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环球 > 正文

美国“糖爹”PK中国“干爹”

日期:2014-10-08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数:0
阅读提示:“干爹”一词已经变了味儿,尤其在郭美美吸引公众视线之后。
撰稿|一 祎
 
 
      在过去,“拜干亲” 就是认义父母,是民间最平常不过的习俗。时过境迁,“干爹”之意义得以衍生。“干女儿”以青春作本,换得忘年恋情。现时“干爹”要慷慨、要有钱,给名牌、给现金、给跑车、给职位,甚至豪宅……在“包养”与“被包养”关系中,性爱是必然。
  相比之下,美国“干爹”似乎没有中国“干爹”听起来那样刺耳。
  在美国,老男人找小女人的社会现象同样司空见惯。不同于“义父”(god father),美国也有类似“干爹”的“糖爹”(sugar daddy)一说,跟其对应的是“糖宝宝” (sugar baby)。 “糖爹”和“糖宝”构成的是“糖恋”(sugar dating)关系。
 
何为“糖恋”?
 
  在美国名声大噪的“甜心有约”交友网SeekingArrangement是北美最大的“糖爹”约会网。网站一度被指为“找包养”网站。其创始人、美国籍新加坡华人布兰登·韦德(Brandon Wade)称:“网站的真实概念与包养有很大差别,因为性爱不是构建甜心约会的必要条件。”
  布兰登·韦德认为,美国流行的 “糖恋”不同于“包养”。“糖恋”可以是单纯的陪伴取乐,“老的”愿意花钱,找“小的”陪伴,“小的”把老的当朋友,不让“老的”感到孤独。
  网站内的会员通常分两种角色,即“糖爹”与“糖宝贝”。男性通常注册为慷慨绅士,会员称为 “甜心大哥”,女性作为魅力可爱的“甜心宝贝”,双方构成“条件式”关系。男性通常要懂得付出和关怀,比如为“糖宝”交学费,买礼物等等,以慷慨大方的绅士风度夺得女性好感。女性则要魅力可爱,有自信。男女之间可以构成朋友关系,约会伴侣,更可发展成为真正的男女朋友,甚至走向婚姻殿堂。
  韦德表示,近年网站上的糖爹年龄趋于年轻化,对站内“甜心大哥”的分析显示,他们的平均年龄仅有39岁,平均年收入27万美元,站内“糖宝”平均每月可获得来自“糖爹”价值5100美元的津贴和礼物,她们的平均年龄为22岁。
  他最初对网站的投资,只是用于购买服务器和数据中心,以维持网站的运作。没想到在推出网站两周后,网站就开始获得盈利,直至今天,“甜心有约”年盈利过亿。
  韦德称网站之所以成功,关键在于“甜心有约”为“糖爹”构造了男女1:8的优势,即平均8个女人追1个男人。而在传统交友网,男的如果没有出众的样貌,很难被女生发现或注意到。“传统的交友网站对很多男士不公。审美上的偏见,若男士相貌平平,很难吸引女孩注意,我过去在普通交友网上发给女生的信息经常石沉大海,杳无音讯。而在甜心有约,即使没有过人的样貌,你同样有机会让意中人看到你稳重、优秀、富有内涵的一面。”
  目前,网站已将“洋干爹”的概念正式带来亚洲,在推出中文版后,收获至少数万华人注册。该网目前在全世界拥有365万会员,其中约三分之一是在校大学生。很多学生通过简单的见面约会赚得“糖爹”照顾,交学费,交房租,给现金…… 
  “我们认为无论亚洲还是美国,或是世界任何其他地方,女人选择男人,都同时看重对方的物质资料情况。即使在原始社会,女性也通常更青睐能打到更多猎物的男性作为自己的配偶,这是人类与动物与生俱来的辨识力。从这点上讲,无论东西方,人类在物质观念上的认识与追求是共通的。”
  韦德的观点得到不少同道中人的认可。这不,今年6月,一名37岁的“职业糖宝”与其“糖爹”在纽约开设了“糖爹大学”,号称其课程能帮助女性成为理想“糖宝”,以顺利钓到金龟婿,并帮助不幸福的已婚人士再觅新伴侣。
  据报道,“糖宝”阿邦尼亚与其“糖爹”艾伦·施奈德(Alan Schneider)在课堂上教授其学员成为完美“糖宝”或“糖爹”的五大要素,包括性感、理解、慷慨、魅力以及互惠等。他们甚至邀请整容医生、爱情专家和金融顾问授课,教授女性如何看起来更美,以及如何令“糖爹”在她们的外貌方面投资。
  看来,“糖恋”还真是一门有利可图的大生意啊。
 
