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财富 > 正文

私厨App玩嗨年夜饭

日期:2015-02-12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数:0
阅读提示:请厨师上门做饭的晒单率非常高,很多用户都会自发拍照到朋友圈分享。
记者|金 姬
 
       羊年春节将至,为了避免“出门挤”和“在家忙”,越来越多的国人选择互联网来解决年夜饭问题。
  除了往年流行的网购年夜饭套餐,今年又流行App预订厨师上门服务的O2O(线上线下)新模式。在上海第一家私厨上门平台“好厨师”创始人兼CEO(首席执行官)徐志岩看来,此类App不仅能让厨师和消费者双双得益,也将颠覆传统饭店。
  上海餐饮烹饪行业协会副秘书长金培华则认为,年夜饭市场需求很大,出现新的业态抢单也是近年来的普遍现象。但这些新业态的出现并不会对传统饭店造成很大冲击。毕竟私厨App目前还是比较新颖的餐饮服务业态,服务标准尚属空白,更多的行业规范还有待时日加以完善。
  
年夜饭一抢而空
  
  “好厨师”告诉《新民周刊》,早在今年1月,公司在北京上海杭州推出的“家家幸福团圆宴”、“春晖大地飘香宴”等5款年夜饭就已预订完毕。
  由于和天猫进行战略合作,“好厨师”还要承担天猫喵鲜生的“网购生鲜带私厨上门做菜”服务。自今年1月推出以来,已经在京沪杭三地服务了上千单。根据天猫喵鲜生大厨上门业务负责的专家李舒对《新民周刊》透露,喵鲜生在今年大年三十到正月初五提供限量私厨上门服务,“因为消费者的需求,目前增大了年夜饭的供应量,由原来的10单扩充到35-38单不等。其他时间目前每天可以供应超过200单,基本能满足这个阶段的消费者需求”。
  总部同样在上海的“烧饭饭”也推出了针对本地市场的3套年夜饭套餐,价格从1088元到2288元不等。“烧饭饭”CEO张志坚表示,考虑到年前几天买菜并不方便,菜价飙升等原因,此次年夜饭使用了同大部分饭店一样的套餐形式,并且是大厨带着菜上门。
  而北京“爱大厨”提供幸福团圆宴、吉庆有余宴、全家福团圆宴、喜羊报春宴、鸿福至尊宴等,价格999-4288元不等。除999元的最低档为一位大厨上门外,更多年夜饭套餐都将由两位大厨共同上门提供服务。“爱大厨”方面透露,目前仅北京地区的年夜饭就已预订出300单,连同上海、深圳等分站的订单,今年预计年夜饭总量将超过500单。“爱大厨”介绍,平台上一桌包食材的年夜饭价格仅为高档酒店的几分之一,而且整个烹饪过程公开透明。
  由于国内的私厨App都在2014年才正式推出服务,知晓率十分有限,因此大多数人还是选择传统的年夜饭形式——在家吃或者上馆子。
  以上海为例,各家老字号饭店的年夜饭早已预订一空,主要以家庭消费为主。“年夜饭是刚性市场需求,尽管今年除夕是法定假日,但是仍有相当一部分市民选择在饭店吃年夜饭,而不是自家动手。”金培华2月初表示,今年饭店里的年夜饭主流价格仍为1500元到2000元一桌,并无明显上涨,品牌餐饮企业的生意一如既往地火爆,目前只有一些单品牌饭店还有少量空余位子。而受到限制“三公消费”的影响,年夜饭半成品的团购相对平淡,销售量仅为去年春节前的六七成。
  
