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封面 > 正文

足协单飞,关键一步

日期:2016-05-05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数:0
阅读提示:长期以来,“中国足球管理中心”作为总局的下属单位曾饱受诟病,其治理之下的中国足协又颟顸无能,以至于长期以来在亚洲乃至国际上被彻底边缘化,与大国崛起的身份极不匹配。现在已经到了必须彻底改革的时候……
撰稿|大 为
 
 
      中国足球要在远期实现一流强国的目标,就必须从现在开始进行一系列扎扎实实的改革——从足协体制与总局彻底脱钩,到各部际足球联席会议机制的建立,从校园足球的规划远景,到职业足球的体系完善……如今,各种层面的足球改革已经箭在弦上,势在必行。
 
足协脱钩,迈出历史性一步
 
  “政企分开”的口号喊了很多年,此前一直都是雷声大雨点小。5年前,时任足管中心主任的韦迪曾大刀阔斧地提出“小中心、大协会”“政社分开”等构想,建议改革后的足管中心只设置外事部门、人事部门和秘书处,不过这个提议最终的结局是不了了之。如今,借助整个中国社会深化改革的春风,足协单飞终于水到渠成。在2014年初足代会上,足协常务副主席张剑宣读了一份工作报告,其中提到“中国足球将深化管办分离改革”。同样在那次足代会上,新任中国足协主席蔡振华提出,管办分离是足球改革的大趋势。
  去年初春,中国足球终于迎来了企盼已久的福音,《中国足球改革总体方案》获得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的通过,  并登上央视《新闻联播》头条。短短376字中,“必须克服阻碍足球发展振兴的体制机制弊端,为足球发展振兴提供更好体制保障”的表述,让“管办分离”这个被讨论多年的老话题,进一步升温。
  如今,经过一年多筹备,中国足协终于基本上完成与国家体育总局之间的脱钩关系,终于可以自由自在地“单飞”了。
  前不久,中国足协相关负责人介绍了堪称中国足球乃至中国体育史上里程碑意义的改革成果:“足球运动管理中心”已在两个月前撤销了,中国足协与国家体育总局的“脱钩”也已基本完成。这标志着中国足协的调整改革进入了“快车道”,中国足球落后的体制终于被打破了。
  据介绍,“脱钩”后,在人员聘用、薪酬体系、外事出访、财务和市场开发、国字号球队教练人选等方面,中国足协都已经有了完全的自主权。2016年下半年,足协将继续深化和完善体制机制改革,足协的工作量依然庞大,将涉及37项任务、105项工作。相关负责人表示,“工作量比去年大了,改革的内容越改越多”,但一定会对照“五十条”,不折不扣落实。同时,对于地方足协“脱钩”的指导政策性文件也已出台。
  长期以来,“中国足球管理中心”作为总局下属单位曾饱受诟病,在其治理之下的中国足协颟顸无能,长期以来不过问、不参与、不左右国际足球政治,以至于长期以来在亚洲乃至国际足球被彻底边缘化,与大国崛起的身份极不匹配。
  如今,足协从国家体育总局正式脱钩的意义有多大?
  彻底单飞后的中国足协将真正成为具有公益性和广泛代表性、专业性、权威性的全国足球运动领域的社团法人,是管理足球项目普及与提高工作的全国性自律机构,是代表中国参加国际足球组织唯一合法机构。从此,中国足协不再作为中央预算单位,执行民间非营利组织会计制度,单独建账、独立核算。实行财务公开,上一年度财务报告与下一年度财务计划和预算须向协会会员大会报告、接受审议。
  具有深远意义的是,单飞后的中国足协终于可以不再成为总局高度调控之下的“傀儡”了,终于不再成为国足失败的“替罪羊”。近20多年来,中国足球尤其是中国男足所遭遇每一次重大失败、国足选帅的每一次洋相,青训系统日渐萎缩,都被愤怒的中国球迷认为是“足协的失职”,赛场上球迷齐声辱骂足协主席的场景,外界早已司空见惯了。其中,流传最广、知名度最高的是“谢亚龙下课”,当时外界几乎是一边倒地认为谢亚龙害了中国足球。可是,直到一场前所未有的中国足坛反黑风暴过后,外界才发现谢在足协内部被“架空”,在总局之下又是“傀儡”,他空有一腔热情却无从施展(当然作为足协掌门人他亦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说到底,谢亚龙和中国足协相关高官的悲剧,恰恰折射出体制的严重弊病,这注定了中国足协的混乱和无能。如今,独立后的中国足协将完全肩负出中国足球振兴的重任,以蔡振华为代表的中国足协高层从此将责无旁贷。
  同时,足协单飞还将意味着“两块牌子、一套人马”的组织构架从此成为历史名词。长期以来,政社、管办不分一直是足协管理饱受诟病的顽疾,由此形成的“外行领导内行”等一系列问题,成为影响中国足球发展的阻力。而“脱钩”后的中国足协,管理体制初步理顺,在人员聘用、薪酬体系、外事出访、财务和市场开发、国字号球队教练人选等方面都有自主权,有望向着职业化、专业化和国际化的管理模式,稳步迈进。尽管在这其中难免有人事等方面的纠缠,但这个大方向是不容否定的。
  如今,从足改方案中,我们不难看出,此次足球改革不是小修小补,而是全面改革,涉及足球的方方面面,这就足以说明此次改革的决心很大。整个远景规划的针对性极强,精准地指向过去十几年足球发展过程中凸显的问题,覆盖职业足球、校园足球、社会足球、国家队等各个方面,涉及从政社分开的体制机制调整(足协脱钩),到打击假赌黑,再到足球场地、资金投入等具体环节,为今后的具体改革措施设定了框架,指明了路径。与之相匹配的是,近一年来各相关政府部门和地方政府及社会各方面会在《方案》的指导下陆续出台配套改革措施,包括有强制性和约束力的细则。
  其中,足协单飞,迈出中国足球体制改历史性一步。
 