屌丝的另类逆袭
     
  对于现年44岁的网站创始人韦德而言,“甜心有约”则是这位麻省理工书呆子的交友大反攻。“我在新加坡读完了高中,一直都是个书呆子,也没早恋过。妈妈教导我不要分心,不要急,要好好学习,等有了高学历、好工作、高收入,自然会有好女孩送上门。”
  然而现实让韦德极为失望,“我确实是这么做的,我更加刻苦读书,考入美国麻省理工学院(MIT),拿到理科学士、商科硕士学位,而且有了一份高薪工作。但我依旧没有女孩缘,也不懂如何去追求。”
  终于在2006年,工科男韦德心中的怒火爆发了,他把自己关在卧室里整整一个月,完成了“甜心有约”网站的建设。自己也成为“甜心有约”的第一个用户。
  网站推出的条件式交友概念新颖,却一直饱受公众非议。因为各取所需的糖爹、糖宝关系,改变了传统的两性价值观。年轻女性为偿还学费、房租或满足消费愿望,希望找到值得依赖的人,过上更好的生活而可能不得不用性去换取。韦德则宣称,在甜心有约,美女碰上有爱的金主而改变命运的例子比比皆是。美国前五位富豪大亨里,就有一个是“甜心有约”钻石会员,男性用户中来自世界五百强企业的会员、贵族、企业家、大亨数不胜数。
  “糖宝”们在Seeking Arrangement上建立个人档案是免费的,而“糖爹”则需要每月交纳50美元。每年支付2400美元就可以成为钻石俱乐部成员。对于愿意全额付款的“糖爹”,在网站核实了他的身份、年收入以及净资产后,会保证他的档案会不断出现在搜索结果的顶部,以保证吸引最多的注意力。
  韦德识别学生用户的方法,是查看其激活账号时填写的E-mail后缀是否带有edu字样(教育机构网站域名结尾通常为edu)。对于注册信箱中带有edu后缀的学生用户,韦德通过免费从基本用户自动升级到高级用户的方式鼓励他们,这样她们就可以享受无限制发送免费消息的权利,并允许她们独占网站上的核心VIP“糖爹”资源。同时,网站也将学生资料免费集合起来,证明她们是“大学生甜心宝贝”。
  韦德认为,他的公司提供的是一种独特的服务,为“经济状况不佳很难负担大学费用的女孩”提供机会。一些人则将他的事业称之为赤裸裸的数字妓院,他对此非常恼火。他认为自己网站的目的在于促进“互利合作关系”。而一些“糖宝”也辩称自己的行为不是卖淫,“只是想尽量安全地摆脱这种状况,还清所有债务,好继续未来的生活”。
  在接受《新民周刊》记者采访时,韦德一再强调,“糖恋”可以是朋友关系,约会关系,也可以发展为男女朋友关系。两人见面的前提当中,性爱不是必须的。至于大众对其网站变相提供高级性交易的指摘,韦德也进行了一番辩护——
    “糖恋”与性交易的区别在于:两人的发展以感情为基调,性交易是性工作者的一种服务,通常没有情感的融入;选择糖恋是糖宝对生活方式的选择;糖恋通常会让双方感情维系许久,甚至成为男女朋友,结为夫妻的例子也很多;糖宝具备学生或职场背景,而性工作者是以性服务为生存手段;“甜心有约”对糖爹有更高要求定义,糖爹对糖宝有提拔和人生向导的作用, 同时又能给糖宝所不能及的生活体验,两者存在相互关怀,情感寄托的关系。
  事实上,在近一两年美国媒体对“糖宝”的相关报道中,糖恋的关系并非都是那么美妙诱人,一些糖宝自己也坦承,“如果这都不算卖淫,那我真的不知道什么算是卖淫了”。而“糖爹”也没有网站期望的那么高尚,他们寻找糖宝的唯一目的就是猎艳,而且许多是有妇之夫。
 
这算卖淫吗?
 
