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环球 > 正文

ISIS里的年轻人:黑旗下的门徒

日期:2014-09-04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数:0
阅读提示:ISIS的年轻人们,就如同多年前那群狂热的日本军部少壮派军官,让整个世界的上空都笼罩着一层阴云。

 

撰稿|朱宇伦
 
       “美国政府的轰炸直接判处了我的死刑”、“我希望我的家人、朋友以及爱我的人,站起来反对杀死我的真正凶手——美国政府。”
  在被伊斯兰极端组织ISIS斩首之前,不知是出于胁迫,还是出于对自己即将逝去的生命的绝望,身穿橙色囚服的美国战地记者,40岁的詹姆斯·福莱说出了上面这番话。
  而在说出了这番话之后,福莱被一名身穿黑色作战服的蒙面男子残忍割喉,一个曾经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消失在叙利亚的茫茫荒漠之中。
  
面具之下的各种国籍
  
  这些都是来自所谓“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ISIS)”在8月20日公布的一段名为“给美国的信”的血腥视频之中。
  被害人詹姆斯·福莱,美国战地记者,现年40岁。曾就职于美国《环球邮报》、《星条旗报》、法新社等,长期工作在世界各地冲突第一线。
  其实早在2011年,在利比亚工作期间,他就曾被当地武装人员逮捕,幸运的是,六周之后,他被释放。仅仅一年多之后,他在叙土边境再次被强行带走,而这次,他没有那么幸运。
  在4分钟的视频最后,另外一名美国记者,曾为《时代》撰稿的史蒂文·索特鲁夫,也身穿囚服被恐怖分子押解着,而他,很有可能就是ISIS下一个处决的目标。近年来在叙利亚失踪的另外20余名记者的性命,显然也已经岌岌可危。
  事实上,对于从今年年初起就在伊拉克和叙利亚肆虐的ISIS来说,单纯的处决人质,对于他们来说,几乎可以称得上是家常便饭。
  恐怖袭击、种族屠杀、奴役妇女儿童……这些可以称得上丧心病狂的行为,ISIS早已经不知道做过了多少回。本就满目疮痍的伊拉克因为ISIS的存在,如今更是灾民遍地、战乱连天。人道主义,似乎从来不曾出现在恐怖分子的词典之中。
  但是,真正让我们感到更加恐惧的,是隐藏在黑色面罩之后的那一张张年轻的面孔。
  在福莱被残忍杀害之时,那个戴着黑色面罩的年轻男子,用带着浓重英国口音的英文,宣布这是对于美国人空袭的回应。
  而事后,8月24日,据多家英国媒体报道,英国情报部门经过调查,认为这名斩首福莱的“刽子手”,很可能就是来自西伦敦、23岁的阿卜杜勒-马吉德·阿卜杜勒·巴里。巴里之前是说唱歌手,去年前往叙利亚。今年8月初,他通过推特发布了一张手提头颅的照片,照片中的他穿着军事伪装服,头戴黑色面罩。这样的装扮,着实让人不得不相信他与伊斯兰极端组织的联系之密切,怀疑他与此次事件的关系。
  同时被英国情报部门锁定的还有另外两名英国人,其中一人叫做阿布·侯赛因·布里塔尼,20岁,来自伯明翰,2012年因窃取前首相布莱尔的信息而被捕入狱, 被释放后前往叙利亚。据消息称,他是一名黑客,帮助极端组织攻击英国银行。另一个嫌疑人则为阿布·阿卜杜拉·布里塔尼,他经常利用社交网络上传自己的照片,藉此吸引西方国家中信奉伊斯兰教的少女,吸引她们加入极端组织。
  据悉,英国皇家空军的特种部队(SAS)已经派出相关人员进入叙利亚对巴里等嫌疑人进行搜捕,并帮助当地政府抵抗ISIS。
  撇开搜捕的结局不谈,巴里等人的身份与国籍,才是真正令我们感到震惊的。
  几个来自英国的年轻人,缘何会与血腥暴力的恐怖组织ISIS扯上关系,成为所谓“伊斯兰圣战者”死心塌地的马前之卒,并犯下如此罪行?
  而这,仅仅是ISIS在全球范围内肆无忌惮地扩张的一个缩影。
  日前,英国驻美国大使韦斯特马科特在接受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的采访时表示,据英国情报部门估计,约有500名英国人加入了ISIS,这意味着他们几乎可以不受任何阻碍地回到英国或飞往美国,对英美来说是个巨大的潜在威胁。
  这样的情形,不只是在存在于英国、美国,在德国,在澳大利亚,在沙特阿拉伯……在这样那样的国度里,不断地有当地民众成为所谓的“伊斯兰圣战者”,ISIS如同附骨之蛆,一步步地渗透与扩张。  
 
