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环球 > 正文

伊拉克一时半会收不了场

日期:2014-08-20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数:0
阅读提示:伴随着伊拉克政坛混乱不堪的权力更迭和美国的再度介入,这个从海湾战争时期就不曾获得安宁的国度,如今再次成为了炮声隆隆之地。

 

撰稿|朱宇伦
 
 
        自从本·拉登——臭名昭著的“基地”组织创始人,在2011年5月1日被美国海豹突击队击毙,葬身于茫茫大海之中后,曾经令整个世界都为之惴惴不安的“AL-Qaeda”(基地组织),似乎沉寂了许久。
  但是沉寂并不代表消亡,整整三年之后,一个被称作“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的极端恐怖主义组织,仿佛在一夜之间就突然崛起于伊拉克北部地区,以极端血腥、残忍的战争手段,迅速控制了伊拉克北部和叙利亚边境地带的大片土地。这个被简写为“ISIL”或是”ISIS”的组织,正是源于当年“基地”组织在伊拉克的分支。以这样一种类似于借尸还魂的方式,“基地”再次进入了国际社会的视线。          
  伴随着伊拉克政坛混乱不堪的权力更迭和美国的再度介入,这个从海湾战争时期就不曾获得安宁的国度,如今再次成为了炮声隆隆之地。
  
北部乱局
  
  “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这个自诩为“统一圣战组织”的恐怖主义组织的崛起,如果说是在一夜之间,其实有一些不恰当。事实上,ISIS的起源,最早可以追溯到上世纪90年代苏联入侵阿富汗末期,它与当时的“基地”组织就已关系密切。在塔利班政权倒台之后,这个遭受重创的组织迅速转移到了伊拉克,借此得到了喘息之机。而在2003年美军全面占领伊拉克之后,它又逐步发展成为包括外国参战者、“伊斯兰辅助者组织”残余势力和本地的逊尼派穆斯林极端分子的一个专门对抗以美国为首的占领军和伊拉克政府其他盟友的反叛组织。
  伊拉克战争后的十余年间,借着伊拉克混乱局势的“掩护”和“基地”组织庞大羽翼的遮蔽,所谓的“统一圣战组织”制造了一系列爆炸、绑架事件,并且暗杀了多位伊拉克政府官员和外国人士。尽管2006年其创始人扎卡维死于美军空袭,该组织元气大伤,但是2010年其现任领导人巴格达迪的出现,还是使得它能够在美军眼皮底下恢复、发展乃至更进一步,将触角延伸到了叙利亚境内。
  直到2013年4月,巴格达迪宣布将组织的两大部分——“伊拉克伊斯兰国”(即ISIS的前身ISI)和叙利亚境内的“胜利阵线”合并并且改名为“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同时公开宣誓效忠“基地”组织之后,结合此前该组织大规模的武装行动和暗杀行为等带有强烈恐怖主义色彩的活动,这才终于引起了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的高度重视,美国迅速将其列入恐怖组织名单。
  但这一切似乎已经为时晚矣,羽翼已丰的ISIS率先发难,从2014年1月起,ISIS陆续占领了伊拉克北部安巴尔省的省会拉马迪以及重镇费卢杰,并宣布成立所谓的“伊斯兰酋长国”。
  自从伊拉克的逊尼派萨达姆政权被摧毁之后,掌权的什叶派伊拉克新政权可以称得上十分孱弱,十年以来始终无法在全国建立起全面有效的管控,部族势力和恐怖组织不断制造着各种各样的麻烦,而在驻伊美军撤离之后,这种情况更是雪上加霜。在伊拉克北部,政府军几乎无力阻挡ISIS的猛烈攻势——6月10日,ISIS攻占伊北部尼尼微省省会、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摩苏尔并控制了尼尼微省全境。6月11日ISIS又攻陷伊拉克前总统侯赛因的故乡萨拉赫丁省省会提克里特市,并放走囚禁在监狱的数百名犯人。
