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环球 > 正文

奥巴马能否搞定移民“老大难”?

日期:2014-07-23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数:0
阅读提示:试图独当一面的奥巴马似乎忘记了美国政治制度的精髓与核心,没有了国会的支持,他或将一事无成,而美国非法移民“梦想革命”成功的可能性也就几乎为零。

 

撰稿|韩洁颖
 
       “如果你爱他,就把他送到纽约,因为那里是天堂; 如果你恨他,就把他送到纽约,因为那里是地狱。”这句话出自电视剧《北京人在纽约》——一个关于北京人在美国纽约挣扎和奋斗的经典生存故事。
  20年过去了,这股移民美国的浪潮非但没有消退,反倒是愈演愈烈。暴力和贫穷的加剧,更是推动了非法移民潮的高涨。在那块陌生而又富足的土地上,有超过1100万的非法移民等待着“合法”的一天,有的是为了实现梦想,而有的是仅仅是为了更好地生存。
  今年7月4日是美国的第238个独立日。节日期间,9000多人先后宣誓成为了合法的美国居民。原本一个普通传统的入籍仪式,这次却格外引人注目。随着奥巴马宣布将“抛开”国会,单边修复移民体系,上千万生活在阴影下的“非法寻梦者”仿佛再次看到了希望。
  但是,打不完的口水仗、掐不完的政治架。作为近年来美国社会最具争议性的热点问题,移民问题已经成为这个“熔炉国度”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
 
风口浪尖的移民问题
 
  “我绝不能就此事袖手旁观。”6月30日,美国总统贝拉克·奥巴马在白宫玫瑰园发表了讲话,对国会众议院拒绝表决通过移民改革法案表示强烈不满。当天,奥巴马严厉指责众院共和党人在全面移民改革问题上的“百般阻挠”,扬言将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动用自己的行政权力促进改革。“如果国会不做他们分内的工作,那至少由我们来调整这一移民体系”,但他并未向外界透露接下来可能会采取的行政举措。
  与此同时,白宫公布了总统写给国会参众两院领袖的一封信,呼吁国会调拨20亿美元紧急资金和增设防控设备,以解决美墨边境近期因大量涌入非法越境者而可能引发的“紧急人道主义危机”。
  在信中,奥巴马指出,虽然近年来非法移民的人数总体保持在一个比较低的水平,但美国与墨西哥接壤的得克萨斯州南部地区涌入了大批非法越境者,其中多是来自中美洲的妇女以及没有成年监护者的少年儿童。
  《华盛顿邮报》统计称,今年已经有超过52000名只身来美的儿童和39000多名妇女非法入境被拘留,这一数字较之前有明显增长,特别是最近几周格兰德山谷边防所的偷渡儿童人数更是飙升。这些人中的大部分来自危地马拉、洪都拉斯和萨尔瓦多。
  英国路透社用镜头记录了中美洲儿童非法过境的艰难之旅。他们蜷缩在搭载偷渡客的货车上,一路上面临着从人贩子到帮派袭击的各种可能,还有人因为在睡觉时掉下去命丧车轮。即便进入美国境内,他们将面临的是边境巡逻队的追捕和移民局的遣返。报道坦言,对于“究竟有多少人成功越境?”这个问题,已经没有人能够给出一个准确数字。
  战乱、街头帮派、贩毒、性暴力……无处不在的恐惧笼罩使得中美洲的年轻人想要通过背井离乡改变自己的命运,因为偷渡集团和当地媒体不时向他们传达美国生活的美好与安定。
  因此,几乎每天都会有成千上万的中美洲人越过全长3169千米的美墨边境线进入到美国境内。人口的疯狂涌入导致有限收容资源的急速枯竭,美国边境处的收容所已经不堪重负,边境巡逻队的工作人员也已经疲于应付,不少拘留中心陷入瘫痪的危机。
  美国福克斯新闻网在采访当地的工作人员时表示,“现在我们在打一场必输的战争。”
  这场不断扩大的边境“人道主义危机”再次将移民问题推至风口浪尖。美联社的报道称,移民改革的反对者要求政府果断地驱逐非法越境者,认为奥巴马的移民改革计划等同于给违法者“大赦”,而支持者则希望奥巴马进一步放开驱逐非法移民的条款,以应对国会和两院的“不作为”。
 