肆意飘扬的“黑旗”
  
  在ISIS肆意扩张的过程之中,如今已经在全球普及的互联网无疑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在世界的某一个角落,伊斯兰极端分子通过通向全世界的发达网络,发布极具煽动性的言论、图片与视频,然后,在世界的另外一个角落,就会有不明所以的年轻人被蛊惑、被煽动、被洗脑,千里迢迢,赶来中东的荒漠,成为ISIS的一分子。
  讽刺的是,在这样潜移默化的渗透之中,美国人掀起的社交软件狂潮,成了ISIS的最佳帮手——风靡全球的Twitter和Facebook,成为ISIS宣传极端思想的“重灾区”,任何具有一定个人魅力的狂热好战分子,都能通过这些平台获得一批追随者。
  虽然Twitter方面已经加大了对于ISIS可疑账户的查封力度,但新开通的ISIS的账号还是不断地出现。此外,ISIS还会通过诸如在线文本编辑平台JustPaste这些工具来总结自己的战斗情况、通过在线音频分享平台SoundCloud公布音频报告,并通过Instagram和WhatsApp这些社交应用来发布图片和视频内容。
  总之,ISIS在利用一切可能的媒体和网络资源,向全世界的人布道——“有比你自己更为重要的事业正在发生,你必须参与其中”。斩首美国记者福莱的视频,也不例外地成为了ISIS煽动人心的手段之一。
  其实只要略微注意一下之前被英国情报部门锁定的三个“斩首”嫌疑人,就会发现这三个名字是典型的带有穆斯林色彩的名字,所以我们不难发现,ISIS会优先针对那些拥有阿拉伯血统或是信仰伊斯兰教的穆斯林们下手,一步一步让他们变得激进,变得好战,最终沦为ISIS的爪牙。
  而与中东相似,拥有众多穆斯林的东南亚国家,首当其冲,成为了ISIS渗透与扩张的重要目标。
  8月9日,新加坡副总理张志贤在新加坡国会回答议员提问时说,“少许”新加坡人已经前往叙利亚参加内战,其中一名加入新加坡籍的男子甚至携妻子和3个2至11岁的孩子赴叙;一名新加坡籍女子也偕同外籍丈夫和两个青少年年龄段的孩子赴叙,以多种形式参加叙内战——“或者加入恐怖组织,或者向他们提供支持和援助”。
  所幸的是,当局已经成功拦截多名试图前往叙利亚或其他冲突地区的新加坡人,但是究竟有多少新加坡人没被拦截下来,我们却已经不得而知。
  新加坡多年以来在防范恐怖主义方面所做的工作还算到位,效果也还算不错,而在东南亚最大的伊斯兰教国家印度尼西亚,情况就不那么乐观了。
  在印尼,激进的恐怖分子们已经不局限于利用网络来宣传他们的思想了。在印度尼西亚爪哇省塞姆普岛的清真寺门口,最新一期《Al Mustaqbal》杂志被免费派发给穆斯林。这本马来语杂志制作考究,铜版纸印刷的封面上,一名极端组织ISIS士兵正挥舞着该组织标志性的黑白旗帜。
  杂志官网称,这本刊物以介绍ISIS的“历史、发展、信仰和方法论”为宗旨。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刊物不吝使用视觉刺激。翻开杂志,映入眼帘的是ISIS士兵战斗、处决俘虏的“特写”,以及成排的儿童尸体的“剪影”。
  以这样明目张胆而又不计成本的方式宣传极端思想,除了因为目前富得流油的ISIS早已无所顾忌以外,恐怕也与印尼的国内环境有关。印尼国内90%的民众都是穆斯林,伊斯兰教义是建立国民身份认同的重要部分。ISIS高举宗教主义大旗,让政府打压时底气不足。印尼媒体分析,贬低和打压ISIS可能让政府失去民心,一些选民甚至可能认为政府反伊斯兰。
  如何合理有效地反击ISIS的渗透,又不会伤害国内民众的情绪,这成了印尼政府最大的苦恼。这或许不仅仅是印尼的苦恼,对于每一个以伊斯兰教为国内主要宗教的国家,如何防范ISIS,都成为了极为重要的议题。
  对于非穆斯林国家,尤其是西方世界来说,抵抗ISIS的入侵,也成为了不可掉以轻心的重大事项。
  英国国王学院的一项研究表明,前往叙利亚参战的“外援”至少来自14个欧洲国家。其中英国、法国和德国参与的绝对人数最多,每个国家都有数百人参战,此外还有不少挪威、丹麦、比利时、奥地利等国公民,“如果按照占本国人口的比例来算,这些小国输出的‘外援’比例反而更高。”挪威政治学家托马斯说。
  在这样一场全世界伊斯兰极端分子的聚集浪潮之中,“自我激进化”这样一个名词进入了我们的视野。
  所谓“自我激进化”,这个名词在十多年前就已诞生——原本宗教态度相对温和的人,受到一系列网络宣传的影响,变得激进,进而去到中东,参加“圣战”。更可怕的是,这些自我激进化的人,在回国之后,会号召更多人参与到宗教教派与意识形态的斗争之中,成为新的恐怖分子,引发雪崩一样的链式反应。
  而就那些深谙恐怖袭击技术的外国武装人员本身来说,一旦离开叙利亚,他们可能在原籍国或其他国家及地区从事恐怖活动或为恐怖组织提供支援。这种情况已经在法国和英国出现。
  “我们担心那些去伊拉克和叙利亚的人,更担心从那里回来的人。”印尼反恐部队官员哈利·帕瓦图如是说。
 
