方博士对《新民周刊》表示,瑞士央行此举是面对欧元区难以提振的经济现状以及欧元持续贬值的压力下的无奈之举。瑞士产品全面涨价也是在所难免,但对于中国人而言未必都是坏消息,“瑞郎升值而无处可去的避险资金势必流入贵金属市场,之前炒黄金被套牢的‘中国大妈’也许可以在羊年重新扬眉吐气了。”
 
苦撑三年一朝弃
  
  2011年,欧元区主权债务危机影响到欧元的整体稳定性,大批投资者涌向传统避险货币瑞郎,造成瑞郎汇率飙升。由于瑞士经济以出口为主导,加之欧盟是瑞士主要出口市场,瑞郎大幅升值对瑞士出口造成很大压力。于是,瑞士央行于2011年9月决定为瑞郎对欧元汇率设定1.20比1的上限,此后一直通过大量购买欧元的方式避免瑞郎对欧元过度升值,从而缓解本国经济压力。
  “自从2011年瑞士央行支持瑞郎以来,账面已经累计5000亿欧元,这对于欧元区经济而言是一个大体量,而欧元这几年仍在不断贬值。”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发展学院(IMD)世界竞争力中心主任Arturo Bris教授告诉《新民周刊》,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Mario Draghi)1月14日表示,欧洲央行已准备大规模购买国债。这是欧洲央行首次发出明确的全面量化宽松信号。这一消息公布后,欧元对美元汇率迅速下挫,创9年半来新低。“此时瑞士央行觉得可以卸下重担了。”
  在德拉吉讲话的第二天,瑞士央行宣布取消1欧元兑1.20瑞士法郎的汇率下限,并调高对银行存入该央行存款的收费。同时宣布将3个月期Libor(伦敦同业拆借利率)目标区间下调到-1.25%至-0.25%;将活期存款利率降至-0.75%。
  瑞士央行因此事还发表了一份声明称,瑞郎对欧元汇率上限是在瑞郎过度升值和金融市场极不稳定的情况下引入的,这一“特殊的、临时的”措施保护了瑞士经济免受严重损害。“虽然目前瑞郎汇率仍维持在较高水平,但是高估程度整体已经减弱。瑞士经济已能够通过这一阶段来适应新的经济环境。”花旗分析师指出,维持瑞郎对欧元的汇率下限需要瑞士央行每日消耗20亿瑞士法郎,这种做法今后几年无法持续,其成本高于眼下放弃下限产生的几百亿瑞郎损失。
  一周后的1月22日,正如外界预期,欧洲央行推出欧洲版量化宽松政策(QE)。由于瑞郎提前升值,短期内不是国际资金寻求升值标的的避风港;国际热钱可能流入其他避险管道,如已开始起涨的日元、韩元、新台币等亚洲货币。
  与此同时,瑞郎大幅升值给瑞士股市带来重创,因担心汇率大幅波动冲击严重依赖对欧元区出口的瑞士经济,瑞士股市几分钟内暴跌超过12%,市值蒸发约1000亿美元,创下26年来瑞士股市最大跌幅纪录。 
  在余方博士看来,作为永久中立国家,瑞士也许更愿意将瑞郎汇率交给市场这只无形的手来调节,而不是单纯依赖于政府行为。在凯恩斯主义盛行全球的今天,瑞士央行此举更像是一缕清风,吹来别样的气息。
  
几家欢喜几家愁
  
  “瑞士300年的和平带来了什么?钟表。”这是1949年电影《第三人》中的一句著名台词。当然,人口820万的瑞士出名的不仅仅是钟表。被欧洲列强包围的中的这一片狭小的国土,却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品牌王国。
  因此,瑞郎升值引发的一系列“蝴蝶效应”背后,以出口为主导的瑞士企业心碎一地。据汇率波动计算,如果在当地买瑞士手表以瑞郎计价,那么汇率波动让国内消费者购买瑞士手表的成本瞬间多出两成。拥有欧米茄、浪琴等知名手表品牌的瑞士斯沃琪公司股票价格1月15日暴跌15%;全球第二大奢侈品集团、拥有卡地亚等手表品牌的瑞士历峰集团股价暴跌超14%。斯斯沃琪集团总裁尼克·海耶克(Nick Hayek)在1月15日的电子邮件中表示:“影响之大,言语无法形容。今天SNB(瑞士央行)采取的动作则是大海啸,首先是冲击瑞士出口业和观光旅游业,最后则是整个国家。”
  近几年,由于欧洲多国经济下滑,前往瑞士的欧洲游客明显减少。例如,2013年德国赴瑞士的游客数量比5年前减少19%。如今的瑞士作为滑雪胜地正迎来冬季旅游高峰,瑞郎升值后,旅游胜地的门票和商品价格应声而涨,反而让更多游客改变计划,转而到法德等地度假。
  与此同时,因为瑞郎涨高,瑞士很多人去邻国德国消费。在瑞士,与高物价、高消费对等的是高工资。于是,眼下不少德国人跑到瑞士工作,同样的工作,拿回来的工资是瑞郎,又可以避险,又升值。
  至于那些在国外工作的瑞士人而言,暂时还没有受到瑞郎暴涨的影响。例如,瑞士文化基金会告诉《新民周刊》,在中国工作的瑞士员工都以人民币结算薪水的。
  相反,不少中国人的生活反而因为瑞郎暴涨而有所改变。余方博士指出,很多瑞士品牌的大额零售买家阵地早已由欧洲悄然转移到了中国,涨价之后势必直接影响在华销量。“赴瑞士留学、旅游费用的同期升高,也会造成同样的后果。”瑞郎狂飙引发的欧元下跌也难逃精打细算的国人法眼,人们也许会趁势转投欧洲其他国家旅游条线或奢侈品牌的怀抱,寻找“瑞士制造”的替代品。
  
  链接:瑞士法郎——最具避险性货币
   
  2012年,作家莫言荣获诺贝尔文学奖时,不少人对750万瑞朗奖金误以为是瑞士法郎,其实是瑞典克朗,金额相差足足8倍,由此可见国人对瑞士法郎并不十分了解。
  瑞士法郎是瑞士和列支敦士登的法定货币,由瑞士的中央银行发行。瑞士法郎出现后,瑞士货币制度发生了多次变革。1860年实行金银复本位制;1880年禁止私人自由铸造银币,从而使白银在瑞士失去了货币的作用;1931年6月3日,瑞士实行新铸币法,规定新铸币脱离白银,改与黄金挂钩;1936年,在世界各国纷纷放弃金本位制的形势下,瑞士法郎被迫宣告贬值,并放弃金本位制。
  20世纪70年代,美元危机日益严重,国际金融市场出现抢购德国马克和瑞士法郎的风潮,从而使瑞士法郎汇价不断上升。1971年5月10日,瑞士法郎升值7.07%。为了阻止美元游资大量流入瑞士,1973年1月23日,瑞士国家银行宣布停止按官价上下限买卖美元,实行全面的浮动汇率。同年3月19日,西欧7种货币实行联合浮动,而瑞士法郎仍单独浮动,且汇价不断上涨。到20世纪80年代初才有所回落。
  在瑞士的国际收支持续顺差,黄金外汇储备不断增长情况下,瑞士法郎信誉日益增加。
 
精彩图文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