飞入寻常百姓家
  
  事实上,厨师上门服务在新中国成立前的达官显贵中就非常盛行。以旧上海为例,厨师、保姆和司机是富人家的标配。那时的普通人家是请不起大厨的,一般也就是一个住家保姆同时包揽了家务与厨房。新中国成立后,不少老字号名厨也都曾去过一些高层人士家中提供专门服务。
  如今,即便在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老百姓依旧认为请厨师上门是件“奢侈”的事。但地沟油暴露的食品安全问题以及大城市的交通拥堵现状,让“回家吃饭”的需求成为互联网创业潮涌向了厨师上门服务这一领域。
  在国内第一个吃螃蟹的是做家政O2O“e家洁”出道的徐志岩。这位青岛小伙告诉《新民周刊》,“以前做家政行业,很多客户都要求保姆会做菜,毕竟找人打扫卫生很容易。” 
  于是,徐志岩和他的团队在2014年6月推出了“好厨师”1.0版本,厨师上门服务的费用是四菜一汤79元,六菜一汤为99元。徐志岩说,一位家政阿姨每小时的收费平均30元/小时,做一顿四菜一汤,前后耗时将近两个小时,在不包括食材费用的前提下,一顿饭的价格大概在70元左右。而上门厨师的收费只比普通阿姨高9元,这样的价格很公道,大多数消费者也能接受。而且,免去传统饭店的租金、水电煤和服务员人工成本,不到百元的服务费既能保证厨师的收益也能让消费者得益。
  “好厨师”目前有200多名全职厨师和200多名兼职厨师,而他们每天都要像企业员工一样到线下的门店报到。为了保证服务质量,如果客户反映不好,就会与服务的厨师立刻解约,采取“一票否决制”,不会给对方第二次机会。
  为了保证厨师有尊严地工作,“好厨师”目前不考虑盈利,而签约的全职厨师每月能有七八千的收入,做六休一。据徐志岩称,以目前的订单量,厨师每天接三单,中午一单、晚上两单,每天顶多做18道菜。而厨师如果在饭店打工,工作量非常大,且工作内容十分枯燥,每天可能要做上百道相同的菜,收入也不过8000元左右。
  “好厨师”在北京、上海和杭州都设有线下门店,签约厨师每天9点上门,等待平台派活。客户网上下单时只需填写希望用餐时间和挑选心仪的厨师即可,可以选择在线支付或者线下现付。厨师背上“好厨师”专业定制的装备箱自备十几种调料,在进入客户家前换上平台统一发放的服装以及厨师帽,并穿上鞋套,烧完菜后打扫完厨房并带走垃圾。
  徐志岩说,请厨师上门做饭的晒单率非常高,很多用户都会自发拍照到朋友圈分享。“每天厨师们回到门店,都会兴奋地分享在客户家的经历,有些还会教对方如何烧菜,感到很有成就感。”中式烹调师高级技师张海东今年初刚从上海一家会所跳槽到“好厨师”负责上海地区的厨师培训和品控。这位在烹饪界摸爬滚打20多年的江苏人告诉《新民周刊》,“好厨师”让他有更大的自由度和发挥空间。
  迄今为止,“好厨师”已经服务了上万个家庭,其中1/10成为会员。“家里有病人或有老人的,子女就很乐意帮家人办一张会员卡。”徐志岩说。除了京沪杭,“好厨师”将在2015年上半年拓展服务到更多一线城市。
  资本市场也对这类App产生了兴趣。“好厨师”3个月前获得中路资本500万元天使轮投资;目前,A轮即将完成,金额超过550万美元。徐志岩表示该轮融资资金将用于扩大业务规模,提高服务质量。
  
几大问题
  
  除了上海的“好厨师”,2014年8月上线的北京“爱大厨”和2014年11月上线的上海“烧饭饭”也是目前业内口碑不错的两款私厨App。
  “爱大厨”主要提供4种服务形式:基础服务分为3个档次,即4个菜69元、6个菜99元、8个菜129元;此外,爱大厨还提供更高规格的私人定制,适用于家庭聚会、生日Party、公司聚餐等场合。目前“爱大厨”在北京上海和深圳提供服务。
  “烧饭饭”的服务范围目前只限上海,价位与“爱大厨”基本相同。只不过“烧饭饭”在页面上还会提供厨师的籍贯、从业经历以及与消费者的距离等。
  由于私厨App诞生不到一年,暴露的问题也不少。
  一方面,如何保证食品安全?金培华建议,如果消费者自备食材,建议到正规菜场、超市购买;如果是厨师代为采购,则建议平台应将采购渠道统一管理,选择有资质、可追溯的供应商,这样可以减少食品安全风险。在厨师上门服务中,如果出现食品安全问题,食客也可以找网络平台维权。
  据悉,如果是代买食材,“好厨师”规定厨师必须到正规的超市、菜场购买食材,能向用户提供客户小票。“为了尽量避免食材不新鲜或者买贵的情况,我们在各区已经联络了一批食材供应点,来保证代购的食材品质安全,价格不跑偏,肯定不会从食材中挣钱。目前还没有顾客反映买贵了的情况。以后我们将统一供应商,比如由中粮等大企业提供食材。”徐志岩表示。
  由于目前代购过程还是由厨师具体操作,除了向客户提供正规的超市、菜场的小票外没有过程监控,“烧饭饭”表示,如果有客人反映代购买多买贵,了解情况后将对用户的菜价全额报销,并约谈上门厨师作出处理,未来也计划联络一批第三方的生鲜蔬菜供应商进行合作。
  另一方面,中国人通常忌讳陌生人进家门,请厨师上门是否会有安全隐患?对此,徐志岩认为:“厨师比保姆安全,因为他只在厨房待着,每天服务时间也短。而且,通常请人上门烧四菜一汤或六菜一汤,意味着家里不止一个人吃饭。”
  此外,私厨App提供的上门服务参差不齐。从网上评论可以看出,尽管多数消费者都对厨师的手艺、服务态度大加称赞,但也有不满,如“油太大”、“素菜淀粉太多、鸡汤咸得完全没法喝”、“迟到”、“浪费食材”、“烹饪速度慢”等。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厨师坦言,家庭炊具与餐厅厨房相比,无论是火力、调味品还是用油等方面都差距很大,因此很难真正达到餐厅的出品水平。而不同客人的要求也不一样。“作为一对一的上门服务,一旦发生纠纷或者食品安全事故,该由谁来判定、依据什么判定,目前还都是问题。”
 
精彩图文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