联席会议,各部沟通更顺畅
 
  中国足球深化改革层层推进,部际联席会议制度将起到极大作用。
  近几年,作为国务院下设的一种跨部委工作协调机制,部际联席会议制度再次走进人们的视野。那么,部际联席会议制度是如何建立和运行的呢?部际联席会议制度是行政机构最高层次的联席会议制度,其主要职责是在国务院领导下,各成员单位按照共同商定的工作制度,及时沟通情况,协调不同意见,以推动某项任务顺利落实。
  时至今日,足球已是社会系统工程,足球改革也不再是体育部门的“家务事”,若仅靠一个或少数部门推动,改革将步履蹒跚。而部际联席会议制度确保了各方面“各司其职、各负其责”,共同推动足球改革,将最大限度地保证政令畅通、执行有力。为此,去年3月,国务院正式批准建立国务院足球改革发展部际联席会议制度。由此下设的“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日前正式成立,除有关领导,办公室正、副主任分别是体育总局副局长蔡振华和足管中心主任张剑。
  那么成立“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的目的何在?相关人士解释称:“国家推出的‘总体方案’是中国足球改革之纲,那么宏观引导下的具体工作则需要各个部委紧密沟通,相互协作。成立这个办公室正是满足这样的工作需要,让各部委能够及时、有针对性地就足球改革工作的具体开展相互交流,相互协作,排除困难,提高工作效率及‘上传下达’的速率,该办公室起到的是沟通纽带作用。”
  事实上,“联席会议”在我国政府落实方方面面工作的过程中并不鲜见。部际联席会议的召集人一般是牵头单位的主要负责人。如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联席会议的召集人为发改委主任徐绍史,副召集人是发改委副主任徐宪平。联席会议根据工作需要定期或不定期召开会议,由召集人或副召集人主持,可根据会议议题视情邀请其他部门参加会议。联席会议以会议纪要形式明确会议议定事项,经与会单位同意后印发有关方面。重大事项按程序报批。部际联席会议制度并不是长期存在的。可在工作任务结束后,由牵头部门提出撤销申请,说明部际联席会议的建立时间、撤销原因等,经成员单位同意后,报国务院审批。此外,部际联席会议不刻制印章,也不正式行文。如确需正式行文,可以牵头部门名义、使用牵头部门印章,也可以由有关成员单位联合行文。
  此次成立的“中国足球改革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也将肩负着对足球改革进行宏观指导、完善中国足球改革发展具体政策内容、协调足球改革中的重大问题等职责。一位熟悉足球改革方案的圈内人士评价道:“国家改革中国足球的决心非常大,而具体工作需要各部委相互配合,引入联席会议制度,无疑将有利于足球改革工作保质并且提速。”据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中国足协主席蔡振华介绍,足改联席会议由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同志担任召集人,由中央宣传部、中央改革办、国务院办公厅、外交部、发展改革委等共17个部门和单位组成,各成员单位有关负责同志为联席会议成员。
