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财富 > 正文

亚投行开业,小伙伴暗战

日期:2016-01-30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数:0
阅读提示:对于一些成员国来说,这些基建项目如果“花落”本国,会加快本国经济发展,甚至成为经济萧条时期的救命稻草;而对另一些国家来说,这些项目是本国企业寻求海外扩张的最佳机遇。因此亚投行一成立,“朋友圈”的小伙伴们就开始跃跃欲试。
记者|任蕙兰
 
美日心情复杂
  
  1月16日,中国牵头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正式开业,标志着在全球开发融资的金融版图上,有一笔是中国书写的。
  实际上,早在2015年底,亚投行的成立就是板上钉钉的事了。根据《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协定》,有10个以上意向创始成员国批准《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协定》,并提交批准书,且其初始认缴股本的加总数额不低于认缴股本总额的50%,即达到协定生效条件。
  2015年12月25日,17个意向创始成员国批准协定并提交批准书,股份总和占比达到50.1%,亚投行成立的条件已经满足。而截至2016年1月17日,批准《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协定》并提交批准书的成员国已经达到30个,股份总和占比达到74%。
  1月16日至18日,亚投行举行了理事会和董事会成立大会,确立了亚投行的治理结构。亚投行新当选的首届理事会主席、中国财政部部长楼继伟介绍,亚投行设立了理事会、董事会和管理层三层管理架构。其中,理事会为最高决策机构,由各创始成员国财长组成,并根据《亚投行协定》授予董事会和管理层一定权力。
  董事会负责指导银行的总体业务,由12名董事组成,将分别来自9个域内成员选区和3个域外成员选区。中国作为第一大股东国,拥有单独选区。管理层则是由行长、副行长、首席运营官等组成的专业团队,负责亚投行日常运营的具体工作。
  这些管理官的职位引起了“朋友圈”的暗战。在理事会成立大会上,金立群当选亚投行首任行长,他曾任亚投行多边临时秘书处秘书长,为拉拢西方国家加入亚投行立下了汗马功劳。此前,以83亿认缴资本在亚投行坐“第二把交椅”的印度,也曾积极谋求亚投行行长的位置。
  当然,中国作为亚投行的筹备者和第一大股东,不会轻易把亚投行行长职位拱手相让。中国认缴股本为297.804亿美元,占总认缴股本的30.34%。中国投票权占总投票权的26.06%,也是现阶段投票权占比最高的国家。
  对于这个结果,美国人虽然感到无奈却也只能接受。“让中国赢吧,这对美国有利。”——《华盛顿邮报》发表评论文章说,成立亚投行是众望所归,并不威胁美国利益。
  在亚投行这件事上,美国对中国的遏制并没多大成效。美国曾竭力阻止英法德等欧洲盟友加入亚投行,然而英国率先加入犹如打响了发令枪,紧接着德法意也宣布加入。另一边,美国在亚太的重要盟友澳大利亚和韩国也先后加入亚投行。这些国家的加入,使得亚投行的起点与世界银行、亚开行等老牌国际银行平齐。
  唯一与美国站在一条战线的大国是日本。除了示好美国之外,日本也担忧亚投行会和日本主导的亚洲开发银行形成竞争关系。然而随着日本媒体披露,中国曾愿给予日本亚投行的“二把手”的位置,包括在亚投行管理层给予日方一个最高级别的副总裁位置,以及一个专门给日本的独立董事席位。对政府没有抓住这些机遇,日本国内痛悔声、批评声不断。
  随着亚投行走上正轨,一些美国高官态度也在改变。即将卸任的美国驻亚洲开发银行代表罗伯特·奥尔称,日本和美国应该加入由中国主导的亚投行,因为美国和日本需要在亚投行的管理方面具有一定影响力,而不加入就不会有任何影响力。
  日本的立场也开始松动。亚洲开发银行总裁中尾武彦在祝贺亚投行成立的声明中称,将推动亚洲开发银行与亚投行的合作,并可能在亚投行的首笔融资上开展合作。
  