被撕裂的美国社会
 
  还记得奥巴马成功连任后仅一周,他便踌躇满志地开始打造自己第二笔“政治财富”——解决国家境内非法移民这个“老大难”问题。
  可是在骨感的现实面前,这位凭借“变革”口号赢得选民青睐的总统也只能关门舔伤。
  2013年,奥巴马提交了美国几十年来最重要的全面移民改革法案。该法案确定了为2011年12月31日前抵达美国的非法移民提供成为美国公民的途径。同时,为提升边境的安全级别,法案要求国会投入巨额资金,新增2万名边境巡逻执法人员,建设1100公里的边境隔离网,使用无人机和电子监控设备等。
  美国智库“美国进步中心”的研究报告显示,若在2013年开始为非法移民提供合法化和入籍机会,将在今后10年内累计为美国GDP增加1.45万亿美元,这会大大缩小政府的财政赤字。
     由民主党控制的参议院去年6月通过了这一移民法改革案。一时间美国的移民改革开始展露前进的曙光。
     不过由共和党主导的众议院随之将其搁置。奥巴马显然没能预估到问题的严重性,他原本以为从商业利益以及争取拉美裔选民的立场上,众议院通过移民改革法案只是时间问题。
  经过长达一年的争论不休,众议院议长博纳最终通知白宫,今年众议院不会就全面移民改革法案进行投票。
  作为最后的知情者,奥巴马怒不可遏,甚至忍不住出声炮轰众院共和党人。“如果共和党人尽可能早地投票,我们的国家和经济肯定比现在更加强大。”奥巴马表示,“他们没有遵循民众想要改革的意愿,一次又一次地拒绝为国家的更好发展采取行动。”
  “众院共和党人拒绝通过这一修补法案,对于我们的国土安全、我们的经济,甚至我们的未来都是非常糟糕的一件事。”
  

博纳的发言人迈克·斯蒂尔对《华盛顿邮报》表示,博纳早就向总统先生通报过情况:美国人民以及民选出来的政府官员并不信任此法案。除非情况有变,否则很难在这一问题上有新的进展。
  博纳声称对奥巴马的一意孤行表示“失望和沮丧”。
  共和党人坚称,奥巴马政府的边境政策“过于软弱”,根本无法阻止非法移民的脚步。众院司法委员会主席古德拉特抨击奥巴马只是在开“空头支票”,他在接受美国媒体的采访时表示,奥巴马政府对非法移民的“宽大政策”,致使中美洲国家的人们认为偷渡儿童可以最终获得合法身份。
  “总统需要为我国南部边境的移民灾难负主要责任,可他却在让国家的其他纳税人为之买单。”
  当然,先前也有一些保守的共和党人提出支持移民改革能帮助本党争取到拉美裔的选民。但这些声音伴随着国会议员坎托的败选而彻底湮灭。作为国会众议院共和党的领袖,坎托因曾投票同意奥巴马的“梦想法案”被党内人士抨击,此举动被认作相当于向非法的偷渡者颁布“大赦令”。
  而在美国社会,有关“移民法案改革”的两派也泾渭分明。
  支持者称总统此举有助于移民的“梦想继续”,保护主义性质的移民政策只会造成人才的流失和自我的封闭。外来移民一直是美国经济永续发展的重要来源,在美国500强公司中,超过2/5是由移民或其后代创立的。杜邦公司创始人是1800年从法国为躲避大革命冲击非法逃入美国避难的移民,但他后来为美国创造了大量工作机会和巨大财富。
  奥巴马在独立日的演讲中也重申,多元的背景和经验组成使得美国拥有200多年的“熔炉历史”,同时也使得这个国家更加富强。“现在我们必须改变原先的体系来维持美国在世界的霸主地位”。
  另外,移民还有助于填补没有人愿意干的工作。即使在当前美国高失业率的情况下,美国仍然有300万个工作机会没有人去做。通常这些“脏活”都是非法移民去做的。
  如果美国能如奥巴马预期的那般全面改革破碎的移民制度,那么约有800万非法工人将走出阴影。英国《金融时报》援引经济学家的话称,在美国经济复苏步履蹒跚之际,这将大大推动这个全球最大的经济体。这篇报道中的主人公南希·赫南德斯,年仅22岁的非法女移民参与了游行活动,她迫切希望通过移民法案的永久性改革来实现自己上大学的愿望。“我们需要一条获得公民身份的途径……我想成为一名社会工作者。我想为我的社区做贡献。”
  但就在前不久,一群反对者用汽车阻拦试图非法进入得克萨斯州的妇女儿童,致使当地的边境巡逻站只能将移民送往别处。这股游行示威浪潮继续向其他州蔓延,加利福利亚、纽约均出现了集体示威者。
  事实上,反对者的顾虑也非常现实。其一,在美国经济如此不景气,债务痼疾依旧突出的当下,越来越多的非法移民势必会给社会和政府增加财政压力。一项数据显示,仅在2013年,美国政府就多支付了23亿美元以安顿非法移民。
  其二,有美国媒体表示,新增的合法居民会加剧找工作和上大学的竞争激烈程度,这对失业率持续走高的美国社会打击巨大。因为奥巴马刺激经济计划实施得并不成功,许多年轻人走出校门即加入了失业大军,原本已经不断浓缩的“这杯羹”被越来越多的非法移民共享,这让努力奋斗的美国合法居民怎能心甘情愿。
  移民改革法案争论的最终还在于谁能在这场经济PK赛中胜出:双方都需要拿出足够的证据来求解接纳非法移民的付出与所得比。
 
