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环球 > 正文

11架商用客机不翼而飞的秘密

日期:2014-09-10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数:0
阅读提示:美国政府“打完就跑”、“只打不建”的一贯举动造成了中东北非现今的恐怖乱象,美国总统留下的反恐遗产,除了一些恐怖分子的肉体,还有那未能连根拔起的恐怖主义野草。山姆大叔的利己反恐战略看来要为恐怖主义毒瘤的扩散埋单了。

 

撰稿|韩洁颖
 
       又要到9月11日了,而且恰是“9·11”恐怖袭击事件13周年。
  13,这个在西方文化中本就是不太吉利的数字,而英国媒体近日抖出的一则猛料,更让以美国为首的一众国家“细思极恐”。
  9月3日,英国《每日邮报》报道,近两周内,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国际机场的11架商用客机不翼而飞。有情报显示,这些飞机极有可能被极端的伊斯兰分子偷走,进而转手给与“基地”组织有关的武装组织“蒙面旅”,目的是在北非发动一场“9·11”自杀式恐怖袭击。
  如此看来,面对越来越多的国家被拉进恐怖主义漩涡的惨状,美国这场全球反恐战已经失败了13年之久。
 
11架飞机引发恐慌
  
  对于非洲的利比亚人民而言,9月11日只是战火纷飞的普通一天。近来国内局势持续恶化,本月初,利比亚临时政府宣布失去了首都的黎波里的实际控制权,80%的地区被支持宗教势力的民兵武装“利比亚黎明(Dawn of Libya)”所占领。路透社分析称,利比亚全部政府部门以及石油公司、中央银行全部位于此,这意味着利比亚无政府的混乱状态还将无止尽地继续。
  丢失客机的的黎波里国际机场也位列失守名单中。早前,反政府武装分子还在自己的社交网站上上传了庆功照片。从照片上看,武装分子攀爬到商用飞机的机翼上向拍照者微笑招手。随后,就传出了客机失踪的消息,引发了多方恐慌。
  其实早在8月6日,阿尔及利亚的《黎明报》就披露了此消息,随后被英国《简氏防务周刊》予以否认,美国白宫发言人也出面否认了这一说法。但美国华盛顿“自由灯塔”网站9月2日的报道中引述了美国情报机构知情人士的话说,美国政府内部近来盛传有关11架飞机被盗的消息,“我们发现这些飞机的失踪与9月11日有关,我们怀疑极端分子窃取这些飞机是用来发动纪念‘9·11’事件的恐怖袭击”。
  摩洛哥军事专家阿布德拉哈米·麦考伊对卡塔尔半岛电视台表示,可靠情报表示这些飞机被伊斯兰极端组织“蒙面旅”接管。麦考伊说,“蒙面旅”正密谋9月11日用飞机对北非国家发动袭击。
  “蒙面旅”原为“基地”北非分支伊斯兰马格里布基地组织的一部分。2012年12月,因内部领导人矛盾激化,“独眼”穆赫塔尔另立山头创立“蒙面旅”,扬言要与西方利益进行决斗,并计划超越北非地区,建立泛撒哈拉组织。
  除了参与走私和多起人质绑架事件,这一组织还制造过两起惊天大案。一起是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的政治污点——美国驻班加西领馆遇袭事件。2012年9月11日,伊斯兰武装分子趁乱对美国驻班加西领事馆发动恐怖袭击,造成4人死亡,其中包括美国大使史蒂文斯,这是33年来美国驻外大使首次死于武装袭击。有消息显示,“蒙面旅”是此次事件的主谋。
  另一起是2013年1月,其下属组织袭击了位于阿尔及利亚的一处天然气设施,恐怖活动造成了至少38名平民死亡,包括3名美国人。当年5月,“蒙面旅”还与其他组织合作制造了尼日尔境内两起自杀式爆炸事件,至少20人因此丧命。
  前科累累的极端恐怖组织加上“9·11”这一敏感节点,即使消息的真伪有待核实,两者结合可能产生的威胁却是现实存在的。
  美国智库美国企业研究所反恐专家、美国前国防部官员鲁宾担忧,落入恐怖分子手中的商用客机会成为难以对付的武器,“若拥有客机,谁还需要弹道导弹?客机即便空载,满载燃料即具有摧毁力”。
  美国反恐专家分析,如果这些客机真被恐怖分子接管,最有可能使用两种方式发动袭击。一是效仿当年骇人听闻的“9·11”事件,利用飞机直接撞击主要目标,另一种可能是带有民航标志的飞机运载全副武装的恐怖分子进入对民航客机开放的地方。
  航空学家普遍认为,一旦发生恐袭,临近利比亚的北非国家首当其冲。随着奥巴马政府“本土反恐”的战略调整,美国本土固若金汤,这些飞机很难穿透其部署的防空系统和安全体系。《实用航空安全:预测和预防未来的威胁》一书作者、美国丹佛大都会州立大学教授杰弗里·普莱斯表示,利比亚周边国家,包括欧洲在内,都没有类似的防范系统和能力,因此遭到袭击的风险很可能更大。
  据统计,每架飞机会造成1000名平民的伤亡。为了免于恐袭,多个北非国家已经拉响恐袭警报,突尼斯禁止从利比亚的黎波里、苏尔特和米苏拉塔起飞的航班进入本国。埃及政府也禁止飞机往返利比亚。埃及、突尼斯、阿尔及利亚和摩洛哥4国军队进入了高度戒备状态。
  美国福克斯新闻网透露,中情局正在追踪这些飞机的确切方位。
 