“朋友圈”都想抓救命稻草
  
  金立群表示,由中国牵头新成立的亚投行2016年将为至少20亿美元的不同项目提供融资,首批融资项目可能会在6月前后公布。
  对于一些成员国来说,这些基建项目如果“花落”本国,会加快本国经济发展,甚至成为经济萧条时期的救命稻草;而对另一些国家来说,这些项目是本国企业寻求海外扩张的最佳机遇。因此亚投行一成立,“朋友圈”的小伙伴们就开始跃跃欲试。
  俄罗斯当了亚投行的“三把手”,仅次于中国和印度,这在很多人表示意料之中。因为中俄两国近年来正处于如胶似膝的“蜜月状态”,两国高层频繁互访。
  更重要的是,俄罗斯非常需要亚投行。由于乌克兰危机而遭到制裁的俄罗斯,企业在境外市场的融资渠道也受到限制。投资额连续多月下滑严重打击了俄罗斯经济,令它陷入经济衰退的边缘。俄罗斯政府之前预计,2015年俄罗斯资本流出可能达到1150亿美元。
  所以俄罗斯还看重亚投行的建设资金来开发基础设施,包括西伯利亚和远东的道路项目以及能源项目。俄罗斯经济发展部部长阿列克谢·乌柳卡耶夫在亚投行开业仪式结束后就表示,包括俄罗斯项目在内的亚投行首批融资项目有望于半年内启动。当然,对中国来说,经中亚和俄罗斯将出口商品快速运往欧洲也很重要。
  韩国作为亚投行的第五大成员国,对于亚投行的正式开业运营,政府和经济界也表示出积极参与的热情。因为韩国企业想要进入急需投资兴建的亚洲基础设施建设市场,必须抓住亚投行这个平台。
  这几年韩国建筑业日子并不好过。据大韩建设协会数据,韩国建筑行业利润率由2013年的1.9%跌至2014年的0.9%,2015年则进一步滑向谷底。韩国建筑公司的海外项目多集中在中东市场,低油价导致的需求下滑令韩国海外建筑企业业绩惨淡。
  因此亚洲基础设施建设市场对韩国企业来说尤为重要。据普华永道预测,到2025年全球基础设施投资规模将达到9万亿美元,亚洲基础设施投资市场规模未来10年将以年均7%至8%的速度成长,到2025年占到全球基础设施投资市场的60%,规模达到5.3万亿美元。亚投行将为韩国打开这一巨大市场的大门。
  据韩国政府智囊部门预测,韩国首先可以参与的项目包括:东北亚高速铁路网示范工程、开设中韩间列车轮渡、“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生活环境改善项目、设立中韩自贸协定域外加工区等。
  和德国、英国等西欧国家相比,中东欧国家对亚投行的期盼更加热切,因为基础设施的投建会对中东欧贸易发展带来可观的利益。
  波兰就是一个例子。波兰共和国驻上海总领事馆贸易和投资促进处一等参赞安杰伊·贝俊嘉告诉《新民周刊》,波兰是欧洲第一批决定加入亚投行的国家,他希望波兰人在亚投行的管理层方面能发挥更大的作用。
  他认为,如果亚投行大力支持波兰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使波兰成为中国和欧洲之间的物流运输中心,会给中欧贸易带来极大的便利。以波兰格但斯克为例,它是中东欧地区较大的港口城市,拥有很多深水港和码头,急需扩建或再建,希望有中国的承包商来承接这些工程,使得波兰的港口不仅服务本土,也能够服务于欧洲更多国家。
  “基础设施的建设不仅对贸易有利,也会加深中波之间的文化交流。比如中国人不知道波兰有什么好的产品,其实波兰的化妆品很有名,打进了很多国家的市场。随着交通物流更加便捷,两国来往频繁,就会增进彼此的了解。”目前中波两国已开通厦门、成都到罗兹的铁路直行;苏州到华沙的铁路直行;上海到格但斯克的航运直航;北京到华沙(客运)飞机直航等。
 
精彩图文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