分道扬镳,移民法案还能走多远?
 
  就在表示了“单干”意愿后,奥巴马随即与20名拥护方的领导者举行了大约一小时的会谈。
  “他的意思是很快会采取一揽子的行政行动。这一消息令我们无比振奋。”参加会议的美国之声(America’s Voice)团体主任薛瑞(Frank Sharry) 向《华盛顿邮报》透露。“奥巴马回避了具体细节,可是足以令人信服。他主要在告诉我们‘我不能完全按照你们的意愿完成所有工作’,但总统明确告诉我们他在玩一把大的。”
  除了泛滥的非法移民问题令奥巴马如鲠在喉,日益逼近的美国中期国会选举也让他百感交集。美国联邦出庭律师张军在接受《新民周刊》采访时表示,奥巴马再次强调推行移民法案的决心,目标直指今年11月份的中期国会选举。“他需要动员自己的党派和拥护者,以此赢得更多的选票保住民主党控制的参议院。如果有可能的话,再次赢回众议院的控制权。”
  这也正印证了共和党人的担心。全面移民法案的改革成功,意味着民主党人的选民基础扩大了,会有很大的一个票仓。而这些民众,特别是西班牙语裔选民传统以来对民主党支持的程度就更多一些。
  与此同时,张军对国会是否批准20亿美元的紧急拨款也持悲观态度。他认为,问题的关键在于国会与总统对于拨款使用的目的不能达成共识。“国会特别是共和党人认为奥巴马政府首先需要保证边境的安全,否则移民改革将毫无意义。”边境的这场“人道主义危机”使国会认为奥巴马没能在边境安全上作出最大努力,所以“我对奥巴马的资金申请能否成功批复表示怀疑”。
  移民法案改革的黯淡前景折射出奥巴马与共和党领袖间的关系如履薄冰。初入白宫时,奥巴马还信誓旦旦地表示会跟国会合作解决所有问题,白宫和国会也曾有过一段“蜜月期”,只不过当时是民主党把控国会。在2010年共和党取得众议院的控制权后,事情自然就变得复杂困难起来。
  一再阻扰给奥巴马的医改计划拨款,在控枪表决上设置路障,就叙利亚问题横加指责……共和党人在这个“行动之年”没少给总统添堵;利比亚战争、同性恋夫妇家庭假期……奥巴马三番两次置国会于尴尬的境地。政治立场不同使得两党的领导人只剩下尖酸的对骂和无尽的讽刺。
  CNN认为,奥巴马利用行政命令绕过有深度分歧的国会,以此来避免在总统第二任期的重要议程上无所作为。而他付出的代价则是博纳可能以超越宪法授权,滥用行政权威为由起诉他。
  试图独当一面的奥巴马似乎忘记了美国政治制度的精髓与核心,没有了国会的支持,他或将一事无成,而美国非法移民“梦想革命”成功的可能性也就几乎为零。
 
精彩图文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