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广域 > 正文

雨夜访汪伦

日期:2022-03-03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数:0
撰稿|周水欣(江苏南京,职员)


  车子经过桃花潭的时候,天已经暗下来,并且下着霏霏细雨。前两天还阳光明媚,今日忽然变天降温。出门匆忙,此刻我还穿着薄薄的风衣。娜娜很有先见之明,一个纸袋子一直拎在手里,这下笑嘻嘻掏出内容物——一件灰白色格子的呢子长大衣。

  商务车里空调温暖,躲在车里肯定不会被冷到啊!大家互相看看,还是决定,快快下车去寻访汪伦墓。

  冷风冷雨斜斜吹透薄衫。我的芥黄色棉布廓形风衣被吹出了帐篷的轮廓。大家大叫一声:“冷啊!”然后看见石板路就往下冲。领头的云哥说,前面就是桃花潭啦。

  一辆景区观光车刚好驶出来,司机师傅认识云哥:“这么晚了还进去啊?”“我这帮文友难得来一趟,要去看一眼啊!”

  “哦,文人!”司机师傅立即一副“懂了”的表情,摇摇头,笑着下车抽出几把大伞给我们,“下雨了,小心路滑”。

  我们谢了师傅继续往下行,拐来拐去,水路相伴,亭台楼阁,苍翠环绕,树木花草混合的那股自然气味,激活了尘世浑浊的嗅觉。使劲呼吸,虽然鼻腔受到冷空气刺激而泛红了,但是那股沁人心脾的大自然的味道啊,五脏六腑都舒服了。

  大家一路跌跌撞撞、挤挤挨挨,不一会,就来到了江边——桃花潭,在长江支流青弋江上游的一段位置,大约是安徽泾县以西40公里处。这里因为李白与汪伦的邂逅而变成名胜。唐天宝年间,李白旅居叔父李冰阳家,被他的粉丝、泾县土豪汪伦知晓,他立即修书一封,“先生好游乎?此地有十里桃花;先生好酒乎,这里有万家酒店”。嗜酒如命的李白立马赴约来会,在此地一住经月。成就一段友谊的佳话。

  当然后来我们也知道了,李白找不到十里桃花与万家酒店,“质问”汪伦“什么情况啊?”汪伦言之凿凿道:“先生有所不知,桃花者,实为潭名;万家者,乃店主姓万也!”两人相视尬笑,并结为挚友。“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

  大家攀着江边的奇石怪山,伸头去看那一汪碧水,暮色四合,水墨画里的景致渐渐掩在夜色中。一番感慨,每个人都说了一堆他们研究过的李白汪伦的前世今生。然后意犹未尽,继续找汪伦墓。

  汪伦去世后,家人将其葬在桃花潭东岸,然几经战乱,墓地成了荒坟野冢。直到清代,被乡绅重建。近年,泾县重修了汪伦墓,选址在桃花潭怀仙阁,并将当年石碑迁移至此地,又另外刻了一块长碑,将汪伦墓地的来龙去脉做了说明。

  我们很快找到了墓地。汪伦墓芳草萋萋,有石雕的人物与马匹陪伴。细雨将坟冢上的青草清洗得亮闪闪,夜色中看不清墓碑写了什么,但这不重要。汪伦送给李白的情谊,已经被世人铭记。

  雨急风大,温度陡降。我们缩着脖子,将衣服紧紧裹在身上。娜娜对着墓地静静默念着什么,我绕了一圈后与之挥手作别。云哥和阿宝收了伞,一路小跑往大路奔,还听见他们在争相诉说李白走的时候,桃花潭的各位富豪乡绅们送了什么大礼……

  相聚的时光再长都是短暂。此次我们几人的小聚,是临时起意、说走就走的旅程,算是偷得浮生半日闲。惜别的时候,心中依依不舍。约着不知能否实现的“下一次”,互相鼓励安慰着说再见、再见、再见。

  车子驶向车站,手边有云哥塞过来的纸袋,红色小罐子里是泾县的自产茶叶。诗人云哥,感性的云哥,告别会落泪的云哥。阿宝和仲恺说,约了去天津啊,去北京啊,去南京啊。天南海北的,乘着高铁随时行啊!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我们以文学缔结的情意深长啊……(撰稿 周水欣 江苏南京,职员)

编辑推荐
精彩图文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