ISIS,庞大的野心
  
  在“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的“外籍军团”愈发引人关注的同时,外籍军团的年轻化趋势,也成为了一个我们不得关注的点。
  在此前ISIS发布的一段视频中,不过20岁出头的德国年轻人乌萨马号召更多人加入ISIS。而《每日邮报》此前甚至报道过一对16岁的孪生姐妹,连夜从家中逃走,经由土耳其转机奔赴叙利亚的消息。
  法国内政部长曼努埃尔早在今年1月份就曾表示,仅在叙利亚活跃的圣战者之中,18岁左右的法国公民就有数十人。而这些年轻人大部分是通过互联网被招募进去的。
  这一现象的产生,一方面是由于年轻人接触网络很多,但辨识能力较差,另一方面,却也凸显出ISIS的庞大野心——从青年人下手,然后一步步蚕食各个国家的未来基石。
  这又是多么险恶的用心?
  试想,如果一个国家的年轻人从小就接触到恐怖主义的“熏陶”与引诱,缺乏完善认知能力和丰富人生阅历的他们,极易成为恐怖分子手中的棋子,任其摆布。而当一个国家,充斥这样的年轻人之后,国家的未来,显然就变得扑朔迷离,随时都有陷入动乱乃至被倾覆的可能性。
  那些年轻人们,以为加入ISIS就能实现在中东建立统一的伊斯兰国的梦想,殊不知,这样一个视生命如草芥的组织,带来的只有混乱。
  而如果说ISIS在全球不断渗透的目的,真的只是为了建立一个泛伊斯兰主义的国度的话,这样的理由未免太过冠冕堂皇。
  事实上,吸收越多的人加入ISIS,那么ISIS所能获得的人力与财富也就越来越多,获取更多的利益或者说好处,恐怕才是ISIS的最终目的。
  而通过斩杀美国记者来威胁美国放弃轰炸,应该也是ISIS的目的之一。
  伴随着势力的不断坐大,ISIS的胃口也是越来越大,他们已经不仅仅满足于招募伊斯兰圣战的“战士”——巴格达迪甚至公开发表讲话招募医生、工程师之类的技术人员,参与到所谓伊斯兰国的“建设”之中。西班牙“Olive Press”网站说,一份ISIS在网上发表的五年计划显示,该组织计划攻占的地区包括数百年前曾皈依伊斯兰教的安达卢西亚,ISIS还声称“西班牙是我们祖先的土地”。而在一份ISIS公布的地图中,所谓的ISIS的“未来国土”从北非的摩洛哥一直延伸到中国的新疆,俨然一个横跨欧亚非三大洲的超级大帝国的图景。
  这样一种可以称之为狂妄的自信,不知会在世界各国心中,留下怎样的印记。
  
