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广域 > 正文

借鸡腿

日期:2022-03-03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数:0
撰稿| 吴 平(安徽合肥,保卫科职员)


  大年初三,和几个堂哥去二姑家拜年。我们刚坐下来没一会工夫,二姑和表嫂就笑吟吟地端上来五大碗鸡腿挂面。我们惊讶,说,二姑,你家过年待客也太隆重了吧?

  上鸡腿挂面是上世纪我们老家过年待客的一个习俗,现在已经极少见了。那个时候,新年里,只要有亲戚来做客,在正餐开始前,主人都会根据客人的人数先端上若干碗鸡腿挂面——每个客人面前的碗底都埋着一只咸鸡腿,鸡腿上面盖着我们当地农村制作的长挂面。而作为客人,一般都是把上面的挂面有滋有味地吃了,鸡腿却留在碗里不动,然后掏出手绢擦擦嘴,客气地给主人点赞:我吃饱啦,你家的鸡腿挂面真香啊!主人见状,先会热情地推让一番,然后心照不宣地把剩有整只鸡腿的碗端回厨房,用冷水将鸡腿冲洗一遍,晾干,待下次来客再用。

  好像是1982年的春节吧,我还不到8岁,和父母去二姑家拜年。恰巧二姑家那天还来了几位客人,快到晌午了,鸡腿挂面仍然没有端上桌,这可把我给急坏了,我跑到厨房问母亲,什么时候吃鸡腿挂面啊?话音刚落,只见二姑满头大汗地从外面闪进了厨房的后门,二姑开心地说,整个村子跑遍了,到底借回来了三个鸡腿!母亲在灶前帮着塞火,一把把我拉到她的身边,轻声交待:“今天你二姑家来客有点多,鸡腿是刚刚借来的,要还人家的,待会你千万别把它给吃了啊。”

  那时的农村,家家都穷,也就过年才能见上一点鸡鸭鱼肉,再加上我又正是馋嘴调皮的年纪,等我们上了桌,母亲之前的交待已经被我忘了精光,待母亲发现有些不对劲时,我早已拿着吃剩的半个鸡腿跳下桌子,跑到二姑家的屋外躲了起来。

  一晃,40年过去了,二姑家也已搬到了县城,日子过得有滋有味。

  那天,望着面前的鸡腿挂面,我逗二姑,这个鸡腿不会又是您借来的吧?二姑愣了一下,好像也想起来了旧事,认真地说,这都是从山上散养户那买来的新鲜土鸡,你们一定要把它吃了,我家冰柜里还多着呢。说完就要弓着身子去开冰柜给我们看。

  我们笑,82岁的二姑也笑得合不拢嘴。(撰稿 吴平 安徽合肥,保卫科职员)

编辑推荐
精彩图文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