  此后,ISIS更是在伊拉克北部横行无阻。摩苏尔陷落不久,总理马利基发表电视讲话宣布在全国实施最高警戒,同时呼吁议会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以应对恐怖组织威胁。但就在当天下午,反政府武装在首都巴格达以北250公里的基尔库克省省会基尔库克市西部和南部又占领了5个城镇。
  单纯的武力攻击或许还不能对于伊拉克政府造成致命打击,但是,ISIS显然不只是一群乌合之众,在攻占摩苏尔之后,ISIS截获了摩苏尔银行中的4.29亿美元。这样一笔巨大财富,落入不讲任何道义的恐怖组织手中,变成的恐怕只有射向人体的子弹和飞向房屋的炮弹。
  “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还攻占了伊拉克北部和叙利亚的诸多重要炼油厂。6月18日,伊拉克最大的炼油厂拜伊吉炼油厂也被置于ISIS的刀锋之下,在以石油为主要经济命脉的中东,控制了大量的炼油设施,也就意味着间接掌握了大量的财富。
  即使是无法直接控制的炼油厂,ISIS也会通过与当地部族签订协议以控制石油出口。
  富人捐赠、征收“革命税”,以及来自中东地区其他逊尼派伊斯兰国家或明或暗的资助,“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已经成为了全世界最富有的恐怖组织。富得流油的经济现状,带来的势必是ISIS极度膨胀的野心和征服欲望,从而给伊拉克乃至中东带来更大的灾难。
  而在横扫伊拉克北部的过程之中,ISIS所表现出来的残忍与野蛮,则是令人感到不寒而栗。
  6月15日,ISIS的成员宣称处决了数十名政府军俘虏,一家武装分子的网站上贴出了大量蒙面ISIS成员用枪逼着被俘士兵躺入浅坑的照片。之后,ISIS的成员更是以一种挑衅的姿态在社交网站上公布了枪杀1700余名俘虏的照片,尸体浸在血泊之中的惨状令人触目惊心。
  国际社会一片震惊,有媒体评论认为,这些照片让世界恍惚,仿佛当今已不是21世纪,而是一个野蛮的原始丛林时代。
  对待手无寸铁的俘虏尚且如此,对待沦陷区的平民尤其是非穆斯林,这个代表伊斯兰教极端势力的恐怖组织,亦是毫不手软。
  据路透社报道,伊拉克人权部长苏丹尼8月10日表示,伊拉克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在伊北部杀害了至少500名雅兹迪人,并绑架了300名妇女作为他们的性奴隶。此外,ISIS甚至活埋了一部分受害者,其中包括妇女和孩童。
  “我们有确切的证据证明这些暴徒在占领了辛贾尔之后处决了至少500名雅兹迪人,一些死里逃生从辛贾尔逃出来的雅兹迪人可以作证,此外犯罪现场的照片也显示了这是真的”,苏丹尼说。
  而在摩苏尔,ISIS则强令当地妇女接受阴蒂割礼,否则要面对严厉惩罚,估计有高达400名年龄在11岁至46岁之间的女性受影响。该组织的领袖巴格达迪却大言不惭地声称,这是为了使她们“远离放荡及不道德”的生活。
   “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的一系列行为,已经在伊拉克北部造成极端的人道主义危机,数以百万计的伊拉克民众沦为难民,仅仅在摩苏尔一地就有50万人不得不逃离家园。到8月14日,联合国已经不得不将伊拉克人道主义危机的紧急程度提升至最高级,并正加紧向难民提供救援。
  但是伊拉克北部的乱局,还远远没有结束。
  