一张机票的距离
  
  或许迟早有一天,ISIS会被自己点燃的烈焰炙烤殆尽,但是,我们不得不承认,现在的我们,面临着恐怖袭击可能就来自身边的危险。
  ISIS的极端分子,不只一次地在社交软件上晒出在白宫、在芝加哥旧共和国大厦、在林肯纪念堂、在华盛顿纪念碑……在美国各式各样的标志性建筑附近挥舞黑旗的照片,借此告诉美国人我们就在你身边,我们无处不在并且随时可以发动袭击。
  但这并不代表世界各国就无能为力。法新社8月30日称,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29日呼吁全球各国联手打击“伊斯兰国”极端分子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北部的“种族灭绝计划”。而在北约峰会即将于一周后在威尔士举行之际,克里在《纽约时报》上发表一篇专栏文章,提议“在美国的领导下作出联合应对,并建立最广泛的国家联盟”。克里说,他和国防部长查克·哈格尔将在北约峰会间隙“会见来自我们欧洲盟友的部长们,目的是争取最广泛的支持”。
  军事打击和政治结盟,双管齐下,美国看起来还没有因为ISIS公然叫嚣着要“血洗美国”而自乱阵脚。
  世界各国也都采取了不同的应对措施,欧洲各国目前都已经加强了对于恐怖主义的防范,以法国为例,眼下法国当局正积极寻求实施更为严格的反恐措施,包括禁止嫌疑人离境前往伊拉克、叙利亚等地参加“战斗”、要求互联网运营商屏蔽极端组织宣传资料等。
  曾经左右为难的印尼政府,如今下了狠心,全面封杀ISIS。印尼政府官员向新加坡《海峡时报》透露,政府会屏蔽支持ISIS的网站,禁止鼓吹ISIS的言论在社交网络传播,并监督前往中东战区的印尼公民,防止他们加入ISIS。加入ISIS的印尼公民还将面临失去印尼国籍的局面。
  ISIS 对于中国新疆的觊觎,也引起了中方的关切,有媒体指出,当前的局面可能会促进中美的联合反恐。
  但是,事实仍旧不容乐观,ISIS简直可以称得上是无孔不入。在伊拉克,一个团结的伊拉克政府还未能完全建立起来,无法抵抗ISIS的肆虐,奥巴马目前也只是正在为自己错误的中东战略埋单。
  “他们距美国本土只有一张机票的距离”,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罗杰斯这样告诉CNN。
  而对其他国家来说,情况又何尝不是一样。
  ISIS的年轻人们,就如同多年前那群狂热的日本军部少壮派军官,让整个世界的上空都笼罩着一层阴云。而我们务必要做的,是让天空放晴。
 
精彩图文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