北非:卡扎菲预言成真
  
  2013年,美国的《时代》周刊曾发表文章对“阿拉伯之春”后可能形成的恐怖主义新阵线表示了担忧。“可以肯定的是,我们没能打垮‘基地’组织。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反恐战争花费了国家3万亿美元。而这只是迫使他们从巴基斯坦挪到也门,从也门挪到利比亚、马里和阿尔及利亚。”
  英国一份军事研究报告称,全球恐怖主义趋势表明“基地”组织正在非洲重组、壮大。该报告认为,随着利比亚、埃及等北非国家原有个人强权政治的相继垮台,“基地”组织重心已从伊拉克和阿富汗转移到北非。
  “北部非洲似乎正成为全球反恐战争的下一个前线,也可能成为令西方国家领导人沉沦的‘沙漠泥潭’。”
  早在7年前,北非地区原有的极端主义分子就向其他同盟抛出“橄榄枝”,试图通过结盟的形式寻求地区破坏力和影响力的提升。在卡扎菲政权倒台后,这些组织的力量得到了前所未有的补给,尤其是武器装备。先有美国驻班加西领事馆遇袭事件,阿尔及利亚人质危机,后有马里极端武装分子大骚乱,一波波袭来的恐怖主义浪潮让西方国家头疼不已。不仅如此,从阿富汗到利比亚,一条绵延中东北非的“恐怖动荡弧”已经铺开。
  德国《新莱茵日报》称,北非之所以演变成恐怖主义的温床,原因在于该地区原有的强人铁腕统治被推翻,各种极端宗教思想和组织被国际恐怖组织“收编”,聚沙成塔是蔓延中的重要一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推翻了北非“独裁者们”,却甩手留下了一个个仅靠教派维系的宗教国家,满目疮痍后的一些地方维持权力真空的状态,由此成为了全球反恐链条上的薄弱环节。“圣战者”趁虚而入,“基地”组织及其盟友的活动路线图向北非转移:北非分支抢夺利比亚武器囤积军火,不仅与“利比亚伊斯兰战斗团”重建组织联系,并且还向萨赫勒地区全面拓展。马里北方部落公然策乱的背后有着“基地”组织的影子。“伊斯兰马格里布基地组织(AQIM)”、“博科圣地”等纷纷在这里形成新的恐怖主义组织联盟。
  2011年2月,卡扎菲警告北约说,西方将品尝“阿拉伯之春”的苦果,现在这一预言最终成为了现实。
 