  围绕“发展糖爹与糖妞关系”进行商业运作的网站,并非只有Seeking Arrangement一家。美国还有不下六家网站都以此类服务打广告。比如,SeekingTuition.com就为大学生提供“来自富有金主的特殊教育。找到那个特别的人,为你提供书本、宿舍、房租还有学费,就在今天!”同时SugarDaddyMeet.com对甜心宝贝是这样定义的:“富有吸引力的年轻女性。美貌、聪慧、一流大学的学生,有抱负的演员或模特。”
  为债务缠身、工作难找以及经济疲软所累,如今美国大学许多在校生和毕业生为了获取文凭或偿还债务都不得不出卖自己。据那些提供此类交易的网站所有者介绍,越来越多的学生正以性交易或“陪护”或二者兼有的方式,在网上寻求富有的资助者,以帮助自己付清账单。
  这算卖淫吗? 
  巴博布莱特是位于拉斯维加斯的内华达大学的一名社会学教授,“这些女大学生并不认为自己是性工作者,但直接卖淫的女性也不那样看自己。”布莱特说道,“划清自己所做的与卖淫的界限,并且提出差别,也许在心理上是有必要的,可事实上两者是模糊的。”
  “在打着糖爹和糖妞协议的旗帜下,大量的卖淫活动会继续进行。”罗纳德·维特尔说道。他是乔治·华盛顿大学的社会学教授,他指出协议网站是合法的,它仅仅只是在合法的范围内为一个糖爹或糖妞做广告。“唯一不合法的方面可能是个人接受某种直接报酬或是物质补偿作为性行为的条件。”
  拉斯维加斯私人律师艾伦·李金斯坦证实:要把一个交换归类为卖淫,必须要有一个完全一致的意见——这个协议是有报偿的,或者是为了钱而进行性交易。任何持续的、不单纯是性的关系,即使也有着性的因素,你并不能把它们归类为卖淫。这样将会涵盖太广。
  维特尔发现女大学生特别容易接受这样的协议,特别是在经济不景气的时期。“我很容易理解就读于精英大学,支付很多学费,大量债务缠身的法学院或者医学院的学生更容易被此类事情吸引,而非那些就读于公立学校,债务很少或者没有债务的学生。
  维特尔发现对于年轻女性的另一个潜在的危险。她们慢慢习惯了赚取大量金钱,随后发现很难摆脱这样的生活。“你赚的钱越多,你就越难放弃这样的生活。”维特尔说:“正如任何一个地方的高端性工作者。”
  除了美国以外,英国的一些研究人员也观察到本国大学生之间性行为的模式,由于学费负担的上升而发生了改变。英国的两位社会科学教授,罗纳德·罗伯茨和提拉·桑德斯认为,学费上涨,债务增加,大众的消费文化和低工资这些因素综合起来成为了诱惑越来越多的学生走向色情行业的原因。他们担心,由于高校学习成本不断提高,还会有越来越多的学生会去从事色情行业的工作。
  罗伯茨询问了伦敦一所大学的315名学生关于他们在色情行业的参与度。这项调查结果表明情势很严峻。将近17%的人表示,他们愿意从事性交易以支付他们的教育费用,而11%的人则表示愿意直接充当陪伴人员。而在10年前,只有3%的人会对这类问题给予肯定回答。今天的受访者当中很有可能有一些他们的同龄人正在服务于色情行业。
  两名柏林洪堡大学的研究人员也对欧洲其他地区的类似调查结果给出了报告。在柏林这个娼妓合法化的城市,他们发现,三个大学生中就有一个会考虑把从事性工作当成给学习提供经济来源的可行办法。在巴黎,有将近30%的学生对这类问题给出了肯定答案。最后,在接受调查的3200名柏林学生中,工作在色情行业的学生里有30%的人承担着与教育相关的债务。
  罗伯茨担心这类配对网站会成为有钱男人侮辱年轻而脆弱的女性的另一种诱导方式。“对债务和衰退的经济形势来说,这真是一场完美的风暴。特别是在这样一种买卖情感和陪同服务已经越来越容易负担得起的经济形势下。”
  
   
 
精彩图文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