再度介入的美利坚
  
  就在“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在伊拉克、叙利亚兴风作浪,并且正一步步迫近伊拉克首都巴格达之时,伊拉克的政坛却似乎没有团结一心共抗大敌的意思。相反,伊拉克的“政治家”们陷入了对于权力的争斗之中。
  尽管伊拉克的留守总理,执政长达8年之久的马利基在先前的一段时间对于ISIS态度十分强硬,多次发表电视讲话号召全国人民团结起来共同抗击ISIS的进攻,并且一度把矛头指向了或暗中资助ISIS的沙特等逊尼派伊斯兰国家。但是他的这份强硬似乎收效甚微,恐怖分子们还是一路摧枯拉朽般挺进,几乎快要攻下伊北部的重要石油产地库尔德自治区,其先头部队距离首都巴格达也不过百余公里。
  在这样一种国家形势危如累卵的情况下,8月11日,总统马苏姆指派副议长海德尔·阿巴迪担任新总理,试图通过这样一种方式,挽救国家。但是,马利基显然不愿放下手中的权力,他在之后的几天中,拒不承认阿巴迪身份的合法性,质疑其违反宪法,并率先发难,在巴格达部署了大量武装人员,包围总统马苏姆的住所,一副欲武装夺权的架势。
  外有ISIS兵临城下,如今又祸起萧墙。内忧外患,或许最能形容如今的伊拉克。
  而作为当年发动海湾战争和伊拉克战争,导致伊拉克多年战乱的罪魁——美国,又有何动作呢?
  自从奥巴马上台以来,一直在推行重返亚太的战略,并且从逐步被占领了长达十年之久的伊拉克撤军。但是,美军留下的,是一个满目疮痍的伊拉克,一个仍旧混乱的伊拉克,奥巴马的伊拉克战略,至少在目前看来,是狠狠打了自己的脸。
  面对伊拉克的复杂形势,美国人再也坐不住了,首先是山姆大叔的惯用伎俩——所谓政治变革,而被美国人拿来作为自己失败战略“替罪羊”的,恐怕恰恰是那位倒霉的马利基了。
  众所周知,马利基执政期间,虽有建树,并且和美国多有合作之举,但是非议也颇多,尤其是激化了什叶派与国内逊尼派和库尔德人等少数派的矛盾,其强势的个性以及对于最高权力的掌控,也多为人所诟病。这样一位领导人,显然不利于当前伊拉克局势的稳定,可以这么说,在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授意和操作下,马利基的下台,几乎是必然的。事实也印证了这一点,8月14日,迫于国内外多重压力,马利基在电视讲话中宣布放弃寻求连任,转而支持新总理候选人阿巴迪,巴格达局势骤然松弛。
  而在先前,8月12日,美国国务卿克里在警告马利基勿动武之时也曾明确表示,阿巴迪成功组阁之后将会获得来自美国的更多援助,这对伊拉克局势的缓解,显然是一个积极的信号。
  在政治介入之后,美国人同样没有忘记最为“习惯”的武力介入。
  或许之前奥巴马对于再次插手如泥淖一般的伊拉克战场仍有所顾虑,但是,在ISIS占领号称“世界最危险水坝”的摩苏尔大坝之后,考虑到其下游50万人的安危以及位于埃尔比勒的美国领事馆等设施的安全,美国最终选择了“出兵”。
  从五角大楼传来的消息称,从8月8日起,美国以波斯湾上的“乔治·布什”号航空母舰为基点,派出无人机和战斗机对伊拉克北部ISIS占领区实施空袭。到目前为止,美军的空袭已经成功摧毁了部分ISIS军备设施,并且解除了ISIS对北部辛贾尔山的围攻之势,空投了大量人道主义救援物资给当地灾民。
  但是,奥巴马一再强调,美国将不会派出地面部队入伊作战。在伊拉克战略上如此犹豫,奥巴马恐怕还是不想过分蹚伊拉克这潭浑水——毕竟美国在当年的反恐战争中吃尽苦头,毕竟奥巴马当初赢得选举的一大因素正是承诺从伊拉克撤军。而即使是目前取得效果的空袭,美军派出的力量也是极为有限。
  因此,美联社8月8日报道称,奥巴马总统在伊拉克奉行的新军事战略意味着遏制而不是摧毁目前控制着伊拉克北方大部分地区的伊斯兰好战组织。
   “那个在2008年反对伊拉克战争并将其终结的男人,如今发现自己面临一个难题:一旦你回来了,又怎么能出得去?如果首次帮忙并不奏效,你怎么能停得下来?”美国记者查克·托德如是说。
  进退维谷,用来描述奥巴马如今的窘境,恐怕再合适不过。
 
曙光在何方?
  
  就在美国被伊拉克的局势搞得焦头烂额之时,8月9日,Twitter上流传出了ISIS分子在美国白宫旁,挥舞其旗帜“黑旗”的一段视频。
  “我们在你们的国土上,在你们的城市里,在你们的大街上,我们无孔不入只为攻击你。”一个伊斯兰极端分子转发视频之时这样留言。
  这是多么令人毛骨悚然?ISIS的煽动性可见一斑,而已经将触角伸向全世界的它随时有可能在地球的任何一个角落发动袭击。
  就连曾经是ISIS“老大哥”的基地组织也在日前发布声明,宣布ISIS与其已无瓜葛。
  或许,拉登们也被ISIS的疯狂吓怕了。当然,这只是一句玩笑,真正可怕的是ISIS无法抑制的野心,这让全球都笼罩在一片恐怖的氛围之中。
  但这并不代表事态就毫无转机,在美国宣布对伊作战将持续几个月之后,出于对基督徒等当地少数族裔的人权以及本土的安全考虑,英法德澳等国也在筹划或者正在加大对于伊拉克的援助,并考虑给库尔德人武装提供武器。而海湾各国对于ISIS也愈加重视。
  目前,美军空袭已经初见成效,一度困守的库尔德武装也在逐步进入反攻阶段,北部局势正在一步步好转。
  阿巴迪的新内阁成功组建之后,也势必会给伊国内政坛带来新气象。
  但从当前局势来看,两股势力之间的拉锯还将持续很久,ISIS坐拥大量财富,装备精良,战斗力极强,单凭伊拉克政府军,恐怕胜利难度略大。
  至于西方世界的进一步武力介入,我们目前还无从得知,但随着事态变化,这种可能性大概也在逐步增加。
  战火连天、灾民遍地的伊拉克的曙光在何方?至少现在,我们谁也无法回答。
 
精彩图文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