 
美国全球反恐进入寒冬
  
  2001年10月7日,作为对“9·11”事件的报复,以美国为首的联军在阿富汗发动了铲除“基地”组织和塔利班的战争,也意味着全球反恐战争的开始。一打便是13年直至更久,恐怕超过了所有人的预料,原本以为这一旷日持久的斗争在击毙本·拉登后将迎来春天,但结果却是美国反恐寒冬的开始。
  对比13年前,全球反恐的形势只是越来越糟糕。一个本·拉登被击毙了,但是中东和北非地区无数个本·拉登又站了起来。翻开世界地图,你会发现恐怖组织在每一个社会失序的国家攻城略地。从当初的阿富汗、伊拉克,到现在的利比亚和叙利亚,甚至更远一些的地方,恐怖主义的火苗越烧越旺,且已经连成一片。
  看看现在的沙漠王国利比亚,已一定程度上成为了恐怖主义组织的聚集地。东部邻国埃及也深受恐怖主义困扰,西奈半岛北部成为了恐怖主义“天堂”,成千上万的叙利亚极端分子进入其中,局面几近失控。中东的恐怖主义威胁更是迫在眉睫,今年1月,“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ISIS)重新杀回伊拉克。6月10日和11日,“势如破竹”的恐怖分子接连攻占了北部重镇摩苏尔和萨达姆老家提克里特市,面对不战而逃的伊政府军,恐怖分子直指首都巴格达,大有席卷伊拉克、叙利亚和黎巴嫩之势。叙利亚反对派武装也出现了“基地”组织身影,“支持阵线”成为地区恐怖势力的领头羊,一旦情况失控,其境内的化学武器有可能落入恐怖分子手中。
  美国发起的全球反恐战争没能给这些地区带来承诺的民主与和平,反而使得这些国家陷入“越反越恐”的死循环。面对奥巴马政府的迟疑与软弱,伊拉克媒体高呼:“美国人留给我们反恐战争的‘烂尾楼’,他们理应回来收拾残局。”
  中东北非地区大肆蔓延的恐怖主义危机是教派争斗、政府腐败等一系列因素的产物。然而,追根溯源是美国为了实现自身地缘政治目的,将谋求美国利益扩展的过程全部植入到“反恐”名下。山姆大叔的利己反恐战略需要为恐怖主义毒瘤的扩散埋单。
  为铲除异己,美国政府不惜持续教唆挑拨当地的民族和宗教矛盾。推翻伊拉克萨达姆政权时,美国教唆什叶派和库尔德人反对当权的逊尼派,为打倒卡扎菲,美国利用了利比亚中西部的部落矛盾,为推翻阿萨德政府,美国就挑动逊尼派反对什叶派……
  与此同时,暗中资助一些带有恐怖主义色彩的反政府武装也成为了美国政府成本最小化的选择项。早前有学家指出,美国历史上有过多次资助反政府武装的举动,其中包括了资金援助、人员培训和武器装备输送。1981年,为了遏制苏联在阿富汗的势力扩张,美国向由极端分子组成“阿富汗圣战者伊斯兰联盟”输送军火,并为他们训练游击人员,只是最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基地”组织曾经的大佬本·拉登就接受过美国大量的赞助和训练。“发出去的枪最后都打了自己人”。
  表面上来看,埃及的纳赛尔折戟沉沙,萨达姆政权在2003年后摧枯拉朽,卡扎菲也在“奥萨得黎明”中倒台。但实质上,以暴易暴的后果是落后体系被打破但新的平衡体系无法形成,美国政府“打完就跑”、“只打不建”的一贯举动造成了中东北非现今的恐怖乱象,美国总统留下的反恐遗产,除了一些恐怖分子的肉体,还有那未能连根拔起的恐怖主义野草。
  当初小布什描绘的“大中东民主”的美好蓝图打开了中东激烈变革的潘多拉之盒,但十多年过去了,包括伊拉克在内的整个中东地区依旧战战兢兢地活在恐怖主义威胁的阴影下。2011年,当奥巴马匆匆命令美军撤出伊拉克时,该国的安全形势和经济情况远落后于2003年前,国家境内的教派冲突从未停歇,每天至少有20多个平民死于恐怖袭击。
  北非地区也难逃厄运。卡扎菲政权被西方国家消灭之后,随即留下了一个各派相互龃龉的利比亚。临时政府的管制无能,政府军的效率低下,奥巴马的反恐收缩思路,使得清剿地区恐怖主义的军事力量削弱。现在,这个地区正经历新的危机。
  “埃及塞西将军、叙利亚总统阿萨德、伊拉克总统马利基、伊朗总统鲁哈尼、黎巴嫩总统苏莱曼,人人都说自己在跟恐怖分子做战斗。”恐怖主义成为了全球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
  如果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只是对于美国,反恐战争胜利的春天仍遥遥无期。
 

 

精彩图文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