  联席会议主要职能有:对足球改革发展工作进行宏观指导;统筹推进《总体方案》实施,督促检查足球改革发展重点任务完成情况;协调解决足球改革发展工作中的重大事项和重大问题;完成党中央、国务院交办的其他事项。
  今年2月27日,在《总体方案》印发一周年之际,中国足球协会联合足球改革发展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邀请17个成员单位及全国足球界人士召开座谈会共同交流研讨。
  足协主席蔡振华表示,在过去的一年里,中国足球改革取得了重大的成果,中国足协调整改革已经全面启动。的确,回首足改方案出台一年来,中国足协及相关部门以一年26项任务、82项工作的努力,取得六大方面成效,其中包括足管中心“摘牌”、足协脱钩这一重大举措。而代表着中国足球最高水准的男女足国家队,在不被看好的困境中,分别打入世预赛亚洲区12强赛和里约奥运会,从而助推着整个行业的舆论环境,呈现出以往罕见的“正能量氛围”。
  这其中,堪称中国体育史上里程碑意义的改革进展,莫过于今年国家体育总局足球运动管理中心的“摘牌”。此外,伴随管理机构的调整改革,足改方案的“政策春风”,也带动产业和市场繁荣起来。
  在公开竞标方式下,体奥动力以80亿元购买了2016-2020年中超全媒体版权,打破了长久以来转播权被垄断的局面,缓解了影响俱乐部生存的转播费收入过低问题。这一重大利好消息,也为联赛发展带来黄金机遇期。一时间,资本进入足球领域的热情空前高涨,一方面在俱乐部层面大投入引援,中超冬季转会费以世界第一的大手笔,“震动”了世界足坛,也初步提升了联赛观赏性,影响力大增;另一方面联赛商务开发、“互联网+”带动足球产业迅速发展,赛事数据、手机APP等产业新业态涌现。
  就在中国足球整体“往上走”的大好环境下,“中国足球远景规划”应时而生。作为中国足球史上第一部有着明确时间表的发展蓝图,规划显示出敢于担当的魄力,以35年的三阶段目标和任务,让“中国足球的明天”不再遥不可及,也为整个行业带来持续健康发展的政策保障。
  颇为提气的是,在规划发布前,男足时隔15年打入世预赛亚洲区最后一轮,女足时隔8年重归奥运。业内人士认为,两支球队双双出线虽看似有运气成分,但背后还是有“足改红利”强有力的保障和推动,堪称一次“上下合力、同舟共济”的体现。
  目前,与国家足球改革部际联席会议制度相对应的是,各省也成立相应级别的足球改革部际联席会议制度,并出台相关细则,形成国家和省级足改工作上下联动、全国“一盘棋”的良好发展态势。作为地方足球机构改革的“先行者”,广州市足球协会主席谢志光日前表示,“在广州率先实现足球改革的大好机遇下,要把握时机、敢为人先,让广州足球成为城市亮丽的名片。”
  作为足球深化改革“亮点城市”,上海市多次召开足球改革发展联席会议和座谈会,对标国际、结合实际,深入调研,在政策、经费、场地硬件等方面为上海足球发展提供保障环境。
 
精彩图文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