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环球 > 正文

美古真能“一笑泯恩仇”?

日期:2015-07-30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数:0
阅读提示:政治互信基础薄弱的两国想要真正释怀本就不易,随着奥巴马任期将至,美国可能重回“共和党时代”;现年84岁的劳尔也表示会在2018年退出历史舞台,古巴进入“后卡斯特罗时代”几乎毫无悬念。看来在这两国“解仇”的道路上,修成正果怕是更加遥遥无期了。
撰稿|韩洁颖
 
 
      交恶50余载后,美国和古巴这对近邻终于正式告别过去,两国关系翻开“感人”一页。
 
升旗!升级!
 
  美国当地时间7月20日0时,美国与古巴重新恢复外交关系,两国在对方的利益代表处升级为大使馆。
  午夜钟声刚过,古巴驻华盛顿利益代表处就在社交网站上更名为“大使馆”。而在古巴首都哈瓦那,美国利益代表处也将脸谱和推特上的名字改为“美国大使馆哈瓦那”,美方驻哈瓦那的副代表康拉德·特里博兴奋地发推表示,刚从美国驻哈瓦那大使馆向美国国务院行动中心打去电话。
  凌晨4点,美国国务院正门大厅内悬挂起古巴国旗,按照字母顺序排在了克罗地亚和捷克中间。
  当天35摄氏度的高温,没能阻挡民众和媒体围观开馆仪式的热情。上午10时30分,华盛顿西北第16街的一座法国风格城堡前重新飘扬起红白蓝三色古巴国旗,标志着古巴驻美国大使馆正式开馆。由古巴外长罗德里格斯率领的约30人代表团与美国负责西半球事务的助理国务卿罗伯塔-雅各布森领衔的美国代表团出席了仪式。
  据《华盛顿邮报》透露,过去几个星期,即将“升级”的古巴驻美利益代表处完成了内部粉刷和装饰,还更换了新旗杆。时隔54年,这栋建于1916年的经典使馆建筑重新焕发出生机,三层楼被出席仪式的500多名嘉宾挤得满满当当,隆重纪念两国关系得以重新确立。
  在院子里升起国旗后,罗德里格斯在使馆厅内发表了讲话,他说,“今天为我们开启完全不同于过去的新的双边关系创造了机会”。
  与古巴使馆相距不远的白宫不仅派国安会高官出席了升旗仪式,还再次向古巴伸出了橄榄枝。白宫发言人欧内斯特说,美国欢迎两国使馆的“历史性重开”,这再次证明美古不必受困于过去,美国期待着与古巴加强反恐、救灾等多领域合作,扩大与古巴人民的接触。
  法新社称,升起古巴旗帜成为了当天美国的一景。但与馆内宾主共欢比起来,使馆栅栏外围观的民众意见复杂不少。巨大的欢呼声掺杂抗议和不满,一浪高过一浪。支持者们高呼“带着爱去古巴”、“美国与古巴—勇者无惧”等口号,或是举着“我爱古巴”、“美国—古巴友谊”等标语庆祝两国复交。抗议者虽势单力薄,但出格的行为亦获得了不少关注。据现场媒体报道,一位抗议人士因试图朝使馆方向泼红漆而被警方抓捕,几名古巴裔美国人在国旗缓缓升起时大喊 :“古巴,Yes!卡斯特罗,No!”
     随后,罗德里格斯到访美国务院,与克里进行了长时间的会谈,这也是半个多世纪以来古巴外长首次访问美国务院。会谈结束后,两人还举行了新闻发布会。
  与古巴驻美大使馆的“高调热闹”截然不同,位于哈瓦那海滨大道的美国驻古巴大使馆走的是“低调沉稳”路线,当天没有举行任何庆祝仪式。使馆负责人在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表示,该处升起星条旗的仪式将等到国务卿克里今年夏季到访时再举行。早前克里宣布将于8月14日访问古巴,并会亲自主持美国驻古巴使馆的升旗仪式。若成行,他将成为1945年以来首位访问古巴的美国务卿。 
  “从法律意义上说,美国大使馆应从20日开始运转。”这名官员说,“没有规定必须在开馆当天升旗,我们希望国务卿能见证这一重要时刻。”
  好在古巴普通百姓的热情没有丝毫消退。7月15日,总统劳尔·卡斯特罗在全国人民政权代表大会常规会议上宣布了两国复交的好消息。这一消息立刻通过社交网站扩散出去,不少古巴年轻人爆出如雷掌声。哈瓦那街头的学生对古巴精神领袖、前总统卡斯特罗及总统劳尔·卡斯特罗大表支持,兴奋高呼:“卡斯特罗万岁!劳尔·卡斯特罗万岁!革命万岁!”而在使馆外,古巴人也早早排起了长队等待办理美国签证,因为他们相信“一场说走就走的美国之行说不定很快就可以实现”。
 
世纪恩仇录
 
  也许只有历史老人才可以衡量这面国旗飘扬的分量。古巴离美国是那么近,两国水路相隔仅90英里,也就是140余公里;但古巴离美国又那么远,半个多世纪的隔绝划分出富饶与贫穷两个鲜明的世界。在过去无数个日日夜夜的惊心动魄里,两国全年无休上演了从“交恶—断交—对抗—试探性接触—再携手”的八点档剧集。
  1959年,古巴前领袖菲德尔·卡斯特罗武装推翻了美国支持的巴蒂斯塔独裁政府。随后,他宣布将美资炼油厂国有化、并将美国银行在古巴的分行和办事处收归国有,美资企业几乎全部撤出古巴境内。
  1961年1月,深陷冷战意识形态争斗中的美国宣布与这个加勒比海岛国邻居断绝关系,并关闭了美国驻古巴大使馆。自那时起,针对古巴的禁运、制裁、孤立甚至是暗杀等各种手段不断,也因此成就了菲德尔·卡斯特罗的吉尼斯世界纪录——世界上被暗杀次数最多的人物。
  随后发生的“猪湾事件”把美国反古行动推向了第一个高峰。同年4月,美国中央情报局策划了举世闻名的猪湾入侵事件,试图推翻卡斯特罗新政府,结果惨遭失败。1962年2月,肯尼迪签署法令,宣布对古巴实施全面贸易、金融和经济封锁。一时孤立无援的古巴转而寻求当时苏联的军事援助。10月,“古巴导弹危机”爆发,美苏核战争甚至到了一触即发的境地,这也一直被外界解读为“冷战期间两大阵营最激烈的一次对抗”。
  之后美国对古巴的封锁政策成为现代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经济制裁行动。1982年美国将古巴列入“支持恐怖主义”国家黑名单,两国关系陷入长期对立状态。1989年,苏联解体,变成“孤儿”的古巴一时风雨飘摇。1992年,时任美国总统的老布什强化了对古巴的经济制裁,美国会甚至先后多次通过法案将对古巴的经济封锁变成了法律。
  1999年,美国纽约直飞哈瓦那的航班开通,这一突破被认为是“美国试探性改变对古巴政策的行动之一”。2006年,执掌古巴多年的卡斯特罗因病交出权力,由他的弟弟劳尔·卡斯特罗接任。当权后的劳尔,曾在不同场合表示愿意与美国进行对话,不断释放和解意愿,但当时在任的小布什却始终态度强硬。
  两国关系的积极性转变发生在奥巴马上任后。2009年,踌躇满志的奥巴马着手推动美古关系正常化,修正对古禁运法、美众议院代表团访古、系列放宽对古限制措施的出台,通邮、海上直航的恢复等动作不断。2013年,奥巴马授权两名亲信与古巴方面举行秘密会谈,同年6月起,美古双方官员先后举行了9次高级别谈判。2014年12月16日,两国领导人进行了历史性“破冰”的电话交流,长达45分钟的电话为两国的复交进程扫清了障碍。17日,古巴以人道释放囚犯为双边关系的正常化拉开序幕,两国领导人共同宣布,将就恢复两国外交关系展开磋商。至此,美古的对峙交锋正式落幕。
  之后的一切变得顺其自然起来。2015年4月,第七届美洲国家首脑会议开幕,奥巴马和劳尔·卡斯特罗亲切握手并举行了正式会晤。2015年5月29日,美国宣布不再“拉黑”古巴,将其从“支持恐怖主义国家”名单中除名,为美古两国恢复外交关系扫除了一个主要障碍。7月1日,奥巴马在白宫发表重要讲话,表示两国已就恢复外交关系达成共识,将于7月20日恢复设立大使馆。再后来便有了开头古巴国旗在华盛顿上空冉冉升起的一幕。
 
修成正果?
 
  7个月、4轮正式谈判、政要人士的公开支持、全球知名媒体的头版力挺、两位领导人“世纪握手”到正式恢复外交关系,美古“破冰之旅”的一帆风顺让人们不禁感叹“幸福来得太快”。 
  可是没有无缘无故的爱,美古的化敌为友是双方利益博弈的产物。几十年的宿怨也不可能顷刻消弭,打着社会制度差异烙印的“小冤家”想要做到往事随风去仍有很多障碍需要克服。
  克里在当天新闻发布会上称,美国希望与古巴成为“好邻居”,华盛顿“欢迎其与古巴人民和政府关系的这一新开端”,但同时告诫说,这一里程碑并非表明会终结仍使两国政府各执一端的诸多分歧,通往两国关系完全恢复之路仍“漫长而复杂”。
  而当罗德里格斯要求迅速终结美国对本国的经济封锁、归还在关塔那摩湾南部用作美军基地和监狱的领土时,这些分歧便立即显露出来。
  7月初,古巴在宣布复交的声明中同时向奥巴马提出邦交正常化的筹码,其中最主要的包括取消对古巴的经济、贸易封锁;归还非法占领的关塔那摩海军基地;就人身和经济损失向古巴人民作出赔偿;停止在佛罗里达半岛电视和电台进行的反古宣传。
  15日的讲话中,劳尔·卡斯特罗不忘向奥巴马“隔空喊话”,称希望奥巴马使用其行政权力,解除对古巴的经济封锁。他称,自1962年以来施行的经济封锁,是两国关系“正常化”的主要绊脚石。
  据统计,截至2013年4月,封锁对古巴造成的直接经贸损失高达1170亿美元。单一薄弱的经济结构使得当地人民生活无比困窘,甚至常常需要抢购油盐酱醋等生活必需品。
  克里说,奥巴马政府希望取消对古巴在1962年实施的经济禁令,并希望能“很快”实现。
  但这对现在的奥巴马来说似乎并不容易。目前美国内仍存在的对古巴实施经济、金融封锁和贸易禁运的法律保守估计有五六个。路透社认为,废止相关的法律本就是奥巴马无法绕过国会单独完成的。随着共和党全面执掌参众两院,奥巴马成为需要看别人“脸色”的总统,想要轻松取消对古巴的全面制裁可能性几乎为零。
  以参议员麦凯恩、格雷厄姆为首的共和党人批评奥巴马计划放宽对古巴限制之举,是妥协,是在给卡斯特罗两兄弟“助势”。美国参议院共和党领袖表示,国会会阻拦总统对古巴的行动,包括否决任何驻古巴大使提名,并将继续对古巴实行高度经济制裁。近期,众议院将就取消1962年肯尼迪总统时期对古巴实施的贸易禁运法案进行表决,大多数共和党议员表达了反对的意愿。众议长、共和党议员贝纳指责美古复交是美国“没得到任何回报”就把古巴现政府“合法化”。 共和党参选下届总统选举的候选人均公开对奥巴马的外交“表示质疑”,杰布·布什、卢比奥等都批评奥巴马急于恢复与古巴外交关系的做法不可取。
  甚至在民主党党内,对奥巴马有微言的也不在少数。部分民主党议员认为“此举无异于在民主党2016年总统大选的前途道路上埋下定时炸弹”。
  至于两国都无法回避的关塔那摩问题,美国白宫、国务院和五角大楼的回答也戳中古巴人心中的痛点。
  1898年,美国海军陆战队登上关塔那摩湾,随后以几乎“免费租用”的条件无限租用该地区。2002年美国在此建立关押恐怖主义嫌疑人的秘密监狱后,“虐囚”、“强暴”、“恐怖”等字眼成为了这个美丽海港的新标志。
  长时间的“分离”使得古巴人已经对那片区域失去了地域认同感和熟悉度,却也成为了一个挥之不去的殖民地符号。关塔那摩湾一日不归,积贫积弱的耻感便不会抹去。因此,“无条件归还关塔那摩”成为古巴的首要诉求之一。
  美国的答复让古巴来了个“透心凉”。“这个问题不在讨论范围之内,”克里表示,“现在的美国并没有改变有关该海军基地现有租赁协议以及其他相关规定的意愿。”
  而美古关系最解不开的“心结”其实是两国政治上的猜忌。现在两国关系的改善表面上风光无限,私下却暗流涌动,“双方颠覆与反颠覆,渗透与反渗透的斗争是非常激烈”。
  美国也的确从未放弃革古巴命的目标,“它的骨子里仍有着通过新的形式改变古巴社会制度的冲动”。随着古巴对外开放的大门不断打开,古巴人民尤其是新新人类开始更多地接触新媒体,这无疑是一个潘多拉魔盒,增加了古巴政府管理和控制社会秩序难度的同时,给古巴政治局势造成的影响将“难以估量”。一些分析家认为,华盛顿的做法实际是在进行“和平革命”。
  奥巴马在宣布两国正式复交的同时表示,美国通过大使馆、经贸往来、特别是美国人民来“增强在古巴的存在,这是维护美国利益,并继续推动民主和人权的最佳方式”。前几天白宫发言人也宣称,美国“继续高度关注”古巴人权状况。
  但与美国的高预期不同,对劳尔·卡斯特罗而言,这只是古巴的“改革”而非“革命”。他在全国会议上的讲话明确指出,“改革与否由古巴自身决定”,他特别强调了主权平等、人民自决、和平解决争端、互不干涉内政等指导性原则。劳尔重申,古巴现行的政治体制不会改变,改革仅限于经济体系。“绝不会为改善与美国关系而放弃原则,也绝不会为取悦美国而牺牲朋友。”美联社报道说。
  菲德尔·卡斯特罗曾经表示:“我不信任美国!”这位古巴强人的思想至今在古巴国内影响深刻。而劳尔的女儿马列拉·卡斯特罗接受采访时说,“如果美国认为这些转变能让古巴重新选择资本主义道路,并让古巴成为一个屈从于美国霸权利益的奴性国家。那么美国一定是在做梦!”
  古巴官方通讯社近日也发表社评《论古巴与美国的关系:蜜糖还是毒药》,表示“只要美国颠覆古巴政权的企图一日不消,两国关系全面正常化就不可能达成”。
  政治互信基础薄弱的两国想要真正释怀本就不易,随着奥巴马任期将至,美国可能重回“共和党时代”;现年84岁的劳尔也表示会在2018年退出历史舞台,古巴进入“后卡斯特罗时代”几乎毫无悬念。看来在这两国“解仇”的道路上,修成正果怕是更加遥遥无期了。
 
精彩图文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